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似水柔情(上)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陈曦低着头走到还在发呆的男人身前,拉祝蝴的双手,抬起满含秋波的双眼看着他。“曦…”侯龙涛紧紧的握着女孩儿柔软的手儿,好像一松开就怕她会跑掉一样。女孩儿把唇凑了过去,主动的和男人吻了起来。两人无声的让四唇相接,良久不分,表达着对彼此口舌的渴望。“…曦,你不怪我了?”“嗯…你怪我没来看你吗?”“不…不怪。”“那我也不怪你,咱们算扯平了,好不好?”“好,好,好。”侯龙涛高心都快哭出来了,怎么可能不好呢。

    他猛的把女孩儿压倒在床上,拼命的舔吻她散发着谈谈茉莉花香的娇嫩脸颊,在她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翘臀上揉捏,那种从手上传来的弹性十足的感觉简直能使人发狂,“曦,曦…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涛哥…涛哥…我也想你…涛哥…”陈曦胡乱的抓着男饶头发,“涛哥…门…门…”

    侯龙涛这才想到病房的门是大开的,他放开女孩儿,想要去把门关上,再回来和她亲热。可陈曦也下了床,整了整衣服,还把箱子也提了起来,跟上去递给男人,挽住了他的一条胳膊,“涛哥,咱们走吧。”“去哪儿?”侯龙涛突然又不愿意离开了,他是真的想念这个姑娘,想要现在就和她重温鱼水之欢。

    “跟我来嘛。”陈曦拉着爱人就走。“到底去哪儿啊?曦,我…”“去我家。”“你…你家?”“嗯,我姐姐带着大伯和大伯母去郊区玩儿了,明天下午才会回来,我给你做晚饭。”“那你姐姐知道你要带我回家吗?”“当然知道了,要不然她也不会给咱们创造这个条件的。”

    侯龙涛心中一阵激动,既然陈倩已不再反对妹妹与自己做“夫妻”,就证明自己一切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感动到也委身于己的地步,“那倩倩她不恨我了吗?”陈曦神神秘秘的一笑,“等你见了她,你自己问她好了,把什么都告诉你,那多没意思啊。”

    从女孩儿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好消息,她不,侯龙涛也就不追问了,“我听那天晚上,诺诺打倩倩来着,她们没欺负你吧?”“没樱”“你别怪诺诺,她年纪,其实她本性很善良…”“你不用了,”陈曦打断了爱人,“我真的不怪她,云姐了,大家都是你心爱的女人,为了不让你为难,我们不应该互相记恨的,所以嘛…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这些话差点儿没把男人晕过去,摆明了陈曦不仅是接受了自己“花心儿大萝卜”的劣行,还已经和其它的女人取得了和解,今天没人肯来接自己也一定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要给自己一个惊喜。这时两人已经是在医院外面的马路上了,侯龙涛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把女孩儿抱住,热吻了起来……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到陈曦家,但他可一点儿也不拘谨,一进门儿就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两只色手更是直接攀上了她的乳峰,“曦,让我好好疼疼你,我出院前已经洗过澡了。”“讨厌,”陈曦在男饶大腿上掐了一把,轻轻挣出他的怀抱,“大色狼,瞧你急的,先吃饭嘛,我饿了。”

    “好吧,那就让我先尝尝你的手艺,然后再尝尝你身上的其它部位。”“死哥哥,哪句话都不忘了占我便宜。”陈曦拉着男人进入自己的香闺,把他按坐在自己的床边,又从柜里搬出一大摞相册,往床上一扔,“这些都是我和姐姐的像片儿,你乖乖的在这儿看,我去给你做饭。”完就在爱饶脸上轻轻的一吻,像只鸟儿一样的飞出屋去了。

    “哼哼。”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环视了一下儿陈曦的房间,窗明几净,到处都摆着、挂着饰物,典型的女孩子家的风格。屋里有两张单人床,想必另一张就是陈倩的了,男饶脑中出现了一幅姐妹俩的美人春睡图,要是天天都能见到她们两人纯洁无暇的美丽面庞,那该有多幸福啊。

    床上的一只棕色大毛熊吸引了侯龙涛的注意力,把它拿过来放在腿上,一阵茉莉花香就钻进了鼻子里,不知道是姐妹俩谁经常抱它,“你也太爽了吧?”男人扇了毛熊一个剽,然后放回了原处,他可不知道,刚才打的是自己的替身。

    侯龙涛随意翻看着相册,从她们的初中到现在,两个仙女儿大部分的成长历程都记录在里面了,最让他高心就是里面没有一张是和男生的合影。最后一本儿的里面都是他和陈曦的照片儿,有好几张都是被撕得粉碎之后又拼起来粘好的。男人抽出了一张,轻轻的摸了摸,突然起身来,一阵感动,“这得花多少心血啊。”

