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回 迷恋朱九真

    张无忌和杨不悔不远万里来到西域,形影相依,夜夜赤裸相对,享尽欢娱。

    突然分手,甚感黯然,但想到终于能不负纪晓芙所托,将她女儿送往杨逍手

    中,又不禁欣慰。悄立半晌,怕再和何太冲碰面,便往山深处走去。

    如此行了十余日,在昆仑山中转来转去,再也找不到出山的途径。这日走了

    半天,坐在一堆乱石上休息,忽听西北方传来一阵犬吠之声,听声音竟有十余头

    之多,犬吠声越来越近。

    只听得汪汪汪几声急吠,十余头身高齿利的猎犬已将他团团围住。张无忌见

    这些恶犬露出白森森的长牙,神态凶狠,心中害怕,连忙逃跑,只逃出十余丈,

    就被追上,只觉腿上一痛,已被一头猛犬咬中,牢牢不放。他急忙的回身一掌,

    击在那头猎犬头顶,这一掌出尽了全力,竟将那头猎犬打得翻了个筋斗,昏晕过

    去。

    其余猎犬蜂拥扑上。张无忌拳打足踢,奋力的抵抗,但不久便被一头恶犬咬

    住了左手,四面八方群犬扑上乱咬,头脸肩背到处被群犬利齿咬中,骇惶失措之

    际,隐隐似听得几声清脆娇嫩的呼叱,但声音好象十分遥远,他眼前一黑,便甚

    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之中,似见无数豺狼虎豹不住的在咬他身体,他要张口大叫,却叫不出

    半点声音,只听得有人说道:“退了烧啦,或许死不了。”张无忌睁开眼来,先

    看到一点昏黄的灯火,发觉自己睡在一间小室之中,一个中年汉子站在身前。张

    无忌道:“大——大叔——我怎么了?”

    那汉子告诉他:“这儿是红梅山庄,你被狗咬伤了,是我们小姐救你的。”

    一直躺了八天,才勉强起床,那汉子见他好些,便道:“我瞧你身上的伤也大好

    了,该去向老爷、太太、小姐磕几个头,叩谢救命之恩。”张无忌道:“那是该

    当的,大叔,请你领我去。”那汉子领着他出了小室,经过一条长廊,又穿过两

    进厅堂。张无忌随在那大叔之后,一路上见到的婢仆家人个个衣饰华贵,所经屋

    宇楼阁无不精致极丽。

    走了好一会,来到一座大厅之外,只见厅上扁额写着“灵獒营”三字。那大

    叔先走进厅去,过了一会,出来招手,带着张无忌进厅。张无忌一踏进厅,便吃

    了一惊。但见三十余头雄健猛恶的大犬,分成三排,蹲在地下,一个身穿纯白狐

    裘的女郎坐在一张虎皮椅上,手执皮鞭,正在训练这些恶犬。

    张无忌一怔之下,立时认出,当日在山中狂咬自己的便是这些恶犬,再一回

    想,依稀记得那天喝止群犬的便是这女郎的声音。他本来以为是这小姐救了自己

    性命,此刻才知道自己所以受了这许多苦楚,原来全是出于她之所赐,忍不住怒

    气填胸,撕下身上的绷带布条,抛在地上,转身便走。

    那大叔叫道:“喂,喂!你干甚么呀?这位便是小姐,还不上前磕头?”张

    无忌怒道:“呸!我多谢她?咬伤我的恶犬,不是她养的么?”那女郎转过头,

    见到他恼怒已极的模样,微微一笑,招手道:“小兄弟,你过来。”张无忌和她

    正面相对,胸口登时突突突的跳个不住,但见这女郎大约十七八岁,容颜娇媚,

    又白又腻,简直是个绝世美女。斗然之间,他耳朵中嗡嗡作响,只觉背上发冷,

    手足忍不住轻轻颤抖,忙低下了头,不敢看她,本来是全无血色的脸,蓦地里涨

    得通红。

    那女郎微笑道:“小兄弟,你恼了我啦,是不是呢?”张无忌在这群犬的爪

    牙之下吃了这许多苦头,如何不恼?但这时站在她身前,只觉她吹气如兰,一阵

    阵的幽香送了过来,几欲昏晕,哪里还说得出这个“恼”字,当即摇头道:“没

    有!”

