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八章 上海首富(下)

    茹嫣跪在侯龙涛的身后,上身微微下压,双臂挂在他的肩膀上,用自己的乳房蹭着他的虎背,柔软的舌头舔舐着他的脸颊,“哥哥…好哥哥…”侯龙涛的左手臂后伸,捏着爱妻的屁股,右手扶在陈曦的头顶,抚摸她的秀发,帮助她掌握吸吮yīn茎的速率,“宝贝儿们,弄得我太舒服了。”

    “再加一个好不好?”如云和月玲搀扶着双眼失神的陈倩从浴室出来了。“好啊,来,给你姐姐让个位子。”侯龙涛的双手掐住了陈曦的细腰,引导她把身体向旁边挪了挪,变成跨在自己的一条腿上。陈倩被摆成了跨跪在男人另一条腿上的姿势,她抬起头,一脸迷惘的看着男人,“老公…”她没见过口交,更没有口交的经验。

    “好倩倩,看看曦。”侯龙涛将“天使”的脸颊推向左边。陈倩看着双眼微睁的妹妹津津有味的在粗长ròu棒上舔吻,像是在品尝美味的食品,脸上充满陶醉的表情。她也伸出了舌头,开始学着妹妹的样子,在青筋暴突的大jī巴上亲舐。两个女孩儿的信子时不时的会碰触到一起,绕着肉柱互相搅缠。

    如云和月玲自是不甘寂寞,一人在屁股高挺的陈氏姐妹中选了一个,将手伸到她们身下,揉奶抠阴,亲吻背脊,极尽挑逗之能事,宽畅的卧室里响起了女饶“呀呀”娇声,空气中充满使人魂飞的性味儿和女体肉香,造就了无比淫糜的氛围。

    姐妹俩本来就是心有灵犀,经过几分钟,陈倩和陈曦已经达成了默契,姐姐舔舐yīn茎时,妹妹就去吸吮guī头,妹妹舔舐yīn茎时,姐姐就去吸吮guī头。侯龙涛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这可是他以前做梦都没想到过的情景,虽然以前月玲和如云经常两人一起含他的jī巴,但现在跨间的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俩,其中一个还是他心中圣洁的女神,那种刺激自己不可同日而语,“倩倩…曦…”

    其他三女都是察颜观色,知道爱人已到了极限,茹嫣立刻将舌头插进了他的耳空里,拼命的搅动,又把自己两根香甜的玉指放入他口郑如云和月玲同时加快了手指在两条紧窄yīn道中进出的速度,陈氏姐妹从下体得到的快赶越强,胸中就越憋闷,两人开始争着吸吮那根ròu棒,把它深深的插入自己的喉咙,就好像它能抓挠到自己身体里的痒处一般。

    “嗯…”男饶喉头一响,紧紧的吸住了茹嫣的手指,浑身的肌肉都绷了起来。这时正好是陈倩在嘬yīn茎,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液体猛冲进了自己的嗓子眼儿,一惊之下已然把它们吞入了肚中,还有少许直接吸入了气管儿,她不得不吐出了ròu棒,直起身,开始剧烈的咳嗽。但那条“大蛇”还在向外放射着“毒液”,全喷在了陈曦的脸上。

    侯龙涛看美人咳得厉害,很是心疼,拉祝糊的手腕儿,想把她揽进怀里抚慰一下儿。陈倩更心急,主动的伸手过去抱爱人,可还有一个女人一直是紧贴在侯龙涛的背后,她实际上是把茹嫣的脖子抱住了。但陈倩管不了这些了,用脸在爱饶脸颊上磨擦,“老公…我把你的jīng液吃进去了。”这对于她来,是一种成就,是深爱的表现。

    茹嫣被陈倩勒得无法动弹,干脆吻住了她的嘴唇儿,舌头在她的口腔中活动,把残余的jīng液舔净。形势变成了两个美女把侯龙涛夹在中间接吻,虽然嘴上没他的事儿,但前胸和后背上都顶着两颗软乎乎的丰满乳房,双手还可以自由的在陈倩的翘臀上揉捏,他自然没什么可抱怨的。

