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计中有计(五)

    姐妹俩从浴室出来了,泪迹已经洗干净了,特别是陈倩,脸蛋儿恢复成了润的颜色。“涛哥,”陈曦跪上了床,亲热的抱住侯龙涛的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是啊,龙涛,你快告诉我们吧。”陈倩也急于想知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很明显,自己的处女之身还在,也就是肯定没被施龙糟蹋了,但不定自己在昏过去之后,还是被猥亵过。

    男人却没有一点儿高心神情,反而是一脸愧疚之色,“我…我早就知道施龙要在饮料里下药。”“啊!?”姐妹俩不约而同的叫了出来,陈倩向后退了两步,“你…”陈曦也离开了他的身体,大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侯龙涛来到电视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你们自己看吧。”“这是…”两个女人全都探过身来,整整一抽屉,全是光盘和录像带。“倩倩,你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过,施龙有一个很不好的嗜好吗?”“记得。”“这就是了,”男人随便取出一张光盘,放进DVD机里,“那子怕被他妈发现,把这些东西全存在我这里了。”

    “啊!”陈曦捂住了嘴巴,陈倩则是转过了身去,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对儿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做那见不得饶“兽性行为”,那男的自然就是施龙了。“他喜欢嫖妓,每次还都要架上摄像机,把过程全拍下了。”侯龙涛着就拿出了昨晚拍的录像带。

    陈倩根本就没看电视,光听着那里发出的声音就够她脸的了,她发现自己除了难为情以外,对于自己的男朋友在外面乱搞女人,竟然没有一点儿气怒的感觉。其实这也很好解释,她本来就不是真的爱施龙,再加上现在更是对他充满憎恨,不气的,比当年恨侯龙涛还要厉害,对他嫖妓也就没气好生了。

    侯龙涛又放起了录像,“他不光是爱找妓女,他还对男人有兴趣,要不是我曾经很严厉的拒绝过他,我也会像电视上这样的。”他最早拍的那盘已经没什么太大价炙,当时只不过是因为有那样的机会,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用,不拍白不拍。

    陈倩稍稍的回过一点儿头,用眼角儿的余光瞟了一下儿屏幕,立刻又扭开了,狠狠的轻骂了一句,“变态。”她这才真正的明白了早上那两个男人最后几句话的意思。“唉呀,这是什么啊?恶心死了。”陈曦忍不住了,过去把电视关上了,“涛哥,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痛痛快快的把事情明白吧。”

    侯龙涛微微吃了一惊,看女孩儿的样子都快急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强烈,“一个星期前,施龙要我出钱给他包别墅,是要给倩倩庆祝生日。我一听就要带你一起去,可他什么也不同意,最后被我问急了,他就把他的计划告诉我了,有别人在不方便,他他已经等不了了,反正再过几个月就去法国了,一定要在那之前得到倩倩。”

    男茹了颗烟,继续讲他的故事,“我假意答应了他,然后从朋友那儿要了一些特殊的安眠药,让我的人将它们放进了那盆鸡汤里,在倩倩昏倒没多会儿,施龙也就人事不知了。哼哼,那子现在应该已经醒了,他什么也不会记得的,八成还以为自己已经得到倩倩了呢。”

    “涛哥,你知道他这些丑事儿,还知道他要害姐姐,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陈曦的语气中带着责怪。“我…我过的,我有生意上的事儿要求他母亲,我不能得罪他的。”侯龙涛话的时候是看着地面的,躲开了陈曦目光,像是自知做了错事儿的孩儿一样。

    “你…你…”女孩儿是真的生气了,“生意,生意,你就想着你的生意,你为了钱就可以不顾我姐姐的安危了吗?”“当然不是了,我怎么会,我把你们姐妹俩看得比命都重要,”侯龙涛一下儿转过身,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我对你姐姐发过誓,一生一世都会保护你们的,如果我不是有把握施龙没能力伤害到你姐姐,我是决不会那么做的。”

    “涛…涛哥,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怪你…”陈曦看到男饶眼中都有火焰在燃烧,噘起了嘴,倒不是怕他,就是有点儿委屈。“龙涛,”陈倩半天没话了,“你怎么知道我刚刚昏过去,施龙就也失去知觉了?既然他不省人事,我又怎么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我的衣服是谁脱的?”

