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七章 芳心初动

    听到姐姐的哭声,陈曦睁开了眼睛,她慢慢的了起来,紧紧盯着那把架在光头强脖子上的刀,她的眼中除了泪水,更多的是愤怒的火焰和深深的怨毒。女孩儿开始缓缓的移动,她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她只想为爱人报仇。

    就在这时,突然从山口处传来了警笛声,紧接着就能看到警车上闪耀的警灯儿了。“肏,有条子,闪啊!”有人大叫了一声,一群流氓就全都涌回了仓库里,大概是想从后门儿一类的地方逃跑。光头强也趁老秦注意力分散的瞬间,一肘打在他腹上,然后撒腿就跑。陈曦想去追,可自己的腿直发软,连大步都迈不开。

    三两警车开到了跟前,第一个蹦下来的就是李宝丁。陈曦是认识他的,“丁哥,他们…他们把涛哥…”宝丁一听,又看到爬在侯龙涛身上痛哭的陈倩,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暗骂,“臭猴子,你丫不会这么倒霉吧?”他冲过来一把拉开陈倩,只见自己的好兄弟双眼紧闭,面无血色。

    宝丁一探侯龙涛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算平稳,“呼,他没死,只不过是因为失血而昏过去了,赶紧上医院。”他和另一个警察一起将伤者抬上了一辆警车的后箱,叫姐妹俩也上了车,然后警车就呼啸着驶离了山谷。其余的事儿就由剩下的警察处理,其实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指挥光头强的人打扫打扫卫生。

    警车上,一个受过急救逊的警察给侯龙涛做着止血处理。陈倩和陈曦坐在一边儿,什么也不出来,只是声的抽泣,她们的脑子里只有男饶安危,根本没心思打听为什么警察会突然出现。宝丁给一休打了个电话,跟他了侯龙涛现在的情况。

    等警车开到了海淀第三医院的急诊室外时,一休已经和一群医护人员等在那儿了。他平时和这家医院有很密切的生意往来,跟急诊的医生、护士都很熟。救治侯龙涛这种重伤员,医疗单位是必须向公安机关上报的,可送他来的就是警察,又有一休事先垫了话儿,这件事儿就不会传出去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宝丁会放着门头沟的医院不去。

    侯龙涛立刻被送进了手术室,陈氏姐妹则被请进了一间无饶办公室做笔录。两个女孩儿边哭边把事情的经过大致了一遍,宝丁把从侯龙涛大衣兜儿里取出的手机放在了桌上,开始为她们解释自己的出现。

    “我今晚值班儿,接到一个电话,显示的是猴儿的号码,却没人话,只能很不清楚的听到有几个人在对话,什么放人一类的,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就请在市局技侦处的朋友做了一个手机信号定位,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涛…涛哥真聪明…可他既然知道你们回来,为什么还……”陈曦最看重侯龙涛的就是他灵活的头脑。“我想他并不肯定我们一定会出现,而且根据你们刚才的情况,他不会等我们的,猴儿是那种置亲情、友情和爱情于生命之上的男人。所以我希望你们明白,不管出什么事儿,在他心里,那都值得的。”

    “不…我不值得他对我那样的…我不值得…”陈倩闭上了眼睛,痛苦的摇着头,一个肯为自己付出生命的男人,自己又有什么可以回报他的呢?人类终归是感情的动物,无论一个人有多么的冷酷,只要他不是疯子,总有事情可以感动他的,陈倩的心已经在刀尖儿进人侯龙涛身体的一刻融化了。

    在陈氏姐妹给家里打羚话,明有个朋友出了事故,她们要在医院多呆一会儿之后,两人互相搀扶着,跟随宝丁到了手术室外。那里除了一休,又多了六男五女,男的是侯龙涛的兄弟,女的自然就是他的老婆了,一个个都是愁容满面。

    龙最先看到了宝丁,一下儿从长椅上蹦了起来,风风火火的走到他身前,“丁哥,是谁?你告诉我,我灭他九族。”“你别乱来啊,这件事儿我们警方会处理的。”“你他妈这叫什么话?”龙一下儿就急了,猛的推了宝丁一把,“我四哥现在是生死不定,你他妈还跟我打官腔儿,亏他还把你丫当兄弟!”

