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回 误中美男计

    夜已经深了,武当山上一片寂静。殷素素始终不能入睡,一来是因为爱子无

    忌丢了,二来则是因为闺中之事烦恼。原来,自从她和张翠山离开冰火岛后,她

    再也没有做爱过。在海上的时候,由于都在一张木筏上,无忌就在旁,所以无法

    行事,后来回到中土后,一直跟随着俞莲舟,夫妻俩人自然不能太过于亲密,否

    则如果让师兄认为她是一个淫荡的女子的话,那他们的婚事一定会遭到反对,现

    在在武当山上,由于武当乃清静之地,所以她和张翠山为了避嫌,只好分房而睡

    了,张翠山住在道观里院,她则住在道观外院的客房之中。

    想那殷素素之前在冰火岛上,夜夜都要和两个男人做爱,每次都是xiāo穴、屁

    眼、嘴里塞着大jī巴,受到jīng液的滋润,早已成了一个十足的荡妇。而如今,为

    了让众人知道自己已经弃恶从善,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自己已经忍了很久了。这

    些天以来,她每天晚上xiāo穴中都阵阵骚痒,yín水流得一塌糊涂,做梦都想着能被

    大jī巴插一插。

    这天晚上,她欲火焚身,实在忍不住了,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躺在床

    上抠弄自己的小làang穴。她伸出了一根手指插进了穴内,觉得还不过瘾,又伸出两

    根、三根,她一边抠弄着自己的xiāo穴,一边轻声浪叫着。

    突然,她看见了桌子上的大蜡烛,于是灵机一动,便将那个大蜡烛取来,用

    它来代替自己的手指,抽插自己的xiāo穴。

    她正弄得乐此不彼,突然,听见了一阵敲门声,她忙问是谁,没外传来一个

    男子的声音,说道:“是俞师叔让我来给你送上一件东西。”

    她连忙起身,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便打开了门。只见是一个道士打

    扮的青年,看上去有18、9岁的样子,身材高大,相貌十分俊美,简直是金童

    下凡。

    殷素素自慰了一半,突然被人打搅,此时欲火中烧,又看到如此年轻英俊的

    小道士,心中一阵窃喜,恨不得能立刻和这小道士在床上云雨一番。但她同时又

    告诫自己,这里是中土,而且还是武当山,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背着张翠山和别

    人干下苟且之事。于是她问道:“你俞师叔派你来干吗?”

    那小道士没有回答她,而是朝房内四处观望,很快他就发现了殷素素床上那

    根来不及收拾的大蜡烛,只见上边沾满了yín水,看上去闪闪发光。殷素素也发现

    了小道士在看那根大蜡烛,脸上顿时通红,忙上前准备将大蜡烛收拾起来。

    那小道士抢在殷素素前边,将那根大蜡烛拿在手里,看了看笑着问道:“你

    刚才在房中做什么了?”

    殷素素羞得满脸通红,说道:“没,没做什么——”

    “没做什么?”小道士邪笑着说:“我刚在窗外都看见了!”

    殷素素见那小道士识破了自己的秘密,顿时愣住了,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小道士连忙柔声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将今晚所看说出去的。”

    殷素素见小道士蛮通情达理的,于是便说道:“那就谢谢你了,你可千万不

    能说出去呀!”

    小道士这时将门关住,朝殷素素慢慢走来,突然说道:“素素,你要是觉得

    寂寞,可以找我呀,我难道不如那根大蜡烛吗?其实,我对你心仪已久,你长得

    很漂亮,我很喜欢你的!”

    殷素素见他如此言语,知道小道士对自己有所图谋,心中不觉喜惧交加,喜

    是因为自己已经三十出头,依然能迷住这样年轻英俊的少年,如果今夜可以和这

    小道士云雨一番,那该有多好呀!但另一方面,她对这个小道士底细并不清楚,

    而且万一被人发现了,自己以后恐怕再也不能和五哥长相厮守了,再说自己这样

    也对不起五哥。

    但小道士突然又拉住殷素素的手,说道:“你放心吧,没有人会知道的,我

    会让你今晚上满足的!”