    那女郎道:“我姓朱,名叫九真,你呢?”张无忌道:“我叫张无忌。”

    朱九真道:“无忌,无忌!嗯,这名字高雅得很啊,小兄弟你想来是位世家弟子

    了,喏,你坐在这里。”说着指一指身旁一张矮凳。

    张无忌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美貌女子惊心动魄的魔力,这时朱九真便叫他

    跳入火坑之中,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听她叫自己坐在她身畔,真是说不

    出的欢喜,当即毕恭毕敬的坐下。

    朱九真简单地问了一下张无忌的情况,便对那个大叔说道:“乔福,你带他

    去洗个澡,换些像样的衣服。”乔福便领了他出去。张无忌恋恋不舍,不住地回

    头向她望去,看得魂不守舍。

    张无忌回到房中,将小姐的一笑一嗔,一言一语,在心坎里细细咀嚼回味。

    一会儿洗过澡,换上乔福给他拿来的衣衫青布,整个人也焕然一新。

    就这样,张无忌在红梅山庄当起了一个低等的下人,但是他自认为自己很幸

    福,如果留在红梅山庄,就可以经常看到小姐的音容笑貌。可是,事与愿违,一

    连几天都没有看到小姐,也没有什么活让他干,心里觉得空空荡荡的。

    这天晚上,他已经都睡下来了,但是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小姐来,翻来覆去怎

    么也睡不着,只好穿上衣服出去转转。夜色下的红梅山庄非常寂静,大多数人都

    睡下了,没有人在外走动。

    张无忌走着走着,不知怎地,就来到了朱九真的闺房外边,里边灯还亮着,

    似乎小姐还没有睡。张无忌一时好奇,忍不住走到窗外,无忌轻轻捅破窗纸,明

    亮的灯光下,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原来朱九真正在里边准备洗澡,她背对着自

    己,站在浴盆前,正在脱衣服。

    只见朱九真拨开自己的秀发,然后开始脱衣裙,外衣很快滑下了肩头,于是

    一具美妙诱人、洁白细腻的青春胴体几乎是全裸地暴露在张无忌眼前。朱九真全

    身上下只有红色的肚兜和小亵裤,此外别无他物。

    张无忌看得眼都直了,贪婪的欣赏她莹白的胴体:朱九真那长长的秀发乌黑

    而柔顺,光滑的皮肤洁白而晶莹,纤细的腰肢苗条而润泽,窄窄的亵裤紧贴着丰

    满圆浑的屁股,中间的部分自然下陷,勾勒出深深的峡谷的形状,两侧雪花一般

    的屁股暴露在外,一抖一抖的——修长的双腿结实而匀称,紧紧的夹在一块,没

    有一丝的空隙,她的足尖轻轻的踮起,圆润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无忌恨不得冲

    上去捉住这一双美足,捧在怀里把玩一番。

    朱九真转过身来,就要在张无忌的偷窥下洗澡了,此时的无忌热血沸腾,目

    光死死地盯着朱九真那裸露着的冰清玉洁的身体。她的脸庞十分清秀,上身裸露

    着,圆润的肩头,纤细的腰,平坦的腹部都一览无余。小巧的肚兜,使得朱九真

    晶莹的胸部肌肤几乎半裸着,一双尖挺的乳峰顶在薄薄的肚兜上,无忌可以看见

    她清晰的两点胸尖。

    然后,在张无忌急速的呼吸中,朱九真伸手解开了肚兜背后的结,缓缓脱下

    了肚兜,两个丰满活泼的玉乳羞涩地蹦了出来,一双莹白挺拔的半球型美乳终于

    进入了无忌的视野。只见眼前耀眼的雪白中,朱九真一对丰盈坚挺、温玉般圆润

    柔软的玉乳就如含苞欲绽的花蕾般含羞乍现,娇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一对娇小

    玲珑、晶莹可爱、嫣红无比的柔嫩rǔ头含娇带怯、羞答答地娇傲地向他挺立着。

    那一对娇小可爱的rǔ头就像一对鲜艳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羞答答地

    期待着狂蜂浪蝶来花戏蕊——朱九真的上身已完全裸露,无忌不禁张大嘴,险些

    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只见朱九真那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绝对是一对巨

    乳,波涛汹涌,两个玉乳又大又尖挺,羞涩地上翘,惹人怜爱,更增添几分匀称

    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粉红色的葡萄,晶莹剔透,更令人看直了双眼,恨不得立刻

    上山摘取;

    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萋萋之处更

    让人有多一分则太长,少一分则太短之叹;青葱似的修长双腿,不论是色泽、弹

    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不等无忌喘上一口气,朱九真已弯下腰,褪下了仅剩的白色亵裤,丰满圆隆

