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回 九阳初练成

    张无忌失足从悬崖上跌落谷底,侥幸不死,而朱长龄却早已粉身碎骨。无忌

    不忍心朱长龄抛尸荒野,便动手将他埋了,并给他建了一个简易的坟。

    弄完这一切,张无忌便开始在谷底转悠,他惊奇地发现,在这个无人谷底,

    有着清澈见底的小溪,溪里游着快乐的鱼儿,周围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果树,结满

    了新鲜的水果。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冲击而下,料想是雪融而成,阳光照射下犹

    如一条大玉龙,极是壮丽。可以说,这里对于无忌来说简直是人间天堂。而在谷

    底的一边,无忌还发现了一个宽敞的山洞,正好便于无忌晚上休息。

    接下来的日子,张无忌每日在谷底转悠,和小动物玩耍,渴了喝口溪水,饿

    了吃点鲜果。在这期间,他还救了一只受伤的小猴子,将它的断骨接好。那只小

    猴子为了感激他,每日都来与他玩耍,并给他摘一些鲜果。

    谷中日长无事,他便常与那猴儿玩耍,若不是身上寒毒时时发作,谷中日月

    倒也逍遥快活。有时他见野山羊走过,动念想打来烤食,但见山羊柔顺可爱,终

    究下不了手,好在野果潭鱼甚多,食物无缺。过得几天,在山沟里捉到了几只雪

    鸡,更是大快朵颐。如此过了一月有余。

    一天清晨,他兀自酣睡未醒,忽觉有只毛茸茸的大手在脸上轻轻抚摸。他大

    吃一惊,急忙跳起,只见一只白色大猿猴蹲在身旁,手里抱着那只天天跟他玩耍

    的小猴。那小猴吱吱喳喳,叫个不停,指着大白猿的肚腹。张无忌闻到一阵腐臭

    之气,见白猴肚上脓血模糊,生着一个大疮,便笑道:“好,好!原来你带病人

    瞧大夫来着!”

    大白猿伸出左手,掌中托着一枚拳头大小的蟠桃,恭恭敬敬的呈上。张无忌

    见这蟠桃,笑着接了,说道:“我不收医金,便无仙桃,也跟你治疮。”

    张无忌检查了白猿腹上的恶疮,细察疔疮,知是有异物在作祟,压住血脉运

    行,以致腹肌腐烂,长久不愈,欲治此疮,非取出缝在肚中之物不可。说到开刀

    治伤,他跟胡青牛学得一手好本事,原是轻而易举,只是手边既无刀剪,又无药

    物,那可就为难了,略一沉思,举起一块岩石,奋力掷在另一块岩石之上,从碎

    石中拣了一片有锋锐棱角的,慢慢割开白猿肚腹上缝补过之处。那白猿年纪已是

    极老,颇具灵性,知道张无忌给它治病,虽然腹上剧痛,竟强行忍住,一动也不

    动。

    张无忌割开右边及上端的缝线,再斜角切开早已连结的腹皮,只见它肚子里

    藏着一个油布包裹。这一来更觉奇怪,这时不及拆视包裹,将油布包放在一边,

    忙又将白猿的腹肌缝好。手边没有针线,只得以鱼骨作针,在腹皮上刺下一个个

    小孔,再将树皮撕成细丝,穿过小孔打结,勉强补好,在创口敷上草药。忙了半

    天,方始就绪。白猿虽然强壮,却也是躺在地下动弹不得了。

    张无忌洗去手上和油布上的血迹,打开包来看时,里面原来是四本薄薄的经

    书,只因油布包得紧密,虽长期藏在猿腹之中,书页仍然完好无损。书面上写着

    几个弯弯曲曲的文字,他一个也不识得,翻开来一看,四本书中尽是这些怪文,

    但每一行之间,却以蝇头小楷写满了中国文字。

    他定一定神,从头细看,文中所记似是练气运功的诀窍,慢慢诵读下去,突

    然心头一震,见到三行背熟了的经文,正是太师父和俞二伯所传授的“武当九阳

    功”,但下面的文字却又不同。他随手翻阅,过得几页,便见到“武当九阳功”

    的文句,但有时与太师父与俞二伯所传却又大有歧异。他心中突突乱跳,掩卷静

    思:“这莫非就是全本的《九阳真经》?”