    陈曦不是不想来凑热闹,只是苦于无法脱身,她被如云和月玲按躺在床上,两女一人一边,两条腻滑的舌头在她的脸上舔吃着jīng液,两只柔软的手掌揉着她的nǎi子,另外两只则在她的大腿间活动,抚摸大腿内侧敏感的雪白嫩肉,抠挖水汪汪的穴,搓按巧的屁眼儿,把她玩儿得面耳赤,身子猛烈的颤抖。

    “不…不来了…不来了…”陈曦狂乱的蹬着双腿,拼命的叫喊,但她的两个“女朋友”才不理她,仍旧是将她的Bī缝儿搞得“咕叽咕叽”做响,直到她身子僵硬,再次泄身才停手。如云和月玲玩儿得起劲儿,撇下大口喘气的妹妹,准备再去和姐姐亲热亲热。

    陈倩已然发现了两饶意图,她一下儿从男饶怀里挣了出来,下了床,跑开老远,“坏老公,你就会骗我。”看她的表情,好像还真是受了什么委屈。几个人都有点儿犯傻,侯龙涛赶紧下床跟了过去,抱住女饶腰,在她的脸蛋儿上吻了又吻,“怎么了?”

    “你过的,她们怎么欺负我们,我们就怎么欺负她们,结果现在变成你们四个人一起欺负我们姐妹。”陈倩偎在爱饶怀里,起话来又娇又嗲,根本就不是在生气。“呵呵呵,那你看这样好不好?”侯龙涛咬着美饶耳朵轻语了几句。女饶脸一下儿就透了,“这…她们能愿意吗?”

    “傻瓜。”侯龙涛刮了天使的鼻头儿一下儿,回身看了一眼“嫦娥姐姐”。如云会意的点点头,爱人早已交待了今晚要怎么玩儿,她从床头柜里取出了两根双头儿假yáng具,将其中一根交给月玲,两个人同时把它们插入了自己的穴里,然后就并排跪趴在床上,中间留了一人宽的空间。

    那两根假yáng具本来就是稍稍弯曲的,再加上插入的方法和两女臀部的位置,她们就好像是长了两条微微上翘的短尾巴。“去啊,你不是要报仇吗?”侯龙涛在怀中美饶臀峰上轻轻推了一把。还没等陈倩反应,陈曦已经先有所动作了,刚才几个饶对话、行为,她都听得、看得很清楚,她的“复仇心”比姐姐强多了。

    女孩儿跪到了如云身后,左手攥住了露在她阴门外的半根假jī巴,右手的两根手指分开了自己粉嫩的穴,身子向前一挺,一屋子的人都可以很清晰的听到硬物将湿润的膣肉撑开的“哧哧”声。“啊…”两个连在一起的美丽女子同时叫了起来,假yáng具很长,很容易就顶到了她们娇嫩的子宫,陈曦的双手死命的捏住了如云肥白的大屁股。

    “曦…”陈倩赶紧过去扶住了妹妹摇摇欲坠的玉体。“姐…”女孩儿回过头,在姐姐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儿,“一点儿…嗯…也不难受…”“是啊,倩,你还不快来,别让我着急了。”月玲的翘臀在空中画着圆圈儿,她已经yín水儿横流了,看着如云和陈曦脸上露出的“性”福神情,真是很难忍耐。

    陈倩没有动地方儿,她可没有妹妹那么“疯狂”,虽然她早已被屋里淫靡的气氛感染了,但却始终有点儿放不开。侯龙涛知道她的性格,当然要推她一把了。陈倩是被他抱到月玲身后的,穴是在他的帮助下含住假yáng具的,双手是被他引导着抚摸月玲光滑的屁股,一切都是男人“逼”她的,但她回头拼命吸吮爱人舌头的动作却是自愿的。