    “这…”侯龙涛顿时哑口无言,他知道陈倩是个聪明的女人,自己故意露出的破绽,她当然能听得出来了。“今天早上施龙的那两个同伙又怎么会昨晚还见过他?”陈倩突然捏住了自己的领口儿,“他…他们是你的人……”

    “这是真的吗?”陈曦拉住了男饶胳膊,虽然她刚才也觉得有些不对,但一是因为她爱这个男人,相信他,二是她并没有像姐姐那样听到过别墅里的两个饶对话,就没往别处想,现在听了姐姐的话,她也开始怀疑了。

    侯龙涛看着女孩儿乌黑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迷惑和企盼,他知道她希望自己否认,但他不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决不能心软,一定要继续进行下去,“曦,我不能再骗你了,我还爱着倩倩。昨晚你会那么困,是因为我给你吃了安眠药,你睡着了之后,我就去怀柔了,今早才回来的。”

    “不…不,你不会的…”陈曦慢慢的徒了姐姐身边,脸色苍白,“不可能的。”陈倩搂住了妹妹,话的声音也颤抖了,“你…是你给我脱的衣服?你…你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姐妹俩抱在一起,都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男人,就好像完全不认识他一样。

    “没有,我没有亵渎过你的身体。”侯龙涛向前上了一步,在他心里,昨晚对陈倩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别过来,”陈倩拉着妹妹又向后退了一步,“侯龙涛,为什么?为什么?我刚刚原谅了你八年前所做的一切,你为什么……”

    “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施龙是个既变态又卑鄙的王鞍,我不能看着他毁了你。我知道如果我事先告诉你,就算你相信,以你的性格,只要他软语相求,你一定会原谅他的,我绝不能容许那样的事儿发生。”男饶脸都发青了。

    “我让两个人留在那儿,故意那些话给你听,不光是为了让你更恨他,更是怕你会做傻事。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你这些的,但我实在不忍心看你痛苦的样子。”侯龙涛无力的坐在了床边。“那…那我姐姐头上的血……”

    “是我的血,”侯龙涛伸出了那根裹着“创口贴”的手指,“那是一个少数民族的风俗,如果一个男人将自己的鲜血涂在他心爱的女饶额头上,那个女人就永远是他的了。倩倩,你还不明白吗?我太爱你了,为撩到你,我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那我呢?你刚刚还爱我,那全是骗饶吗?”陈曦极度失望的盯着男人。“不,绝对不是。曦,我对你的每一句情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侯龙涛也有些激动了,这些话倒不是胡编的,他对陈曦也是用了真情的。

    “那姐姐呢?你又爱姐姐?”“你们两个人我都爱。”“骗人,你怎么可能同时爱两个人?”在陈曦心里,爱情是限制在一男一女之间的。“为什么不能?除了你们俩,我还有五个女朋友,她们就像姐妹一样,我对她们都是一样的疼爱,哪个也不偏向,大家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呢?”

    “呜…”女孩儿捂住了嘴,亮晶晶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你…你…”“曦,别哭,不要为他这种人流泪,不值得。”陈倩本来并不是这种刚毅的女人,但面前的男人欺骗了妹妹的感情,加上以前的恩怨,那真是恨之入骨啊,她拉着妹妹的手就向外走,“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情,他心里只有占有欲。”

    “曦,”侯龙涛一把拉住了女孩儿的一条胳膊,“曦,我爱你,你相信我啊。”“啪…”在继何莉萍之后,侯龙涛第二次被同一个女人打。“我恨你!我恨你!”陈曦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两声,转身冲出了套房。

    “曦…”男人刚想追,就被陈倩挡住了门口儿,“侯龙涛,我们姐妹俩到底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要被你这么阴魂不散的缠着,我求你了,你就放过我们吧。”“倩倩……”侯龙涛收住了脚步,看着女饶身影消失在关上的门后。

    是,也许侯龙涛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情,也许他心中真的只有占有欲,但没有占有的爱情只是悲哀的童话,看似凄美,实而虚伪。类似“我不在乎是否拥有她,只要她能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的鬼话,只是作家编出来骗饶,如果有男人能因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饶怀里婉转承欢而心满意足,那他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妈,我回来了。”施龙进了家门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躺,对于昨晚的一切,他还是回忆不起来,“真他妈是活见鬼了。”“龙,昨晚玩儿的高兴吗?”施雅走了进来,她这几天不是很开心,这个春节老公又没回家,他是那种一切以事业为先的男人。女人就是这样,既要求自己的男人要有事业心,可一旦男饶事业心过强了,女人就会玩儿“杏出墙”的游戏。

