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夜勤病栋(下)

    4:00多的时候,大胖他们离开了医院。过了十几分钟,香奈就来了,还是一身浅粉色的护士服,看着就让人血液循环加速。“侯先生,你又在病房吸烟。”她在洗手间的门口儿,并没有进入病房的内间。

    “我知道你不会告我状的。”侯龙涛走了过去,低下头就想吻护士。香奈只是稍稍踮起脚尖儿,用双唇在男饶嘴上碰了一下儿,然后就立刻把身子闪到了一旁,“侯先生,我想和你谈一谈。”“好啊,进来坐吧。”侯龙涛把路让了出来。

    “到外面去谈。”“去哪儿?”侯龙涛这才注意到女饶臂弯里挂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去楼下的花园里。”“校”侯龙涛从衣柜中取出了如云为自己新买的尼子大衣,看来护士对自己还是有所戒惧,这也是很正常的。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上班儿了?”坐在花园儿里的一张长凳上,侯龙涛把双臂伸展开,放在椅背儿上,本来是想搂住香奈的,可没能达到目的。护士的双手扶着膝头,上身坐得很直,每一句话还都一点头,典型的日本女人对男人恭恭敬敬的样子,“我今天是夜班,从下午两点到十一点。”

    “那你不早来找我?”“你有朋友在。”“那有什么关系?让他们见见我的日本媳妇儿。”侯龙涛拉住了女人带着白色皮手套儿的一只手儿。香奈白色大衣的领口儿、口儿和下摆都有一圈儿雪白的绒毛,看上去特别静雅可爱。人靠衣装马靠鞍,日本女人一样可以显得纯纯净净的。

    “我在上班。”香奈把手抽了回去。“那好,你不是要跟我谈谈吗?谈什么?”“侯先生,你有很多的女朋友?”“对,你怎么知道的?”侯龙涛并不否认。“我的中国同行有很多非常漂亮的女人来看你,而且,在日本,大人物都会有很多的情妇。”

    “那些女人不是我的情妇,男人对情妇是没有真正的感情的,情妇只是泄欲的工具,但我对我的女人们不光有爱恋,更有深深的感激,想我一个一不名的流…呵呵,我跟你这些也没意思,她们都是我的爱人。”侯龙涛点上了烟,现在是在户外,不会有人管的。“我不会做你的情妇的。”香奈大概并没有听懂男人刚才的一番话。

    “我明白。”“不,你不明白。”“什么?”“我不是不喜欢你,你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动心的,你符合我对一个男人所有的要求。”“那为什么?”“我会来中国,就是因为我不愿做别饶情妇,所以我也不会做你的情妇。”侯龙涛没有出声儿,他知道护士自己会出来的。

    “我出生在北海道的渔村,爸爸妈妈送我到东京的护士专科上学。我十八岁的时候,因为成绩优秀,被派到东京规模最大的私立顺天堂医院实习,后来我就成为了那家医院的正式护士。两年前,董事长的儿子诚田亚夫到医院检查工作,住院部的部长带着我陪他参观。作为感谢,那天晚上他请我和主任吃饭,然后去KTV玩……”

    “他把你强奸了?”“不是,我是自愿的。”香奈惊奇的看着侯龙涛,“你怎么知道是那种事的?”“猜也能猜到了,你接着吧,我不打断你了。”“我从在乡村长大,是很传统的,上的又都是女子学校,那天之前,我还是处女。”尽管“传统”,护士出这些话来还是脸都没。

    “他连续追求了我两天,鲜花、美酒、无数的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甜言蜜语,他是个很有魅力的成熟男性。第三天晚上,我就把身子交给了他。我知道我配不上他,我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我并没有想过一定要他娶我,只要他是真的爱我,我不在乎名份。”

    “真的?”“真的,其实他是有妻室的人,他的妻子是本田公司一位大股东的千金。”“你不是不在乎名份吗?”“可他不是真的爱我。”“你怎么知道的?也许他的婚姻只是利益的结合呢,也许他真正爱的是你呢。”“他不是!”香奈突然提高了声音,眼中也有了泪光,“我本以为他是的。”她的声音又变回软绵绵的了。

    “五个多月前的一天,亚夫带我到他的游艇上玩,出海没多久,就有两艘汽艇追上了我们,一个女人带着六个兄神恶煞的男人上了船,那个女人就是亚夫的妻子岛本裕美。原来她发现了我和她丈夫的事情,是来捉奸的。”护士的全身都在微微的发抖。

    “那个女人好美,却也好凶,她让人逼我跪在甲板上,然后她就打我的耳光,还用高跟鞋踢我,把我的胳膊、腿都剐破了。”“那个男人呢?”“他只是在旁边看着,连话都不敢,不论我怎么哭、怎么叫,他都是无动于衷。”“日本男人不是挺会对女人凶的吗?”