    的少女yīn户娇嫩细滑,朱九真淡黑柔软的阴毛轻掩着其下粉嫩紧闭的xiāo穴,令人

    心驰神往;象牙雕就般的玉洁双腿温软细腻、白皙修长,那晶莹剔透的大腿、白

    璧无瑕的小腿、丰润秀丽的足踝、精致匀称的足趾,若凡尘绝色,犹胜仙子的天

    姿!幽暗月色下,朱九真那赤裸胴体闪耀着令人晕眩的美丽光芒。她一丝不挂地

    走进撒满花瓣的浴盆中。

    窗外的张无忌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接着一阵幽香飘过,只见朱九真将

    浴盆中的水捧在在掌心,秀美晶莹的双手将水撩在玉乳上,然后双手不停挤捏自

    己的玉乳。

    张无忌看着朱九真双手不停地洗着玉乳,那迷人、硕大的乳房在一阵揉搓下

    膨胀变大、红豆般大的rǔ头更加坚挺、上翘,心里十分痒痒,恨不得自己也能用

    双手去揉捏朱九真的两座玉女峰。

    朱九真这时将双脚搭在浴盆边沿上,这样她那一对修长的玉腿便裸露在外,

    她将水撩在自己的一双玉腿上,然后轻揉摩擦起来。接着她站起身来,去洗自己

    的腹部和屁股,她细心的擦弄平坦的小腹和圆翘的屁股,张无忌觉得朱九真的姿

    势十分妩媚、令人冲动。

    不一会儿,朱九真的手探向她的下体,在私处上抹了几下,便用双手剥开自

    己的下体肉逢,准备清洗自己的xiāo穴。朱九真的xiāo穴刚才一直泡在水里,此刻已

    经显得有些红涨,她的小脸开始泛红晕,一不小心手指擦过娇嫩的大yīn唇,不由

    地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档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朱九真的双眼悄悄

    的闭上,手停留在下体,缓慢而轻柔的擦洗起来,一丝红晕映在美丽的脸颊,更

    添几分姿色。

    张无忌见美女清洗着她的yīn户的香艳场景,不由得心猿意马,很想冲进去和

    朱九真洗个鸳鸯浴。

    朱九真洗完yīn户后,便弯下腰,擦洗她纤巧的小腿和双足,然后背对着张无

    忌这个方向,用手分开她的屁股,用水清洗她的菊花蕾。朱九真姿势十分诱人,

    她由于是背对着无忌,所以一对圆翘的屁股正好展示给无忌,尤其是她分开自己

    的屁股时,那少女最隐秘的菊花蕾也暴露无遗,只见朱九真的屁眼小小的、淡黑

    色的,上边还长着几根纤细的阴毛。

    张无忌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朱九真的身体,突然见她冲浴盆中起来,去拿

    毛巾擦干自己的身体,便知道她是洗完了。无忌怕被朱九真发现自己在偷看她洗

    澡,于是赶紧离开这里,临走前还恋恋不舍地朝窗内朱九真那美丽的胴体再看了

    一眼。

    张无忌回到自己房内,躺在床上,一想到刚才看见的场景,更是睡不着了。

    朱九真那少女赤裸的胴体不停地浮现在眼前。虽说张无忌从小到大看过不少

    女人的身体,但是她们要么是风流少妇,要么就是不谙风情的小女孩,像朱九真

    这样既成熟又纯真的美少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那对丰满娇嫩的乳房,

    更是周芷若、杨不悔她们所不能比的。以前和周芷若、杨不悔亲昵,那更多的是

    小孩子之间的玩笑,但是现在无忌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朱九真,而这种喜欢已经

    包含着成熟男女之间的爱。

    张无忌想着想着,不由得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有人叫他起床

    了。

    他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小姐朱九真。无忌立刻受宠若惊,连忙的起身说道:

