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末代2 道长往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末代2 道长往事》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使命

    到了刘叔家以后,已经是吃晌午饭的点儿了,刘叔让我们几个在家里等着,又吩咐刘小凤先擀点儿面条,他自己赶着毛驴车,马不停蹄到他们镇子上去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刘叔回来了,买来一块肉、两瓶酒,随后在灶台那里折腾一番,弄出几个菜,招呼我们在饭桌前坐下,吃喝起来。

    中午饭吃过以后,刘叔的两个朋友回去了,我这时候,本来想让刘叔准备点儿东西,我好给他们家里先驱驱邪气,他们家里这些事儿,不是假邪乎儿,是真邪乎儿,从小到大,我都没做过像昨天夜里那么怪的梦,而且不光是我,强顺也做了几乎跟我同样的梦,傻牛倒是没说啥,不过我估计傻牛应该跟我们俩是一样的。

    记得,在梦里灶王爷跟我说过,刘小凤的母亲,也就是刘婶,也做过这样的梦,刘婶也就是这么被人把魄拘走的,不过,她的魄没能回来,从梦里醒来以后就疯掉了,我们算是幸运的,得到灶王爷的点拨,七魄没有被全部勾走,从梦里醒来以后,其他六魄可能自己回来了。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傻牛到底有几条魄呢?

    当然了,眼下不是考虑傻牛的时候,只要他没事就行了。眼下看来,我们在刘叔家里做的梦,并这不是巧合,还有,刘小凤对我的态度,似乎对我极其厌恶,但是我也没做啥叫她特别讨厌的事儿,这只能说明啥呢,说明他们家里有东西在作祟,并不是刘小凤真的厌恶我,而是那东西厌恶我,间接地影响了刘小凤。

    强顺的阴阳眼,现在莫名其妙的没了,要是还在的话,他应该能看见他们家里有啥。

    我给刘叔写了个单子,让他照单子上面的物件儿去准备,刘叔拿着单子看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强顺凑到我跟前小声问我:“黄河,你叫刘叔准备东西,是要做法事么?”

    我点了点头,强顺又问:“那得多长时间呀?”

    我估计了一下,说道:“等刘叔把东西准备齐,我再做一下,估计就到后晌四五点钟了吧,怎么了?”

    强顺一听,问道:“你忘么?”

    我一愣,反问道:“我忘啥了?”

    强顺说道:“你忘了陈道长今天就要回来了么,他叫咱们在小房子里等他两天,今天就是第二天咧!”

    我顿时皱了下眉头,强顺接着说道:“咱现在要是再不回去,万一陈道长回来了,找不到咱咋办?”

    我顿时恍然大悟,只顾着刘叔家里的事儿了,把陈辉那头儿给忘了,我一合计,要是给刘叔家里驱完邪再回去,那都半夜了,陈辉要是提前到了瞎婆婆的小房子,在小房子没见着我们,他会怎么样,肯定会认为我们出啥事儿了,会为我们着急,然后离开小房子四下找我们,到那时候,我们可就又失散了。

    刘叔看完了单子,打算立马儿去找单子上的物件儿,不过他的意思呢,想让我们在他们家再住一夜,给他们家里驱完邪以后,再陪他到刘婶的新坟去一趟,想让我给他指点一下,咋烧香咋祭拜。

    我左右一思量,眼下陈辉那头儿才是最重要的,就给刘叔婉转的拒绝了。我对刘叔说,我现在想起来一件急事儿,得马上赶回去,你把驱邪用的、上坟用的物件儿,先准备齐了,等我们把事办完以后,立马就回来,最多两天,等我们再回来,不管你们家有啥事儿,都彻底给你们家解决了。

    刘叔这时候,对我们几个已经特别信任了,见我们去意坚决,也没说啥,赶忙去套毛驴车,想送我们三个一程。我一看,刘叔要是送我们回去,等他们返回家的时候就后半夜了,刘叔倒是没啥,就怕刘小凤半夜里会出啥事儿,我就没让刘叔送我们,并且交代刘叔,最好能找点桃枝,在今天夜里睡觉之前,把家里各个门上都插一枝。门口插桃枝是辟邪用的。

    三个人就这么离开了刘叔的家,按照来时的路,徒步往回走。之前我们是坐毛驴车过来的,小毛驴的四条腿,当然要比我们两条腿快的多。

    天黑透的时候,我们这才回到了瞎婆婆的住处。

    来到门口,屋门是关着的,这是我们之前离开的时候关上的,不过,就见屋里这时候居然有亮光,像是蜡烛光,一跳一跳的,我们三个立马儿提高了警惕,站在门口先听了听,里面居然没动静,又等了一小会儿,我小心翼翼把门推开一条缝,打眼朝里面一瞧,就是一愣,屋里有人,而且不是别人,正是陈辉,陈辉正闭着眼睛盘腿坐在铺盖上,好像正在做晚课。

    我顿时把门全推开了,听见门响,陈辉把眼睛睁开了,扭头朝我们一看,强顺激动的说道:“道长,您回来了呀?”