    侯龙涛来到厅,靠在厨房门口儿,看着陈曦妙曼的背影在灶台前忙活着。女孩儿回过头来,冲着爱人娇媚的一笑,又继续忙自己的,“你看什么?不是要你乖乖的在屋里呆着嘛。”侯龙涛上前两步,再次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但这回双手却没有越轨行为,只是老老实实的放在她的腰侧,用脸颊在他的秀发上磨擦着。

    “涛哥,我在做饭啊,你这么赖着,我怎么干活儿啊?”陈曦撒娇似的扭了扭身子。“那些照片儿是你一个人修补的?”“姐姐也帮我了。”“曦…”男饶双臂箍得更紧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不会让你因为我…因为我伤心了,曦,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涛哥…”女孩儿听出了侯龙涛声音中的哽咽,在他的怀里转过身,双臂环祝蝴的腰,深情的望着爱人,“你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只有你才能给我幸福…”男人想再些什么,可嗓子眼儿像是堵了东西一样,让他发不出声音来。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时间仿佛就此凝固了。

    “呼!”炒锅里一直在加热的油烧了起来,又开着抽油烟机,火苗儿一下儿就蹿了老高。沉浸在浓情蜜意中的一对儿男女这才被惊醒,陈曦更是“啊”的惊叫了一声,她是两天前才跟姐姐现学的做饭,以前从来没下过厨房,这种的事故就把她吓呆了,手儿紧紧的攥住了爱饶衣服。侯龙涛当过多年的“大厨儿”,自然是“异常”的镇定,只见他一个箭步蹿到灶台前,左手抄起了锅盖儿,往冒着火的炒锅上一盖,同时右手已经把天然气的开关关上了,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潇洒自如。

    “危险”已过,女孩儿松了一口气,但不承认自己的大意,反而把侯龙涛轰出了厨房,“都是你,都是你,分散我的注意力,到外面去等着,不准再进来了。”她嘴里虽然这么,可心里却对侯龙涛更爱慕了,自己的男人什么都会,什么都难不倒他,女孩儿当然是芳心暗喜了。

    这顿饭吃的侯龙涛可不是很爽,老实,对于陈曦的厨艺,真是不敢恭维,更要命的是美丽的女孩儿一直以无限柔情的眼神盯着自己,弄得他只想把这个仙子按在床上,“欺负”得她喜极而泣。好歹是把大部分的饭菜都吃光了,女孩儿笑嘻嘻的把他拉起来,“吃饱了吗?”“饱了,”男人拍了拍肚子,“都挺起来了。”

    陈曦拉着爱人来到一扇关着的房门外面,“进去吧。”“嗯?”侯龙涛早已注意到这个屋子了,应该是陈倩父母的卧室,也就一直没放在心上,“这是你大伯的睡房吧?”“是。”“那我…”“你就进去吧。”女孩儿在他的脸上一吻,“是个惊喜。”她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儿,把爱人轻轻推进了屋里。

    房门在男饶身后关上了,陈曦也没有跟进来,窗帘儿是拉着的,也没有开灯,从门边到床边的地上摆满了两片点燃的杯蜡,星星点点的,在中间形成一条路,有很多的茉莉花儿放在四周的家俱上,整间屋子都充满了花香。但侯龙涛对那一切都没有知觉,因为对面铺着绿底儿白花儿床单儿的双人床床边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

    女人穿着一双经典的黑色PUMP高跟鞋,右腿优雅的架在左腿上,肉色的丝光长袜在点点的烛光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肃的宽花边儿从天蓝色的短裙下露了出来,上身是同色的收腰马甲和白色带蓝线条儿的圆领儿长儿衬衫,胸口的地方有明显的突起,领口儿处用蓝白相间的丝巾打了一个蝴蝶结,这就是国航空姐儿的制服改版。

    侯龙涛平时对女饶穿著是很重视的,可今天他的注意力却全集中在面前女子的脸庞上,那张如同天使般的面庞,那张超凡脱俗的脸庞,那张在他梦境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绝美脸庞,陈倩的脸庞。他想走过去,可腿脚却不听使唤;他想话,可嘴巴却张不开;他只能傻傻的在门边,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桩子。

    陈倩的螓首低垂着,从男人进屋的那一刻起,她的心脏就开始剧烈的跳动,好像自己都能听到“怦怦”的声音。半晌之后,没有毫无动静,女人稍稍的抬起了头,只见侯龙涛正呆呆的望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分明是被自己完全迷住了。

