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回 九真春心动

    话说张无忌看见朱九真被卫壁操得昏了过去,心中十分担心,冲了出来,企

    图阻止卫壁继续操朱九真。

    卫壁发现朱九真昏了过去,心里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天赋异禀,胯下

    的jī巴十分粗大,没有开苞的处女自然无法承受,更何况朱九真的xiāo穴又异常的

    狭窄,这样的事情他以前也遇到过,只要稍作休息,便自然会醒过来。于是他便

    把jī巴先暂时拔出来,准备等朱九真醒来后再继续操她。

    这时,突然见不知哪里来的臭小子,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并企图坏自己的大

    事,心中自然很是不爽。于是便穿上衣服,准备教训这小子一顿。

    张无忌见卫壁穿好衣服,朝自己走来,知道大事不妙,但为了朱九真,他呆

    在原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不可测的危险。

    卫壁走近张无忌,二话没说,便给张无忌狠狠地一顿拳脚相加,打得他鼻青

    脸肿,毫无还击之力,没几下便将他整得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收拾完张无忌,朱九真也苏醒过来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张无忌

    这小子也在这里。卫壁朝她走了过来,解开她的穴道,说道:“真儿,我也是迫

    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但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想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你,现在你已

    经是我的人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说完,便要给朱九真穿衣服。

    朱九真刚才被卫壁干了一半,情欲早被挑起,此时见卫壁却就此收手,心里

    却感到十分空虚。她的处女膜已经被卫壁捅破,虽然是被强迫的,但是毕竟是被

    自己心爱的男人夺去贞操,而且这一切已经成为事实。现在的她已经被卫壁挑起

    的情欲所俘虏,浑身骚热,xiāo穴中更是觉得奇痒难耐,很想被卫壁的大jī巴狠狠

    地抽插一顿。

    于是,她再也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伸手抓住卫壁的双手,娇媚地说道:“表

    哥,我要——”卫壁见朱九真竟然对自己发骚,心中十分欢喜,便故意挑逗她说

    道:“真儿,你要什么?”朱九真羞涩地说不出口,只是轻抚着卫壁的脊背。

    卫壁见她不肯说,便说道:“你要什么就说出来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

    什么?”朱九真见卫壁迟迟不肯动手,自己又忍不住情欲的煎熬,终于忍不住说

    道:“表哥,你好坏呀,我要——要你的大jī巴,插——插我的xiāo穴!”

    卫壁又问道:“那你都不怕那臭小子偷看?”朱九真瞧了一眼躺在地上受伤

    的张无忌,娇嗔道:“反正都被他看见了,也不怕他再多看一会!就算是便宜他

    了。”听到朱九真这样说,卫壁便再也忍不住了,将她抱起放到在地,不慌不忙

    地解开了她那刚刚披上的衣服。朱九真雪白粉嫩的玉体再次呈现眼前,卫壁的呼

    吸立即沉重起来。

    “你的这对乳房比青婴妹的更迷人,又白又嫩。”说着,他把头钻进她的胸

    部,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rǔ头,同时中指从她的玉户插入。朱九真有点紧张地

    躲着,同时叫出声来:“哇——不要咬了——痛死了?”卫壁笑着说道:“谁叫

    你自己想要!”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弄得人家痒得忍不住了!”朱九真娇声娇气地说。

    “好,你别紧张,我不会弄痛你的!”卫壁说完,开始放松力道,但是仍持

    续地吸吮着。

    “啊——哎哟——”朱九真感到全身酥麻,两条大腿渐渐的分开,卫壁乘势

    将插在yīn户里的手指拔出,用两个指头,轻轻夹住她那粒小的阴核,轻巧的搓了

    一下,同时又用嘴吸吮着乳尖。"啊——"朱九真全身颤抖着,再也不做挣扎了。

    卫壁的手指,继续在她的胸部抚摸,又撩弄她的阴核、yīn唇,使她不时扭动

    着臀部。他在yīn户附近活动的手指,已觉得逐渐湿润,黏黏的液体,不断的在增

    加。

    卫壁便用食中两指,插进yīn道,抽插了几下以后,又在yīn道皱壁搔弄,弄得

    朱九真娇喘不已。卫壁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立刻抽出左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件一件的丢在地上,不一会儿也一丝不挂了。

    朱九真的yín水不断地往外流,使卫壁在她yīn道里搔弄得渍渍作响。“真儿,

    你觉得舒服吗”

