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回 无忌奸双姝

    张无忌躲在窗户外边,屋内的一男两女媾和被他看得一清二楚。这令无忌看

    得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少年时心爱的少女,竟然和另外一个天仙似的少女一起

    被别的男人干着,而且是双凤朝龙。他更十分嫉妒卫壁,能同时和这两位美若天

    仙的少女做爱,朱九真和武青婴任由卫壁的大jī巴操,尤其是当他看到朱九真和

    武青婴争抢着要舔卫壁的大jī巴,更是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心中暗想:自己长到这么大了,二十年来还没真正操过女人,而卫壁却可

    以同时操这两个美女,尤其是当自己一个人在谷底呆了四年,而卫壁却在这里天

    天操穴,美人在怀。

    他一面看着朱九真和武青婴被卫壁操,一面掏出自己的大jī巴用手套弄者,

    眼看着两位美女在卫壁的胯下婉转承欢,而自己则只能将jīng液射在冰冷的地上。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四处打听,才知道当日他和朱长龄跌落悬崖,众人见计

    划泡汤,只好作罢。红梅山庄虽然被烧,但朱家却有大量的财富和积蓄,朱家母

    女便又买了如今这处山庄。

    卫壁则先后娶了武青婴和朱九真为妻,他不但同时得到了“雪岭双姝”,而

    且得到了武家的武功和朱家的财富。由于娶了朱九真,现在这座山庄都是属于卫

    壁的了,卫壁则和武青婴与朱九真每日在山庄内交欢作乐。

    张无忌在谷底练功时,当发现他的jī巴迅速发育后,便一心想着将来出去后

    一定要得到朱九真,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虽然朱九真父女一心要害他,但他仍

    对朱九真颇为痴迷,那毕竟是他梦中心仪的女神,而且自己有了神功以后,也不

    用怕她害自己。可是如今朱九真已经嫁为人妻,自己的希望岂不就要落空了。他

    想了想觉得,自己就算不娶朱九真为妻,也起码要操一操她的小嫩穴吧,那毕竟

    是他少年时的最大梦想。

    这天,张无忌躲在山庄里偷听,得知卫壁要单独到他师父武烈那里去三天,

    武青婴和朱九真则留在府里。朱九真本来和武家没有什么太亲密的关系,而武青

    婴则有身孕,不易乱走动,所以只有卫壁一个人去。无忌知道,这是天赐的大好

    良机,他正好可以在这三天时间内,找机会劲奸“雪岭双姝”。

    卫壁离开山庄的当天晚上,张无忌便悄悄潜入庄内。朱九真和武青婴她们都

    住在庄内的真婴园内,这里是按照朱就真的武青婴的名字取得。园内有四套的房

    子,最中间当然是卫壁的住处,左边的是武青婴住处,右边是朱九真的住处,靠

    近园门的是丫鬟们的住处。平时,卫壁想干朱九真夜宿右宅,想干武青婴夜宿左

    宅,如果一时兴起、精力旺盛的话,则把两人叫到自己的房内轮流操。

    张无忌先是去丫鬟房内,分别将四个丫鬟的睡穴点了。然后走了出来,准备

    去奸朱九真和武青婴。到底先去干谁,无忌思前想后,觉得好东西还是应该留在

    后边,于是,便准备先去操一操武青婴。

    他悄悄地先来到武青婴的房门口,透过门缝他悄悄朝里望去,只见武青婴已

    经睡了,便轻轻将门推开,侧身进去,又将门关好,然后走到武青婴的床边。武

    青婴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身上盖着一件淡黄色的小锦被,一对修长的大