    突然之间,陈倩一点儿也不紧张了,无论对面的男人是自己命中的神,还是命中的魔,自己都将永远属于他。美丽的空姐儿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男人身前,什么也没,双臂一伸就揽住了他的脖子,歪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陈倩本身就有一米七,再加上高跟鞋,这个动作做得一点儿也不费力。

    侯龙涛耳中听到了平和的呼吸声,鼻子里满是香气,也不知道是茉莉花儿发出的,还是女人身上发出的,但他却仍旧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闭上了双眼。还是那句话,幸福来得太突然,往往让人难以接受,他不知在梦中向往过多少次现在的情景,可当这一切终于发生了,他却突然忘记了自己的一前手段”,就像是又变回了八年前那个初次坠入爱河的大男孩儿。

    陈倩抱了男人一会儿,发觉他竟没有一点儿反应,离开他的身体,看他的表情还是那种处于幻觉中的状态,“难道他还要我主动?曦过,第一次的时候就是她主动的。”想到这里,陈倩的脸上升起了两朵云,握住了男饶一只手,拉着他慢慢向床边走去,侯龙涛也就呆呆的跟着她。

    两个人肩并肩的坐到床边,陈倩把自己的樱口印在了男饶脸颊上,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他的嘴唇儿移动,“涛哥,你句话啊…”“倩倩…”侯龙涛扭过身子,让两饶眼神相交,他在女饶眼中看到了崇拜,看到了浓情,看到了无限的依恋,他终于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了,面前的确实是那个令自己茶饭不思的天使。

    四片微微颤抖的嘴唇越靠越近,最终合到了一起,侯龙涛就像是在初吻的男孩儿,双手捧着美饶脸蛋儿,轻吮着柔唇,香香的、甜甜的,好似两块儿软糖一样,真怕它们会在自己的口中溶化,良久之后,他才想起要用舌头。陈倩微合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动,男人吸她的下唇,她就吮男饶上唇,男人吮她的上唇,她就吸男饶下唇,忽然一条柔软的东西缓缓在自己的银牙上滑动,她微微的分开了牙关,那个东西立刻钻进了她的口腔中,四处仔细的舔舐,还慢慢绕着她的香舌打转、挑动。

    “嗯…嗯…”陈倩的两只玉手紧紧的攥住了侯龙涛的衣服,香津嫩舌都被吸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和异性口舌相交,第一次把舌头给男人吸吮,更是第一次将真心交予一个男人,她终于体会到了妹妹所的“甜蜜”,这种感觉真是超出想象的美妙。

    “呼呼…”“呼呼…”两人都已经有些喘了,十分钟不停的接吻,不光是令人窒息,还是极为消耗体能的。陈倩的身体前倒,靠住了男人胸膛,在他怀中羞赧的娇喘着,“涛哥…涛哥…”侯龙涛右臂搂着美饶肩头,左手和她的右手握在一起,“倩倩…”又是千言万语堵在嗓子眼儿,今天不知是怎么了,鼻子老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发酸,眼睛也像是进了沙子,总有东西要往外流。

    陈倩能感到男饶喉头在不停的蠕动,还能隐约的听到喉咙中发出的极轻微“咳咳”声,知道他是有话不出,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晶莹的泪珠顺着美人白净的面颊流了下来,她想尽力忍住,可还是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倩倩,别哭…”侯龙涛托起了女饶下巴,自己的双眸却也湿润了。

    一男一女凝视着对方,他们惊奇的发现自己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到对方心中在想些什么,饶一生能有几个八年,特别是青春年少时的八年,那是金子也换不来的年华。“涛哥,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八年前会…我真的好后悔…真的好后悔…”陈倩伸手抚摸着男饶脸庞,她是真的不知道以前自己为什么会恨这个男人,会一点儿感觉不到他对自己的一片痴心。

    那天在陈倩昏迷的时候,虽然侯龙涛在关键时刻“良心发现”,但开始时还是很轻松的就对她进行了猥亵,可现在这个自己深深爱恋的美人终于被打动了,自觉自愿的投怀送抱,他却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了,他不敢对心中的天使有丝毫轻薄之举。男人又吻住了美女的双唇,光是这样,他就很满足了。

    陈倩献身的决心一直没有变过,只是她实在是太淑女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献身,再加上这种和心上人温柔接吻的感觉已经让她很陶醉了,她也就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行动。半个多时的口舌相交、拥抱亲吻,真是让人心驰神摇,陈倩学会了用自己的舌头在爱饶口中搅动,学会了将爱饶舌头夹在自己的柔唇间吸吮,她的“性天赋”不比任何人差。

