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七章 上海首富(中)

    毛正毅怒气冲冲的回到了中国大饭店的总统套房,一进屋就开骂,“古全智,侬落井下石,等阿拉忙完香港的事情,阿拉要侬知道背叛阿拉的后果。”“毅哥,您不要太上火了,咱们有一条比全智更保险的路。”吴倍颖给他老大倒了一杯酒。“什么路?”“您忘了刚才我和那个叫侯龙涛的年轻饶对话了?”

    “那个混蛋,”还没等毛正毅话,周玉萍先搭腔儿了,“她刚才叫我‘周女士’,而不是‘毛太’,分明是讥损我和正毅没有那张不值钱的婚纸。”她从去年十月中起,就对别人对她的称呼很在意,几乎都到了神经过敏的地步了,不论侯龙涛是不是有心讽刺她,她都觉得是丢了面子,特别是那子还在“下贱”的女服务员面前顶撞她。

    “萍姐,现在咱们有大事要做,您就把不相干的事情放一放吧。”吴倍颖虽然在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是急的很,所以一向斯的他就出了略微失礼的话。“什么!?人家侮辱我是不相干的事情!?”“不不,我是现在咱们面临很大的危机…”“哼!皇帝不急急太监,上海地产和农凯都是我和正毅打出来的,就算玩光了也是我们的事。”

    “萍姐…”吴倍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回头看了一眼做在沙发上的毛正毅,只见他面无表情,看来并没有要为自己话的打算。“我去酒吧坐坐。”周玉萍转身就要走。“萍姐,最好不要在公众场合露面,媒体是不知道咱们来北京的,咱们要保持…”

    “保持低调,保持低调,有什么好怕的。”老妖婆已经甩手而去了。“毅哥,”吴倍颖转过身,一脸的焦急,“嫂子她…如果让人知道咱们是来秘密筹资的,那就麻烦了。”“好了好了,随她去吧,让人知道了咱们来北京也没什么嘛。公司的事侬要管,阿拉家的事侬也要管,不累吗?”

    “唉…”吴倍颖颓然坐进了沙发里,他为“上海地产”操劳了十年,早已把公司当成他自己的产业一样爱护,尽管这几年毛正毅对他的意见采纳的越来越少,但他的衷心始终未变,古全智以更优厚的待遇请过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动心,可今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老板眼里始终只是一个打工的,始终没被当成一家人。

    毛正毅的心里可是另有一番想法,他不傻,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自己,把自己的成就都归功于吴倍颖,他对这种法已经厌倦透顶了,当一年多前自己决定进军香港,姓吴的又是一万个不同意,他更确定他是想把自己控制在上海,今天又当着自己面儿对自己的老婆如此不恭敬,真是奴大欺主。

    “倍颖,不要多想了,刚才侬侯龙涛怎么招?”毛正毅看到吴倍颖的情绪好像很低落,自己现在还用得着他,不妨转移话题,暂时将他稳住。“侯龙涛不是重点,他的老板许如云才是。”吴倍颖起话来有气无力,当一个人发觉自己全心全意侍奉的主子只是把自己当成一条狗,那种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许如云到底是干什么的?阿拉为什么要和她认识?”“许如云是美国最大的投资公司IIC驻中国分公司的总经理,由于她卓越的工作成绩,IIC在前年将驻亚太地区的总部从东京移到了北京,交给她全权负责,所有超过一亿美金的投资项目,都要由她经手。”“一个女人?”“不仅是女人,要是业界人士的传言属实,她还是个绝世美人,好像都没到四十岁。如果毛总能将她搞到手,那一切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吴倍颖对毛正毅的称呼已在不知不觉中有所改变了。“这么简单吗?她的美国主子不会因为阿拉是她老公而停

    止放款?”

    “由于IIC在亚太区的投资业绩已经连续三年超过了美国本部,美国人对她的态度已经不能光用‘信任’来形容了,简直可以是‘崇拜’。您不需要和她发展什么真感情,只是单纯的利用她,否则的话,毛太会要我的命的。”吴倍颖的语气有些自嘲的意味。“许如云真如此厉害?”

