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回 受辱武当山

    张三丰带着众徒走出厅外,告诉他们:“这是玄冥寒毒,中此毒者,全身发

    冷,体虚多病,而且性器官不再发育,会丧失男人的能力。如果病情恶化,随时

    有可能丧命。”

    众人顿时吃惊不已,忙期待张三丰能有什么妙方来救无忌的命。

    只见张三丰徐徐道来:“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每日用九阳神功

    将真气输入无忌体内,才能暂时抵御无忌体内的寒毒,但这只是暂时的,只能保

    命,并不能达到根治的效果,甚至也不能阻止无忌体内寒毒的时常发作。”

    说完又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三丰把精力几乎都放到对无忌的救治上来,把派内日常

    俗事都交由大弟子宋远桥管理。他每日在密室中对无忌实施救治,几个月下来,

    虽然无忌的命暂时好象没有什么危险,但张三丰却发现无忌的小鸡鸡不但不再发

    育,而且渐渐萎缩,变得如同刚出生的小孩的一般。这着实令张三丰担忧,因为

    这意味着张翠山面临着断后的局面,但是张三丰却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话说无忌每日都要在密室中接受张三丰的治疗,觉得很是无聊,于是便央求

    张三丰每天不治疗的时间自己可以出去玩,张三丰见无忌的病一时半会也好不,

    更不知无忌还有多少时日,于是便答应了无忌的要求。

    这天,张三丰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俊美少年来到无忌房中,向无忌介绍道:

    “无忌,这是你大师伯的儿子宋青书,你以后要玩就跟着他吧,他年级比你长,

    你不懂得是就问他吧!”

    说完又对着宋青书说道:“青书呀,这是你五师叔的儿子,你五师叔现不在

    了,你以后可要照顾好他呀!”

    宋青书眨巴眨巴了眼,说道:“好呀,你放心吧太师父!”

    说完,便拽着无忌说道:“无忌,走,我带你去玩。”

    无忌早闷了好久了,于是也迫不及待地跟着宋青书跑了出去。

    宋青书带无忌来到后山,这里已经有一群孩子,大多都是十三四岁,有的是

    武当山的小道士,有的是山下人家的孩子,显然,宋青书在这一群孩子当中属于

    老大级的人物,其它的孩子都听他的。

    一帮孩子在一起,自然很是热闹,一会玩游戏,一会又打了起来,自然是闹

    着玩,但无忌显然身体病弱,不停地倒在地上,开始宋青书还去照顾他,后来,

    宋青书都嫌烦了,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软成这样,像个小姑娘似的!”

    众孩子玩了一回,都累了,坐在一起休息。宋青书头脑一转,便说道:“咱

    们比一比小鸟的大小吧,如何?”

    众孩子见宋青书这么说,便纷纷附和道:“好呀!”

    宋青书笑着说道:“我的可是很大的!”于是便先脱下自己的裤子,从裤裆

    中掏出自己的小鸟。宋青书的小鸟显然已经不能再用小鸟称呼了,因为它的那玩

    意已经发育的十分粗大,黑黑的、粗粗的、长长的,周围布满了阴毛,看上去的

    确很大。

    其它的孩子也陆续地掏出自己的小鸟相互比较着,只有无忌一直没有干掏出

    自己的小鸟,因为他发现别人的小鸟都比他的大,令他很是自卑。

    宋青书见无忌没有露出自己的小鸟,很不高兴地说:“只有你了,赶快脱下

    来让大家看看吧!”

    无忌不愿意,也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裤子。宋青书便说:“大伙

    一起上,扒掉他的裤子。”

    众孩子听到宋青书已经发号施令了,于是便一拥而上,强行将无忌的裤子扒

    掉。大伙看到无忌那小得可怜的小鸟,不禁纷纷嘲笑起来,连宋青书也用轻蔑的

    口气说道:“无忌呀,你的小鸟可真是小呀,你都不怕将来娶不了媳妇!”

    无忌被羞辱得无地自容,哭着跑回武当山去,宋青书一看无忌气跑了,不禁

    心里也十分着急,他怕无忌回去向太师父或父亲那里说他的坏话,那它可就要遭

    殃了,于是也连忙赶回武当山,劝了劝无忌,希望他别放在心上,最主要还是防

    止他去告状。

    之后的几天,宋青书一直没敢找无忌来玩。但无忌却闷得慌,便主动去找宋

    青书出去玩。

    于是,宋青书便又带着无忌下山去玩。这次,两人来到山下的一个村落中。

    宋青书轻车熟路地绕到一户人家,有节奏地敲了几下门,门被轻轻打开了一个门

    缝,一个十四、五岁的漂亮小姑娘一见是宋青书,便立即打开门。

    宋青书问道:“小兰,你爹娘走了吗?”