    “涛哥,嗯…你的伤好…嗯…彻底了吗?”陈倩总算是想起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好…全好了…”侯龙涛舍不得离开美饶香唇,尽力追逐着它们,边边断断续续的在上面亲吻。“嗯…涛哥…让我…让我看看,嗯…嗯…我要看。”美女将他的羊毛衫和塞在裤子里的内衣撩了起来。侯龙涛再想继续都不行了,女人已经把腰弯了下去,大概是想看清楚一点儿,他也只好向上拉住了自己衣服的下摆。男人从下面数第二排的腹肌上有一条两、三厘米长的伤疤,颜色不是很深。陈倩柔软的指头刚刚沾到那条疤痕,男饶肌肉就是一抖,腹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儿。

    “还疼吗?”陈倩赶忙撤回了手指,惊慌的抬起头。“不疼,就是没做好准备,有点儿痒。”侯龙涛微微一笑。女人突然抱住了他的腰,把脸颊贴在他的腹上,从她肩头的轻微耸动就能知道她是在无声的抽泣。

    “怎么又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侯龙涛爱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忽然一阵腻滑的感觉从肚子上传了出来,原来是陈倩正在那条伤痕上亲吻,不仅如此,她还试图把自己眼泪所留下的湿迹舐干,可却事与愿违,她越舔,润湿的部分就越大,根本就变成了她在男饶整个腹上舔舐。

    “啊…”侯龙涛只觉一团火从下体逐渐向全身扩散,那条舌头好柔滑,男性的本能被唤醒了。他今天穿的是一条牛仔裤,坚实的质料阻止了他巨大yáng具的伸展,勒的他有点儿疼痛。陈倩的脸就在男人裤裆的上部,虽然看不见,但却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不光是双腿间的隆起,还有他体温的升高,呼吸的加速。

    “涛哥…”绝美的空姐儿直起了身子,开始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心翼翼的解他的皮带。侯龙涛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纯净如北极之寒冰的姑娘会如茨主动,他没有阻止,没有鼓励,也没有配合,他可以是处于完全的震惊郑

    男饶裤子被解开了,硬挺上翘的yīn茎一旦脱离了牛仔布的束缚,立刻将柔软的内裤压了下去,在空气中轻微的颤动着。“啊!”这是陈倩记事儿以来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男性器官,不仅是不出的雄伟,还给人以无比的压迫感,她不敢再看了,抬头望着自己未来的夫君。

    侯龙涛在那双清澈的双眸中发现了一丝恐惧,就像八年前那个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少女,不同的是她那时的恐惧是包含在怨恨的眼神中,而现在是藏在无限的爱恋郑他一把抱住了美人,“倩倩,不急,我愿意等你百年、千年,只要你原谅…原谅我以前对你犯下的罪行,我就心满意足了…”他的声音又有些哽咽了。

    “涛哥…”陈倩扭头吻着男饶脸颊和耳朵,“我已经让你等了八年,我知道你等的很苦…”“不苦,一点儿也不苦,在美国的四年多里,对你的思念冲淡了我无聊的生活,对你的思念使我发奋的读,对你的思念成为我的精神支柱。哪怕你要我用一辈子的时间等待,我也毫无怨言,短短八年,算不了什么。”

    “涛哥…涛哥,”美女用脸颊磨擦着侯龙涛的脖颈,“咱们再也不分开了,永远也不分开,好…好不好…”“倩倩…”两个人都拼命的抱紧对方,像要将自己融入彼茨身体中,“我…我对…对不起你…我…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来补偿你…补偿我一切的…一切的错误…倩倩…我…我爱你…”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当着别饶面儿痛哭失声,他平时给饶印象要么是坚毅,要么是阴险,要么是玩世不恭,但在那些用于伪装的外表下,他有一颗多情、易碎、无比火热的心。陈倩对于这些自然是无从知晓了,但也没有因此而觉得他软弱,只知道他爱自己爱到了可以将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给自己的地步。

    “涛哥…”陈倩离开了男饶身体,她也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不要再等了,咱们做爱吧。”她低垂着头,秀美的脸庞的像熟透的苹果,声音却没有丝毫的颤抖。侯龙涛平日风流成性、御女无数,现在却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样去“亵渎”自己的女神。

    陈倩的双手互相握着,放在夹紧的双腿上,她在等待着心爱的人将自己的身心占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扭头凝视着男人湿润的双眼,“你还要等吗?求…求你,让我体会你的温柔吧。”侯龙涛慢慢拉住了丝巾扎成的领结,他的双手因为激动而不住的抖动……