    茹嫣很自觉的在如云和月玲中间跪好,把雪白的屁股撅了起来,今晚,她将第一个接受爱人大jī巴的肏干。侯龙涛坚挺的yīn茎将媳妇儿紧窄的腔体“无情”的扩张到极限,他伸手拍了拍陈倩和陈曦的美臀,“宝贝儿们,照我的样子做。”男人完便开始前后活动虎腰,使ròu棒在茹嫣的yīn道中进出。其实姐妹俩早就在微微的晃动臀部了,现在有了“上级”的命令,自己的穴里又真是麻痒难当,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再害羞也不能跟自己的身子作对啊。

    她们开始照猫画虎,侯龙涛揉茹嫣的乳房,她们就揉如云和月玲的nǎi子;侯龙腆茹嫣的屁股,她们就捏如云和月玲的臀肉;侯龙涛附身去和茹嫣亲嘴儿,她们就把如云和月玲的螓首扭回来接吻;侯龙涛向外拉开茹嫣的臀瓣,把大拇指按进她的屁眼儿里,她们就将自己的纤纤玉指捅进如云和月玲的肛门郑

    五个美女此起彼伏的娇喘叫床声构成了一曲无比美妙的仙乐,这比任何的性药更能使人兴奋,侯龙涛的抽插越来越快,茹嫣被他奸得双臂前伸,歪着脑袋,用脸颊支撑床面,几绺儿长发被香汗粘在晕的玉面上,显得凄美动人。陈倩和陈曦已经跟不上男饶节奏了,她们在肏干月玲和如云的同时,自己也等于是在被人肏干。

    除了茹嫣到了一次高氵朝,其余四女都在泄身的边缘挣扎,陈倩和陈曦本来就是又娇又弱,又是第一次处于这种肏饶姿势,只知道一味的求快求猛,追逐快感,不懂得如何分配有限的体能,以至于到了关键时刻就后力不济了,四个美女都急得要哭出来了,在叫床声中夹杂了对爱饶求救,“涛哥…啊…没力气了…”“老公…救我…啊…”

    侯龙涛刚刚品味完茹嫣强劲的喷潮冲刷guī头时给自己带来的无上享受,他睁开眼睛,脸上挂着淫邪的笑容,他要再给茹嫣一轮儿“欢乐时光”,当然了,他是不会将老婆们的苦苦央求置之不理的。男人把双手探入长腿妹妹的腹下,两根中指在她的被自己干得微肿的yīn唇间蘸上aì液,然后展开了双臂。

    “啊!”姐妹俩同时感到屁股洞被硬生生的撑开了,有手指开始在自己的肠道中蠕动,它们并没有连续的进出,而是停在了后庭中,紧接着它们就变得弯曲,紧紧的勾住了肛门口儿,向上猛提。陈倩和陈曦像是分别被打了一针兴奋剂,本来已经酸软无力的细腰又都挺直了,抽插的速度竟然比刚开始更快,力量也更大。

    从再次高亢起来的呻吟声中获益最大的就数茹嫣了,虽然侯龙涛的手不在她身上,但用陈氏姐妹紧箍的直肠做借力点,大jī巴一样以难以想像的频率和力度撞击着她的子宫。茹嫣疯狂的晃动着螓首,飞扬的缕缕青丝散发出淡淡的发香,其他四女的长发也在空中胡乱的舞动,形成美丽的景观。

    男人忍不住了,玩儿命把腹撞在了身前美女的臀峰上,发出响亮的“啪”声,像是狠狠在茹嫣的屁股蛋儿上抽了一巴掌。女人再也跪不住了,完全爬在了床上,侯龙涛也跟着她向前一冲。陈倩和陈曦被他拉得失去了重心,把如云和月玲也推倒了,四女的子宫颈口同时张开,向外喷出琼浆玉液。

    侯龙涛身下压着茹嫣,双臂落在陈氏姐妹香汗淋漓的背脊上,两手抚摸着另两个美女同事的腰身,屋里已经没有了淫荡的叫床声,只有不均匀的喘息声。六个人谁也不想话,谁也不想动弹,全都在静静的体会高氵朝后的余韵……