    小兰笑着说道:“青书哥,他们都走亲戚去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呢!”突

    然她又看见宋青书后边的无忌,便问道:“你身后的是谁呀?”

    宋青书便说道:“这是我五师叔儿子,叫张无忌,我让他来给咱们放风!”

    说完,便又对无忌说道:“无忌,我和她进去办点事,你在门口看好了,如

    果有人来的话,赶快叫我,明白了吗?”

    无忌有点迟疑地说:“那好吧!”

    于是,宋青书便拉着小兰进了房去,无忌便在大门外边傻坐着。

    无忌呆了一小回,觉得无聊,想看看宋青书在里边干什么,于是便悄悄地透

    过门的缝隙向房子里望去。那情景吓了他一大跳,不用说,自然是宋青书和小兰

    在做那苟且之事。

    只见两个人都光着身子搂抱在一起,宋青书的手抚摸着小兰丰肥而无毛的阴

    阜,桃源洞口已经一片泛滥。宋青书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Bī缝,上下的揉弄

    着,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yīn蒂磨动,Bī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沾

    濡满了宋青书的手。

    宋青书捧着小兰的脸,吻着她的嘴唇,将舌头伸入小兰嘴内搅动,吻得小兰

    红霞满脸,显得十分诱人。小兰被宋青书抱在怀里,嘴吸吮着舌头,鼻孔闻着强

    烈的男人味,嫩Bī内又给手指揉弄着,只感到全身软绵绵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舒

    爽,不禁紧紧吮住了宋青书的舌头,媚眼如丝,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宋青书的阳

    具上下套动着。

    “你这个淫荡的小淫娃,最近有没有想我?”宋青书说着,将抚弄着小兰嫩

    Bī的手拔了出来,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小兰口中,让小兰吮食手指上的淫液。

    看着小兰翘起嘴唇,半闭着眼睛,吮着手指的淫荡表情,宋青书不禁淫性大

    发。

    将小兰的衣服全部脱去后,让她躺在地上,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半闭

    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轻轻的喘着气,呻吟着:

    “啊——啊——青书哥——快——些给我——啊——给我——”

    青春幼嫩的身躯,一双还未发育成熟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一只手正自抚

    摸着乳房,rǔ头已微微的凸起,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整个yīn户光洁无

    毛,阴阜肥白丰满,如小山丘的坟起,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沾满着润滑的

    淫液。

    小兰只觉得淫Bī内有如万蚁在爬动,喉舌干燥,全身发热难受,只希望宋青

    书快些用粗壮的yáng具插入蜜Bī内止痒。

    宋青书自已饿衣服也脱光后,便跪在小兰双腿中间,两手将大腿分开,俯下

    头,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蜜

    汁的yīn户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湿滑又灵巧舌头,在她敏感的下体,百

    无禁忌的舔吮逗弄。

    小兰yīn户受到刺激,阴核凸起,两边yīn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

    花蜜溢满了整个yīn户,发出淫靡的光泽,为迎接yáng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小兰

    身躯不停的抖颤,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

    小兰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宋青书的舌头能更深入yīn户内,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

    发出诱人的伸吟声:“啊——啊——啊——青书哥——快些给我——啊——给我——

    快——”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有时合起,夹紧着宋青书的头,双手则用力

    的抚摸着、压迫着自已的双乳。

    宋青书抬起头,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小兰:“你要我给你什么?快说呀!”

    “快——给我——啊——”

    “快说呀!小荡妇,要我给你什么?说呀!”

    “给——我——我要——你的——jī巴——插进来——给——我——”

    宋青书将小兰的两腿分开抬起来,巨大的jī巴硬生生地插入了小兰流满淫液

    的蜜Bī之中。宋青书通行无阻地插了进去,原来这个才十五岁的小淫娃早就和宋

    青书有一腿了。

    “呀——嗯——嗯——啊——”小兰的淫Bī给宋青书巨大的jī巴一插入去,

    那份充实感使到yīn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阴壁受到yáng具的磨擦刺激,淫液马上

    涌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

    宋青书用yáng具不断地在小兰的嫩穴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冲刺,都使到淫Bī

    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虽然小兰已非处女,但yīn道仍是非常的紧窄,阴

    璧炽热湿润,吸吮着宋青书的yáng具,每次的抽插,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

    “呀——好——好——让我操破你这小淫娃的臭Bī——呀——呀——操死你——

    操死你这臭Bī——”

    yáng具传来了阵阵的快感,宋青书不禁性欲狂发,不断地用力冲刺着小兰的淫

    Bī。

    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小兰雪白的嫩乳上下左右的跌荡着,宋青书的手伸上

    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嫩乳抚弄着,用口含着乳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rǔ头。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小兰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淫液如

    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氵朝一浪接一浪的,yīn户内感受着yáng具带来的快感,耳边听