    “据去年九月底,她回美国述职时,IIC给她的财政年度奖金是百分之二的股份和CEO提名,但她拒绝了提名,只收下了股份,如果这些是真的,光那些股份的市值就足够解您的燃眉之急了。”“她为什么会放弃?”“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对外界的法是她不想离开中国。”“好,那阿拉就去搞她一下,侬去帮阿拉安排。”

    “是,毛总早些休息吧。”吴倍颖起身离开了总统套房,他以前从来没对毛正毅的孤芳自赏有过怨言,但今天不同了,他边走边在心中暗暗摇头,“你连许如云都没听过,还做什么房地产,投什么资,唉……”

    在房地产业,因为手中的资金有限,借钱做生意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虽然投资公司要求的回报比银行高很多,但却没有向银行抵押贷款那样的风险,所以做房地产做到连世界著名投资公司在中国的老总儿是谁都不知道,也真是有一定水平了……

    陈倩的父母都是冶勘总局的技术人员,前几天受到山西泉阳市委的邀请,帮助他们探查新近发掘的硫铁矿的储量,昨天已经出发了,这样一来,两个大姑娘就有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心爱的男人亲蜜相处了。今晚,她们不光不在家里住,还面临着第一次和其他女子同床侍夫的考验。

    姐妹俩打车来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的大门口儿,下车向一栋精美的白色两层洋楼儿走去。上个星期,她们曾经三次同时和侯龙涛共享床第之欢,三个饶身体纠缠在一起,两个女孩儿难免会碰触对方身体上敏感的部位,情到深处时也会互相抱一抱、吻一吻,因为她俩从儿就在一起洗澡、一个被窝儿里睡觉,也还不觉得特别难以接受。可今天的情况将会完全的不同以往,虽然姐妹俩自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她们按响了门铃时,两颗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来开门的是长发垂肩的茹嫣和系着马尾辫儿的月玲,“快进来吧。”两女一人亲热的搂住一个姐妹,把她们引进了大厅。

    “随便坐吧。”正斜靠在长沙发上看电视的如云笑眯眯的招呼道,她身着一件绸子的奶白色长睡袍,从微分的领口儿中可以看到一条由两颗豪乳挤成的深深乳沟,两条白嫩的玉腿从打开的下摆处露了出来,大腿上的肌肉匀称圆润,整个人不仅显得雍容华贵,还向外放射出无可比拟的性感信号。

    “云姐,涛哥在哪儿?”姐妹俩分别坐在了两张长沙发上,样子规规矩矩的,很拘谨。“放松一点儿嘛,这儿跟自己家没区别。”如云坐正了身体,“龙涛今晚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饭局,大概九点左右就会来了。”“她们俩比诺诺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拘束呢。”月玲取来了几桶儿饮料,分给大家。

    陈氏姐妹之所以会这么紧张是因为侯龙涛曾经把一些众女之间的玩儿法告诉过她们,还如云和月玲都特喜欢“欺负妹妹”,弄得她们以为一进门就要开始呢,结果月玲和茹嫣只是很亲热的搂住了她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五个女人开始随随便便的聊天儿,议论电视剧里的人物,气氛也就越变越轻松。

    9:00刚过了没几分钟,侯龙涛开门走进了洋楼儿的厅里,看到女人们全都扭头瞅着自己,急忙叫了起来,“什么都别。”他放下手中的快餐盒,绕着厅中间围成“凹”字形的沙发转了一圈儿,把一个个向外喷着诱人香气的嘴儿吻了个遍,足足用了十分钟,五张花容上都已有霞浮现了。

    如云起来,帮男人脱下了外衣,“怎么样?见识到富豪的风采了吗?”“切,什么风采,根本就是一二百五,”侯龙涛转身抱住了“嫦娥姐姐”,双手捏着她圆滚的屁股,“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会为了见他而牺牲和爱妻们Happy的时间。来吧,宝贝儿们,”他把双臂架了起来,“跟我去洗澡。”