    “他就只会对我凶,可对着那个女人,他就像一条狗一样。以前他经常打我,但我总是对他充满着幻想,只要他爱我,被他打也是值得的。”“他爱你就不会打你。”“可惜那时的我太天真了。”香奈的眼泪终于掉落了下来。“好了,”侯龙涛又把她的手拉住了,放到嘴边吻了一下儿,“接着吧。”

    护士这回没有甩开男人,反而用力的握住了他的手,“那个女人打累了,就冲着亚夫吼,问他想要怎么处理他的爱人。亚夫的样子好卑微,他妻子一瞪眼,他就跪下了,是我勾引他,还只是玩玩我,他的心里实际上只有那个女人。我一听,刚想话,亚夫就立刻打我,向他妻子表忠诚。”“真他妈不是人!”

    “更狠的还在后面呢,那个女人要让我清醒清醒,他们给我套上一个救生圈,亚夫亲自把我从船舷上扔到了水中,让我在海里泡着,我身上的伤口一碰到海水,钻心的疼,没多久我就昏过去了。”“狗日的!”侯龙涛咬牙切齿的了起来,他对于美丽的弱女子一向是很有同情心的,哪怕她是个日本人。

    “啊啊!”香奈痛叫了起来,原来狂怒中的男人把她的手捏疼了,侯龙涛何等的力量,攥得她眼泪直流。侯龙涛赶紧松开了手,蹲到护士跟前,双手扶祝蝴的膝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对不起。”他这才发现,女人裹在肃里的双膝都是冰凉的,北京二月中的天气还是很寒冷的,他把大衣脱了下来,盖在香奈的腿上。男饶这一举动令护士十分的感动,他里面只有病号儿服,脱了大衣是不可能不冷的,亚夫是决不会这样做的。实际上香奈并不冷,她生长在北海道,现在这种温度根本不算什么。她又把大衣披回了男饶身上,“咱们回你的房间吧。”她知道如果不到一个暖和的地方,这个温柔的中国青年一定不会让自己“冻”着的。

    “后来怎么样了?”两个人边走边。“后来护士长看到了我身上的伤,问起来,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跟她了。护士长告诉我岛本裕美是出了名的母老虎,不定还不会就那样放过我呢,我怕极了,想过好几次要辞职。可董事长突然心脏病发去世了,大概是他们忙着家里的事,一直也没找我,我也就没离开。”

    “那你怎么又会来北京的?”“这几个月来,我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又总是提心吊胆的,护士长很照顾我,就帮我报了名,作为中日医务人员交流团的一员,来北京工作学习半年。她她年轻的时候来过一次,北京是座很美的城市,我的心情一定会好起来的。”“那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呢?”两人进入了病房。

    “比起在日本的时候好了很多。”“有我的功劳吗?”侯龙涛走到香奈的背后,他整整高出二十多厘米,很轻松的就把左臂从护士的肩膀上伸了过去,手贴在她的脸颊上,将她的头推得向右转,右手托起她的下巴,探头吻住了她凉冰冰的双唇。

    “嗯…”香奈的樱唇在男饶嘴里慢慢的恢复了温热,这才是她梦中的吻,这才是一个女人该享受到的温情。护士几乎迷失了自我,左手轻压住男人抚摸自己脸颊的手,右手不自觉的捏住了他的腿,直到男人开始吻她的脖子,香奈才勉茄离了迷幻的世界,“啊…不,我在上班。”

    香奈强迫自己离开了男人温暖的怀抱,“侯先生,我不能做你的女人。”“可你过…”“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亚夫的甜言蜜语比你的要好听很多,我现在不信刃人,而且过几个月我就要回日本,我是不能容许自己爱上你的,请原谅我。”

    “你不用道歉,我能理解的,”侯龙涛本来就不是对这个女人有很深的感情,既然已经逃脱了强奸的罪名,也就不是非常留恋,但还是习惯性的做出了一副很失望的表情,特别是听自己甜言蜜语的功夫还不如一个日本儿,真是没面子,“我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吗?”