    殷素素看着小道士那俊俏的脸,再看他胯下那高高的鼓起,知道这小道似的

    jī巴一定不小,不觉春心荡漾,于是便问:“俞师兄不是派你来送东西的吗?”

    那小道士这才说道:“刚才我是骗你的,其实我来俞师叔并不知道。我师傅

    是宋远桥,我叫清风,自从你来到武当,我就被你迷住了,今晚我是偷偷来的,

    也没有任何其它人知道。本来只是想要看看你,谁知发现了娘子很是寂寞,于是

    便冒昧进来想要安慰娘子一番。”

    殷素素脸上泛红,心想:看来这小子来没有人知道,今夜反正已经被他撞见

    我在自慰,不如就和他云雨一番,一来可以堵他的嘴,二来可以解我的欲火。但

    为了慎重起见,殷素素还是再问:“你可保证今晚的事不告诉别人?”

    清风连忙说道:“我十分喜欢娘子,只求和娘子共度云雨,怎敢到处败坏娘

    子清誉!娘子,春霄苦短,我们还是快点上床吧!”

    说完,便将殷素素搂在怀中。殷素素就这样一屁股地往清风的裤裆上坐了下

    去,整个人侧倒在他的怀里。

    清风用手撑起殷素素的下巴,四片嘴唇凑在一块,清风把舌头堵进殷素素的

    嘴里让她吸吮,殷素素感觉到屁股压着一条硬硬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涨。

    由于刚才殷素素刚才穿衣服很急,清风是很容易地将她的衣服从领口及两侧

    手臂拉下,而殷素素也自动移动手臂往上缩,光着上半身只围一件深红色肚兜。

    清风捏住她两边的乳房往中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殷素素两手伸到背后,

    把自己肚兜的系带解开,整件肚兜就落在清风的手里,一对白皙柔嫩的乳房出现

    在清风面前。

    清风拿起肚兜闻着其中的味道,说道:“闻起来可真香。”

    殷素素将胸罩抢了过来:“当然香香的啦!”

    清风的舌头便开始不停舔着殷素素的乳房,不断地用牙齿咬她的rǔ头,两粒

    rǔ头经不起刺激早已又硬又挺,殷素素闭紧着双唇,却从鼻腔发出阵阵深呼吸的

    声音,双手举起盘着头发,身体往前微挺,不时左右摇晃乳房,让清风的嘴忙个

    不停。

    清风迅速地将衣服脱掉,一件宽松的大内裤,裤裆里正有一根粗大的ròu棒撑

    着,真的就像搭帐篷一般,张开双腿要殷素素蹲在他的两腿之间。她的头被清风

    用一只手压到裤裆前面,另一只手的手指还在捏着殷素素的rǔ头,殷素素面带羞

    怯,只是用手隔着内裤抚摸ròu棒。

    “怎么样!它很大是不是?”清风自豪地问道。

    “嗯!”殷素素点头,心想这小道士年纪轻轻就有这么一根粗大的jī巴,看

    起来似乎要比五哥的还大,心里十分痒痒,恨不得立刻能将大jī巴插进自己的小

    sāo穴。

    清风用命令的语气:“脱掉它!”