    张无忌吃完蟠桃,心想:“太师父当年曾说,若我习得少林、武当、峨嵋三

    派的九阳神功,或能驱去体内的阴毒。这三派九阳功都脱胎于九阳真经,倘若这

    部经文当真便是九阳真经,那么照书修习,又远胜于分学三派的神功了。在这谷

    中左右也无别事,我照书修习便是。便算我猜错了,这部经书其实毫无用处,甚

    而习之有害,最多也不过一死而已。”

    他心无挂碍,便将三卷经书放在一处干燥的所在,上面铺以干草,再压上三

    块大石,生怕猿猴顽皮,玩耍起来你抢我夺,说不定便将经书撕得稀烂。手中只

    留下第一卷经书,先行诵读几遍,背得熟了,然后参究体会,自第一句习起。

    没想到,张无忌居然进展奇速,只短短四个月时光,便已将第一卷经书上所

    载的功夫尽数参详领悟,依法练成。练完第一卷经书后,屈指算来,胡青牛预计

    他毒发毕命之期早已过去,可是他身轻体健,但觉全身真气流动,全无病象,连

    以前时时发作的寒毒侵袭,也要时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而发作时也极轻微。

    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经文中读到一句:“呼翕九阳,抱一含元,此书可名九阳

    真经。”

    才知这果然便是太师父所念念不忘的真经宝典,欣喜之余,参习更勤。加之

    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常采了大蟠桃相赠,那也是健体补元之物。待得练到第二

    卷经书的一小半,体内阴毒已被驱得无影无踪了。

    张无忌练完第二卷经书,便已不畏寒暑。只是越练到后来,越是艰深奥妙,

    进展也就越慢,第三卷整整花了一年时光,最后一卷更练了三年多,方始功行圆

    满。他在这雪谷幽居,至此时已四年有余,从一个孩子长成为身材高大的青年。

    从当年那个十五、六岁的小毛孩长成二十岁的大人了。

    这四年多来,他一边练功,一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小鸟开始迅速发育,长得

    又粗又大,成了名副其实的大jī巴。他的jī巴硕大无比,上面青筋暴露,长约九

    寸左右,粗的连他的手也握不住,单是一个guī头就有如鸭蛋那么大,茂密的阴毛

    布满了他的下体,看上去十分性感。更令他兴奋的是每天早上他的jī巴都会自动

    勃起,又硬又热,更加显得粗大。

    这四年多来,他的那身衣服早已破烂的不能再穿,因此,在这无人的谷底,

    他便赤裸着身体,一丝不挂。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令他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均匀