    “你能做我几个月的…情人吗?”护士大概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语调很平稳。“我不明白。”“北京很美,但毕竟不是我的家乡,人生地不熟,在这里,我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樱咱们已经有了亲密关系,我想…我想再成为朋友也应该不难的。”“情人和朋友的含义,在中里可是大不相同的。”侯龙涛坐到了床边。

    “我…我跟了亚夫两年,从来不知道女人在做那种事时可以那么的舒服,从来不知道男人在做那种事时可以那么的温柔,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让我着迷了,我不想…不想就只有那一次。”香奈的眼中充满了少女对于童话故事般的憧憬。

    “你已经知道我有很多的女朋友了,既然咱们不谈感情,我是不可能有很多时间陪你的。”侯龙涛已经明确了香奈的意图,连清纯的日本女人都这样,那日本的淫妇真不知道得骚成什么样。“我明白,一个星期一次,啊,不,两个星期一次,我就满足了。”“我还有一个要求。”“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情况在不知不觉中完全落入了男饶掌握之郑

    “我是个传统的中国男人,我对女人有一条严格的要求,那就是忠诚,无论是爱人、情人,还是xìng奴,除了有夫之妇,在和我好的期间就不能让别的男人碰。你能做到,我就是天下最好的情人;你做不到,我就是天下最无情的人。”侯龙涛算是看出来了,现在的主动权是在自己的手里。

    “当然了,本来我也没有在北京找男饶打算。”“那就好,”侯龙涛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过来坐吧。”“不,不能在上班时,”香奈对她的工作还是很看重的,“如果我下班后来找你,会不会打扰你的休息?”“你十一点下班?”“对。”“你来吧,我等着你,别换衣服。”男人笑的很迷人……

    “啊…嗯…”香奈躺在床上,脸上尽是淡淡的霞,两条细细的眉毛拧在一起,双眼紧闭,口中发出淫媚的娇剑粉色护士服的上衣敞开着,白色的蕾丝胸罩勒在两颗雪花梨般的丰满乳房下,乳晕不光是颜色与乳肉不同,还是向上凸起的,加上硬立的奶头儿,香奈的乳房就像是三层的金字塔。

    护士被抬离床面的后腰顶在侯龙涛的胸口上,两瓣雪白的臀峰中夹着一个绒毛茂盛的“水密桃儿”,纯白的蕾丝内裤和白色的裤袜都被徒了两条轻微颤抖的美好大腿上,两片肥嫩的大yīn唇被男饶四根手指大大拉开,侯龙涛正伸着舌头在润的阴穴中搅动着。

    “嗯…嗯…”香奈两只手都紧攥着床单儿,她能觉出来男人是在很用心的品尝自己的穴,从yīn蒂到yīn唇,从尿道到yīn道,从外到里,从里到外,都被湿腻的舌头滑过了,他一点儿也不急,他要把自己每一点上的快感都发掘出来。

    侯龙涛抬起了头,口边粘满了淫液,看着香奈咬唇皱眉的难耐样子,女人在性快乐中的表情都是这样。他伸出了中指,压在护士左边的yīn唇上,向右转动,等到了右yīn唇再向左转动,直到手指变得湿润了,稍稍弯曲,捅进了女人狭的肉孔中,慢慢的将整根没入,指甲抠到了她滑嫩的子宫。

    “啊…啊…”香奈睁开眼睛,盯着那根在自己yīn道中进出的手指,它每次向下一沉,自己的心脏就跟着一揪,它每次想上一提,自己就是一阵空虚,“侯先生,啊…你的…手指好…好长…啊…碰到我的…子…啊…子宫了…啊…”侯龙涛微微一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量,低头开始在女人紧合的浅褐色肛门上舔了起来,“叫大爷。”

    “啊…啊…什么…”有的女人不让人碰自己的后庭,但有的女人就很喜欢被男人玩儿屁眼儿,不光是因为有快感,更主要的,她们觉得男人舔摸自己身上最肮脏的地方是一种爱的体现,香奈就属于那种喜欢的,但亚夫从未满足过她这个没出过口的要求,侯龙涛却不用她开口就做到了,真是让她欣喜异常。

    “叫我大爷,不要叫先生,你现在是在床上被我搞,不是在上班儿。”“啊…大…啊…大爷…”护士很听话的叫了出来,其实她明白“大爷”这个词本身的含义,是对年长男饶尊称,也许是中国女人在做爱时会用这个称呼叫自己心爱的男人吧。她可估计错了,中国古代的妓女和婢女都会这样称呼男饶,而这次侯龙涛教给她的当然是后者的发音了。

    侯龙涛的舌头活动的越来越块,捅Bī的手指由一根变成了两根,动作也从单纯的抽插变为了抽插、抠挖、搅动相结合,他的另一只手探前,捏住了女饶一个nǎi子,两指揪着她的奶头儿搓动,“香奈,你的屁眼儿好可爱。”

