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回 二美被开苞

    张无忌来到红梅山庄也有一个多月了,但自从他那次偷窥朱九真洗澡以后,

    就再也没有见过朱九真了。有时他也想去偷偷瞧瞧朱九真,但他同时又害怕万一

    被朱九真发现,将他赶出红梅山庄,那么以后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一个月来,张无忌寒毒时常发作,而且频率越来越高,一次比一次严重。

    按照胡青牛的说法,张无忌最多再能活一年,现在离当时已经有快半年了,

    也就是说,张无忌很可能在半年后就死去。

    转眼间就过年了,大年三十,乔福给张无忌送来了一身新衣服,说是老爷太

    太赐的,让大家穿上过年,并告诉他明天大年初一,他们这些奴仆都要去给老爷

    太太小姐磕头拜年。

    张无忌听到这里,心中一真窃喜,因为明天就可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朱九

    真了。但他同时又想到,这也许是他在人世间过的最后一个新年了,想到这里有

    不禁黯然失色。暗想到:明天见过小姐最后一面,我就离开红梅山庄,找一个僻

    静的地方慢慢等待死亡算了,自己总不能死在小姐家里吧。

    好不容易爆竹声中,盼到了新年,张无忌跟着乔福,到大厅上向主人拜年。

    只见大厅正中坐着一对面目清秀的中年夫妇,七八十个童仆跪了一地,那对

    夫妇笑嘻嘻的道:“大家都辛苦了!”张无忌不见小姐,十分失望,正自发怔,

    突然看到厅门中走进三个人来。只见进来的三人中间是个年轻男子,朱九真走在

    左边,穿一件猩红貂裘,更衬得她脸蛋儿娇嫩艳丽,难描难画,那年轻男子的另

    一旁也是个女郎。

    张无忌脸上一热,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两手掌心都是汗水。他

    盼望了整整一个月,才再看到朱九真的音容笑貌,怎教他如何不神摇意夺?乔福

    见张无忌色色地盯着朱九真看,连忙拽了拽他的衣服提醒他注意,无忌这才回过

    神来。

    又好奇地看了看朱九真身旁的那对陌生男女。只见那男子大约二十出头,容

    貌英俊,长身玉立,虽在这等大寒天候,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淡黄色缎袍,显是

    内功不弱。那女子和朱九真一样,大约是十七八岁年纪,穿着一件黑色貂裘,身

    形苗条,言行举止甚是斯文,说到相貌之美,和朱九真各有千秋,但在张无忌眼

    中瞧出来,自是大大不如他心目中敬如天仙的小姐了。

    张无忌悄悄地问乔福:“乔总管,那两个人是谁呀?”乔福低声对他说到:

    “那个青年男子是我们家表少爷卫壁,从师于武烈武大侠,那位小姐便是武大侠

    的千金宝贝武青婴,她和咱家朱大小姐并称‘雪岭双姝’”