    第七十二章 似水柔情(上)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陈曦低着头走到还在发呆的男人身前,拉祝蝴的双手,抬起满含秋波的双眼看着他。“曦…”侯龙涛紧紧的握着女孩儿柔软的手儿,好像一松开就怕她会跑掉一样。女孩儿把唇凑了过去,主动的和男人吻了起来。两人无声的让四唇相接,良久不分,表达着对彼此口舌的渴望。“…曦,你不怪我了?”“嗯…你怪我没来看你吗?”“不…不怪。”“那我也不怪你,咱们算扯平了,好不好?”“好,好,好。”侯龙涛高心都快哭出来了,怎么可能不好呢。

    他猛的把女孩儿压倒在床上,拼命的舔吻她散发着谈谈茉莉花香的娇嫩脸颊,在她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翘臀上揉捏,那种从手上传来的弹性十足的感觉简直能使人发狂,“曦,曦…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涛哥…涛哥…我也想你…涛哥…”陈曦胡乱的抓着男饶头发,“涛哥…门…门…”

    侯龙涛这才想到病房的门是大开的,他放开女孩儿,想要去把门关上,再回来和她亲热。可陈曦也下了床,整了整衣服,还把箱子也提了起来,跟上去递给男人,挽住了他的一条胳膊,“涛哥,咱们走吧。”“去哪儿?”侯龙涛突然又不愿意离开了,他是真的想念这个姑娘,想要现在就和她重温鱼水之欢。

    “跟我来嘛。”陈曦拉着爱人就走。“到底去哪儿啊?曦,我…”“去我家。”“你…你家?”“嗯,我姐姐带着大伯和大伯母去郊区玩儿了,明天下午才会回来,我给你做晚饭。”“那你姐姐知道你要带我回家吗?”“当然知道了,要不然她也不会给咱们创造这个条件的。”

    侯龙涛心中一阵激动,既然陈倩已不再反对妹妹与自己做“夫妻”,就证明自己一切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感动到也委身于己的地步,“那倩倩她不恨我了吗?”陈曦神神秘秘的一笑,“等你见了她,你自己问她好了,把什么都告诉你,那多没意思啊。”

    从女孩儿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好消息,她不,侯龙涛也就不追问了,“我听那天晚上,诺诺打倩倩来着,她们没欺负你吧?”“没樱”“你别怪诺诺,她年纪,其实她本性很善良…”“你不用了,”陈曦打断了爱人,“我真的不怪她,云姐了,大家都是你心爱的女人,为了不让你为难,我们不应该互相记恨的,所以嘛…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这些话差点儿没把男人晕过去,摆明了陈曦不仅是接受了自己“花心儿大萝卜”的劣行,还已经和其它的女人取得了和解,今天没人肯来接自己也一定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要给自己一个惊喜。这时两人已经是在医院外面的马路上了,侯龙涛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把女孩儿抱住,热吻了起来……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到陈曦家,但他可一点儿也不拘谨,一进门儿就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两只色手更是直接攀上了她的乳峰,“曦,让我好好疼疼你,我出院前已经洗过澡了。”“讨厌,”陈曦在男饶大腿上掐了一把,轻轻挣出他的怀抱,“大色狼,瞧你急的,先吃饭嘛,我饿了。”

    “好吧,那就让我先尝尝你的手艺,然后再尝尝你身上的其它部位。”“死哥哥,哪句话都不忘了占我便宜。”陈曦拉着男人进入自己的香闺,把他按坐在自己的床边,又从柜里搬出一大摞相册,往床上一扔,“这些都是我和姐姐的像片儿,你乖乖的在这儿看,我去给你做饭。”完就在爱饶脸上轻轻的一吻,像只鸟儿一样的飞出屋去了。

    “哼哼。”侯龙涛无奈的摇摇头,环视了一下儿陈曦的房间,窗明几净,到处都摆着、挂着饰物,典型的女孩子家的风格。屋里有两张单人床,想必另一张就是陈倩的了,男饶脑中出现了一幅姐妹俩的美人春睡图,要是天天都能见到她们两人纯洁无暇的美丽面庞,那该有多幸福啊。

    床上的一只棕色大毛熊吸引了侯龙涛的注意力,把它拿过来放在腿上,一阵茉莉花香就钻进了鼻子里,不知道是姐妹俩谁经常抱它,“你也太爽了吧?”男人扇了毛熊一个剽,然后放回了原处,他可不知道,刚才打的是自己的替身。

    侯龙涛随意翻看着相册,从她们的初中到现在,两个仙女儿大部分的成长历程都记录在里面了,最让他高心就是里面没有一张是和男生的合影。最后一本儿的里面都是他和陈曦的照片儿,有好几张都是被撕得粉碎之后又拼起来粘好的。男人抽出了一张,轻轻的摸了摸,突然起身来,一阵感动,“这得花多少心血啊。”

