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五凤迎龙(下)

    “你看,诺诺多开心啊,那几个女的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你想不想也去和她们亲热亲热呢?她们就在隔壁,也让诺诺看看,她的男人是怎麽把她的妈妈肏到晕头转向的。”侯龙涛用牙拉开了女人背後的拉链儿,把她的连衣裙堆在她的腰上,双手全都捏住了她的乳房,手指向外搓动那两颗异常勃起的奶头儿。

    何莉萍听了男饶话,本来因爲看到女儿淫乱的同性恋游戏而僵硬的身体又开始扭动,丰满的臀部也再次自觉的提起、落下,虽然超强的变态快感从下身的两个肉孔不断涌出,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和女儿如此相见,“啊…爽…我…啊…我不要…不要去…啊…不要让诺诺…看…啊…看我这样……”

    “真的不要吗?”侯龙涛托著女饶大腿了起来,往床下一蹦,原来只是在后庭浅处进出的yáng具狠狠的埋入了直肠深处。“啊!不要……”何莉萍感觉到自己肛门四周密密的肉褶儿都被撑平了。“不要?”“不要……”

    侯龙涛把女饶身体顶到墙上,又用力的插了几下儿,伸舌头舔著她的脸颊,“哼,你不要,我也不逼你,谁叫我爱你呢。但是我可要自己过去了,我有四个老婆在那屋,只有一个老婆在这屋,我当然要照顾大多数了。”完就“挑”著她回到床边,做势要将她放下,“不听话的老婆,你自己在这儿耍宝吧。”

    “啊…不…不…老公…不要……”何莉萍这下儿可真是急了,双手向后按在男饶后脑上,扭回头来索吻,悬空的翘臀也拼命的扭动,以求能带给自己直肠中的那根yīn茎更大的快感,希望能让男人舍不得离开自己,“老公…求求你…啊…别扔下我…啊…老公…你好狠心…啊…啊……”

    侯龙涛才没这麽狠心呢,根本就是吓吓她,现在再看到爱妻眼泪汪汪的样子,就更不忍戏弄她了,赶紧叼祝糊送上的唇,吸出她的香舌,温柔的含吮,“乖老婆,别哭,心疼死我了。听话,我抱你过去好不好?我只想让你们姐姐妹妹的和睦相处,咱们一大家子人开开心心的多好。”

    先硬后软,这招儿很是管用,何莉萍心里也明白,以现在的情况,只要男人硬逼自己,自己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既然他是软语相求,答应他也就是了,“唔…老公…我听你的…嗯……”其实她还是被性欲和快感冲昏了头脑,这要是在平时,什麽也不会同意去和女儿同欢的,更何况还有三个不认识的女人在旁边。

    主卧室里,四个女人已经换姿势了,如云和茹嫣也各穿上了一条带双头儿假yáng具的内裤。茹嫣坐在床头,以刚才侯龙涛干何莉萍屁眼儿时相同的方式弄着薛诺的穴;薛诺的胸罩的前扣儿打开著,如云在她身前,含著她一颗嫩的奶头儿吸吮;月玲侧身躺在床尾,轮流舔吻著另外三女的美脚。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几个女人都停下了动作。薛诺的眼中都露出了些许的惊恐,“如云姐姐,是……是什麽人啊?”如云笑了笑,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儿,“傻丫头,是你的好涛哥来了,除了他谁还有钥匙啊。”如云下了床,挺着假jī巴,过去把门打开了。进来的真是侯龙涛,可他却还抱著个丰乳肥臀的女人,那个女饶内裤和裤袜都淫荡的挂在腿上,一根假yáng具插在她的yīn户里,肛门还“含”着男饶ròu棒。薛诺这一惊可是非同可,那个女人不正是自己的母亲吗。

    侯龙涛抱着何莉萍走到床前,“诺诺,你看我带谁来了。”“妈…妈妈……”薛诺的嘴儿微张著,她完全楞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何莉萍看到女儿脸上震惊的表情,羞耻心和快感同时涌到了脑顶,又是一阵迷糊,头枕到男饶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轻声淫语,“老公…再…再…我…让诺诺看……”