    “小姐,你怎么来了?”朱九真妩媚地一笑,说道:“无忌,不要叫我小姐,叫

    我真儿就好了!”张无忌听到这话,不知该说什么好,没想到小姐对自己这么客

    气。

    朱九真见张无忌沉默不语,便说道:“无忌,你是不是喜欢我呀?”张无忌

    见自己被朱九真说中了心事,羞得满脸涨红,知道不好抵赖,但又不知该如何回

    答,只好点点头。

    朱九真于是便向张无忌怀里一靠,娇嗔道:“你喜欢我那就吻吻我吧!”此

    刻,张无忌温香在怀,早已忍不住,又见小姐如此挑逗他,于是便一下吻住了朱

    九真的双唇。但无忌一时紧张,浑身激动的发抖,竟忘了如何亲吻。到是朱九真

    主动把舌头伸了进来,无忌一边发抖,一边感受着朱九真那温顺柔滑的香舌以及

    那香甜可口的津液。

    两人拥抱着一起亲吻,张无忌被朱九真的身体紧紧贴着,刺激得他都快要受

    不了。于是吻着吻着,无忌便用右手抱着她的肩,左手往下面直接探过去。但朱

    九真的腿还是紧闭着,无忌便在朱九真的小腹上抚摸着,她居然主动把腿分开了

    一些,无忌好不客气的继续伸下去,隔着裙子抚弄她的下体。朱九真此刻躺在张

    无忌的怀里,一边和他接吻,一边被抚弄着下体。

    过了一段时间,张无忌把左手放在朱九真的乳房上揉着,那一对乳房丰满圆

    挺,摸上去很有弹性。无忌觉得还不过瘾,干脆将手伸进朱九真衣服和肚兜中,

    抚摸到了毫无遮拦的乳房,好柔软,好滑嫩。

    朱九真呼吸有点急促,开始轻声呻吟起来。张无忌肆意玩弄了她的乳房后,

    慢慢地把手朝下摸去,滑过她的小腹,撩起她的裙子,脱去她的裙裤,用手轻轻

    的抚摸着她的小腿,渐渐往上,滑到了她的大腿,这是第一次直接的触摸她的大

    腿,非常的光滑,无忌不由的内心赞叹不已,来回摸了好几次后,又继续向上摸

    去。

    朱九真的双腿仍紧紧的闭着,无忌把手使劲的插入大腿紧闭处,她的大腿在

    无忌的攻势下很快就分开了。

    张无忌把裙子往上撩,终于看到了被分开大腿的下体,被白色亵裤紧紧的包

    着,丰满的yīn户鼓鼓的。无忌隔着内裤用手触摸到了她的yīn户,感觉到那里细嫩

    润滑。

    朱九真全身不由自主的一个抽搐,口里发出低沉的呻吟,无忌用中指狠狠的

    往里插了一下,她全身都拱了一下,继续发出低沉的呻吟。

    张无忌得寸进尺,用手伸进了朱九真的白色亵裤,往下探去,感觉到了根根

    阴毛摩擦着他的手掌,她的yīn户高高凸起,无忌向下一探,终于来到了那片湿软

    嫩滑的幽幽谷。

    张无忌指头并拢,开始揉搓朱九真的yīn户,朱九真的身体就像一张弓一样,

    随着他动作不停的扭动,嘴里不停的呵呵喘气。无忌左手不停地揉搓她的下体,

    右手解开她的裙子,然后又去脱去她的上衣和肚兜,朱九真那一对梦幻般的丰满

    乳房便跳了出来,毫无遮拦地暴露在无忌眼前。

    只见那一对娇嫩、丰满的乳房,赤裸裸地展现在张无忌的面前,酥胸上白净

    而丰嫩的乳房,高高地挺立在胸脯上,那两个乳房颤微微的,随着朱九真的呼吸

    而起伏不停,很是性感,鲜艳的rǔ头,娇艳的象两粒新鲜的葡萄,令无忌禁不住

    要含吸她。

    想到这里,无忌将头埋在朱九真深深的乳沟里,开始嗅吸她发出的乳香以及

    女人特有的幽香。只见张无忌一手搂住朱九真的细腰,一手握住了那一对雪白饱

    满的乳房,他感到朱九真丰满白嫩的乳房富有弹性,乳房顶点的两粒rǔ头鲜红挺

    立,rǔ头似乎很小很嫩。朱九真被张无忌玩弄着乳房,娇嫩的脸蛋更加的红润亮

    了,呼吸也似乎更加的急促,从乳房上传来的体温,显得她浑身发烫烫。

    张无忌感到手中象是握住了一团棉花,又象是握到了一个汽球,又软又涨,

    很有弹性,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摸揉起来。

    朱九真被揉捏得轻声呻吟着,张无忌感到手中的抚摸到的rǔ头慢慢变硬,另

    一颗rǔ头同样被他揉搓得也硬挺起来。

    此刻的朱九真被张无忌挑逗得春心荡漾、浑身骚动,yīn唇处流出了许多得淫

    水,把下边弄得湿湿的,她的娇躯不断扭动,看上去风骚妩媚。她的眼睛似笑非

    笑,双手搂朱张无忌的脖子,双腿大开,似乎期待着无忌的进一步行动。

    张无忌知道朱九真想要被插了,但自己的jī巴又小又软,而且还硬不起来,