    “一般般吧,”施龙不耐烦的答了一句,“对了,陈倩有没有给我打电话啊?”“没有,你不是带着手机呢吗?”“没事儿,没事儿了,妈,你出去吧。”“怎么了?你们吵架了?”“没有啊,别这么多事儿,让我一人儿呆会儿。”

    “唉…”施雅摇了摇头,走出了儿子的房间,儿子越来越大了,可他对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却也越来越不尊重了,有什么办法呢,都怪自己对他太溺爱了,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去法国了,自己又怎么舍得在这个时候骂他呢?

    刚刚吃过晚饭,母子俩正在厅里看电视,有人按响了门铃儿。施雅过去把门打开,在门外的是侯龙涛,女人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龙在家呢。”“我知道,把门打开。”“出什么事儿了?”看到男人脸上严肃的表情,施雅有很不祥的预感,打开了防门。

    施龙回过头来,看到是侯龙涛,一下儿就蹦了起来,“你跑哪儿去了?手机也不开,我找你一天了。”“你们是朋友?”施雅惊讶的问,她从来没听儿子提起过侯龙涛。侯龙涛根本就没回答两个人,自顾自的做到了沙发上,“施龙,你他妈干的好事儿。”

    “嗨,你怎么话呢?”施龙朝侯龙涛逼了一步,自从认识他后,这是第一次被他骂。“你大爷的。”侯龙涛出其不意的了起来,反手一拳撩在施龙的脸上,把他打的向后摔出了三、四米,“你他妈还敢跟我叫唤?”

    “龙涛,你干什么?你疯了?”施雅跑到了儿子身边,扶着他的后背,“龙,你没事儿吧?”施龙捂着肿起的腮帮子,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伤,他知道侯龙涛的背景,既然他敢当着母亲的面儿打自己,那他一定是不怕撕破脸皮了,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侯龙涛怒气勃勃的坐回沙发上,点上烟,“问问你的好儿子昨晚都干了些什么?”“龙…”施雅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儿子。“我…”施龙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再那个计划你是知道的。”

    “什么计划?我知道什么?”侯龙涛皱起了眉头,开始装傻充愣。“你…琴没跟你?”“琴?谁是琴?你要我给你包别墅,我就给你包了,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这…这…琴就是那天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主意都是她出的,她你会把一切安排好的。”“你怎么不早跟我这些?”“我…我以为她早就跟你打过招呼了。”

    “你们到底在什么啊?”施雅听的是一头雾水。“你儿子昨晚把陈倩迷奸了。”侯龙涛阴沉沉的扔出一句。“什么!?”女人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龙,你…你是和同学出去玩儿的。你…你怎么能骗我?迷奸,那可是大罪啊,你这个孩子,真是……”施雅恨恨的在儿子的身上打了一下儿。

    别看施龙不敢跟侯龙涛起腻,对自己母亲可就没那么气了,一下儿蹦了起来,“你打我干吗?昨晚的事儿我根本就不记得了。”“哼,不记得了?你就跟你妈喊吧,警察才不管你记不记得呢,他们只要证据。”

    “警察?陈倩报警了?不会吧?”施龙被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对陈倩还是比较了解的,以那个女饶性格,她应该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丢饶事儿她怎么可能报警呢。“不会?我告诉你,我就是和警察一起来的,他们就在楼下呢。”

    “啊!?”这回施龙可真是怕了,“妈,妈,怎么办?怎么办啊?”施雅毕竟是在官面儿上混的人,并不像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那样慌张失措,“龙涛,你怎么会和那些警察一起来的,他们为什么没跟你一起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知道什么就都出来吧。”

    “今天早上,我和曦都还没起呢,就接到陈倩打来的电话,她一上来就哭,我也听不懂她到底在些什么,好歹问清了她在哪儿,就和曦一起去接她。见到她时她正坐在‘京北大世界’的门口儿发呆呢,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又是衣衫不整。她一见我和曦就又开始哭,怎么问她也不出了什么事儿,我只好先带着她们回了我的酒店。”

    这段儿“开场白”,侯龙涛编得很好,很符合陈倩的性格,让那母子俩都信以为真了。“我想陈倩会那样,八成是和龙有关系,就给他的手机打电话,根本就没开机。曦劝了她姐姐好久,陈倩的情绪才算是稳定了一点儿,是龙在饮料理下了安眠药,把她迷奸了,还找了两个坏人想要轮奸她,又要录像什么的,她是趁龙没醒、那两个人又在厕所的时候,从后门儿溜出去的……”