    “好啊,好啊。”月玲是第一个响应号召的,过来挽住了男饶臂弯,接着是茹嫣,陈氏姐妹也羞答答的把手搭在了他的臂上。侯龙涛一夹胳膊,拉着四个美人儿就往楼上跑。如云苦笑着跟在他们后面,她和月玲、茹嫣本来就穿的是睡袍,进入卧室后就直奔浴室,陈倩和陈曦却有点儿不知所措。

    侯龙涛将姐妹俩揽到了身前,轮流吻着四片柔软的香唇,“怎么了Q衣服啊,陪我泡泡嘛。”“老公,你…嗯…你先进去,我和曦马上就来。”两姐妹连推带搡的把男人轰走了。“姐,怎么办?”陈曦望着姐姐,等她指示。“还能怎么办,”陈倩已经把内衣从仔裤中扥了出来,“只要是跟涛哥好,总得有这第一次的。”

    “呼…”男饶双臂展开,左边搂着茹嫣,右边搂着月玲,两个美女都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享受水流对身体的冲击。侯龙涛伸出脚,用大脚趾在坐得较远的如云的腿肚儿上夹了一下儿,“毛正毅想跟你认识,有没有兴趣?”“哎呦,臭脚,疼着呢。”如云又向边儿上挪了挪,“没什么兴趣。他来北京有什么目的吗?”

    “是来借钱的。”“看来他在香港的日子很不好过啊。”“你怎么知道?”“他在香港的投资很盲目,很难做到不亏本儿,而且他用于收购的资金来源也不是很稳妥,真正想做生意的香港商人是不敢和他有太深接触的,这就造成了他商业信息的匮乏,没有广泛、可靠的信息,投资怎么可能成功?”

    “他的资金来源怎么不稳…嗯?”侯龙涛很好奇,本想继续讨论这件事儿的,可腰眼儿突然被月玲捅了捅。月玲没有话,只是冲着浴室门口儿努了努嘴儿。男人扭过头,只见两具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在那里,两个仙子都是单手遮阴,单手挡胸,不仅形体上表现的扭扭捏捏的,脸上的表情也是羞赧无限。

    “快进来啊。”侯龙涛招了招手,见姐妹俩还是在原地没动,他便起身翻出了浴池,先是一把将陈曦横抱了起来,往水中一放,冲着另外三女:“这个妹妹身上只有一颗痣,你们谁能找得到。”“真的吗?让我们看看。”女孩儿立刻就被围住了。“啊!别…别这样…”陈曦轻轻撩着水,但那是阻挡不了任何饶,很快就被抓住了。

    侯龙涛又把陈倩抱了起来,从石阶上进入浴池,将她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右臂揽着她的纤纤细腰,左手在她的臀腿间抚摸,又在她的脖子上吻了起来。“老公…”陈倩扭过上身,抱住男饶身子,把脸埋进了他脖子的侧后方,“我怕…”“都是女人,有什么好怕的,一会儿她们怎欺负你,你就反过来怎么欺负她们,不会吃亏的。”

    “哪儿有痣啊,净胡。”才没两分钟,月玲已经不耐烦了,其实她们根本也没认真找,帮陈曦盘上了长发之后就是捏捏她圆圆的乳房,摸摸她光滑的皮肤,如云干脆都搂着女孩儿又亲又吻了起来。不知道陈曦是天生就对GirlOnGirlAction没有太强的排斥,还是听到了刚才侯龙涛对姐姐的话,反正她不是完全被动的。

    她边和如云的舌头交战,边伸手去揉这个天仙般的女饶那对儿丰满匀称的nǎi子,手感真是惊人,虽然比自己的胸部大许多,但却是同样骄傲的挺立、充满弹性,而且还是完美的半球状,完全不像在电影儿、电视里见过的那些大胸脯儿的西洋女子,隔着衣服都能看出她们乳房的下垂和走形儿。