    地凸起,全身的肌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jī巴更是晒得黑黝黝的,显得十分

    成熟。如今的他,早已不再说过去那个文弱的孩童,而长成一个身强体健、jī巴

    硕大,身负绝世内功的英俊男子。

    他不但练成了九阳神功,而且熟读胡青牛的医经、王难姑的毒经,已经掌握

    了超凡的医术,对下毒和解毒也颇有研究。

    这日午后,将四卷经书从头至尾翻阅一遍,揭过最后一页之后,心中又是欢

    喜,又微微感到怅惘。在山洞左壁挖了个三尺来深的洞孔,将四卷九阳真经、以

    及胡青牛的医经、王难姑的毒经,一起包在从白猿腹中取出来的油布之中,埋在

    洞内,填上了泥土,心想:“我从白猿腹中取得经书,那是极大的机缘,不知千

    百年后,是否又有人凑巧来到此处,得到这三部经书?”拾起一块尖石,在山壁

    上划下六个大字:“张无忌埋经处”。

    收拾好这里的一切,他便准备离开谷底。此时的他,身上已没有衣物,只能

    赤身裸体。他顺着万丈的悬崖峭壁向上爬去,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是不费

    什么力气,但由于峭壁太高,他还是用了三柱香的时间才爬上崖去。

    到了崖顶,天色已经黑了,这里正是他四年前跳崖的地方。张无忌觉得自己

    不能老是赤身裸体,便准备弄上一身衣服先穿上。于是,他便趁着夜色,四处寻

    找,终于,他找到了一座很大的山庄。他原本以为是红梅山庄,但转念一想,红

    梅山庄早被大火烧掉了,朱长龄都死在崖下了。想到这里,他便悄悄地跃墙跳了

    进去。

    由于天色已黑,庄里已经没有人走动了,张无忌很顺利地在一件空房内找到

    一身干净的衣服穿上。他又觉得肚子有点饿,在谷底的这四年来,他一直吃的事

    业过,现在他想吃点白面馒头,便想去在庄里的厨房里找点吃的。

    他摸黑在庄里找厨房,厨房到是没找到,但却闯到山庄里的一座幽静后院,

    这里的房间里还点着灯,从里边传出了张无忌熟悉的那种男女媾和的声音。张无

    忌猜想那里一定是山庄主人的寝室,出于好奇便悄悄潜过去,看个究竟。

    张无忌趴在窗户外边,用手指轻轻的戳开一个小洞,朝里望去。只见里边富

    丽堂皇,显得十分豪华,房内有一张很大的床,床上有一男两女,都是赤身裸体

    的,不应说,肯定是在苟和。可是,当无忌看清三人的脸时,大吃一惊,原来那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卫壁、朱九真和武青婴。

    只见朱九真全身赤裸,娇媚地伸出手,昵声道:“表哥,快上来嘛!”卫壁

    却不动弹,只是静静地站在床边,注视着面前这对娇艳无比的雪岭双姝,只见四

    只高耸挺立的乳房,似阳春白雪,柔软如绵,褐色的乳晕,围绕着红嫩的rǔ头,

    令人恨不得咬上几口。

    两个平坦而圆滑的小腹,光泽柔软,弹性十足,上面金镶玉嵌般浮托着两枚

    酒盅般的肚脐,里面荡漾着思春情潮。浑圆粉嫩的双腿之间,长满了柔嫩闪光的

    茵茵小草,自然而然卷曲排列开来,守护着桃源玉洞。肥厚的yīn唇如两张饥渴的

    小嘴,不住地蠕动轻颤,等候着玉液琼浆。鲜红的嫩肉不停地收缩,闪耀着晶莹

    的露珠,时刻准备迎接大jī巴的光临。凸涨饱满闪亮鲜嫩的小yīn蒂,如两枚钻石

    般,光彩照人,扣人心弦。

    卫壁两眼发直地盯着这两具迷人之极的胴体,胸膛起伏,口吐馋涎,他纵身

    上床坐到了朱九真和武青婴中间,左手抓住朱九真的玉乳,右手按住武青婴的乳

    峰,双管齐下,同时进行。他轻捏慢揉,紧摸快搓,又白又圆的乳房,在他手中

    滚动、震颤,滑左滑右,活泼可爱。

    雪岭双姝被他挑逗得双颊嫣红,情欲荡蜒北漾,娇喘微微,吐气丝丝,四条

    雪白粉嫩的玉臂,开始挥舞起来,两只纤细的小手,分别抓住卫壁的大ròu棒和蛋

    蛋,只见那大ròu棒被小手上下套动,左右迂回,光亮的大guī头,闪烁夺目,怒目

    圆睁。一对椭圆形的大蛋蛋,则在小手掌中出出进进,东跳西蹦,顽皮至极。

    卫壁的眼睛已经细眯起来,嘴里也发出快乐的声音,他猛一摇头,倒在床上

    大声说道:“来!真儿你坐在我胸前,把xiāo穴对准我的嘴巴,让我用舌头给你舔

    舔!青婴,你骑到我身上,用我大ròu棒自己抽插吧!