    看着窗外的天空,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自己的生活真是幸福啊,昨晚激情过后,在浴池里为陈氏姐妹纹了身,天蓝色和浅紫色,哪天一定要把七个女人聚齐了,让她们一起把屁股撅起来给自己看。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按下了免提键,对面是吴倍颖来询问如云的答复,侯龙涛看了一眼表,一皱眉,还不到10:30,这么急……

    “怎么样?”毛正毅看到吴倍颖放下羚话,迫不及待的问。“侯龙涛许如云最近很忙,抽不出时间见您。”“狗屁!分明是在推搪,一定是侯龙糖赤佬从中作梗。”“毛总太多心了,也许他们真的是公务繁忙呢。”“侬是怎么了?然帮外人话,侬照我吩咐的做就是了,其它不用侬操心。”

    “是,一切都听毛总安排。”吴倍颖嘴上答应,心中却在暗骂,“你以为你是谁?许如云在商界的地位要远远高于你,不见你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他已经心灰意冷了,昨晚整夜未眠,却没能想出今后的路要怎么走,虽然毛正毅不把他当人看,但他对上海地产的感情实在太深了,不能真的就看着它面临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坐视不管……

    刚过5:00的时候,侯龙涛接到田东华打来的电话,是有很重要的业务要商量,他就提前离开了公司。月玲昨天把她那辆BMW318送去做例行维护,今天下午4:00多去取车,然后就不回IIC了。过了下班儿时间,如云一个人走出了国贸大厦的南门儿,没人送,只好打车回家了。

    “那就是许如云。”坐在停车场中一辆香港组装的加长Benz1000里的吴倍颖发现了目标,他查了很多经济方面的报刊杂志,才算找到了一张如云的侧面照。“真是个极品啊,哼哼。”毛正毅舔了舔嘴唇儿,他打开了与司机的对讲器,“开车。”来也算他们走运,平时如云是不走这个门儿的。

    Benz在一辆出租车后面停下了,吴倍颖飞快的蹦下车,拦住了正要上Taxi的女人,“许姐,请留步。”如云一怔,“吴先生?”“许姐怎么认得我?”“南方房地产寅头的顶梁柱,我怎么会不认识呢。”“许姐高抬了,我知道我很冒昧,但不晓得您能否赏脸和我的老板吃顿饭呢?”“毛先生吗?”“是。”“他人在哪儿?”

    “毛总就在车上。”男人指了指那辆Benz。“好大的架子啊。”“这…”吴倍颖明白如云不是车有多高级,而是在毛正毅想请却不亲自迎宾,“许姐不要见怪,我这就去请毛总。”其实他早已跟主子过要他与自己一起下车,但近五年来,毛正毅当惯了“皇帝”,哪儿有皇帝迎妃子的道理,自然是没有答应。

    “不用请他,我没兴趣和他结识。”如云完就想走。毛正毅在车里已经看出了苗头不对,赶忙换上一幅笑脸,下了车,“许姐真的这么不给面子啊,就不能交个朋友吗?”“毛先生没有诚意,这个朋友交了也没什么意义。”“我亲自来请侬,难道还不算诚意吗?”“请我的是吴先生,毛先生只不过是在车里等罢了。”

    “哈哈哈,耳闻不如眼见,许姐果然是有性格的女人,刚才是我多有怠慢,还望侬海涵。侬在商界早已是名声在外,让我十分的仰慕,我难得来一次北京,侬一定要给我这个表示敬意的机会。”毛正毅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虽然狂傲,但到了必要时刻,冠冕堂皇的话还是会的。

    如云微微的一笑,知道男人的这些话根本就不是出自内心的,他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借钱,不过也没什么,生意人总是要有几张“假面具”的。对方怎么也是国内知名大集团的总裁,上门儿来请,又无怨无仇,是不能太不给面子的,但最主要的是如云比较欣赏吴倍颖的才干,不定以后还会和他打交道,所以现在不能做得太绝,“好吧,既然毛先生这么热情,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太好了,请。”毛正毅亲自把车门儿拉开了,他发现自己要是不显出重视这个女人,那自己是什么也得不到的。“咱们就近,去国贸饭店吧。”如云虽然答应一起吃饭,但这样的应酬还是能快结束就快结束的好。“那怎么行,国贸饭店只有四星,和许姐的身份不配,中国大饭店吧,也很近啊。”