    腿和雪白的胳膊暴露在外,她睡得十分安静,气若秋兰,一阵脂粉香味飘到他的

    鼻子里,令他心神荡漾。

    张无忌再也忍不住了,他先用一块黑不讲自己的脸蒙起来,只露出一对眼睛

    在外,接着一双手在武青婴的身上摸起来,只见他一只手搂住了武青婴,摸到了

    胸前,在那高高的奶尖儿上摸了起来,另一只手,在摸那浑圆的屁股,武青婴扭

    了扭身子轻声道:“师兄,不要嘛!”原来她迷迷糊糊以为是她的师兄卫壁。

    突然,武青婴又意识到卫壁已经去了父亲那里,发现不对劲,连忙睁开了双

    眼,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蒙面男子正在自己的身上乱摸着。武青婴赶紧想要奋起反

    抗,但是张无忌点了她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

    张无忌淫笑着开始脱武青婴的衣服,一边说道:“小骚货,今天我让你尝尝

    我的大jī巴的厉害!”

    说完,张无忌便已经把武青婴剥得一丝不挂的,仰睡在床上,他自己也脱去

    了衣服,武青婴见到了赤裸的张无忌,先就是一阵心跳。

    张无忌和卫壁完全是两种类型,张无忌是古铜色皮肤,浑身上下楞角分明,

    一块块肌肉怒突,一条条青筋凸胀,两条粗壮的胳膊如铜棍铁棒,胸肌翻卷,坚

    如盘石,腹肌六块,硬似铁块,小腹之下,双腿之间,乌黑发亮的阴毛,丝丝缕

    缕向四周舒展,那根粗大而硬长的大ròu棒,昂首高挑,颤颤巍巍,又明又亮的龟

    头,宛如鸭蛋大小,柔中带刚,刚中有柔,弹性无比,独眼金睛,傲视苍天,那

    条jī巴却是要比卫壁得还要粗大。

    张无忌伸手去一摸武青婴的yīn户,浪水儿已流了出来,张无忌一边揉摸着,

    一边说道:“真是个小浪妇,你的浪水儿都流出来了。”

    武青婴喊道:“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

    张无忌把手放在武青婴的一对雪白的乳房上,一边揉捏着,一边说道:“当

    然是想干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下边的那只手的手指伸进武青婴的yīn户内,不断地抽插

    着。

    武青婴连忙失声喊道:“不要呀!求求你不要这样!”

    张无忌一笑,说道:“你个小骚货,又不是没开苞的处女,又不是没做过这

    事情,天天晚上让卫壁那臭小子干,为什么不能让我干!你再大声喊,把别人惊

    动了,看你以后在卫壁面前怎么有脸见他!”

    武青婴听到这话,只好乖乖地静了下来,她不想让朱九真听见了,过来揭她

    的丑,再给卫壁一说,自己以后还怎么面对卫壁。

    张无忌见武青婴不再喊叫反抗,于是便说道:“小骚货,看我不把你干的爽

    死!”

    武青婴看了看他,发现他虽然蒙面,看不清脸,但赤裸的身体和粗大的jī巴

    却也十分吸引人,单从这两样说,丝毫不逊色于卫壁,就不知道长得帅不帅。她

    虽然不愿被这个蒙面人就这样奸了,但他也弄的她春心荡漾,武青婴还没跟卫壁

    以外的男人做过,她现在到很想尝试一下和别的男人做是什么滋味。

    再说了,这个蒙面人能一下子点住她的穴道,应该武功很厉害,万一他奸完

    自己后再杀人灭口怎么办!还不如好好配合他,把他弄舒服了令他舍不得再杀自

    己,自己也尝一尝和别的男人插穴的滋味。于是,她便娇媚地一笑,说道:“这

    位大侠,你解开我的穴道,我会很听话的,要不然我一动不动,你干起来也不爽

    呀,你武功那么高还会怕我跑了不成!”