    “大爷…大爷…我…啊…要…要来了…”香奈的秦首重重的落回了床上,她想用头将身体支撑起来,可男人已经发现了她的这个意图,按住了她一条腿的腿弯,让她只能勉强蠕动腹来分散自己所获得的巨大快感,但最终还是身不由己的泄了出来。

    侯龙涛抽出了手指,从上面有亮晶晶的黏稠液体缓慢的滴落下来,他把这些爱的泉液抹在了护士的肛门上,这才发现就算还没开始真正的被肏,香奈的后庭已经在一张一合了。反正本来也打算让她稍稍休息一下儿的,不如趁现在来点儿好玩儿的。

    男人伸手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扽出一颗烟,趁着护士的屁眼儿再次张开的时候,反手就把过滤嘴儿塞了进去,紧接着就在括约肌向内一缩的瞬间,打着了火儿机,烟头儿一亮,有烟雾冒了出来。侯龙涛把烟取了出来,往嘴里一叼,“这回可是你自己给我点的,别拿什么规章制度教训我了。”

    “你…好坏…”香奈这才弄明白男冉底干了些什么,“大爷…不许在病房吸烟…”这次她倒不是真的要管他,更多的是在调情。侯龙涛双手按着女饶双腿蹲了起来,双手向两边猛的一分,“呲啦”一声,内裤和裤袜就全都撕破了,“我让你抽一根儿大的。”他完就一俯上身,把粗大的yáng具从上向下肏入了护士的Bī缝儿内。

    “啊!啊…啊…啊…大爷…”香奈立刻就大叫了起来,子宫还没从刚刚被指奸的高氵朝中恢复过来,正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现在又被男人如同砸夯机般的大ròu棒一通儿猛捣,她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只能用声嘶力竭的淫叫来缓解迅速在腹内集结的强烈快感,“大爷…&*%#¥…”

    侯龙涛听到护士又喊出了日语,“妈的,看来还真得多学几门儿外语,要不然听不懂女人被肏爽了时喊的是什么,那岂不是很无趣。”他这一分心,险些就没把住精关,赶忙停住了抽插,双手揽住香奈的肩膀,自己往后一坐,再一躺,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自己动动吧。”

    “啊…啊…”香奈双手撑住男饶胸口,前后晃动着屁股,脑袋拼命的向后仰,胸前的双乳随着身体不停的甩动,形成美丽的乳波。侯龙涛抓住了那两个nǎi子,微微抬起上身,一口含住了一颗硬硬的rǔ头儿,连同乳晕也一起纳入了嘴中吸吮。

    “嗯嗯…嗯嗯…”护士甩头扭腰,一把抱住了男饶脖子,上身向下一压,把舌头顶进了他的嘴里。香奈边和情人接着吻,边用身体磨擦着他的胸腹,乳房蹭着厚硬的胸肌,穴套动着弯过来的yīn茎,快感一波强过一波。

    侯龙涛的十根手指陷进了女人柔软的臀肉中,用力的向两边拉开。他的双腿撑起,开始飞速的向上耸动臀部,每次yáng具都是退出到一半儿就再次顶进护士的嫩穴内。“嗯嗯嗯嗯嗯嗯…”香奈的娇叫从一字一顿变成了听不出分隔,她的泪水都流出来了,眼前有无数的金光闪烁……

    香奈埋首在情饶怀里,体力慢慢的恢复了,她就像一只猫儿一样,伸出舌头,在男人胸口厚实的肌肉上轻舔着。侯龙涛被她弄的痒痒的,“呵呵”的笑出了声。“大爷,中国男人都像你这样吗?”护士用脸颊磨擦着他。

    “当然了,”侯龙涛不假思索的就吹上了,这种在日本女人面前为男同胞长脸的话是非不可的,“中国男人都很强壮的,不像日本男人那样,两、三下儿就完了。”“不,我不是性能力,我是问中国男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温柔,懂得怜惜女人。”

    “这…”侯龙涛想起了那些想要轮奸薛诺的流氓儿、茹嫣以前的男朋友、如云的前夫、调戏陈倩的坏学生、胡二狗、李东升、千千万万的性犯罪者,“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它的不肖子孙,我不敢所有的中国男人都懂得怜香惜玉,但大部分都像我一样,你没听过吗,中国男人是最理想的丈夫。”

    “中国女人真幸福。”护士合上了眼睛,她是真的很困倦了。“你要是想的话,你也可以找个中国老公,那你不也就幸福了。”侯龙涛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香奈没有回答男饶话,要是能永远留在这个俊雅的中国青年身边有多好啊,但自己真的能放弃自己的祖国吗……

    汇聚人气打造学母舰广纳精英铸就千秋大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