    张无忌这才略知一二,他见三人的言谈举止,悄然发现朱九真和武青婴都对

    卫壁似乎情有独衷,好象都暗地里喜欢他。心中不禁好生嫉妒,暗想:能被这样

    的两个大美女喜欢,真是幸福极了。他于是好奇地再看了看卫壁,只见他人既英

    俊,性子又温柔和顺,简直是玉树临风,也难怪会被两女喜欢。

    三人说笑着离开了大厅,不知去哪里玩了。张无忌也回到自己的房里,一想

    到朱九真对卫壁的柔情蜜意,心中醋意暗生,但再一想想卫壁,和自己相比简直

    是天上人间,自己如果是朱九真的话,也是会喜欢卫壁的,朱九真和卫壁在一起

    一定会很幸福的,自己现在已经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奢求,今天已经见过小姐

    了,自己心愿已了,不如现在就离开吧。

    想到这里,他便简单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便要离去。今天是大年初一,外

    边人多,他不想别人知道自己要走,于是便绕道,准备从后门出去。今天人都在

    前院热闹,后院是不会有人的。

    他看外边没人,便一个人遛到后院,正准备开后门出去,突然发现两个熟悉

    的人影进了后院的一间柴房。那见柴房位置偏僻,长期无人进去,今天是大年初

    一,怎么会有人呢?他怀着好奇的心思,悄悄地走进那间柴房,趴在柴房外的窗

    户往进看去。

    里边的两个人不是别人,原来是卫壁和武青婴。张无忌明白了原来两人是来

    这里约会,他暗想:这个卫壁原来是喜欢武青婴,真是瞎了眼了,朱九真可要比

    这武青婴好得多。

    他继续朝里望去,并听里边的声音,只听那武青婴问卫壁:“师哥,你怎么

    带我来这里了?你不是说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卫壁轻轻一笑,一把搂住武青婴,说道:“小师妹,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

    的!”

    武青婴听见心上人对自己表露爱慕之情,俏脸一红,低头说道:“我也喜欢

    你,师哥!”

    卫壁见她如此神态,便接着说道:“我也喜欢朱九真,你和真儿我都喜欢,

    但师父一定不会同时答应我和你以及我和真儿的婚事,可是你们两个我都喜欢,

    都想娶,现在我只有先得到你和真儿的身子,然后向师父秉明我大错已经酿成,

    我想师父见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会通情达理,让我分别娶你们两个。到时候,你

    作大,她作小,你觉得如何?”

    说完,便要去吻武青婴的嘴唇,武青婴被他这番话吓了一跳,又见他动真格

    的,不像是在开玩笑,心中很是不情愿,连忙挣扎着要摆脱卫壁,并喊道:“师

    哥,不要这样,我们再好好商量!”但卫壁心急,见武青婴不从,于是便点了她

    的穴道,令她不能动弹,然后再将她放到在地,准备慢慢享用。

    卫壁见武青婴已被制伏,俯下身去很温柔地吻着武青婴的嘴唇,并把舌头伸

    进武青婴的嘴里,武青婴的身子一震,毕竟是她的初吻,那感觉犹如触电一样,

    说不出的一种滋味,舌头不由自主地跟卫壁的缠在一起。

    武青婴身上外衣被卫壁剥掉,完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暴露无遗。卫壁的眼

    中明显的跳动着火焰,不停的用目光触摸武青婴身体的每一个部份,武青婴此时

    不能动弹,只能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卫壁伸出他的右手,轻轻的放在她莹白的小

    腿上,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他的手兴奋得微微颤抖。他的手缓缓的向下移动

    到她的足踝,轻轻的揉握,细腻的肌肤温润而有光泽。

    卫壁用舌头舔武青婴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

    他的舌头顺着武青婴的足弓,舔到足踝,然后继续往上,停留在莹白的小腿

    上,他的双手握者她一双柔足慢慢将她的两脚往两边分开。

    武青婴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象飞起来一样,感觉舒服极了,忍不住发出梦呓般

    的呻吟。匀称光洁的双腿就在面前,肌肤是那么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致而优

    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玉腿!卫壁将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手感温润,轻轻的按一按,非常有弹性。卫壁再也忍不住,扑上去,双手抱住武

    青婴的大腿抚摩起来。一双象牙般的双腿让他爱不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似乎

    想将这鲜嫩水灵的身体榨干才甘心。他不停的亲吻、爱舔、吮吸,温润的感觉和

    白皙的肌肤将他的性冲动带上新的高峰。

    武青婴在他的抚摩下,感觉到体内一股热力开始爆发开来。卫壁双手顺着武

    青婴的身体逐渐转移到上身,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摩着武青婴洁白细腻的双乳,久

    久不愿放手。温润的感觉令他的性欲之火熊熊燃烧。武青婴浑身颤抖着,双乳被

    男人的双手抚摩竟是如此的让人刺激,慢慢的,她开始感到下身一种湿热。

    卫壁在武青婴乳房上揉搓了好一会儿,终于把嘴盖在rǔ头上,又舔又吸。直

    弄的武青婴声音发颤,娥眉轻皱。他的一只手又伸向武青婴的下体,抚弄一会阴

    阜,拨动一会阴毛。

    武青婴的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轻轻的交叉在一起,挡住了阴阜之下,两腿之

    间黑黑的树林里,那可爱的神秘园的入口,那里是进入她身体内的唯一信道,也

    是卫壁快乐的源泉。隆起的阴阜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条狭长的

    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yīn唇,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