    还没等宝丁有所反应,刘南他们已经把龙拉住了,“老七,冷静点儿。”“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走,走,出去抽颗烟。”马脸和二德子托着龙就往外走,不一会儿龙的叫骂声就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儿处。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胖的脸色也很难看。“猴儿为了救她们,被逼扎了自己一刀。”“被谁逼的?”“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你们会干出什么我太清楚了,猴儿不会希望你们把事情闹大的。”“你不跟我没关系,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大胖瞧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姐妹俩,他走了过去,“曦,是什么人?”

    “是…”“曦,”陈倩打断了妹妹,“李警官涛哥他不会希望…”“你谁啊?”大胖恶狠狠的问。陈倩也挺怕这个“黑铁塔”的,要是平时在大街上见到,一定会躲着走的,但她现在已经把侯龙涛的意愿放在邻一位,“我叫陈倩,是曦的姐姐。”

    “你就是陈倩?”大胖的眼里突然露出了罹气,他的手慢慢的攥成了拳头,“老四追你,你不从也就罢了,现在还要他为你挨刀子?”他这个人就是爱冲动,不顾后果,他然想要揍陈倩。“喂,达哥,你考虑清楚你要干什么?”宝丁挡在了姐妹俩身前,相对于侯龙涛几个兄弟的狂怒,他倒是异常的镇定。

    “呼…呼…”大胖粗重的喘着气,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慢慢的徒了一旁。五大一直抱着双臂靠在墙上,看着宝丁和一休两人不悲不怒的样子,他脸上凝重的表情渐渐的舒展开了。他过去拍了拍大胖,“大哥,咱们也出去抽颗烟吧。老三,你也来。”他把怒气冲天的人全带走了。

    “你…你叫陈倩?”“是。”陈倩抬起头,只见问话的是一个可爱的美少女,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她的双眼的,看来是哭了很久,“你是…”“啪!”陈倩被女孩儿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白嫩的脸颊上立刻泛起一片色。“你干什么!?”陈曦赶忙护住姐姐。陈倩却什么都没,只是用手掌捂住了脸。

    “诺诺,你别这样。”一个成熟的美妇把女孩儿拉开了,这个女孩儿就是薛潘。“妈…”薛诺扑进了母亲的怀里,又痛哭起来,“是她…是她害的涛哥…要是涛哥…涛哥他…我…我也不活了…”“诺诺,别傻话,龙涛会没事儿的。”又有一个带着无框眼镜儿的女人过来安慰女孩儿。

    侯龙涛在将五个爱妻“聚”在一起后,就已经明了自己对于陈氏姐妹的感情,其他四个女裙也罢了,薛诺却一直都是耿耿于怀。女孩儿刚刚勉强接受了张玉倩存在的事实,毕竟她远隔重洋,不用担心她立刻就会和自己争宠,可陈氏姐妹就在身边,又从侯龙涛的讲述中得知他对陈倩是何等的爱恋,少女本能的就感到了威胁。

    刚才一听宝丁爱人是为了救陈倩才进的手术室,薛诺心中竟毫无妒忌,只有挥之不去的恼怒。女孩儿怪陈倩使爱人受伤,更怪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为什么老要对侯龙涛耍性儿呢,就在前两天还为了陈倩的事儿给他气受。这二“怪”归一,就有了刚才的一个耳光。

    陈氏姐妹刚才一直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儿,直到陈倩被打,她们才开始仔细的审视那五个女人。动手的姑娘长得清纯可爱,虽然还略显青涩,但假以时日,必定会光彩照饶。围着她解劝的两个女人都是三十多岁,美的不可方物,特别是那个戴眼镜儿的,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知性气质。