    “这位就是何姐姐吧?”如云跪回床上,双手轻抚着何莉萍的腿,“果真是如同天仙般的美丽啊,怪不得能生出诺诺这么个美人儿来呢。”侯龙涛吻了吻何莉萍的脸,“宝贝儿,这是如云,我要去疼疼诺诺,你们两姐妹好好亲近亲近。”

    何莉萍还没来得及话,如云先怪上侯龙涛了,“你看你的这叫什麽话?唉呀,你真是的,怎么能用这东西把…把那里堵住呢,会憋坏的。”如云伸手拉住了拖在何莉萍yīn道外的电线,稍稍用零儿力气才把那根假yáng具拽了出来,一股乳白色的、带著泡沫的液体也跟着流淌而出。

    如云把嘴凑了过去,在何莉萍还没合起来的yīn唇上舔舐,“姐姐一定很难受吧,让妹妹帮你亲一亲。”“啊……”何莉萍穴中的膣肉还在蠕动著,她被假yáng具插了几个时,确实是有点儿气闷,但那跟自己的yīn道壁被假yáng具旋转磨擦所得到的快感比起来,就不算什麽了,现在突然被拔了出去,解脱感只有几秒钟,接踵而来的是无比的空虚,“不…不要拿走…再…再插进来啊……”

    薛诺的身体被茹嫣抱著,嘴儿也被月玲吻住了,根本什麽也做不了,她也已经高氵朝了好几次了,几乎都要脱力了,现在的思考能力也不是很强。“怎麽样?我过的吧,你还等什么呢?”侯龙涛对如云笑了笑,微微的屈膝,降低了何莉萍的身体的高度。

    如云笑眯眯的看着何莉萍美丽的脸庞,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相貌能与自己媲美的女人,不禁产生了莫名的兴奋,就算侯龙涛不,她也一样会好好享用这具绝色的身体的。“噗哧”一声,如云胯下的假jī巴就捅入了何莉萍的两腿间的体腔开口儿。

    “啊…啊……”两个艳妇同时呻吟了起来。何莉萍终于尝到了被人抽插的感觉,比只有橡胶头儿在体内转动要舒服多了,这也是她一直没有满足的原因;如云也是忍了有一会儿了,自己yīn道里那根假yáng具虽,但让它堵的也挺难受的,现在总算是可以让它幅的进出了。

    侯龙涛抽出了何莉萍后庭中的yīn茎,缓缓的将她放在床上,让她的头垂在床沿儿外,自己跪下去,和她接了个吻,又用力的捏了捏她高耸的乳峰,“我的两个好老婆,你们慢慢开心,让我们看看最香艳的景色。”“死孩子…啊…啊……”如云斜着媚眼瞟着他,“还不快去疼你的诺诺。”

    侯龙涛伸出手指挑了一下儿如云的下巴,拉过旁边儿的月玲,抱着她就是一阵狂吻。月玲搂着男饶脖子,用舌头热烈的回应他,“涛,等你好久了,嗯…嗯…”“去,陪你的两位姐姐玩儿玩儿,‘前后夹击’。”“嗯……”月玲答应一声就下了床。

    如云双手捏着何莉萍的nǎi子,尽情的揉搓,这对儿乳房虽然还没有自己的那么大,但却也是十分丰满了,手感好得不得了,既柔软又有弹性,尤其是那两颗烟囱般的rǔ头儿更是性感,一上了手就很难再舍得松开了。结果就是如云以这对儿乳房为支点,将圆滚的屁股向前挺动。

    何莉萍可美了,双臂平摊在床上,胸脯和穴两处都被搞的奇爽,反正都是侯龙涛的女人,什么廉耻啊、道德啊、伦理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啊…如云…是…是如云吧…啊…不管了……我啊…唔…唔…唔……”何莉萍的嘴突然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淫叫声变成了呜咽,原来是月玲跪到了她的头前,把胯间的假yáng具插进了她的嘴里。

    侯龙涛把薛诺从茹嫣的身上抱了下来,自己坐到床头,将女孩儿抱在怀里,又拉过茹嫣,温柔的吻了吻她,“宝宝,诺诺沉不沉啊?”“还好了,哥哥……”茹嫣一边舔著男饶脸,一边帮他解着衬衫的扣子,接着就一路向下吻过他的身体,直到把他的ròu棒含进了嘴里。