    着宋青书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好——好——干死我——我——我要——你的大jī巴——每天都插入我的

    淫Bī内——我要死——死——了——”

    看着小兰的反应,宋青书的性欲更高涨,他将小兰翻过身来,只见淫液已浸

    湿了整个屁股,宋青书将yáng具插入小兰的后庭菊花蕾中,猛烈的抽插着。

    虽然yáng具和肛门都沾满着yīn户流出来淫液,但这毕竟不是yín穴,痛得小兰不

    禁大声的叫出来。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宋青书的yáng具,一轮急速的抽插后,宋青书

    感到就要爆发了,他马上走向前抓住小兰的秀发,把小兰的脸庞拉近他的yáng具,

    耸动着臀部,将yáng具插入小兰的口中。

    火热的ròu棒在小兰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马眼爆发,一股浓浓的jīng液射进了

    小兰的口内,小兰柔顺地将宋青书的ròu棒含着,不断地吸吮,吞下喷出的全部精

    液。

    小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jīng液,回味

    刚才的欢愉滋味。宋青书躺在她身边,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娇嫩的美乳,望着她那

    淫荡的表情,不禁心里也十分满足。

    无忌在外边看了半天,心里既十分羡慕,也十分苦闷。以前这种场面他也见

    过,但自己同龄好友居然也能享受这种鱼水之欢,而自己只有眼巴巴地看的份,

    最令他心烦的是自己现在胯下的小鸟已经不能再硬起来了,而且小得要命。

    不一会,宋青书穿好了衣服,便心满意足地走了出来,小兰还亲自将他送出

    门外,临走前眼神中还流露出依依不舍的娇媚之情。宋青书到是没怎么注意,却

    让在其一旁的无忌看的心里怪怪的,很不是滋味,他多么希望那媚眼是抛给自己

    的呀!

    回武当山的路上,无忌实在忍不住,便质问宋青书刚才都干什么了,宋青书

    自然说没什么,无忌便说自己全都看见了。

    宋青书听了这话有一点惊惶失措,但立刻镇静下来,说道:“无忌呀,咱们

    都是好兄弟呀,这事你回去了可不要给太师父和我爹说呀,我和小兰可是两情相

    悦,是她主动勾引我的!”

    无忌便说:“你明明是欺负人家小姑娘嘛!你拿你的小鸟插小兰,她很痛苦

    的,要不然怎么回叫呢?”

    宋青书笑着答道:“这就是你不懂了,那叫做爱,是男女之间很普遍的事,

    女的叫是因为她觉得很舒服,那叫做叫床。小兰很喜欢我,因为我不但长的帅,

    而且jī巴也很大,弄的她很舒服,她的xiāo穴也很紧,每次都夹得我爽的要命!”

    说完,宋青书便又陶醉在刚才做爱的舒爽中去了。

    张无忌听了这话,不禁心中十分羡慕,也很想找一个小姑娘和她做爱,于是

    便对宋青书说:“师兄,我也想做爱,你能不能跟小兰说说,让她也和我做你俩

    做的那事,好吗?”

    宋青书见张无忌一脸天真地问这个问题,不禁又气又笑,忙说道:“胡闹,

    你明不明白,男女做这事,必须是两情相悦才行,怎么能说做就做,再说了,她

    已经和我上过床了,是我的女人了,也算是你嫂子了,你怎么连你嫂子也想干?

    真亏你想得出来!“

    张无忌被宋青书痛斥了一顿,心里很不乐意,于是便说:“那你能不能给我

    介绍别的小姑娘?”

    宋青书听到这里,想了想便说:“你难道忘了你胯下那东西很小,连硬都硬

    不起来,怎么去干女人?小兰喜欢我,很大原因也是因为我的jī巴很大,你那么

    小的jī巴,恐怕连女人的xiāo穴都插不进去,更何况满足女人了!呵呵!”

    听到宋青书嘲讽的话,正好命中张无忌的痛处,无忌不禁黯然失色,低头不

    语。

    宋青书见无忌这个样子,便安慰道:“你放心吧,以后我要和小兰约会,一

    定会带上你的,一来你可以帮我放哨,二来,也可以让你大饱眼福,见识见识我

    是怎样干小兰的!哈哈!”

    之后的两年间,张无忌每天要用各种药物补充,并由张三丰输入真气,为其

    抵御玄命寒毒,但无忌的病情每况愈下,令张三丰很是头痛。

    这两年,无忌经常还跟着宋青书去外边玩,宋青书自然是玩女人,换了好多

    小姑娘。这两年宋青书身体进一步的发育,jī巴比以前更长更粗,看上去也黑黑

    的,guī头是紫黑色的,看上去十分性感。而无忌的病情日益加重,张三丰渐渐也

    无能为力,只好想别的办法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