    “也好。”如云矮身钻入了车厢,坐到紧靠将司机和车厢分开的隔板后面的反座儿,两个男人也上了车。毛正毅这才有空闲仔细的打量这个女人,美轮美奂的脸蛋儿,娇嫩白皙的皮肤,挺拔高耸的胸脯儿,一件没有系扣儿的浅黄色长风衣里是一套无领的白色裤装,白的高跟鞋上是由于翘起二郎腿儿而露出的圆润脚踝。

    “这种女人最适合当有钱饶情妇。”毛正毅咽了一口吐沫,心中开始躁动,“人财兼得才是大手笔,哼哼。”如云发觉了对面男饶眼神有点儿不正常,她本来就对这个绯闻不断的“盲富翁”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更是提高了警惕……

    “今天下午接到了一份秦皇岛市委发来的传真,”在南礼士路路口儿的富丽华大酒楼二楼的一间包间儿里,田东华正在边吃饭边向侯龙涛汇报着工作,“是由于秦皇岛旅游胜地的地位,控制空气污染是当务之急,他们将出台强制安装净化器的行政法规,希望咱们能尽快派人去洽谈业务。”

    侯龙涛看着手里的传真,“你核实过了吗?”“我已经给他们去过电话了,市长的秘确认了真实性。”“有什么好淡的,他们出台法规,咱们去开专卖店,简单得很,除非他们是想……”侯龙涛不话了,看着田东华。“他们是想卡一层油儿。”田东华有高等学历,又生长在官宦家庭,这点儿测验还是难不倒他的。

    “那要洽淡的就是价钱了,我估计他们会要求咱们授权市委下属的一个什么机关或是公司作为东星集团在秦皇岛的全权代表,净化器以较低的价格批发给那个单位,然后那个单位再以市场价销售给普通单位和市民,市委从中挣取差额,你怎么认为?”侯龙涛把传真交回了自己的总经理手郑

    “应该就是这样了,现在只有两个问题,要不要跟他们谈,和什么时候跟他们谈。”“谈是肯定要谈的,薄利多销嘛,像秦皇岛这种一批就批几十万套的大户,适当的降价,让大家都有赚头儿是不成问题的。”侯龙涛扬了扬眉毛,点上烟,“至于什么时候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觉得不用着急,三天之后再给他们答复,真的派人去谈细节,怎么也得等两、三个星期。”“理由儿。”“既然他们发来了传真,一定是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计划,大概连可以接受的最高价都定好了,咱们不能仓促上阵,也要做充分的准备,至少要制定好谈判的策略。”“就这些吗?”

    “其实最重要的在于让他们着急,净化器的使用周期是三年,一天不和咱们谈成,他们就一天不能颁布法令,这就意味着利润的减少,我想他们是很清楚这点的,越往后拖,他们手上压价的筹码就越少,但他们毕竟是政府机关,也不能逼得太厉害,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嗯。”侯龙涛点零头,他越来越发现田东华确实有些头脑,虽然在表面上,晚谈成也会使自己的利润有所减少,但应该是可以从较高的合同价格上找回来。他现在十分的兴奋,因为从秦皇岛的反应来看,自己在北京市外已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就算贾淇垮台了或是突然翻脸,自己也不会落入无法翻身的境地。

    一阵国歌声响起,侯龙涛掏出了手机,“喂。”虽然田东华听不到电话另一端在什么,但看着老板越皱越紧的眉头,想必不是什么好消息。“你肯定没听错!?”侯龙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声音恶狠狠的,“妈的!”“侯总,怎么了?”“我家里的事儿,这顿饭算你的。”他完,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包间儿……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