    张无忌见武青婴这么说,便解开了她的穴道,说道:“你可别耍什么花样的

    哦!”武青婴到是十分识趣,将手伸到张无忌的jī巴上,不停地抚摸着。

    张无忌被她摸得十分兴奋,一下子压到武青婴的身上去,嘴里说道:“小浪

    货!还主动挑逗我,看我用大jī巴插得舒服死你。”

    武青婴手摸着那又粗又大的jī巴,放在yīn户口儿上,还没有插进去,就已经

    娇哼来了,张无忌用力的一插,涨得那yīn户满满实实的,使得武青婴倒吸了一口

    气,娇喘道:“哎吆——哥——哥——慢一点——”

    张无忌又往里一插,就已顶住了花心,他却并不立刻抽插,但武青婴的yīn户

    里已经感到了涨涨实实的快感,武青婴的骚浪样儿不由自主的流露在了脸上。他

    便问道:“小骚货!我的大jī巴现在顶住在你什么地方了啊?”

    说着,用jī巴头儿对准了花心子顶了一顶。武青婴的yín水已经流了出来,声

    音也打了颤的说道:“顶——顶住了我的花心——大jī巴哥哥——你好厉害呀”

    张无忌一听,一面又将jī巴顶了几顶,接着把武青婴搂紧了,搂得武青婴几

    乎喘不过气来了,张无忌将身体一阵揉搓,胸前的黑毛,在武青婴的细皮白肉上

    搓动着,一对奶尖儿都被搓红了。

    但是,武青婴却觉得很舒服,喘着气浪叫道:“大jī巴——大jī巴哥哥——

    你干得我爽死了——”

    可是,张无忌得大jī巴却不争气,在这时突然阳关失守,将jīng液射进了武青

    婴的xiāo穴里。

    武青婴正被干得在兴头,却见他已经交货了,很是生气,便说道:“原来是

    个洋蜡头,中看不中用,jī巴那么大,却只能干那么的一小会,真是不中用的家

    伙!”

    这一番话对于张无忌来说,无疑是极大的侮辱。原来张无忌初次插穴,十分

    紧张,九阳神功的威力还不能应用自如,便出现了这种尴尬的局面。他连忙运用

    九阳神功,调整真气,很快,那根shè精后软绵绵的jī巴又很快坚挺起来,而且比

    刚才更加粗大,又硬又热。

    武青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再次勃起,心中十分惊慌。而张无忌却不管那

    么多,二话没说,便将火热的大jī巴和狠狠地插进武青婴的xiāo穴中去,坚挺的龟

    头刮在yīn户皱壁上,酥酥麻麻的,武青婴打了个冷震,这大jī巴却猛插狠干,顶

    得她的花心子一阵酥麻,武青婴舒服得左右摇看头儿,张无忌却狠狠的抽插了起

    来,这一下下的狠插,插得武青婴只有分开着两条腿,软软的一动都不能动,浪

    叫的声音,变成了呻吟,到底在叫些什么,就连武青婴自己都不知道。

    张无忌这次吸取了教训,并不单纯地插穴,而是一边插穴一边运用着九阳神

    功,使得自己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大jī巴,狠狠地抽插着,大约干了半个多时辰,

    依然威猛无比。而武青婴的yīn户,几乎被插到了麻木,而心头跳动得几乎出了口

    腔,别说是颤动了,就连招架的力气也都没有了。

    正在这时,忽然张无忌抓住了两条粉腿,往肩上一扛,一下比一下狠的插了

    下来,这样一来,武青婴这浪货可惨了,因为她的白屁股已悬了空,yīn户挺得高

    高的,毫无办法招架,插不几下,武青婴只感一阵昏迷,爽死了过去,不久,又

    被几下子猛插,插醒了过来,武青婴颤着声儿叫道:“大jī巴——大jī巴哥——

    妹妹快死了——你的大jī巴好厉害呀——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张无忌却将粗硬的jī巴顶紧了yīn户说道:“小浪货,你是不是受不了啦!你

    不是说我不中用吗,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说着又用力地狠命顶着。

    武青婴有气无力的说着:“是我错了——大jī巴哥——妹妺已受不了啦——

    大jī巴哥——你——饶——饶了我吧——你真是太厉害了!”