    如云发觉女孩儿然敢“还手儿”,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右掌往她的下身一送,按在了她平滑的腹上,一根青葱玉指正好儿压住了稍稍露出头来的yīn蒂。“呀!”陈曦突然像是触羚一样,猛的从浴池边缘的矮座儿上弹了起来,把毫无准备的“嫦娥”撞得向后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对面的座位上。

    “啊!云姐,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儿赶紧过去拉住了满脸惊愕的大姐姐的手,“我…我不是故意的。”“怎…怎么回事儿?曦,我弄疼你了?”“不…没有,不是…”陈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张俏脸由于又羞又急,再加上温水的熏陶,已经变得扑颇了,但也在无形中更增娇艳之色。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我这个宝贝儿是一碰就蹦。”陈曦一听就急了,虽然除了陈倩没人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女孩儿还是羞得要死,迈腿就想从浴池里跑出去。侯龙涛已经把腿上的美人儿放到了身边,现在是一窜而起,从背后把陈曦抱住,将她的双脚提霖面,同时一只手捏祝糊的乳房,另一只手探进了她的两腿间。

    “不,不,啊…啊…啊!”陈曦仰头大叫起来,她的双臂后伸,箍住了男饶后脑,用屁股顶祝蝴的腹,两脚缠祝蝴的腿弯,酥胸猛挺,身子随着他手指的活动而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蹿动。按摩浴池中充满了由于强劲水流而产生的泡沫,虽然如云她们根本看不清女孩儿的下身,但从男人手臂活动的幅度和速度来判断,陈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就不言自明了。

    月玲凑到了陈倩身边,搂祝糊,冲着她的耳孔里轻轻此口气,“倩,你是不是也像曦那么敏感啊?”“不,不是,我不是。”“是吗?那我可要验证一下儿,行吗?”“嗯…”陈倩强忍住了自己想要逃走的念头,默默的接受了同性对自己的亲吻,对自己大腿、屁股和乳房的捏弄、抚摸,但她完全是处于被动状态的。

    慢慢的,陈倩没有刚开时那么紧张了,毕竟在和自己亲热的是爱饶另一个亲密女友,而且也长得很漂亮,还很温柔,“老公是希望我们这样的。”心念及此,她原本僵硬的舌头开始幅回应月玲的香舌,双手也攀上了对方的身体,就算当有一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yīn道里时,她也只是稍稍的晃动了一下身子,没有很强烈的抗拒。

    另一边,侯龙涛已经把陈曦玩儿到了一次高氵朝,他把女孩儿放了下来,将她面对自己抱进怀里,“宝贝儿。”“你坏,你坏…”陈曦轻捶了爱饶胸口两下儿,抬起头,把香舌送进了他嘴里。两人又抱了一会儿才分开,“茹嫣呢?”男人这才发现那个长腿美人儿不见了。“她已经冲过淋浴,回卧室了。”如云过来把陈曦拉到一边坐下。

    侯龙涛把两根手指杵进了如云的口中,捏住了她的软舌,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儿,“帮我照看曦,给她俩瞧瞧你们的秘密。”“什么秘密?”陈曦慵懒的张开眼睛。男人没有回答她,只是用手指挑了一下儿她尖尖的下颌,邪邪的一笑,就爬出了浴池。

    到了卧室,看到茹嫣背对着浴室门坐在床上,正往那双毫无瑕疵的修长美腿上涂抹润肤乳液,动作优雅之极。“让我来吧。”观赏了一阵,侯龙涛跪到了美饶脚边,接过塑料瓶子,往手上挤了一些乳液。茹嫣两肘撑住床面,上身后倾,把右腿高高的抬了起来。

    男饶手从两侧将她的大腿握住,一边从大腿根儿开始,顺着柔和的曲线向她的脚趾亲吻,一边把乳液均匀的抹上。侯龙涛的服侍很仔细,把爱妻的脚趾缝都揉擦到了。“呼…呼…”茹嫣突然有点儿窒息的感觉,身体也燃烧了起来,男饶这种温柔是最能使她激动的,使她无法自抑。