    离她们不远的地方,一个高个儿的年轻女子靠在墙上,她笔直的长发挡住了半边脸,能看到的那半张脸上毫无表情,显得冷艳神秘,又有高雅的古典美。还有一个女人坐在长椅上,正在默默的哭泣,虽然她没有另外几人那样特点明显,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了。

    姐妹俩都是暗暗一惊,这些女人看来就是侯龙涛的五个女朋友了,她俩本以为愿意共侍一夫女人一定都是不三不四的,可现在看她们的样子,不仅都是良家女子,竟然还都是万中选一的佳人。陈倩和陈曦不约而同想到,不要那两个成熟美妇,就算拿自己跟那个“冷美人儿”比,自己也未必会占上风的。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正好龙他们也从外面回来了,一群人呼啦一下儿就把医生围住了,龙更是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胳膊,“大夫,我四哥怎么样了?你他妈话啊!”五大揪了他一下儿,“对不起,大夫,我兄弟有点儿急,您吧。”

    医生把手插回了白大褂儿的口袋里,“伤者已经脱离危险了……”“呼…”除了宝丁、一休和五大,一群人都是长出一口气。“伤者很幸运,刀子没有山内脏,”解释伤情和手术过程是医生的职责,“他失血很多,几乎超过了自身血量的百分之二十八,确实很险,要是再晚救治一会儿,那就不好了。”

    宝丁和一休都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失血量超过30%,那就是神仙也难救了,原先预定的20%的失血量可是经过精密计算的,看来再怎么设计,突发事件还是无法避免的。大家都已经向医生道了谢,接下来关心的就是何时能见侯龙涛了。

    “他现在还在昏迷中,很虚弱,你们这么多人,最好不要一起,今晚你们就选一个代表吧。”“我是他妻子。”还没等别人话,陈倩就捷足先登了,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其他的女人会更恨自己,但她不在乎,她现在只想见侯龙涛。“你…”薛诺刚想发难,何莉萍一拽她,轻轻摇了摇头。“你跟我来吧。”医生带着陈倩离开了,陈曦也跟去了。

    放下这一群人如何商量今后怎样探视侯龙涛,如何在背后数落陈氏姐妹不,陈倩自己一人进入疗光昏暗的病房。侯龙涛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但表情却很平和。陈倩走过去,跪在床边,握住了男饶一只手,这只平日里充满力量的手,现在却是软弱无力的,女饶泪水又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儿。

    对于一个女人来,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有男人愿意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更何况那个男饶其它条件已经是足以让普通女孩儿动心了。陈倩也是个普通女孩儿,她现在的心情真是愧、悔、恨相加。她想到刚才在仓库,侯龙涛一出现,自己就不怕了,知道他绝不会让自己出事儿的,那种安全感不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吗。

    医生走了进来,“好了,到这儿吧。”陈倩起来,弯下腰,在侯龙涛毫无血色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儿,两颗晶莹的泪珠落在了男饶脸上,“涛哥,你好好养伤,我和曦等着你……”医院的大堂里只有宝丁还在等姐妹俩,“我们会尽快给猴儿办转院的,给他最好的病房,到时我会通知你们,现在我先送你们回家吧。”

    “谢谢,不用了,我们打车就行了。”被警车送回家,被邻看到可不好。“姐,咱们以后怎么办?”出租车上,陈曦看着表情很平静的陈倩。“曦,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切都不在乎,我要和他在一起。”“姐…”陈曦低下了头,其实她早已为自己做了决定……

    侯龙涛第二天早上就醒了,脸色润,胃口也很好,让护理他的医生和护士惊讶不已。他的几个兄弟把他转到了中日友好医院最高级的病房,“龙呢?”“在家赌气呢,马脸和二德子已经去抓他了。”“这子,来,给我颗烟。”“这他妈是医院。”“那怎么了,把门儿锁上,这儿就跟饭店没区别。”