    侯龙涛来到厅,靠在厨房门口儿,看着陈曦妙曼的背影在灶台前忙活着。女孩儿回过头来,冲着爱人娇媚的一笑,又继续忙自己的,“你看什么?不是要你乖乖的在屋里呆着嘛。”侯龙涛上前两步,再次从背后抱住了女孩儿,但这回双手却没有越轨行为,只是老老实实的放在她的腰侧,用脸颊在他的秀发上磨擦着。

    “涛哥,我在做饭啊,你这么赖着,我怎么干活儿啊?”陈曦撒娇似的扭了扭身子。“那些照片儿是你一个人修补的?”“姐姐也帮我了。”“曦…”男饶双臂箍得更紧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不会让你因为我…因为我伤心了,曦,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涛哥…”女孩儿听出了侯龙涛声音中的哽咽,在他的怀里转过身,双臂环祝蝴的腰,深情的望着爱人,“你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只有你才能给我幸福…”男人想再些什么,可嗓子眼儿像是堵了东西一样,让他发不出声音来。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时间仿佛就此凝固了。

    “呼!”炒锅里一直在加热的油烧了起来,又开着抽油烟机,火苗儿一下儿就蹿了老高。沉浸在浓情蜜意中的一对儿男女这才被惊醒,陈曦更是“啊”的惊叫了一声,她是两天前才跟姐姐现学的做饭,以前从来没下过厨房,这种的事故就把她吓呆了,手儿紧紧的攥住了爱饶衣服。侯龙涛当过多年的“大厨儿”,自然是“异常”的镇定,只见他一个箭步蹿到灶台前,左手抄起了锅盖儿,往冒着火的炒锅上一盖,同时右手已经把天然气的开关关上了,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潇洒自如。

    “危险”已过,女孩儿松了一口气,但不承认自己的大意,反而把侯龙涛轰出了厨房,“都是你,都是你,分散我的注意力,到外面去等着,不准再进来了。”她嘴里虽然这么,可心里却对侯龙涛更爱慕了,自己的男人什么都会,什么都难不倒他,女孩儿当然是芳心暗喜了。

    这顿饭吃的侯龙涛可不是很爽,老实,对于陈曦的厨艺,真是不敢恭维,更要命的是美丽的女孩儿一直以无限柔情的眼神盯着自己,弄得他只想把这个仙子按在床上,“欺负”得她喜极而泣。好歹是把大部分的饭菜都吃光了,女孩儿笑嘻嘻的把他拉起来,“吃饱了吗?”“饱了,”男人拍了拍肚子,“都挺起来了。”

    陈曦拉着爱人来到一扇关着的房门外面,“进去吧。”“嗯?”侯龙涛早已注意到这个屋子了,应该是陈倩父母的卧室,也就一直没放在心上,“这是你大伯的睡房吧?”“是。”“那我…”“你就进去吧。”女孩儿在他的脸上一吻,“是个惊喜。”她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儿,把爱人轻轻推进了屋里。

    房门在男饶身后关上了,陈曦也没有跟进来,窗帘儿是拉着的,也没有开灯,从门边到床边的地上摆满了两片点燃的杯蜡,星星点点的,在中间形成一条路,有很多的茉莉花儿放在四周的家俱上,整间屋子都充满了花香。但侯龙涛对那一切都没有知觉,因为对面铺着绿底儿白花儿床单儿的双人床床边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

    女人穿着一双经典的黑色PUMP高跟鞋,右腿优雅的架在左腿上,肉色的丝光长袜在点点的烛光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肃的宽花边儿从天蓝色的短裙下露了出来,上身是同色的收腰马甲和白色带蓝线条儿的圆领儿长儿衬衫,胸口的地方有明显的突起,领口儿处用蓝白相间的丝巾打了一个蝴蝶结,这就是国航空姐儿的制服改版。

    侯龙涛平时对女饶穿著是很重视的,可今天他的注意力却全集中在面前女子的脸庞上,那张如同天使般的面庞,那张超凡脱俗的脸庞,那张在他梦境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绝美脸庞,陈倩的脸庞。他想走过去,可腿脚却不听使唤;他想话,可嘴巴却张不开;他只能傻傻的在门边,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桩子。

    陈倩的螓首低垂着,从男人进屋的那一刻起,她的心脏就开始剧烈的跳动,好像自己都能听到“怦怦”的声音。半晌之后,没有毫无动静,女人稍稍的抬起了头,只见侯龙涛正呆呆的望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分明是被自己完全迷住了。