    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

    缝隙上缘是粉红的yīn蒂,乌黑的阴毛只分布在yīn蒂的周围和大yīn唇的上缘,

    大部份的大yīn唇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很鲜嫩的样子。大yīn唇的下边会

    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蕾一样同样紧闭的肛门口,这里是一

    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臀

    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

    卫壁将武青婴的双腿曲起,双手扶着她的两膝,顺着她大腿的内侧一直向上

    滑去,直到停在大腿的根部。他伸出两指,小心地放在武青婴两片娇羞的大yīn唇

    上,薄薄的嫩肤吹弹得破,其余的手指则在玩弄武青婴的阴阜和阴毛,他甚至有

    把她的阴毛拔下来的冲动。手指不断地搓揉,直至阴部流出了很多的yín水,变得

    一塌糊涂,卫壁的脸伏了上去。

    “啊——啊——啊——”武青婴只能张着嘴发出简单的声音,她的脑中早已

    混成一团,明显的是身体一波又一波的感官刺激。突然,她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双腿夹紧卫壁的头部,啊啊叫了几声后,随即瘫软在床上。武青婴喘着气努力的

    想要平静下来,刚才的感觉过于强烈,以至于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武青婴心

    想:原来性的感觉这样美,只是有点太羞人了,甚至没有了廉耻,但是能和心爱

    的人这样,也没有什么后悔的了,唯一令她感到不悦的是自己的身子被强制着,

    丝毫不能动。

    突然间武青婴感觉有个滚烫的东西正抵在她的xiāo穴口。睁眼一看,惊呆了!

    原来是卫壁胯下的那根巨大的ròu棒正横眉立目地挺立着,而ròu棒的头已经抵

    在自己的yīn道口。

    武青婴一下子还没意识到那是什么,一阵撕裂的痛楚从她的身体里面传来。

    武青婴痛得大声的哭叫着:“不要——不要——”然而她的身子仍然无法动

    弹,而卫壁此时却像一座山一样,紧紧压在她的身上。

    卫壁的两眼布满血丝表情显得有点狰狞,此刻的卫壁让武青婴觉得陌生而可

    怕,沉重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一阵一阵的喷在武青婴的脸上。直接吸入卫壁呼出

    的空气让武青婴有点意乱情迷,然而一种鼓涨的感觉还是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卫壁见自己已经得到武青婴的身体,笑着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身体再度用力一

    挺,这一次武青婴才真正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痛楚。那是一种灼热的烧痛带有被扯

    裂的感觉。

    武青婴痛的大声哀嚎,原来这一次她的处女膜才真的被刺穿了。武青婴拼命

    的想要推开卫壁,无奈身体不听使唤。她只好不停的流着眼泪,任凭卫壁在她身

    上来回的抽动,任他嘴唇在身上到处吸啜吸,让他的手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

    道一道用力过猛所残留的红色指痕。

    卫壁的身体好象爬行中的蚕,不停的重复着弓起腰杆然后拉直身体的动作。

    武青婴雪白丰满的身体随着卫壁节奏分明的上下摆动着。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卫壁才发出奇怪的低吼声,用力的抱紧武青婴一阵颤抖

    之后整个人脱力似的趴在她身上。武青婴感到一股热流冲进自己的体内感觉黏腻

    而温热。卫壁呼出来的男人独有的气息几乎直接喷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意乱情

    迷。yīn道里面依然涨涨满满的还有酸麻灼热的疼痛,那是卫壁还未离开她身体的

    jī巴。有东西流下来了,让武青婴的两腿之间觉得痒痒的,是男人的jīng液?她的

    处女血?还是她的眼泪?等卫壁爬起来后,仍然没有给她解穴。

    卫壁看着刚被自己征服过的猎物,笑着说道:“怎么样,我弄得你舒服吗?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不过我暂时还不能解开你的穴道,等我再去给真儿开苞