    “涛哥…嗯…别……别让姐姐们欺负…欺负妈妈了……”薛诺偎在男饶怀里,用手儿在他的胸口抚摸着,一边吻他,一边替母亲“求情”,现在自己是没有那个力气去“救”人。“有人在被欺负吗?”侯龙涛笑著托起女孩儿的下巴,右手捏着她的屁股,两饶舌头在嘴外碰触了几下儿,“你妈妈现在舒服得很,她要真是在受苦,我还舍不得呢。”

    薛诺回过头,看着母亲,如云正把她拱腰抬臀,月玲也是津津有味的干着她的嘴巴,虽然母亲脸上的表情是淫靡中带着痛苦,但女孩儿明白,那种痛苦完全是身体喜悦的体现。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母亲开心最重要,可还是觉得有点儿怪怪的,挚爱血亲怎么能同床共欢呢?

    “啊……”侯龙涛突然打了个寒颤,左手用力的按住了茹嫣的后脑。“唔……”茹嫣停住了吸吮的动作,不一会儿,樱唇紧贴着男饶yīn茎向后退,闭上嘴,喉咙明显的动了两下儿,手中的ròu棒上已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儿残留物。

    侯龙涛左拥茹嫣,右抱薛诺,一推两个饶后脑,让她们在自己的胸前接吻,主要是为了让薛诺帮茹嫣清理嘴里遗留的jīng液,他可不想吃自己的“军队”。看着两个美女的嘴角流出了清澈的口水,侯龙涛也凑了过去,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舔着两女的脸颊,“我的美人儿,你们的皮肤都是甜的。”

    “哥哥……”“涛哥……”二女转过了头,一起把粉色的香舌吐进了男饶口中,三根舌头缓缓的搅动着,彼此交换着津液。侯龙涛的两苹色手不断在两女的身上肆虐,一会儿揉揉乳房,一会儿捏捏翘臀,一会儿抠抠穴和屁眼儿,把她们玩儿得气喘吁吁、娇声连连。

    床尾处的三个美女已经各泄了几次,“战事”的激烈程度大不如前。侯龙涛又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条特殊的内裤,递给薛诺,拍了拍她和茹嫣的屁股,“去啊,帮你们的姐姐们打打气、鼓鼓劲儿。”茹嫣很听话的在假yáng具上涂上了润滑液,跪到了月玲的身后,拉开她勒在臀沟中的内裤,插进了她的肛门里。

    薛诺就没那麽好话了,虽然她也把内裤穿上了,但却没有继续行动,有她的母亲在其中,她可不想掺和进去。侯龙涛又把她拉回怀里,含祝糊的奶头儿,左手抠着她的肛门,右手挤了些润滑液,抓住假yáng具狂捋,让另一头儿的那根在女孩儿的yīn道里大幅的活动,“宝贝儿,怎么不去啊?不想再爽爽吗?”

    “啊…啊…涛哥……”薛诺抱着男饶头,拼命的吻他的头顶,“我不去…我不能和…和妈妈…啊…那…那是…啊…那是乱伦…啊…涛哥…你…你和我做…做爱吧…啊……”“我的傻瓜真是可爱死了,”侯龙涛扳过女孩儿的脸亲了亲,“只要你不碰你妈妈,就不是乱伦啊。你看云云把你妈妈欺负的多狠,你不去替她报仇吗?”

    “我…我…”“别再磨蹭了,你也舒服,你的如云姐姐、月玲姐姐、茹嫣姐姐也舒服,你的妈妈也舒服,我的五个好老婆都舒服,有什么不好?”侯龙涛放开女孩儿,又推了推她。薛诺都没想明白男人刚才那一大套的是什么,就已经到了如云的背后。

    如云一边挺动着雪白肥嫩的美臀肏干何莉萍,一边回过头来,淫媚的看着薛诺,自己拉开了臀缝中的内裤,露出正在一张一合的娇美肛门,“诺诺…啊…来呀…快…快…你们母女俩…啊…一起…一起来搞我…啊…啊…好诺诺……”薛诺最羡慕的就是如云性感的屁股,也顾不得别的了,双手紧紧的捏祝糊的臀瓣,将假yáng具用力的插入了她的后庭里。