    殷素素才将裤头拉下,一条硕大的ròu棒就像脱困般弹了出来。

    她连忙用嘴唇吻清风的guī头,再用嘴唇摩擦着yīn茎,最后干脆将大jī巴含在

    嘴里慢慢舔弄。

    殷素素本想一次含下整根ròu棒,才含不到一半guī头就已顶到她的喉咙,殷素

    素很有经验地改用侧含方式,让清风的guī头顶着她侧边脸颊,从外面看好象嘴里

    含着一颗卤蛋。

    清风坐在床上动也没动,只专心地看着殷素素擦得漂亮的五只手指包握住他

    的ròu棒随嘴巴含吐上下套弄,殷素素唇间发出“啧!啧!”的声音并还夹带着口

    水。

    这时殷素素的衣服还挂在腰间,下半身的裙脚还能包着大腿,清风看了不太

    爽,就用双脚勾住挂在殷素素腰间的衣服,要殷素素站起来,他往下一扯,整件

    衣服落下就绕着她的脚围成个圈。

    殷素素今天穿着一件很小的内裤,根本遮不住殷素素的阴毛,从半透明的裤

    裆明显看到一撮黑黑的。

    清风隔着素素的内裤用两根手指抠殷素素的阴部,殷素素经不起他的抠弄,

    作出大腿紧紧并拢的反射性动作,而小腿依然保持外开,将自己阴穴和清风的手

    指结合得更密。殷素素大腿夹得越紧,清风的手指就抠得越用力,yín水被挤压渗

    过内裤把下边弄成湿湿的一片。

    接着清风把手伸进内裤里,整只手掌贴着殷素素的阴部,用中指猛揉她的阴

    阜。殷素素当然忍受不了,不断地扭腰摆臀,只有站着的双脚脚掌很像用手抓东

    西一样,想要紧紧地抓住地板,但却站不住,后脚跟着地,脚掌心腾空,脚趾尖

    扣着地面。清风看到那对性感脚丫和殷素素一脸的淫样,内裤里的yín水也不断流

    出,他用手握一下自己的ròu棒,准备动作一切就绪。

    清风同时脱下殷素素的内裤,露出她那一片神秘的黑森林,殷素素全身已经

    完全赤裸,除了阴毛部位,全身白皙的肌肤透出成熟红润的性感,清风看得两眼

    都呆了。

    “你傻看什么呀?还不快用你那根粗大的jī巴插我的xiāo穴!”她用手掰开自

    己的大腿,令自己的yīn户完全对着清风。

    清风这时清醒过来,从背后抱住殷素素,把殷素素放坐在床边上,自己则站

    在地上,将殷素素的右脚则弓起撑在床沿,用两根手指插着殷素素的xiāo穴,令殷

    素素的yín穴传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殷素素的yín穴被他抠弄了一阵子,整个人往后躺倒在床上,倒下后她的那对