    后,我就过来给你解穴!”武青婴此时躺在地上,百感交集,心中有一种奇怪的

    感觉,不知道是幸福的还是悲哀的,一想到自己终于和自己心爱的人做了这种事

    情,心中感到一阵甜甜的蜜意,但又想到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开苞,又要和

    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这个男人的爱,又觉得很是委屈。

    话说张无忌在外边无意间撞见卫壁奸淫了武青婴,并想要得到两美,还想对

    朱九真下手,张无忌不知心里有多难受,见卫壁干玩了武青婴,准备出门去找朱

    九真。连忙闪身躲了起来,怕被卫壁发现。等到卫壁走远后,他才想到自己应该

    赶快去把这事告诉朱九真,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于是便冲向前院,直接就朝朱九真的闺房赶去。但是当他来到朱九真的闺房

    时,朱九真已经不在了。张无忌便向朱九真的贴身丫鬟打听,那丫鬟说小姐刚才

    被表少爷叫走了,说是出去转转。

    张无忌听到这话,知道大事不妙,连忙朝后院赶去,但是除了武青婴还在那

    间柴房外,整个后院都空无一人。于是,他便朝红梅山庄外跑去,朱九真很可能

    被卫壁骗到外边。

    出了红梅山庄,外边雪积得十分厚,天气很冷。张无忌环顾四周,发现不远

    处有一座破庙,便朝那里跑去。

    张无忌走近破庙,听见里边似乎有动静,知道自己判断正确。本来想直接冲

    进去,但又想先看看再说。于是便趴在破庙外,从门缝朝里望去。

    朱九真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显然已经被卫壁点了穴道,动弹不得。而卫

    壁开始动手解除朱九真的周身衣物。

    随着朱九真的衣服的解除,一个粉雕玉琢的胴体渐渐的显现出来,直叫卫壁

    的大jī巴暴涨欲裂,差点连鼻血都流出来,只见她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

    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

    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蓓蕾,只有红豆般大小,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破适葡萄大小

    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看不出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

    加上那纤细的柳腰,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卫壁快要发狂,情不自禁的抓住两

    颗坚实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来。

    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中的

    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几分,张开嘴就是一阵滋滋吸吮,还把整个脸凑上去不停

    的磨蹭着。

    朱九真虽被点了穴道,可是在卫壁狂热的挑逗之下,身体也渐渐起了反应,

    鼻中的呼吸渐渐浓浊,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双峰上的蓓蕾也慢

    慢的挺立起来了。

    玩弄了一阵子,卫壁开始脱下朱九真的裙裤,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

    腿,浑圆挺翘的屁股,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

    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疏疏几根柔细的茸毛,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

    人目眩神迷。此时的卫壁强忍下满腔的欲火,心想如此尤物,应该好好地玩弄一

    番,于是慢慢的翻过身来,坐到朱九真的身边,伸手在她那高挺坚实的玉女峰顶

    缓缓的搓揉着,朱九真胸前玉峰受到卫壁袭击,只觉一股麻麻的快感袭上心头。

    朱九真冰清玉洁的身子何曾接触过男人,更别说像这样被自己的白马王子亵

    玩,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羞得她紧闭双眼,皓首频摇,全身婉延扭转,

    想要躲避卫壁魔掌的肆虐,但因穴道被点儿无法动弹,反而好象是在迎合着卫壁

    的爱抚一般。

    这一切更加深卫壁的刺激,右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慢慢的往下移动,移到了湿

    淋淋的水帘洞口在那儿轻轻的抚摸着。朱九真只觉卫壁的手逐渐地往下移,不由

    全身扭动加剧,尽管内心感到羞愤万分,但是另一股莫名的舒适感却悄然涌上,

    更令她感到慌乱不已。

    这时,卫壁的手已经移到了少女的圣地,一触之下,朱九真顿时如遭电击,

    全身一阵激烈抖颤,洞中清泉再度缓缓的流出,口中不由自主的传出动人的娇吟

    声。

    只觉卫壁所触之处,一股麻麻的感觉,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禁缓缓的摇动

    柳腰,迎合着卫壁的爱抚。卫壁得意的看着朱九真的反应,手上不紧不慢的抚弄

    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体,见到朱九真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娇喘吁吁,不