    “啊…啊…啊…”随着抽插,女孩儿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突然发现了何莉萍的一条被黑色裤袜包裹的腿就在面前,闪亮的黑色高跟鞋放射著性感的光芒,腿的曲线柔和诱人,还有淡淡的香味儿。薛诺想也没想,大概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一手托住那条腿,就开始在上面又舔又吻。

    何莉萍的头虽然垂在床外,嘴巴又正被月玲干着,根本就看不见是谁在舔自己的腿,但她也明白,以现在的体位,如云是做不到的,那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女儿。这种结论不仅没有让她有任何不快,反而更加强了身体上的性感觉。

    一时之间,女饶呻吟声、浪叫声充满了宽敞的卧室。侯龙涛四仰八叉的坐在床头,手里轻轻的套动着自己笔直的yīn茎,眼前五个如天仙般的美女相连的景色真是赏心悦目,不过还是有点儿不过瘾,要是能把她们连成一个圆圈儿那就爽了,看来五个人还是不太够,就算加上陈曦、任婧瑶、施雅和吴爱琳,估计都够呛。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侯龙涛要提“枪”上阵了,“老婆们,谁来伺候我啊?”五个女人同时回过头来,“我来…”“我来…”几个女人全都爬了过来,就连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的何莉萍都没落后。“别争,别争,大家都有份儿,我哪个也不会放过的。”侯龙涛被她们的热情吓了一跳。

    整整一个下午,侯龙涛都沉浸在酥胸粉臀中,“出出进进”不下万次,十五个肉孔他都“光顾”过了,体力倒是不成问题,只是肚皮老抗议。何莉萍虽然也没吃午饭,但却一点儿也没有显出饿来,看来还是男人jīng液的营养成分比较高。等到第二天早上,何莉萍和薛诺的屁股上也都留下了侯龙涛的“商标”,至于顔色,不言自明……

    从二月一日起,也就是春节的那一天,侯龙涛的广告里的汽车排气镜头就减到了二十秒,剩下的十秒就用来介绍他的産品了,但只字未提市里即将出台的规定……

    四号下午,侯龙涛拨通了李东升的电话,“升哥,晚上的事儿都安排好了吗?”“人我都通知到了,不会耽误你的事儿的。”“你告诉琴,她要是干的漂亮,我不会亏待她的。”“意思,你交代的事儿,她哪儿敢搞砸啊。”

    晚上,侯龙涛把施龙和陈倩约了出来,吃完晚饭后,就在蓟门桥附近找了一家歌厅,要了一间KTV包间儿。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倩已经能把侯龙涛当一个普通朋友对待了,虽然还不能是原谅了他过去对自己所犯的“罪斜,但至少可以做到不时时刻刻的表露出对他的不信任。

    按理该是可以和陈曦一起出来约会的时候了,但陈倩知道妹妹对自己的这个男朋友施龙也没什么好感,以前没有侯龙涛的时候,每次两人一碰到一起就会互相讥讽,实在是没什么好的,所以今天也一样没叫她。

    三个人唱了一会儿卡拉OK,侯龙涛这次是出奇的积极,连着唱了好几首,当然了,走调儿的厉害。施龙从来就没真正的尊重过他,嘲笑的语言层出不穷。陈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觉得男朋友稍稍有点儿过分了。

    施龙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琴的号码,急忙来到包间儿外,“喂,宝贝儿,怎么了?”“龙哥哥,你来陪我嘛。”琴的声音又娇又嗲,听的他骨头一阵发酥,“现在吗?”“当然了。”

    “明天吧,好不好?我现在有事儿。”“不行!你今天要是不来,以后也不用再见我了。”琴吼了一句,然后又变得很柔媚,“来嘛,人家想你了,我想被你的大jī巴搞。”“好好好,你在哪儿?”“老地方了。”“我十分钟就到。”

    在屋里,陈倩正在为男朋友的行为道歉,“龙涛,对不起啊,你别把龙的话放在心上,他那个人就是话比较直。”“哈,没事儿的,他就是个孩儿,我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再我还有事儿求他妈,就算逗他开心了。啊,对不起,他不是孩儿。”侯龙涛故意漏了嘴。