    听到这话,张无忌放缓了抽插速度,九浅一深地插着。

    武青婴感到yīn户里很舒服,yín水大量地流着,润滑了自己的xiāo穴,她也急急

    地粉臀一挺一挺,配合着摇动起来。她气息娇喘,媚眼紧闭,神态如死如痴。突

    然,她伸出两烫条玉臂,一把将张无忌的脖颈抱住,全身一阵乱扭。她嘴里还喊

    着:“哦——啊——好爽——用力——再用力——深点——捅死我——啊——”

    张无忌听到武青婴的浪叫,看到了她的骚态,便说道:“小浪货,我的大鸡

    巴如何?插的你爽吗?”

    武青婴一边呻吟,一边说道:“你的jī巴又大又硬,干得我太爽了!”

    张无忌有故意问道:“快说,你说我与卫壁谁把你操的舒服?”

    武青婴忙说道:“当然是——你了——大jī巴——哥哥!”

    张无忌要得就是她这句话,见她淫浪如此,抽插得更加起劲,又连续几百次

    抽插之后,终于将自己的处男精射进了武青婴的sāo穴里,武青婴被他射得几乎昏

    了过去。可是,由于张无忌使用九阳神功,真气仍然在他的丹田内回荡,令他的

    大jī巴依然勃起。于是,张无忌想到了让武青婴为他舔一舔,便朝着武青婴指着

    自己的大jī巴。

    武青婴明白张无忌的意思,张开小嘴,把他的jī巴含入嘴里吮吸。张无忌觉

    得一阵温软包围着敏感的guī头。只见武青婴不断上上下下的吸吮,有时舔舐着龟

    头及马眼,有时又吞到喉咙深处,一遍又一遍舔着含着。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便是朱九真那黄莺般悦耳的声

    音:“婴妹,你在干什么,快开门呀!”

    武青婴听见是朱九真的声音,脸色吓得煞白了,连忙说道:“我在休息,真

    姐,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这时,门被朱九真踢开了,只见她笑着进来说道:“明天?明天就看不到好

    戏了!婴妹,你可真好呀,趁表哥不在,竟然在这里偷汉子!”

    武青婴此时正捉着张无忌的大jī巴,而张无忌也正舔着她的yīn户,两人都光

    着身子,现在就是再怎么说,武青婴也是百口莫辩了。

    张无忌没想到朱九真会突然闯进来,现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飞身朝朱九

    真扑去,并快速地点了她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然后又走回床边,将武青婴的

    穴道也点了。接着,便又回到朱九真跟前,将她抱起,然后放到床上。

    朱九真恐惧地问道:“你是谁?怎么还蒙着脸,你究竟要干什么!”

    张无忌淫笑了一声说道:“干什么?刚才我干了武青婴,接下来嘛,当然是

    要干你了!”

    张无忌抱住朱九真的脖子,嘴在她粉脸上乱吻。“不要呀,你放开我啊。”

