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村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大村长》正文 699:远超其他人

    聂小倩看着姐姐的样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而且手也伸向了不该去的地方,可是聂小凤居然都忘了这是和谁在一起,是谁在动自己的身体,一直到聂小倩手伸进了她的身体里,她才悚然一惊,醒悟过来。

    伸手打掉了聂小倩的手,斥道:“死丫头你想干什么,放开我,过分”。

    聂小倩却没有松开她,反而是紧紧的抱住了她,说道:“姐,姐夫不在家,不是苦了你吗,你真打算就这么做万有才的情-妇了,一直做到姐夫回来吗?”

    “你啥意思?”聂小凤一愣,问道。

    “没啥意思,我是说,你要是想了,就找我,我们……”

    “别说了,瞎胡闹,小倩,我们都是正常的女人好吧,你可不能瞎胡闹”。聂小凤说道。

    “我知道,我也没有瞎胡闹啊,我只是这么说,你放心,我还是喜欢男人的,不喜欢女人,我只是说你的事情,你就这么一直等着?万有才是甩不掉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就是想了,也不能再找其他的男人了,万一姐夫出来知道了,你们还过不过了?”聂小倩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的,你姐是那样的浪女人吗?”聂小凤皱眉说道。

    “我知道你不是,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和浪不浪没关系,要不,我帮你试试,你感受一下,效果怎么样?“聂小倩抱住聂小凤,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俩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这样的环境,很隐秘,这样的人,很熟悉,这样的声音,很轻柔,这些都集合到一起,就让人有些不淡定了,聂小凤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有拒绝。

    闭上眼,想象着和自己在一起的是个男人,但是她想到的这个男人却是万有才,她极力想把万有才从自己的思维中驱除,想象成董卫民,可是董卫民在她的脑子渐渐模糊,直到万有才再次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等到聂小凤战栗着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自己妹妹聂小倩,她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高超了,而且还不是在男人的手里,聂小倩笑嘻嘻的看着她,问道:“姐,怎么样?”

    一句话把聂小凤给臊的啊,不顾自己还没洗完呢,就起身迈出浴缸,裹上浴巾出去了。

    聂小倩看看自己的手指,再看看关上的浴室门,耸耸肩,自言自语道:“害羞了?”

    聂小凤不但是害羞了,而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她知道,这只是开始,这和一起陪万有才不是大巫见小巫吗,想到这里,她又开始烦躁起来。

    此刻,和她一样烦躁的还有郎文洁,郎文洁吃了梅艺雯送来的药,喝了水,本想上一会网,然后就睡了,但是内心里总有一种躁动,这种躁动开始时很轻微,但是到了回来,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万有才或者是梅艺雯下药了,但是又一想,万有才没这个胆子,梅艺雯也没必要害自己,又拿起梅艺雯拿来的药盒看了看,就是一般的感冒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而在此时,她又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音,床头撞墙的声音很大,一直会传导到楼上来,这让郎文洁难以入睡,而且身体的变化不是她的意识能主导的。

    郎文洁起身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用一块冷水毛巾敷在自己的脸上,妄想以这种方式来扑灭自己内心里早已升腾的火焰,但是这样的效果微乎其微,这让郎文洁产生了绝望,而且她也肯定是被下药了,而且这种药和上次自己被谭国刚下的药有些相似,只是万有才是怎么给自己下的药呢?

    现在自己是完全清醒的,只是自己现在不是脑子指挥身体,而是身体指挥脑子,所以她不得不采取措施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真的要炸了。

    “喂,什么事?”万有才一看是郎文洁打来的,一边把收手机打开了免提,然后丢在一边,一边还在和梅艺雯肉搏,但是梅艺雯此时早已不知道万有才在干啥了,她在享受着最后的冲击,所以,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仿佛和她无关似的。

    但是梅艺雯的声音像是一剂强心针似的,彻底点燃了郎文洁内心的谷欠火,再也无法扑灭了,她此时甚至都不去想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使自己变成了这样,她现在就是想要万有才快点上来,以最快的速度上来。

    “你上来,我有事要和你说”。郎文洁几乎是在咬着牙说这句话。

    “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万有才一边说着,一边把梅艺雯送到了山顶。

    “不行,就现在,快点上来”。郎文洁在命令万有才了。

    万有才下了床,裹着睡衣就上去了,临走时还不忘给梅艺雯拉上了被子,而当他走上楼梯时,听到了脚步声的郎文洁早已等在了楼梯口。

    “嗯,那个,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万有才无辜的问道。

    郎文洁没说话,但是看着万有才的眼睛却像是野兽看到了猎物一般,同时,万有才注意到她的双-腿交叉在一起,相互抹茶着,万有才才意识到,陈一手没骗他,这药确实厉害。

    万有才是被郎文洁扯着耳朵拉进了卧室里的,卧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而万有才面对的是个发疯了的郎文洁。

    万有才在她的面前几乎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被她扑倒在了大床上。

    “哎哎,咱们先说说咋回事吗,不是,你先等会,我去洗洗,我刚刚和……”万有才接下来的话没说完就被郎文洁的吻堵了回去,一切就这么猝不及防。

    万有才和郎文洁有过第一次,这是第二次,第一次郎文洁是被谭国刚给算计了,这一次她是被万有才给算计了,但是第一次是在桌子底下,有些施展不开,但是这一次是毫无顾忌在一张大床上,所以这一次是比较尽兴的,再加上俩个人都对房中术熟知,所以他们配合的乐趣远超过万有才和其他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