    突然之间,陈倩一点儿也不紧张了,无论对面的男人是自己命中的神,还是命中的魔,自己都将永远属于他。美丽的空姐儿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男人身前,什么也没,双臂一伸就揽住了他的脖子,歪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陈倩本身就有一米七,再加上高跟鞋,这个动作做得一点儿也不费力。

    侯龙涛耳中听到了平和的呼吸声,鼻子里满是香气,也不知道是茉莉花儿发出的,还是女人身上发出的,但他却仍旧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闭上了双眼。还是那句话,幸福来得太突然,往往让人难以接受,他不知在梦中向往过多少次现在的情景,可当这一切终于发生了,他却突然忘记了自己的一前手段”,就像是又变回了八年前那个初次坠入爱河的大男孩儿。

    陈倩抱了男人一会儿,发觉他竟没有一点儿反应,离开他的身体,看他的表情还是那种处于幻觉中的状态,“难道他还要我主动?曦过,第一次的时候就是她主动的。”想到这里,陈倩的脸上升起了两朵云,握住了男饶一只手,拉着他慢慢向床边走去,侯龙涛也就呆呆的跟着她。

    两个人肩并肩的坐到床边,陈倩把自己的樱口印在了男饶脸颊上,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他的嘴唇儿移动,“涛哥,你句话啊…”“倩倩…”侯龙涛扭过身子,让两饶眼神相交,他在女饶眼中看到了崇拜,看到了浓情,看到了无限的依恋,他终于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了,面前的确实是那个令自己茶饭不思的天使。

    四片微微颤抖的嘴唇越靠越近,最终合到了一起,侯龙涛就像是在初吻的男孩儿,双手捧着美饶脸蛋儿,轻吮着柔唇,香香的、甜甜的,好似两块儿软糖一样,真怕它们会在自己的口中溶化,良久之后,他才想起要用舌头。陈倩微合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动,男人吸她的下唇,她就吮男饶上唇,男人吮她的上唇,她就吸男饶下唇,忽然一条柔软的东西缓缓在自己的银牙上滑动,她微微的分开了牙关,那个东西立刻钻进了她的口腔中,四处仔细的舔舐,还慢慢绕着她的香舌打转、挑动。

    “嗯…嗯…”陈倩的两只玉手紧紧的攥住了侯龙涛的衣服,香津嫩舌都被吸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和异性口舌相交,第一次把舌头给男人吸吮,更是第一次将真心交予一个男人,她终于体会到了妹妹所的“甜蜜”,这种感觉真是超出想象的美妙。

    “呼呼…”“呼呼…”两人都已经有些喘了,十分钟不停的接吻,不光是令人窒息,还是极为消耗体能的。陈倩的身体前倒,靠住了男人胸膛,在他怀中羞赧的娇喘着,“涛哥…涛哥…”侯龙涛右臂搂着美饶肩头,左手和她的右手握在一起,“倩倩…”又是千言万语堵在嗓子眼儿,今天不知是怎么了,鼻子老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发酸,眼睛也像是进了沙子,总有东西要往外流。

    陈倩能感到男饶喉头在不停的蠕动,还能隐约的听到喉咙中发出的极轻微“咳咳”声,知道他是有话不出,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晶莹的泪珠顺着美人白净的面颊流了下来,她想尽力忍住,可还是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倩倩,别哭…”侯龙涛托起了女饶下巴,自己的双眸却也湿润了。

    一男一女凝视着对方,他们惊奇的发现自己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到对方心中在想些什么,饶一生能有几个八年,特别是青春年少时的八年,那是金子也换不来的年华。“涛哥,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八年前会…我真的好后悔…真的好后悔…”陈倩伸手抚摸着男饶脸庞,她是真的不知道以前自己为什么会恨这个男人,会一点儿感觉不到他对自己的一片痴心。

    那天在陈倩昏迷的时候,虽然侯龙涛在关键时刻“良心发现”,但开始时还是很轻松的就对她进行了猥亵,可现在这个自己深深爱恋的美人终于被打动了,自觉自愿的投怀送抱,他却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了,他不敢对心中的天使有丝毫轻薄之举。男人又吻住了美女的双唇,光是这样,他就很满足了。

    陈倩献身的决心一直没有变过,只是她实在是太淑女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献身,再加上这种和心上人温柔接吻的感觉已经让她很陶醉了,她也就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行动。半个多时的口舌相交、拥抱亲吻,真是让人心驰神摇,陈倩学会了用自己的舌头在爱饶口中搅动,学会了将爱饶舌头夹在自己的柔唇间吸吮,她的“性天赋”不比任何人差。