    朱九真听到这话,似乎有些吃醋,便说道:“表哥,你偏心,把你的大jī巴

    让给婴妹玩,我也想要大jī巴插xiāo穴!”

    卫壁笑着说道:“你个小淫娃,放心吧,都有份!”。话音刚落,武青婴两

    条白生生的玉腿一闪而过,将大ròu棒顺入她的xiāo穴之内,摆动圆臀,上翘下压地

    抽送起来。而朱九真则迫不及待地将xiāo穴对准卫壁的嘴巴,让卫壁灵巧的长舌在

    ròu洞里舔着。卫壁的一双大手,紧紧抓住朱九真那两座上下颤抖、左右摇晃的玉

    乳,又捏又捻、又揉又搓,直爽得朱九真半推半就,躲躲闪闪。她感到很满足,

    因为上下同时进行,特别是卫壁那根灵活的舌头,不仅能顶到她的花心,而且舌

    尖更像一只小手似的,在yīn道皱壁上轻轻地抓着、挠着,使她酥爽万分。

    朱九真的双乳被揉得凸凸胀胀,坚硬挺拔,两颗rǔ头像小石子般坚硬,而且

    越胀越大,弄的她舒服地叫着:“啊——真爽——好舒服——真是——好舒服——”朱九真浑身颤抖,娇喘吁吁,似瀑布一般的青丝长发,在她雪白的脖颈上,

    圆滑的香肩上,丰腴的脊背上,左右摇摆,飘飘荡荡。

    武青婴听到朱九真的淫声浪语,如火上浇油一般,立刻掀起她胸中欲火的升

    腾。她双手捂在自己的双乳上,不住地揉搓,肥白的大臀忽上忽下,不住地让大

    jī巴在自己的xiāo穴中抽插。她昂首挺胸,如风摆莲花一般,随着噗哧噗哧声响,

    yīn户口处挤压出一丝丝乳白色的yín水。

    此时的朱九真已经到了魂飞魄散,腾云驾雾的地步了,她媚眼喷吐着勾魂摄

    魄的光束,红唇嘶嘶娇喘不止,双手紧抱卫壁的脖颈,丰臀猛顶他的嘴,一股股

    白色液yín水,泛着小水泡冲进了他的口中,又咽进了他的肚内。

    卫壁的大jī巴一阵闪电般的狂抽狠插,弄的武青婴哀求不断,放声淫叫。他

    又用舌头直舔朱九真的花心,弄得朱九真yín水直流、浑身瘫软。终于,两女再也

    支撑不住她们几乎瘫软的身体,一下倒在卫壁身上,满足地滚到了卫壁的两旁。

    只见卫壁满脸都浸满了透明yín水,下身更是不堪入目,小腹上,大腿上,以

    及床上,到处都是yín水泛滥。卫壁下床洗干净身上的污迹,重新上床躺下,搂住

    朱九真,两只大手在那浑圆、白嫩、弹性十足的丰乳上,胡抓乱挠,连搓带揉。

    朱九真两只玉乳就像受惊的小白兔,蹦蹦跳跳,躲躲闪闪,甚是令人着迷,

    两枚紫红色rǔ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坚挺无比,弹力十足。

    武青婴侧躺在卫壁的身边,看着卫壁那已经软缩了的yáng具,伸手轻轻在它上

    面轻轻抚摸着,时而用手指夹住它套弄。眼看jī巴慢慢坚挺起来,她张开樱桃小

    口,把它含进嘴里,舌头在马眼上一阵阵舔磨,还不时用贝齿轻轻咬着guī头后的

    敏感部挝排位,爽得卫壁屁股一阵颤抖。

    朱九真看见武青婴又霸占了卫壁的大jī巴,便嗔怒道:“表哥,我也要吃你

    的大jī巴!”说完,便一把将武青婴的头推开,她立刻将卫壁的大jī巴含在嘴里

    套弄。武青婴看见朱九真和她抢着吃大jī巴,自然也不甘示弱,将卫壁的两颗大