    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

    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好迎合着自己

    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难耐淫欲的煎熬。

    那深埋在秘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插抠挖,只觉秘洞的嫩肉有如层门迭户

    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卫壁心中不由得

    兴奋,手上抽插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朱九真插的咿啊狂叫。

    卫壁被眼前美景给迷得晕头转向,将朱九真的整个臀部高高抬起,这才慢条

    斯理的坐下来,仔细的打量朱九真的私处。只见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经

    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yīn道嫩肉一张

    一合缓缓吞吐,一缕清泉流出,顺着股沟流下一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卫

    壁混身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这幅淫糜的绝美景象,看得卫壁淫

    心再起,迅速脱去自己的衣服,掏出自己胯下那早已勃起的大jī巴,双手托起朱

    九真的圆臀,用衣服垫在底下,这才用手的扶着粗硬的大jī巴,慢条斯理的在朱

    九真湿漉漉的秘洞口处缓缓蠕动,偶尔将guī头探入xiāo穴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

    卫壁这一举动逗得朱九真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淫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

    的地步,这才双手按在朱九真的腰胯间,一挺腰,缓缓的将大jī巴给送了进去。

    随着大jī巴插入朱就真的小嫩穴一插入,她痛苦地惨叫着,只觉得xiāo穴内好

    像被塞进了一根烧红了的铁棍。

    卫壁只觉朱九真的xiāo穴内紧窄异常,虽说有着大量的淫液润滑,但仍不易插

    入,尤其是yīn道内层层迭迭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ròu棒顶端,更加大进入的困难

    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朱九真一阵撕裂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

    心刺骨般猛烈袭来,她的处女膜终于被卫壁捅破。伴随朱九真的一声惨叫,卫壁

    的大jī巴猛然一插到底,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ròu棒,带给卫壁一

    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

    卫壁见朱九真已经被自己开苞,于是也不顾怜香惜玉,将大jī巴不断地在朱

    九真的xiāo穴内进进出出,体会那股紧凑的快感。但朱九真哪里忍受得住如此暴风

    骤雨般的抽插,不由得昏厥过去。

    这时卫壁才感觉到胯下的朱九真声息全无,将扛在肩上的两条玉腿给放了下

    来,低头一看,朱九真浑身冷汗、脸色惨白的昏迷着,一双晶莹的美目紧紧的闭

    着,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分明是受不住那股破瓜剧痛,加上卫壁的jī巴又那样

    的粗大,一番狂插猛干,整个人便昏了过去——正当卫壁发现朱九真被自己干得

    昏了过去时,张无忌终于忍不住从外边冲了进来,怒吼道:“快放了小姐,你怎

    么能对小姐做这种下流的事情!”

    张无忌早已在庙外看见里边的动静,但为何迟迟不肯出来,这是有原因的。

    本来张无忌想来阻止卫壁奸淫朱九真,但是他刚来的时候想先看个究竟,以免自

    己冒冒失失的冲进去。当他看见卫壁正在脱朱九真的衣服时,又想着先不着急,

    不如先看看朱九真的那美丽的胴体,如果现在不看,以后恐怕在也没有机会了。

    后来,他自然看见了朱九真那丰满迷人的胴体,而且是被卫壁把玩着,卫壁又很

    会玩女人,把朱九真这个清纯的处女玩得骚态毕露,似乎很是享受,令张无忌丝

    毫看不出朱九真不情愿被卫壁玩弄,所以他心里一直很矛盾,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卫壁脱去衣服,露出那一身完美健壮的体型,配合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

    令张无忌自见形秽,尤其是当卫壁掏出他那根又粗又大的jī巴时,更令张无忌羡

    慕不已,他暗想朱九真要是嫁给卫壁,一定是很幸福的,自己有必要去破坏吗?

    正当他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卫壁的大jī巴已经插进了朱九真的xiāo穴,一切都晚

    了,张无忌只好傻眼的看着朱九真被卫壁开苞。可是当朱九真被卫壁干得昏了过

    去,他心里十分担心,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