    “啊——你坏死啦——哼——”朱九真嘴里哼着,两腿也渐渐弯曲起来了,

    将yīn户抬得高高的,随着他的手指动向一上一下的挺着。

    卫壁忽然抽出yīn户上的手指,将身体同后一缩,头部立刻埋入她的两条分得

    大开的玉腿之间,跟着就用嘴在她yīn户上舔了起来。朱九真显然难以消受这种近

    似疯狂的挑逗,只痒得她直打颤抖,yín水如柱地泄出,情绪紧张地哀叫着。

    听了朱九真的哀叫声,更把卫壁刺激得欲火猛升,不但不停止,反而变本加

    厉地用舌尖在她阴核及大yīn唇上拼命吸吮。一会儿又将舌尖伸进她yīn户里吮吸舔

    弄。

    过了不久,朱九真臀部又开始颤动了,她将屁股连连上抬,两腿张得更开,

    屁股抬的更高,扭动的也更加快速了。卫壁用牙齿轻轻的咬住她的阴核。朱九真

    被刺激得快要昏过去了,她用两条大腿勾住他的脖子,屁股急急朝上顶,鼻子里

    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

    卫壁拼命的咬着,吸着,弄得他满鼻满嘴都沾满了黏黏的糊糊的yín水。朱九

    真两腿用力支得高高的,卫壁头部也高高抬起,猛然全身劲力一松,卫壁也跟着

    扑在床上,热呼呼黏糊糊的淫液,全部喷在他的嘴,被他一古脑地吞到肚子里去

    了。

    “哎呀——你坏死了!把人家整得要死要活的!”朱九真她多情地白了他一

    眼,轻轻呓语着。

    欲火正旺的卫壁并没因为朱九真的泄身而暂停动作,仍然不断地在她身上,

    毛手毛脚的挑逗着。惹得朱九真嘻嘻哈哈的满地乱滚,卫壁那根火热的yáng具,像

    条铁棒怂似的,不时地顶在她的娇躯上,使她感到异样的舒适和刺激。

    卫壁抓住朱九真的小手,让她将自己的大jī巴抓住。朱九真生平第一次摸到

    男人的那东西,感到既兴奋又好奇,轻轻地抚弄着。卫壁舒畅地吐了一口气,手

    指不停地搓着朱九真的乳尖。

    看见朱九真害羞地抚弄着自己的大jī巴,卫壁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坐起,将

    她推在床上,乘势骑在她身上,朱九真的两腿也被分开,yīn户暴露无遗。卫壁腰

    部猛然一挺,只听“噗滋——”的一声,他的大jī巴已插进了大半,痛得朱九真

    连声叫痛。

    卫壁的jī巴被狭窄的yīn道夹得十分舒爽,于是便不断地往下挺,直插得朱九

    真紧皱眉头,喘着气道:“表哥,你轻一点!”这时朱九真的yīn户里,早已流满

    了大量yín水,所以抽送起来并不像第一次那么困难,整根yáng具已整个浸没在yīn户

    中。

    朱九真咬紧牙关配合着卫壁冲刺的姿势,扭摆着屁股迎合上去。如此抽插了

    几百下,朱九真已经渐渐适应了大jī巴的插入,已经没有了痛苦的表情,代之而

    起的是一种惊喜和慌忙的娇媚表情,嘴里还轻快地呻吟着。

    卫壁知道朱九真那痛苦的关头已过去了,于是加紧力道,直将那跟大jī巴顶

    在她的花心之上。朱九真的全身哆嗦着,腰部也开始配合着缓缓摆动。卫壁吸了

    一口气,又开始狂插乱抽起来。朱小红的胴体火烫烫地,yín水已热如泛滥春潮。

    过了不知多久,朱九真的身子一阵颤抖,子宫加速收缩,一阵浓热的阴精泄

    在卫壁的guī头上。卫壁感受guī头被一阵热浪浪的yín水浇着,腰部一麻,一股股浓

    精就射进了朱九真的yīn户之中。

    朱九真娇弱无力地躺在地上,卫壁将大jī巴从她的yīn户中抽出,那射进朱九

    真xiāo穴内的jīng液混着yín水缓缓地流了出来,看上去十分淫糜。卫壁爱怜地抚摸着

    她光滑的背部,喃喃说着:“真儿,我爱你!”听到情人的甜言蜜语,朱九真柔

    若无骨地靠在他的身上,情浓意蜜地低下了头,享受着性爱的余韵。

    这一切都被受伤后躺在一旁的张无忌看到,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看着心

    爱的梦中情人被别的男人开苞,那大jī巴在xiāo穴中发出的“噗哧——噗哧——”

    的响声,更加刺激着张无忌的神经。尤其当他看到自己为了阻止卫壁继续淫辱朱

    九真,被卫壁打伤后,朱九真不但没有同情自己,反而一点也不自爱,任由卫壁

    奸淫,而且乐在其中。

    张无忌觉得自己很窝囊,本来好心好意想要为了她好,谁知朱九真却丝毫不

    领情,对卫壁投怀送抱,分明是给他难堪。张无忌十分生气,把自己的怨恨全记

    在卫壁的头上,卫壁不但俘获了他心爱的女子,而且弄得他遍体鳞伤。他此时经

    过一番运功休息,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内力,令他一

    跃跳起,使出武当长拳重重地朝卫壁的身上打去。

    卫壁刚刚得到美人的深信,此刻温香在怀,正享受着朱九真玉体带给他的快

    感,没有丝毫防备,竟被张无忌一拳打得吐出血来,滚倒在地,失声惨叫着。

    朱九真见自己情郎被张无忌这臭小子打翻在地,鲜血直流,顿时怒火中烧,

    顾不得穿上衣服,赤裸着身体,便朝张无忌走去,上前便是一顿暴打。

    张无忌也没想到自己这一拳竟然有如此威力,正站在原地愣神,就见朱九真

    光着身子朝自己走来,拳打脚踢地为卫壁报仇。朱九真是张无忌的梦中情人,在

    无忌心目中她简直就是女神一半,此刻虽然他对自己拳脚相加,但是他却丝毫不

    敢还手,更何况此时的朱九真身上一丝不挂,面对这样赤身裸体的美人,他怎么

    忍心还手。

    朱九真见他毫不还手,于是出手便越来越重,想要置张无忌于死地。张无忌

    刚才已经被卫壁打成重伤,现在又被朱九真暴打,新伤加旧伤,身体已经快要支

    撑不住,整个人快要奄奄一息。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中年男子声音:“真儿,

    住手,不要再胡闹了,你看你这样子成何体统!”他抬头一看,眼睛已经被打得

    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看见那人好象是老爷,也就是朱九真的爹。他想张口说些什

    么,但是他声音已经嘶哑,什么也说不出来,便晕厥了过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