    傻牛也冲陈辉傻呵呵直乐,俩人看见陈辉,显得都挺高兴。陈辉连忙从铺盖上站起了身,脸上捎带焦急地打量了我们三个一番,责问道:“你们三个上哪儿去了?”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我赶忙回道:“有人找我们帮忙办事,我给人家帮了下忙。”

    陈辉随即又问:“这里也有人认识你吗,别人怎么会找上你们的?”

    我一笑,给陈辉解释了一番,不过没说那么详细,就说刘叔本来是来找瞎婆婆的,但是瞎婆婆已经不在这里了,我见刘叔挺着急的,而且感觉他们家里的事儿,应该跟风水没啥关系,可能是鬼魂闹的,就跟着刘叔去了他们家里一趟。

    陈辉听完以后,教训我,以后不能再这么干了,至少在离开之前,留下张纸条或者留下几个字,说明去向,索性他这次从小房子里的一些蛛丝马迹,看出我们几个走的比较从容,没并有出啥危险,感觉我们可能还会回来,所以才沉住气在小房子里等我们,要不然,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失散了。

    我连连点头,陈辉又教训我说,以后也不能再这样随随便便相信人,尤其是主动找上我们的人,我又点了点头,明白陈辉这话啥意思,万一是罗家派来给我们下套的人呢。

    等陈辉教训完,我小心翼翼问陈辉,“道长,您回去见着我奶奶了吗,我爸妈还好吧?”

    强顺听我这么问,也跟着问起了自己的父母,我们两个人这时候,都迫切想知道家里人的消息。

    陈辉长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家里人都挺好的,都问我你们这半年来过的怎么样……”说着,陈辉苦笑了一下,“我对他们说,你们俩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

    我跟强顺相互对视了一眼,是吃了不少苦呀,这要是叫我们父母知道我们这半年过的是啥日子,非掉眼泪不可。

    我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转移了话题,问陈辉,“道长,铜牌的事儿,奶奶咋说的,是叫我还给罗家、还是破掉呢?”

    陈辉看了我一眼,说道:“白仙姑让我对你说,既然遇上了,那就是你的使命,不用担心家里人。”

    我顿时又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我奶奶这话是啥意思呀,到底是叫我把铜牌破掉,还是还给他们呀?”

    陈辉说道:“白仙姑的意思不是已经很明了了么,你有你的使命,不用担心罗家人到你们家里报复。”

    陈辉这么说,我算是明白了,奶奶的意思,就是叫我破掉铜牌,她不怕罗家人去我们家里报复,她可能已经有啥准备。

    陈辉问道:“黄河呀,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我苦笑了一下,“还能打算咋办呀,找地方把铜牌破掉呗。”

    “那好,这是你的使命,也可能是我的使命,从今天开始,直到破掉铜牌那一天,我陈辉会一直帮你到底,不过……我临来时,白仙姑交代了,凡事你都得听我的,不能让你任性,不能让你一意孤行,帮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得替白仙姑好好管教你们俩。”

    听陈辉这么说,我跟强顺同时点了点头,不过,我心里有点儿别扭,因为我感觉陈辉有时候吧,有点儿老顽固,还有点儿死钻牛角尖儿,听他的话,不如按我自己的心思来。其实这种想法儿,在我那个年龄的孩子都有,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当然了,强顺那熊孩子的叛逆心没我的大,他只要有酒就行,当时已经暴露出他小酒鬼的一面了。

    这天夜里呢,几个人就在小房子里睡下了,临睡前,陈辉用罗家那个东西,小碟子小珠子,做了一下法事,做完以后,陈辉对我们说,罗家人居然还没动静,也就是还没有从南方动身过来找我。这叫我暗松了口气。

    强顺听了说道:“他们那里怪暖和嘞,是不是他们嫌咱们这里太冷,想等来年开春的时候再过来呢?”

    强顺这话,陈辉不置可否,我说道:“他们可能有啥办法能查出铜牌被破掉没有,现在不过来,可能因为铜牌还没有给破掉,破铜牌的日子刚过去,下一个日子,在来年的三月三,时间还早,他们不着急。”

    陈辉看我一眼,我连忙解释道:“想破这个铜牌,一年里只有四天,分别是三月三初阳,六月六正阳,九月九重阳,十二月十二末阳。”

    陈辉疑惑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只有这四天呢?”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还要求有地方,山水之间,阴阳之地,也就是有山有水、阴阳交接的地方,咱走了这么多路,我都没见着有这种地方。”说着,我问陈辉,“道长,您去的地方多,您见过这种地方吗?”

    陈辉想了想,说道:“南方多山多水,中原地带,多是有山无水、或是有水无山。”

    我说道:“那咱是不是要再往南走,去南方找找呢。”

    没等陈辉说啥,强顺说道:“要是往南走,不是越走离罗家越近么?”

    我跟陈辉同时看向了强顺,强顺这话说的没错,越往南走,越是去自投罗网。

    陈辉思量了一下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咱们不妨先到那里看看……”

    感谢“夜神”的百元红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