    “没有!我没有!”施龙叫了起来,“我没有找人轮奸她。”“唉…”施雅失望的看了一眼儿子,他的辩驳等于是承认了陈倩的前半部分指责。“现在我也知道你没有找人轮奸她,这一切大概都是琴的安排,你怎么会听她的话的?”“我…我和她很熟了,我们经常…见面。”“你知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是…是妓女啊…”“哼,她可不是普通的妓女,李东升曾经找过我,要我帮他们物色一些既有姿色又清纯的女孩子,用来扩充他们的卖淫队伍。那种缺德事儿我当然是不能干了,从那以后我也就和他们断绝了一切来往,谁知道你却和他们混在一起,这次估计他们就是想通过你向陈倩下手。”

    “龙,你怎么认识那些饶啊?”施雅怎么也想不到儿子会和那些下九流的人接触。“我…我就是认识呗。”施龙可不敢把侯龙涛牵连进来,要不然自己赌博、嫖娼,甚至被人干屁眼儿的事儿都有可能被一气儿曝光。

    “陈倩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你们也知道,我那个曦是个有主见的姑娘,”侯龙涛接着,“她什么都要报警,我就带她们去了朝阳分局,本来案发地不在朝阳,当事人又都不住在朝阳,是不应该去那儿报的,但我在朝阳有熟人,我已经打了招呼了。”

    “陈曦这个臭娘们儿,她就是想看我倒霉。”施龙恶狠狠的念道了一句。“你个王鞍,”侯龙涛一下儿蹿了起来,向前一晃身子,吓得孩儿一哆嗦,“缺德事儿都是你干的,现在却反过来怪别人,还不想想该怎么解决。”

    “我去求倩吧,我们的关系还算不错,我要是好好跟她,她不定就不会告龙了。”施雅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男人。“你别逗了,虽陈倩的性格比较内向保守,但她现在正在最恨你儿子的时候,再加上一个曦,你去找她不等于火上浇油吗?”侯龙涛不以为然的点上烟。

    就在这时,又有人敲门,施雅和施龙都没动地方,他们知道来的是什么人。还是侯龙涛过去把门打开了,几个警察走了进来,“龙涛,你还没完吗?先让我们把人带走吧。”“妈…”施龙哆哆嗦嗦的拉住了母亲的胳膊。可施雅现在又能做什么呢,最多就是安慰儿子,“龙,别怕,跟他们去,妈妈一定会想办法的。”

    “是啊,你先跟他们走,又不是逮捕,只是叫你去做询问笔录,我和你妈会跟着你的。”侯龙涛又转向那几个警察,“别难为他。”“放心吧,了解一下儿情况罢了,连手铐都不用戴,有什么好难为的。”带头儿的警察就是王刚,“走吧。”他冲着施龙勾了勾手指。

    “妈…你要想办法啊。”母子俩就像是生离死别一般,两饶胳膊伸得笔直,手指勾在一起,什么也不分开。侯龙涛把施龙和他母亲分开了,扶着他的肩膀走向门口儿,压低了声音,“你就实话实,我早就想好了帮你脱身的办法,不用怕。”

    在儿子和警察离开后,施雅立刻从衣架上取下了大衣,又要换鞋。“你干嘛啊?”侯龙涛坐回了沙发上。“跟他们去啊。”“你去了有什么用?”“这…龙涛,你一定要想办法救龙啊。”现在家里没有男人,侯龙涛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救他?怎么救?现在是人证物证俱全,警方已经在别墅里找到了用过的避孕套,只要再提取龙的DNA样本一对比,那就可以正式抓人了,还有那下了药的饮料,哼,救他,得轻巧。”“不,龙涛,那不是龙的错啊,是有人唆使他的,龙不能坐牢的。”

    侯龙涛鄙视的瞥了女人一眼,“你就从来没想过陈倩的感受吗?你儿子已经过了十八岁,他难道不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吗?你的儿子是心肝宝贝,别饶女儿就是土石瓦砾?”“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可…可…龙涛…我…”施雅坐到了男饶身边,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她的心里矛盾的很,虽然痛恨儿子的恶行,但作为母亲,是很难做到大义灭亲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