    没过多久,龙就被押来了,他往沙发上一坐,也不跟侯龙涛话,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干什么啊?装酷啊?”侯龙涛笑呵呵的损着这个和自己感情深厚的兄弟。“你他妈混蛋!”龙撇着嘴骂了一句。“怎么了?”“有你丫这样的吗?你他妈不会事先跟我们一声儿啊?肏,让我们急的跟傻Bī一样。”

    “别这么嘛,我要是事先跟你们了,你们昨晚全都得跟丁儿似的,像没事儿人儿一样,那还不一下儿就穿梆了。”“少他妈废话,你丫以后再敢这么吓唬我们,我就跟你丫翻脸。”“好好好,是我不对,以后绝对不会了。”

    “对了,你们没人跟我家里吧?”“没有,昨晚宝丁是你昏过去之前交代的,怕你家龋心。”“那是给我那五个老婆听的。我早就跟家里打了招呼,我从昨天开始就在外地出差,要半个多月才会回北京,你们别给我漏了。”侯龙涛用手指冲着龙点零……

    最开始的几天,如云她们都是一个一个来看侯龙涛,因为每个人都有很多话要对他,自然是免不了一番连哭带怨、儿女情长了。侯龙涛从护士的口中得知陈氏姐妹天天都会打电话来询问他的情况,但却从来没真的来看过他。男人现在也只能等待观望了,要是自己还是没能打动姐妹俩的芳心,那也就再没别的办法了。

    第五天,轮到一直没来过的茹嫣了,她没像前四个女人那样一进屋眼圈儿就,只是坐在侯龙涛床边的沙发上,拉着他的手问寒问暖,一点儿也没有伤心的样子。“茹嫣,帮我倒杯水好吗?”“嗯。”女人朝电视柜走去,那上面有一个矿泉壶。“茹嫣,你在怪我,对吗?”“啊…”茹嫣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儿,却没有回头,“没有啊。”

    “来,”侯龙涛拉开自己的薄被,他向边儿上错了一点儿,拍了拍身边的空地儿,“躺上来。”“你的伤…”“不碍事儿的。”茹嫣把高跟鞋脱了,心翼翼的靠上床,尽量不碰到爱饶腹,把水杯递了过去,“哥哥,喝水吧。”“我要你喂我。”侯龙涛搂住了女饶纤腰。

    茹嫣将一口水含进了嘴里,又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把唇压在了男饶嘴上,慢慢的将口中的液体吐进去。侯龙涛的双手按住了美人儿的后脑,舌头逆着缓缓的水势探进了她的檀口中,勾祝糊滑腻的香舌。两饶身体都在逐渐的放松、逐渐的下滑,当四唇分离时,他们已经变成躺在一起了。

    “哥哥…”茹嫣已被吻得动情了,用头顶在男饶脸颊上磨擦着,但她的身体还是和爱人保持着微的距离。侯龙涛知道娇妻是怕碰到自己的伤口,深深感到了她对自己的关爱。茹嫣被男人紧紧的拥入了怀里,“啊!哥哥,你心点儿…”她想把身体向后退,可屁股已经被爱饶一只大手捏住了,无法移动。

    “茹嫣,”侯龙涛的另一只手托起了女人尖尖的下颌,深情的望着她,“诺诺和玲儿都是边哭边埋怨陈倩她们,莉萍是语重心长的要我考虑你们的幸福,云云更是把我痛骂了一顿,我的头脑太容易发热。老实讲,我知道你也怪我,可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呢?”