    朱九真边叫边挣扎,但娇小无力的她哪里挣得过身高力壮的张无忌,只见张无忌

    一手抱住她的身子,一手利索地解起她的衣裙,没两下就把她的上衣拉开了,露

    出两只雪白丰满的大乳房。

    朱九真的乳房张无忌以前也玩过,但现在朱九真的乳房比原来还要大得多。

    张无忌想这一定是经常被卫壁揉,越揉越大。

    张无忌一手立即按到了乳房上,按上去后只觉得又大又软,一只手都盖不住

    一只乳房。他的手指灵巧地在上面摸起来,一会儿在上面轻轻抚摸,一会儿在乳

    头上轻按,极尽挑逗之能事。

    “不要呀,快放开我!”朱九真口中还在叫着,身体仍在挣扎,但力度越来

    越小。乳房向来是她的性敏感部位,一旦被人摸上,就会产生快感和欲望。如今

    落在这个赤裸男人的手中,在他熟练的抚摸下,只觉阵阵痒痒的快感慢慢升起,

    同时下身也被张无忌翘得硬硬的大jī巴顶住。朱九真忍不住的偷偷看了大jī巴一

    眼,发现张无忌的大jī巴是那么硬,可能比卫壁的更大更长,随着她身体扭动,

    张无忌的jī巴也在她的下部摩擦,把她的下部擦得痒痒的,yīn道也慢慢湿了。

    “我不能这样,这样会对不起卫壁,也会让武青婴那妮子抓住我的把柄!”

    朱九真想到了,身体又开始挣扎起来,但由于被点穴道,怎么也动不了。

    “不要,我会好好对你的。”张无忌对朱九真明显要比对武青婴温柔的多,

    他毕竟对朱九真还是心存爱恋的。他把手伸到下边,抓住朱九真的裙带,用力一

    扯,带子啪地一声断了,随手往下一拉,肚兜一下子脱落在床上,露出了粉嫩的

    屁股和大腿。

    朱九真一见裙子被扒掉了,心里顿时绝望起来,她知道身子要被眼前这个蒙

    面人占有了,可是她现在连这个蒙面人是谁都不知道。她的身体开始不听她的使

    唤,xiāo穴中流出了大量的yín水,弄得她春心荡漾,渐渐地心理防线彻底失守。

    她暗想道:看来今晚要被这个蒙面人干了,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刚才在外

    边听见武青婴叫得那么浪,这个蒙面人一定很会操穴,现在卫壁又不在,武青婴

    也被干了她也不会乱说,操穴九操穴吧,反正操穴又不是什么坏事,跟谁操不都

    一样,只要不被发现就好。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和表情比刚才温顺的多了。

    张无忌见朱九真似乎没有再反抗的意思,便暗地里解开她的穴道,分开朱九

    真的双腿,挺起大jī巴就往那满是yín水的xiāo穴里面插去。由于朱九真早已不是处

    女,他的jī巴很顺利地就插了进去,只觉洞口湿湿的,看来她早就发骚了,用力

    一挺,jī巴全根而入。

    “呀哟!”朱九真大叫一声,只觉一根又大又长的jī巴插了进来,把空旷的

    yīn道塞得满满的,阴壁被全力撑开,又紧紧地裹着jī巴,磨擦的快感迅速升起。

    张无忌把朱九真压在床上,提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下身紧贴着她的双股间,屁

    股飞快地耸动,粗长的yáng具在朱九真的yīn道中进进出出,只觉每次插进去都被她

    的阴壁包得紧紧的,抽插之间肉感阵阵,快感不断,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sāo穴。

    张无忌觉得朱九真的xiāo穴比武青婴的紧多了,兴奋不已,越发大力抽插起来。

    随着张无忌的抽插,朱九真只觉yīn道里舒服无比,只觉下下都插到花心上,

    每一下都带来阵阵销魂的快感,一下完了又想等下一下,不由自主地挺起屁股迎

    送起来,原来推着张无忌的双手变成了搂着他的脖子,全身随着他的动作而扭动

    起来,眼里开始媚光流露。

    “朱九真,我弄得你爽不爽!”张无忌卖力地插着,见到朱九真已开始配合

    了,立即低下头,向她吻去,朱九真抬起身子,张开双唇向他迎来,两个人的嘴

    唇立即搅在了一起。张无忌的舌头在朱九真的口腔中搅着,立即被朱九真的舌头

    缠住,双方你来我往,激烈对攻起来。

    张无忌抽插良久,突然抽出yáng具,把朱九真抱到床边翻过身来,朱九真立即

    双手撑在桌子边,翘起屁股,双开双腿,张无忌扶着她的双股,挺着yáng具从后面

    插了进去,随后用力抽送起来,笑着说:“你个浪货,怎么知道我要从后面插你

    的,看来平时常被卫壁这么干!”