    如何满足朱九真呢?总不能再用手指吧,看朱九真的样子虽然是处女,但对性方

    面还是知道的很多的,跟周芷若和杨不悔是不同的,怎么能用手指糊弄于她。可

    是无忌现在连掏出自己的jī巴的勇气都没有。

    朱九真见张无忌迟迟不行动,似乎有点生气,娇媚地嗔怒道:“无忌,你快

    点呀,我要嘛!”说完,便伸手去脱无忌的裤子,无忌一时没有防备,裤子被她

    整个脱了下来,无忌的jī巴在漏了出来。

    无忌简直感到无地自容,等着被朱九真骂,但朱九真并没有生气,而是温柔

    地说:“怎么还没有硬?我来帮你好吗!”说完,便跪在张无忌面前,双手捧着

    无忌的小鸟,伸出舌头去舔,还不时地含在嘴里。无忌的jī巴何时受到过如此待

    遇,竟然被如此的大美女含在嘴里。无忌感到朱九真的舌头异常柔软滑嫩,嘴里

    也温软湿滑,jī巴被她弄得很舒服,简直爽极了。

    不知不觉,张无忌的jī巴竟然慢慢变硬胀大,最后朱九真小嘴都放不下了,

    只好用舌头舔。无机看到了奇迹,自己的jī巴竟然勃起,而且还变大了许多,这

    一切都应当归功于朱九真。

    朱九真见张无忌的jī巴勃起了,还赞叹道:“无忌,你jī巴好大好硬噢!”

    张无忌感到十分兴奋,这是他几年来地一次尝试到了男人的自尊,jī巴不禁

    更加坚硬。当他看到朱九真的骚样和她那湿湿的下体,不禁想要好好地干朱九真

    的xiāo穴。

    于是,便把朱九真压倒在床上,分开她的两条白嫩的大腿,坚挺的jī巴对准

    她湿淋淋的肉穴,腰部用力一挺,只听见扑哧一声,张无忌的jī巴便插进去一小

    半。无忌再使劲往一挺,朱九真发出了一身凄惨的叫声,无忌的jī巴捅破了一道

    屏障,同时被朱九真那湿软嫩滑的环境紧紧的包住了,处女那紧紧的皱壁夹着无

    忌的jī巴,很是舒爽。

    张无忌有节奏地挺动,朱九真则是放声的呻吟着着,或者说是惨呼,又不敢

    叫。

    随着无忌不断抽插,过了一会,朱九真得眉头舒展开了,慢慢的不被动了,

    开始配合无忌的挺动,蠕动着屁股。

    张无忌使劲的抓着她的臀部嫩肉,继续插她的肉穴。朱九真实在是个尤物,

    更是个骚货,当处女被开苞的痛楚过去之后,便主动扭动着娇躯,嘴里还浪叫不

    断。

    朱九真那娇嫩嫩的肉穴紧紧地咬吸着张无忌的jī巴,他的jī巴象被贴身的暖

    水袋套着,有说不出的畅快。

    张无忌心中暗想:干女人没想到有这么爽,尤其是玩这么漂亮的大美女。一

    阵又一阵的快感从他的jī巴传遍全身,无忌的jī巴清楚的感觉到朱九真的xiāo穴愈

    来愈滑润。

    大约又有几百下的大力抽插,张无忌感觉到了要shè精了,而身下的朱九真不

    停地扭动着丰白的屁股,那娇嫩的阴部象一个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两个高耸而

    丰腴的乳房随着自己的抽插在不停地上下抖动。

    张无忌便加紧疯狂地抽插,他的guī头感到朱九真的xiāo穴深处一下下的抽搐,

    那穴壁一缩一张,紧紧地夹着自己的jī巴,而jī巴又一涨一涨地磨擦着朱九真小

    穴里的嫩肉,那xiāo穴不停地吸吮着他的guī头。见朱九真快到达高氵朝,张无忌再也

    忍不住了:“啊——我要射了——”便把积蓄已久的jīng液,用力地射在朱九真的

    xiāo穴深处。朱九真被滚烫的jīng液射的浑身一抖,也达到了性的高氵朝。

    张无忌一边怀抱美人,手一边在朱九真的身上乱摸。突然听见有人在喊他:

    “你着臭小子,还不快点起床!”张无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自己一个人

    躺在床上,身旁并没有朱九真,而是乔福在床边喊他起床:“你小子,作春梦呢

    吧?瞧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张无忌这才恍然大悟了,原来自己是作了一场春

    梦。

    他不禁回想起梦中那香艳的情景,心中暗想:自己真是在做梦,朱九真那么

    美丽高贵,怎么看得上我这个穷小子呢?自己真是痴心妄想,只要呆在这里,偶

    尔能看见朱九真的音容笑貌,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