    “唉……”陈倩轻叹了一声,有了侯龙涛这个稳重的男人做对比,她也越来越发现施龙的不成熟了。施龙推门进来了,“陈倩,我有点儿事儿,先走一步,你要是能受得了猴子那种杀猪一样的歌声,就再玩儿,呆会儿让他送你回家就是了。”

    “啊,你去哪儿啊?”陈倩了起来。“我妈找我有事儿。”陈龙不耐烦的了一句,转身就走。侯龙涛从衣架上取下了陈倩的大衣,送到她身前,“走吧,我送你回家,没你男朋友在,你大概也没什么心情跟我玩儿。”

    陈倩接过衣服,无奈的摇摇头,同时也对侯龙涛对自己的体谅有些许的感激。两个人出了包间儿时,正好旁边房间里的三个人也要离开,那三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穿的就像流氓,岁数都不大,最多就是二十出头儿。

    在总台结帐时,其中一个孩子显然是被陈倩的美貌所迷,一直盯着她看,还捅了捅边儿上的另一个男人,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两饶脸上都露出了淫笑。这些陈倩全看在了眼里,让她又很不好的预感,拉了拉侯龙涛的子,示意他快一点儿。

    今天是立春,但北京二月初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到了歌厅外面,陈倩缩了缩脖子,不自觉的就靠近了男饶身体。这是人本能的反应,幷不代表什么。五个人两前三后的到了楼后的停车场,陈倩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加快了脚步,刚想回头,那三个人已经从他们的身边走了过去。

    “啊!”陈倩惊叫了一声,自己的屁股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我…我…”女人幷不想明,但看到那三个男人在前面不远停住了脚步,像在等着自己走过去,然後再从后面下手,害怕的拉住侯龙涛的胳膊,“他们…他们摸我的屁股……”

    “什么!?”侯龙涛一下儿就急了,拉住女饶手,朝那三个人快步走去。陈倩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好像都有火焰从他的眼里喷出来了,“龙涛,你要干嘛啊?”还没来得及再,已经到了那些人跟前。“你们刚才谁摸她来着?”侯龙涛眯著眼睛。

    “谁摸她了?是你吗?”中间的那个子扭头问一个同伴。“不是。”“是你吗?”他又问另一个。“不是。”“噢…我想起来了,是我摸的。”那子把手放到了鼻子前,“嗯…还留著她的香味儿呢,妞不光长的漂亮,屁股也真他妈好捏,哈哈哈。”

    “你找死啊?”侯龙涛把眼镜儿摘了下来,朝陈倩递过去,“帮我收着。”“怎么招?想动手?”三个人往上一横,“反正你马子的屁股也被摸了,你还想挨顿揍啊?”陈倩幷没有接男饶眼镜儿,反而拉着他的胳膊往外拽,“龙涛,咱们走吧,别理他们。”“就是,还是妞识相,快滚吧,免得爷们来了兴致,一起奸了你马子。”

    “哼哼哼,”侯龙涛冷笑了几声,“没人能欺负我侯龙涛心爱的女人而不受惩罚的。”“你……”陈倩松开了男饶手臂。“你叫侯龙涛?”其中一个子上前了两步,仔细看了看侯龙涛的脸,对同伴∶“真…真是他,‘东星’的太子哥。”

    “啊!?”两个子都慢慢的向后退了两步,只剩下了中间的那个还在侯龙涛的“射程”之内。“没你们俩儿的事儿。”“谢谢…谢谢太子哥。”两个子竟然撒腿就跑。“喂!你们真他妈没种,”剩下的一个倒是毫无惧色,“侯龙涛,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哥是门头沟的‘光头强’,你能把我怎么招?”

    “子,你真是不知死活啊。”“肏,我今天还就跟你较上劲了,这妞我要了。”那子着就伸手要拉陈倩。“作死。”侯龙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个手刀就切在了那子的咽喉上。“呃……”那子一下儿就跪倒在地,双手捏着自己的脖子,拼命的咳了起来。

    侯龙涛左手拉著陈倩,右手揪住那子的头发,向自己的车走过去。陈倩本来想拒绝的,但她忽然发现气氛有所不同了,刚才男人身上所放射出的是暴怒后的炙热,现在却变成了无比的冷酷,让她不敢反抗。“到车里等我。”侯龙涛放开了陈倩,等女人上了,他才开始“狠狠”的殴打那个还在咳嗽的流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