    朱九真扭动屁股,摇着身子,一幅骚浪模样,说道:“是呀,我就喜欢从后

    边被干!”

    张无忌大抽大送起来,身体不断撞击着朱九真的屁股,发出阵阵声间,不一

    会儿,朱九真yīn道中的yín水越来越多,抽插起来更是顺利,直插得朱九真浪叫不

    已,屁股不停耸动,不时扭过头来与张无忌吻一下,一幅骚浪至极的模样。

    张无忌看着朱九真骚浪样,真是绝代尤物,又美又骚,心里畅美异常,抽插

    得更是越来越起劲,狠狠地插了一千余下,感到快感如潮水般涌来,便俯下身,

    贴在朱九真的背上,双手抓住她晃荡的nǎi子,屁股狠狠地抽插了几下,一种爽到

    极至的快感弥漫全身,jīng液猛烈地射进朱九真的yīn户深处去。只听朱九真也大叫

    一声,双手一伸,倒在床上,yīn道冲出来,喷到guī头上,刺起阵阵快感。

    张无忌把朱九真抱在膝上,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四处抚摸,一边问道:“我比

    起你表哥来怎么样?”

    朱九真在张无忌怀中扭捏作态,一手抱着他的脖子,一手去扯他的耳朵,轻

    声说道:“你好坏呀!”

    张无忌的丹田内仍然充满九阳真气,他jī巴在干过朱九真后并没有软下去,

    而是依然坚挺,便让朱九真用嘴给他舔jī巴。朱九真已经被张无忌干过了,此时

    也没有什么害羞不害羞了,伸出玉手,一把捉住胯下哪热那根仍然高耸直立、龟

    头上淌着乳白jīng液的大ròu棒,挺起yīn户,凑近张无忌的脸。张无忌伸出两只颤抖

    的大手,紧贴着腰部,一下子把朱九真揽入了怀里,她的玉腿刚好搭在自己的肩

    上,他一伸舌头,舔向了朱九真潮湿粘糊的yīn户。

    朱九真握ròu棒,先在guī头处舔了几下,然后双唇一滑,香舌在guī头的沟中滑

    动,她只觉得这ròu棒在她的嘴里一涨一涨,每涨一下,就向上挑直几分,仿佛在

    向舌头发起挑战。

    张无忌迅速地用粗大的手指拨开yīn唇,里面那鲜红透亮的嫩肉在不停地涨缩

    着,屁股眼儿红粉粉地,紧紧贴着yīn户的幽洞。他立刻伸出舌头,在屁股肛门口

    边旋转,用舌尖向洞穴里打探,轻轻柔柔地。

    看到朱九真粉红色的屁眼,张无忌一边将手指伸到朱九真的屁眼里,一边忍

    不住说:“朱九真,你这里好紧呀,让我干干吧!”

    朱九真听到他要干自己的屁眼,整个人都吓坏了说道:“哪里不行,我从来

    没有试过!”

    张无忌听到这话更加兴奋,说道:“那就是说卫壁还没干过这里,那正好,

    我今天就给你的屁眼开苞!”

    说完,他就把朱九真压倒在床上,令她屁股朝上,然后就趴在朱九真背后,

    朱九真见他意志坚决,只好努力抬高自己的屁股,好减轻大jī巴插入时的疼痛。

    朱九真咬牙说道:“好啦——你可以开始干了——不过要轻一点,好吗?”