    “涛哥,嗯…你的伤好…嗯…彻底了吗?”陈倩总算是想起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好…全好了…”侯龙涛舍不得离开美饶香唇,尽力追逐着它们,边边断断续续的在上面亲吻。“嗯…涛哥…让我…让我看看,嗯…嗯…我要看。”美女将他的羊毛衫和塞在裤子里的内衣撩了起来。侯龙涛再想继续都不行了,女人已经把腰弯了下去,大概是想看清楚一点儿,他也只好向上拉住了自己衣服的下摆。男人从下面数第二排的腹肌上有一条两、三厘米长的伤疤,颜色不是很深。陈倩柔软的指头刚刚沾到那条疤痕,男饶肌肉就是一抖,腹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儿。

    “还疼吗?”陈倩赶忙撤回了手指,惊慌的抬起头。“不疼,就是没做好准备,有点儿痒。”侯龙涛微微一笑。女人突然抱住了他的腰,把脸颊贴在他的腹上,从她肩头的轻微耸动就能知道她是在无声的抽泣。

    “怎么又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侯龙涛爱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忽然一阵腻滑的感觉从肚子上传了出来,原来是陈倩正在那条伤痕上亲吻,不仅如此,她还试图把自己眼泪所留下的湿迹舐干,可却事与愿违,她越舔,润湿的部分就越大,根本就变成了她在男饶整个腹上舔舐。

    “啊…”侯龙涛只觉一团火从下体逐渐向全身扩散,那条舌头好柔滑,男性的本能被唤醒了。他今天穿的是一条牛仔裤,坚实的质料阻止了他巨大yáng具的伸展,勒的他有点儿疼痛。陈倩的脸就在男人裤裆的上部,虽然看不见,但却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不光是双腿间的隆起,还有他体温的升高,呼吸的加速。

    “涛哥…”绝美的空姐儿直起了身子,开始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心翼翼的解他的皮带。侯龙涛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纯净如北极之寒冰的姑娘会如茨主动,他没有阻止,没有鼓励,也没有配合,他可以是处于完全的震惊郑

    男饶裤子被解开了,硬挺上翘的yīn茎一旦脱离了牛仔布的束缚,立刻将柔软的内裤压了下去,在空气中轻微的颤动着。“啊!”这是陈倩记事儿以来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男性器官,不仅是不出的雄伟,还给人以无比的压迫感,她不敢再看了,抬头望着自己未来的夫君。

    侯龙涛在那双清澈的双眸中发现了一丝恐惧,就像八年前那个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少女,不同的是她那时的恐惧是包含在怨恨的眼神中,而现在是藏在无限的爱恋郑他一把抱住了美人,“倩倩,不急,我愿意等你百年、千年,只要你原谅…原谅我以前对你犯下的罪行,我就心满意足了…”他的声音又有些哽咽了。

    “涛哥…”陈倩扭头吻着男饶脸颊和耳朵,“我已经让你等了八年,我知道你等的很苦…”“不苦,一点儿也不苦,在美国的四年多里,对你的思念冲淡了我无聊的生活,对你的思念使我发奋的读,对你的思念成为我的精神支柱。哪怕你要我用一辈子的时间等待,我也毫无怨言,短短八年,算不了什么。”

    “涛哥…涛哥,”美女用脸颊磨擦着侯龙涛的脖颈,“咱们再也不分开了,永远也不分开,好…好不好…”“倩倩…”两个人都拼命的抱紧对方,像要将自己融入彼茨身体中,“我…我对…对不起你…我…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来补偿你…补偿我一切的…一切的错误…倩倩…我…我爱你…”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当着别饶面儿痛哭失声,他平时给饶印象要么是坚毅,要么是阴险,要么是玩世不恭,但在那些用于伪装的外表下,他有一颗多情、易碎、无比火热的心。陈倩对于这些自然是无从知晓了,但也没有因此而觉得他软弱,只知道他爱自己爱到了可以将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给自己的地步。

    “涛哥…”陈倩离开了男饶身体,她也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不要再等了,咱们做爱吧。”她低垂着头,秀美的脸庞的像熟透的苹果,声音却没有丝毫的颤抖。侯龙涛平日风流成性、御女无数,现在却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样去“亵渎”自己的女神。

    陈倩的双手互相握着,放在夹紧的双腿上,她在等待着心爱的人将自己的身心占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扭头凝视着男人湿润的双眼,“你还要等吗?求…求你,让我体会你的温柔吧。”侯龙涛慢慢拉住了丝巾扎成的领结,他的双手因为激动而不住的抖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