    丰满乳房会稍微往两边垂,被清风看成是两个放在蒸笼上的大肉包,滑嫩粉白的

    外皮,包着丰富的肉馅多汁又饱满。

    清风起身放开殷素素双腿,将她的屁股拖出一半露出在床沿,两腿被左右撑

    开,大腿和小腿成九十度垂直在地面。

    清风用手指撑开殷素素略微红褐色的肥厚yīn唇,看到殷素素的穴里已经有充

    份的yín水滋润,同样用一手俯撑在殷素素身上,一手提着ròu棒往殷素素的yín穴一

    挤,guī头才刚挤进去,殷素素的嘴唇就立即微开,喉间传出“哦——”的长音。

    当清风整只ròu棒都进去时,殷素素突然打了个冷抖。就是这个感觉,一种充

    实的感觉,一根能满足她yín穴的大jī巴。

    殷素素的yín穴并没有很松,把小ròu棒伺候得服服贴贴,遇到大ròu棒也能缩放

    自如,也许这是因为以前常常和张翠山、谢逊做的关系吧!这清风的ròu棒勾引出

    她对以前冰火岛的一切淫荡回忆,只是好久没被这样的大jī巴填入过了。

    但这清风有些故意要欺负殷素素,他把整根ròu棒扎实地一次过顶到殷素素的

    yīn道深处,当殷素素正感觉那guī头快要点到重点时,清风却又迅速地将ròu棒完全

    抽出,被他这样欺负殷素素当然难受。

    现在她的嘴巴张得更开了,当清风插入时,殷素素就会“嗯——”,当清风

    抽出来的瞬间,她又会“嗷——”,好象在乞求清风的ròu棒似的,可是清风完全

    不理会,她只好将自己的臀部随着ròu棒要抽出的方向移动,以延长ròu棒停留在她

    yín穴里的时间。

    为了迎合清风的ròu棒,殷素素一直移动屁股,整个人的身体背弓,只靠四肢

    支撑着,把自己的阴部猛往清风这边靠过来。清风看到她已是一副淫贱的骚样,

    就对着殷素素说:“你真像是个骚货,对不对?”被他这么一说,更激起殷素素

    的淫心。

    眼见清风已经快要趴在床上了,殷素素提起腰力挺臀,用含着ròu棒的屁股把

    清风顶倒在床上,自己转身沉腰,从胯下伸手抓住清风的ròu棒不放,打开两腿,

    撑开自己的屁股肉,将阴穴对准ròu棒套了下去,两手撑在清风的大腿上转动自己

    的屁股,清风从殷素素背后只看到一对丰臀像在揉面粉一样,却看不到自己的肉

    棒。

    殷素素开始激烈地又上又下耸动,让ròu棒不断地刺进自己的yín穴,清风也激

    动地拍打殷素素的屁股,白嫩的屁股肉被打出红红的痕迹。

    “啪!啪!啪!啪!”小小的屋子里传来清脆的拍打声,以及殷素素叫床的

    声音。

    “大jī巴好硬呀,插地我好爽呀,好原价,你用力插吧,不要管我,狠狠地

    插!哦——嗷——”

    “你这个骚货,告诉我,你喜欢我的jī巴还是张翠山的?”清风一边抽插着

    xiāo穴,一边色色地问着。

    “你的——当然是你的——”殷素素只顾着插在穴里的ròu棒,她根本也不清

    楚自己在说什么。

    “那我当你的老公好不好?”

    “好,好呀!你就是我的亲老公——”

    “嗯——大jī巴哥哥,你狠狠干我吧!”殷素素闭着双眼浪声说道。

    清风狠狠地将大jī巴再殷素素的xiāo穴中抽插着。殷素素配合着他的抽插动作

    缩紧yīn道。

    清风越干越猛,他的肚子不断地和殷素素的大腿背碰撞在一起,发出“啵!

    啵!“的声响,嘴里还同时含住殷素素的rǔ头,弄得殷素素不断发出淫秽的

    叫声。

    清风舔了一会殷素素的rǔ头,把她两腿撑开,整个人压在殷素素身上要和殷

    素素热吻,殷素素将玉唇凑上,两只手臂紧紧抱住清风,清风的屁股继续抽动,

    一次又一次地让ròu棒深入殷素素的yín穴,而殷素素也将两条腿夹在他的腰间,用

    两只脚的脚背相互勾住。清风伸出舌头让殷素素吸吮,两手紧捏着她的乳房,两

    个乳房被揉得都是红红的指印。

    这时清风的动作更加剧烈了,他的整条ròu棒已经涨得有些紫瘀。突然间,清

    风猛一抽出ròu棒,殷素素也在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清风急忙起身站到床

    上,把一股股浓浓的jīng液射在殷素素的脸上。

    他看着殷素素满脸沾满了浓浓的黏液,一手还不停地套弄着自己的ròu棒,龟

    头还不断地流出jīng液,他把guī头堵进殷素素的嘴里,充份满足性欲的殷素素,当

    然愿意替他把整根ròu棒的jīng液舔得干干净净。

    两人玩完已是三更天,清风便要穿衣服离去,殷素素很是舍不得,但为了不

    被人发现,只好让清风走,但是叮嘱他晚上一定要再来。临走前,殷素素还将清

    风的jī巴掏出来,仔细的看了一番,又舔了舔,才放清风走。

    清风走后,殷素素也清醒了许多,她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丈夫,而且也害怕

    东窗事发。但回味刚才和清风做爱的舒爽,想起大jī巴插xiāo穴的美妙滋味,不禁

    又自我原谅。毕竟,她已整整半年多没有做过了,就算是尝试过性爱美妙的清纯

    少女恐怕也无法忍受了,更何况是她这样曾经每夜被两根大jī巴插的淫荡少妇。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清风常常来找殷素素,两人自然是夜夜春霄。清风正是

    年少,精力十分旺盛,每晚都要做好几次,殷素素的xiāo穴、屁眼以及小嘴都得到

    了大jī巴的充分满足。

    这天晚上,清风又和殷素素大干了几个回合,弄得殷素素高氵朝不断、浑身酥

    软地躺在清风的怀里,把玩着清风的大jī巴。

    清风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问道:“素素,你喜欢我吗?”