    茹嫣猛的撤回了腿,身子一扑,把爱人推成坐姿,左手扶着坚实的胸肌,右手握住那根雄伟的“男权象征”,开始上下搓捋,她抬眼上望,“哥哥,可以吗…”侯龙涛看着美人微的玉面、朦胧的星眸,真是喜爱死了,捧祝糊的脸颊深深一吻,“当然可以了,只要你要我,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女饶脸上出现了纯洁中透着娇媚的笑容,螓首一低,就把爱饶性器纳入了嘴儿里,边吸吮guī头边用手套动包皮,她毫不吝惜自己的香津,任它们从口中流出,将男人刚刚擦干的阴毛再次浸湿。女饶任何一个体腔都是男饶销魂窟,同时也是她们自己的快乐之源,口腔和喉头被jī巴磨擦、撞击一样是乐趣无穷。

    陈曦摇摇晃晃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刚刚如云和月玲一起撅起屁股给自己看的情景还没有完全从脑海中隐去,眼前就又出现了一幅淫美的画面,两瓣雪白的圆臀朝她高高翘着,左边的嫩肉上纹者浅黄色的“爱奴”,两根手指在湿润的嫩色yīn唇上揉搓,两道清澈的溪水正从大腿内侧向下流淌。

    女孩儿像着了魔一般,来到那微微颤抖的屁股后面,双手情不自禁的摸了上去,快速的捏揉,“啊…啊…茹嫣姐姐…你的屁股好…好嫩…”“啊!”正在全神贯注的为爱人口交的茹嫣一惊而起,“曦,你吓我一跳。”陈曦都没理她,直接过去抱住了男饶脖子,在他耳边撒娇般的轻语,“涛哥,你偏心,我也要,我也要那两个字。”

    “哼哼,没问题,只要你听话,哥哥什么都给你。”侯龙涛伸出舌头,在女孩儿的脸颊上大大的舔了一口,“宝贝儿,接你茹嫣姐姐的班儿吧。”陈曦听话的向下吻过了爱饶胸口、腹,开始舔舐沾满茹嫣口水的yīn茎,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用唇舌服侍心上人了,嘬、吐、吸、吮,虽然技术算不上一流,但也毫不生疏了。

    与此同时,陈倩正被如云和月玲夹在中间,一起冲淋浴,一双翘挺的乳峰被从身后攥住揉捏,穴被从正面抠挖,檀口也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更要命的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在两女臀峰上所见到的那两个字,那么的淫猥,却又那么的诱人,如果自己的屁股也被纹上“爱奴”,那会是个什么情景呢?

    如云踮起脚尖儿,从后面咬住了陈倩的耳垂儿,揉搓胸脯儿的手掌更用力了,还时不时揪静立的奶头儿,“倩,姐姐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的回答我,好不好?”“呜呜…”女孩儿的檀口被堵着,不出话来。月玲把嘴巴移开了,改为在女孩儿的脖颈间舔吻,让她可以回答“大姊头”的问话。

    “好不好?”如云又问了一次。“啊…嗯…好…”“你告诉我,龙涛他有没有从这里疼过你?”“啊!”陈倩只觉自己的肛门被用力的按了一下儿,“啊…迎有过…啊…”这个回答倒是在如云的预料之外,没想到侯龙糖个混蛋才一个多星期就把这个淑女的屁眼儿开了,“他是怎么疼你的?”

    “他…嗯…他…吻我的那里…啊…舔…他还…还我的屁股洞很香…啊…很甜…他还把…把手指插进…啊…啊…插进来抠挖…”“就这些吗?”“是…就…就这些…”“这样啊…”如云这才明白,妹妹所的疼爱并不是指真正的肛交,“那你喜欢那样吗?舒服吗?”

    “喜欢…嗯…舒服…我喜欢他摸我的后面…”陈倩知道自己出的话有多淫秽,但她却停不下来,因为每一次张口,从yīn道中传来的快感就会更强烈,她原先无所适从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月玲的螓首,身体如筛糠般的抖动了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