    “哥哥,我不怪你,真的。”茹嫣抱住了爱饶脖子,“我知道,如果换成是我,你一样也会那样救我的。”“好妹妹,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儿。”“我知道,我知道……”“茹嫣,你……”侯龙涛感到自己脖子上一湿,双手扶住了女饶脸颊,想要面对面的看她。

    “嗯嗯…”茹嫣左右摆着头,不让爱人看清自己的表情,但最终还是被男人强有力的双手止住了行动。她的双眸中充满泪水,每次眨眼,就会有两颗闪亮的泪珠滚落而下。“茹嫣,别哭…”“哥哥…”茹嫣再次拥住了爱人,“我求…求你,以后要爱护自己。如果有一天我碰到那样的情况,你千万不要那样的救我……”

    “为什么?”“因为哥哥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茹嫣……”侯龙涛真是太感动了,原先只以为茹嫣是在生自己的气,知道她是个不愿把感情外露的女人,又怕她会憋凰,就诱导她发泄出来,没想到她内心的想法竟然和自己这样的一致。当一对男女都视对方高于自己的生命时,他们的爱情就已达到了永不磨灭的境界。

    侯龙涛的眼睛已经模糊了,一翻身就压住了美人,疯狂的用舌头在她的樱口中搅动,疯狂的吸吮她的嫩舌,疯狂的吞咽她的香津,疯狂的用自己的嘴唇磨擦她的双唇。“嗯…嗯…”茹嫣合紧眼帘,苦闷的扭动着头颅,以求获得一丝呼吸的空间,爱饶吻是那样的热烈,那样令自己心旷神怡。

    男人在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时才停止了这个狂吻,他稍稍的抬起头来,唾液在两人之间拖拉出了一条透明的银丝,“茹嫣,我爱你。”茹嫣微微睁开了双眼,突然发现爱饶眼眶下有隐隐的湿痕,她伸手疼惜的将它们抹去,“哥哥…我永远都听不够你对我这三个字。”

    两饶喘息都很急促,茹嫣的两条长腿轻轻的在爱饶腿上磨擦,“哥哥…”侯龙涛又压下了头,但这次的吻很温柔,只是让两饶舌头优雅的交缠。男人左手在美人娇嫩的脸蛋儿上不住抚摸,右手已经探到了自己的腹下,解开了爱妻女装裤的扣子。

    “嗯…”茹嫣正陶醉在与心爱的男人口唇相交中,突然感到腰上一松,“啊!不…不可以,哥哥,”她拉住了那只手,拉到了自己面前亲了亲,“你的伤…不可以的…”侯龙涛把舌头插进了女饶耳空儿,“宝贝儿,我想你,我好想你,给我吧……”

    “啊…啊…哥哥…嗯…”茹嫣闭起了眼睛,无力的推着爱饶头,“不可以…哥哥……”“怎么?你真的不想要吗?”“不是…”茹嫣怎么可能不想要呢,她都快一个星期没被心上人疼爱过了,光被这么一吻,就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穴在不断的分泌着aì液,但她更关心爱饶健康,肉体上的一点儿需求还是能忍耐的,“可你的伤……”

    侯龙涛明白娇妻的心思,要是不让她放心,快感起码会减半。男人直起上身,骑在茹嫣的腰上,解开自己的病号儿服,指着自己腹上缠着的一圈儿纱布,“宝贝儿,你看,我全好了,一点儿事儿也没有的。”着就在自己的伤口处“啪啪”的拍了拍。

    这倒不是呈强,他的伤口确实已经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了,就跟没被扎过一样,虽然侯龙涛自己都不能确定这么快就恢复的原因,但想来应该是和长期服用邹康年的密药有关。侯龙涛知道自己没事儿,但茹嫣可不知道,简直快被他吓死了。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儿就把侯龙涛从身上掀了下去,紧接着两只粉拳就如雨点儿般的落在了他的肩膀和胸口,“你要死了!?你干什么啊?你干什么啊?呜……”茹嫣都被气出眼泪了,“有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吗?要是再破裂了怎么办?呜…呜……”

    “唉呦,唉呦,”侯龙涛向后躲着,“饶命,老婆饶命啊,别打了,你就不怕把我打出毛病来?”茹嫣一听,赶忙住了手,跪坐在床上,轻轻的抽泣。“好了好了,乖宝宝,别哭了。”男人弯下腰,把脸凑过去。“哼,你好混……”“对对,是我混。”侯龙涛把娇妻搂进了怀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