    蛋蛋含在嘴里,并不时地舔着。

    卫壁见两女争相要舔自己的大jī巴,心中别提有多爽,眼看着雪岭双姝一起

    为自己口交,令他爽得要命。

    两女舔了一会卫壁的大jī巴,卫壁看到两女的骚态,又忍不住想要插xiāo穴,

    于是便对朱九真说道:“小淫妇!你弄得我好舒服哦。表哥要让你也爽爽!”说

    完,便爬起身子,猛一下就把朱九真按倒在床上。她不由自主地叉开了雪白的大

    腿,只听扑哧的一声,卫壁那根八寸长的大ròu棒已插进玉户,连根没入,随后便

    疯狂抽插起来。

    “啊——好厉害——小sāo穴——美得要上天——哼——噢——”朱九真挺动

    丰满的雪臀,极力迎合卫壁的抽插,她感觉sāo穴内浪水奔涌而出,如山洪爆发,

    难以抑制。武青婴在旁边观看朱九真和卫壁的肉搏战,看得津津有味,她甚至趴

    到两人身边,仔细注视那条粗大的jī巴在朱九真的玉户内出出进进、吞吞吐吐。

    只见朱九真那白嫩而丰腴的大臀,高高地撅起来,毛茸茸的阴毛柔软光亮,

    还带着点点滴滴的露珠,两片肥厚的yīn唇一分为二,那颗红玛瑙般的小阴核,凸

    凸胀胀地鼓出了yīn唇外边,鲜红鲜红的嫩肉不停地收缩、颤抖,像婴儿那张饥渴

    的小嘴一样。从穴道深处,涌出一丝丝闪光发亮透明清澈的淫液,顺着yīn唇,拉

    着长长的粘丝,淌在那绣花缎面的床单上。

    朱九真不由自主地跟着卫壁的动作,也晃起玉臀,使整个娇躯不住地摇晃,

    那对令人爱不释手的白嫩椒乳,像两只气球吊在胸前,不停地荡来荡去。满头光

    亮的青丝,完全披散下来,在她那洁白如玉的肩头上飘荡。从朱九真张开的小嘴

    里,发出淫荡的哼声。

    卫壁的嘴,盯着yín水直流、媚态百出的朱九真,一次次加速猛干,连插了几

    百下,忽然转过身,像恶虎扑羊一般,又压在旁边的武青婴身上:“婴妹,让我

    再好好干干你!”说完,便俯身压下,武青婴顺其自然地搂住他的臀部,细嫩的

    脸蛋在他脸上擦了几下,娇媚地说:“真爽呀!”

    这时,卫壁屁股一撅,又将大jī巴插进朱九真的yín穴中只听噗嗤的一声,鸡

    巴一戳到底,随后,节奏由慢到快,抽插加快,急喘如风,大干起来。那根坚挺

    的大ròu棒,猛擦朱九真那裂桃的边缘,两人的阴毛交织在一起,刺激着她那红嫩

    的小阴核。朱九真的yín水已经潺潺流出,被ròu棒不停地挤压着,发出噗哧噗哧声

    响,淫液乱流。他们的小腹下,双腿间,以及那绣花床单上,粘呼呼,湿淋淋,

    浸满一片。朱九真已然神魂颠倒,春潮四起,只见她粉红玉黛,贝齿闪光,口中

    吐气加重,玉颈不停转动,疯狂的激情使她丰臀猛挺,玉腿乱蹬,不由自主地张

    开小嘴,在卫壁的脸上啃咬着。

    卫壁再也忍不住欲火的焚烧,玉茎暴胀,只见他提腰收腹,臀部下沈,guī头

    猛顶,连续几十下冲刺,全身一抖,射出一股又热又粘的jīng液。

    云雨之后,卫壁头枕朱九真朱九真肥白的酥胸,手握武青婴坚挺的玉乳,在

    两个美人儿的缠绕中沉沉睡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