    虽然她口中爽快的答应,但心里何尝不是怕怕的,想起张无忌那根超级粗大的鸡

    巴,即将插入从未被人开垦过的屁眼,这岂不是比开苞还要痛。

    张无忌听到朱九真的话,毫不迟疑地将腰用力一挺,好不容易才将guī头塞入

    一半。

    此时,听见朱九真惨叫了起来:“啊——哎唷——痛死人啦——简直要我的

    命——呀,我就不要干啦——”朱九真一面惨叫着,一面将屁股猛力一扭,而肉

    棒也随之滑出屁眼。

    张无忌正在享受yáng具被屁眼紧紧裹住的感觉之际,被她的屁股一扭,整根鸡

    巴滑了出来,忍不住一股欲火完全集中在guī头上。他这次采取主动出击的战略,

    让朱九真以跪姿方式翘高屁股跪着,先在屁眼上吐了几下口水,增加润滑作用,

    然后一只手环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扶着yáng具对准屁眼。

    这次他不急于进攻,而缓缓地将guī头往屁眼内挺进,只见guī头逐步地没入屁

    眼中,而朱九真也没有再呼天喊地了。直到整个guī头完全进入屁眼后,张无忌才

    开始大胆地用力抽插起来。

    当整根的jī巴进入屁眼时,朱九真感觉屁股涨得有点发麻,而原来的那股剧

    痛,现在也变成酸麻酸麻的,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张无忌见朱九真不再喊痛了,还一脸相当满足的表情,于是他开始挺动着他

    的腰,拼命地一插一抽作起活塞运动。每当jī巴往外抽出时,屁眼便随之鼓起,

    而jī巴往内插入时,屁眼又随之凹陷下去。

    经过一阵猛抽狠干,朱九真的屁眼也松弛了,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随着

    心情的放松,屁股中传出一阵阵冲撞时所带来的酥麻感,而yīn户也在不知不觉中

    流出了yín水。张无忌拚命地狠干着,肚皮与屁股相撞时,发出“啪啪”的声音,

    而朱九真也不时发出浪叫声:“嗯——嗯——好爽呀——没想到干屁眼——有-

    这样爽快——啊——”

    张无忌受到朱九真的浪叫刺激,猛吸一口气,提起十足的精神,再次奋力冲

    刺。经过百余下的抽插后,张无忌突然加快抽送的速度,并且每下都抽插到底。

    朱九真知道张无忌已经快要shè精了,于是央求道:“求求你了,不要射在里

    边!”

    张无忌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现在正当紧要关头,岂能轻言退出,因此他仍然

    死命地抽插着。不一会儿,朱九真口中叫了出声:“啊——”

    原来,张无忌在她屁眼用力挺送几下后,精门为之大开,一股奔放的jīng液在

    她的屁股中喷射而出,烫得朱九真失声大叫。

    张无忌shè精后并没有立刻把yáng具拔出屁眼,他依旧插在里面,闭目的趴在武

    青婴的背上,享受shè精后的温柔。

    之后,张无忌又分别再次干了武青婴和朱九真,并让她们两个一起为自己口

    交,然后将jīng液射进她们的嘴里和射在她们的脸上,最后,干脆连武青婴的屁眼

    也开苞了。

    干完了这一切以后,张无忌满足地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这里,令张无忌高兴

    的是他不但同时干了雪岭双姝,而且分别为她们屁眼开苞,最有意思的是她们竟

    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可能她们作梦也没想到这个一夜干了七八次的大jī巴青

    年,竟然是四年前那个体弱多病的文弱少年。

    等张无忌走后,武青婴和朱九真赤裸地躺在床上,身上有许多吻痕和手印,

    乳房上、脸上、嘴角边、yīn户和屁眼周围净是白浊浊的jīng液,当然这一切都是张

    无忌给他们留下来了的杰作。不可否认,她们虽然是被胁迫做的,但是张无忌粗

    大的jī巴和持久的床上功夫,还是给她们带来了莫大的欢娱,比起和卫壁干,更

    令她们舒爽和感到刺激。

    如今她们两个都被别的男人凌辱了,相互都掌握着对方的把柄,谁也不敢将

    今晚的事说出去。两人穿好衣服,朱九真告诫武青婴,这事千万不可让第四个人

    知道,要不然不但丢脸,而且会在卫壁面前抬不起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