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娘,借个火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师娘,借个火》正文 425 约见

    喝了酒,她嘴中喷出的热气带着一点酒香,非常的好闻,而她的身体紧贴着李福根,硕大的胸器顶在李福根胸膛上,带着惊人的弹力。

    而她的眼中,水汪汪的,媚意比酒还要浓上十倍。

    她是李福根见过的,最媚的女人。

    “可是,红爷。”

    李福根有个猜测,潘七七陈诗音这些所谓的干女儿,其实应该都是红爷的女人,这让他有所忌惮。

    “你怕吗?”潘七七看着他,眼中的媚意越来越浓。

    “我。”

    李福根一时有些难以回答,要说怕,今天的他,真的谁也不怕,但是,他是来这边开拓市场的,好不容易借红爷的手,能打开东南亚市场,却又上了红爷的女人,红爷一旦知道了,那岂不全完了。

    他犹豫之际,潘七七却给他加了一把火:“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她说着,红唇如火,直贴上来,一下吻住了李福根的唇。

    说是不怕,其实应该还是怕的,第二天一早,潘七七就让李福根先离开了。

    “我不送你了,你出门走出左边的巷子,就可以打的。”

    潘七七懒洋洋的趴在被窝里,如云的长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有一种零乱的慵懒,和诱惑。

    她说着,嘴巴还微微嘟起来:“本来还说你给我冶病的,结果真的病了,骨头都散架了。”

    李福根便嘿嘿笑。

    “还笑。”潘七七娇嗔:“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

    其实昨夜里,是她自己要了一次又一次,不过李福根当然不会说这个,道:“要不我给你发气,帮你恢复一下吧。”

    潘七七眼眸一亮:“真的,这样也可以发气吗?”

    “当然。”李福根点头:“不必翻转来,就这么侧躺着,对,身子弓一点,就好象躺在妈妈怀里一样。”

    “嗯,这么躺着最舒服了。”潘七七依言侧躺,双手并拢放在枕边。

    “婴儿在母亲肚子里,一般都是这样的。”李福根解释:“所以这个姿势,是最省力的,也最容易接受气息的。”

    李福根说着,站在床边,捏一个剑指,对准潘七七腰后命门发气,再又按摩潘七七后脑,没多一会儿,潘七七就睡了过去,发出了均匀的呼息声。

    看她睡过去,李福根收手,扯过被单,搭在她腰上。

    不遮掩还好,一遮掩,更显得曲线玲珑。

    李福根差一点,又要上床了,这个女人之媚,远出乎他想象。

    不过还是不敢冒险,趁着天蒙蒙亮,出了屋子,走出巷子,到了大马路上,打个的回到酒店,先洗个澡,不洗澡不行,一身的香味儿,中间还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道,鼻子灵敏的,立刻就能闻出来。

    洗了澡,也就不必睡了,索性站了一个小时桩,随后手机响了,是罗裳打来的:“根子,你在哪里?”

    “我在酒店里啊,一起去吃早餐。”

    李福根暗叫侥幸。

    他的房间就在罗裳隔壁,出门,罗裳也出来了。

    罗裳穿的是一件黄色的长衫,她个子本来不是很高,但给长衫一衬,却是亭亭玉立,就如晨风中的一株郁金香。

    “罗姐,你真漂亮。”李福根忍不住称赞。

    “谢谢。”罗裳笑靥如花:“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跟红爷谈得怎么样?”

    “都谈好了。”

    李福根不愿意撒谎,也就不答她前面那个问题,直接往后面扯:“红爷非常好说话。”

    “真的。”罗裳大喜。

    “真的。”

    一面往餐厅走,李福根一面就把昨夜去红爷那里的情形都说了。

    听说李福根不但帮红爷治了病,还帮红爷认出了彩虹杯,罗裳惊喜交集,激动之下,忍不住抓着了李福根的手:“根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打通红爷这条路。”

    她的手绵软滑腻,李福根忍不住反手轻轻捏了一下,罗裳发觉了,慌忙松开,俏脸微红,却仍是兴奋难抑,道:“虽然是早上,我还是想要喝一杯,根子,陪我喝一杯,不可以拒绝。”

    “好。”

    李福根当然不会拒绝。

    十点钟左右,李福根接到红爷亲自打来的电话:“根子,起来没有,过来陪我喝酒。”

    这边酒才喝完,那边又要喝酒,不过李福根自然也是不会拒绝的,他对罗裳道:“罗姐,红爷叫我去喝酒,你一起去,把代销的事跟他说说。”

    “太好了,根子,谢谢你。”

    罗裳一直就想见红爷呢,送了潘七七不少东西,潘七七却始终不肯引见,没想到反而是李福根帮她搭上了这根线,心中非常的兴奋。

    两人打了个的,到红爷的庄园,潘七七却也过来了,看见李福根,隐秘的抛了个媚眼,又跟罗裳打了招呼,引他们进去。

    红爷坐在客厅里,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七八个人,看模样儿都是有身份的人。

    “根子,来。”

    一看见李福根,红爷立刻招手,让李福根过去,给李福根介绍,果然都是这边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就是根子,李福根,高人啊,彩虹杯就是他帮我认出来的。”

    红爷拉着李福根就是一通吹,那些人自然凑趣。

    “李老弟果然是好眼力,哪天也帮我去掌掌眼。”

    “还是红爷有福缘,彩虹杯先到了家里,然后自然就有李老弟这样的高人给认出来。”

    “是啊是啊,还是红爷有福。”

    “早知道,我就先把这杯子买下来,让红爷一边哭去。”

    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红爷哈哈大笑。

    罗裳给冷落到了一边,不过看着李福根如此受红爷看重,她心中也暗暗高兴:“这根线,稳了。”

    这通酒一直喝到下午近两点才散,先前红爷没搭理罗裳,但身为美人,即然在酒席中,自然就会受到男人们的关注,所以到后面,罗裳也跟红爷搭上了话,还发了一通名片,因为在座的这些人,都是有一定实力的,而她公司主要是做代理,说不定就能有什么生意可做。

    她酒量也好,几轮酒敬下来,红爷红光满面,代销的事,一口答应了下来。

    反而是潘七七并不活跃,她就坐在李福根边上,罗裳敬酒的时候,她趁人不注意,悄悄的在李福根腿上掐了一把,掐得还不轻。

    李福根只以为她是娇嗔调情,不敢声张,只是把脚伸过去,在潘七七腿上碰了一下,潘七七回了他一眼媚眼,却好象别有意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