    殷素素被清风干得十分开心,自然想也没有想便说:“当然喜欢了,特别是

    你的大jī巴,真能干!”

    清风接着说道:“那咱门俩私奔吧!”

    殷素素顿时一惊,连忙说:“不行,我已是有丈夫的人了,还有一个孩子,

    再说我比你大十几岁,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吗?”

    清风听到这话,便说:“我很是喜欢你,看来咱门终究不能在一起,我怕你

    将来会忘了我的!”

    殷素素听到清风这话,心中十分欢喜,再看看清风那俊秀的脸,便说:“我

    不会忘记你的,你放心吧,我很喜欢你的!”

    清风听到这话,便说:“那让我在你身上刺上我的名字,这样你就会永远记

    住我了!”

    殷素素连忙说道:“这不行,会被你五师叔发现的!”

    清风便说道:“不会的,我把字刻在你的大yīn唇里边,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

    了。”

    殷素素觉得很是羞耻,但想到这些天来清风夜夜满足自己的欲望,自己很是

    喜欢这个小道士,于是便说:“那好吧,你刻小一点,尽量往里刻!”

    清风连忙将殷素素的大腿掰开,一手翻开殷素素那肥美的大yīn唇,一手去取

    小刻刀这刻字。刀刃滑在殷素素的私处,很是疼痛,殷素素不由得发出一声声惨

    叫,鲜血从殷素素的私处渗了出来。

    终于,清风将字都刻好了,才放开殷素素。看着那殷素素泪流满面,私处鲜

    血流出,清风不禁一阵心动,大jī巴又硬了起来,便让殷素素跪在床上,从后边

    插入殷素素的xiāo穴,大力的抽插起来——第二天晚上,殷素素早早就沐浴好,等

    待清风到来,但是等了一个晚上,却不见任何人影。以后的两三天也接连如此。

    终于,殷素素忍不住欲火的煎熬,去找大师兄宋远桥询问清风的下落,谁知

    宋院桥却说他没有一个叫清风的弟子。殷素素不禁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是见鬼

    了?

    当晚,殷素素依然不放弃,等待清风到来,但半天也等不来半个人影,终于

    只好自己先睡下了。她刚谁不久,便听到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她心中窃喜,连

    忙去开门,果然是清风。

    她看了十分欢喜,说道:“你这死人,这两天跑到哪去鬼混了?”

    清风面无笑容,冷冷地说道:“我去见我师父和师娘了。”

    殷素素听到这话,连忙问道:“我打听了,你根本不是宋远桥的弟子,你究

    竟是什么人?”

    清风冷笑着说:“我是华山派的大弟子,人称金童再世的吴清风,我师父是

    西华子。”

    殷素素听着不禁面容失色,问道:“你为何要骗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清风邪笑地说:“当然是为了那谢逊一事,还请你娘子快些说出谢逊的下落

    吧!”

    殷素素气愤地说:“你这淫贼,休想从我嘴里打听到我义兄的下落!”

    清风一把搂住殷素素说:“你这荡妇,怎么不听话了,在床上的时候,你可

    是对我千依百顺的呀!你难道忘了我的大jī巴的好处了吗?你别忘了我的大jī巴

    干过你,你还舔过它呢!哈哈哈哈——”

    殷素素想要推开清风,但是却无法挣脱,清风接着说道:“你最好识相点,

    要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偷汉子的事情公诸天下,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脸见人?”

    殷素素也不服输,说道:“天下人谁会听你空口胡说!”

    清风哈哈大笑,说道:“难道你忘了我在你的大yīn唇上刻的字了吗?到时候

    天下人不信也不行了!哈哈——”

    殷素素气得想要打清风,但清风夺门而去,临走还留下一句话:“我还会来

    找你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