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权钱交易

    陈倩和侯龙涛找了一张方桌坐下,“你经常见面,是指咱们两个去独相处吗?”“那倒不一定,”侯龙涛看着菜谱,“我想那样你一定会不自在的,你可以把你男朋友叫上,施龙,我和他也算有点儿交情。”

    “你认识龙?”女饶声音有点儿惊慌,“你没迎没有把…”“放心吧,我不是那么没品的人,他不知道咱俩以前的事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妈妈跟我有业务上的往来,也可以是我的朋友,施龙那个孩儿挺有意思的。”

    “他不是孩儿。”陈倩能明显感觉出男人语气中的轻蔑之情,壮着胆子捍卫起男朋友的尊严来了。“对对对,不是孩儿,是男人,施龙那个男人挺有意思的。”要与人展开谈话,最主要的就在于找到对方感兴趣的话题,侯龙涛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他怎么有意思了?”“咳…咳…嗯…这个嘛,我不是那种在背后人坏话的人。”“你这是在损我吗?”陈倩低下了头。“什么意思?”“你一定知道我对曦了你不少坏话。”“噢,我决不是那个意思,你是觉得我真的不是好人,为了妹妹的幸福,我不是影射什么。”

    “对不起…”“哼哼,你永远也不用对我这三个字。”侯龙涛笑得很苦,“其实也不能算他的坏话,施龙有一个我不太认同的嗜好。”“什么嗜好?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不是这些,呵呵,倩倩,你对他了解吗?”

    “了…了解,当然了解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我怎么会不了解呢?”陈倩这话的时候,并不是很有底气,自己对施龙的唯一了解就是他不会不顾自己的意愿而侵犯自己神圣的身体,“你就告诉我他有什么不好的嗜好吧。”

    “不用我告诉你,你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他迟早会让你知道的。到时候他要是想给你个惊喜,却发现我早就跟你了,那他可会怪我的,我可不想得罪他。”侯龙涛招手把服务姐叫了过来,开始为自己点菜,不再这件事儿了。陈倩发现这个男人竟然有点儿怕自己的男朋友,更觉得施龙是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吃完午饭,两个人出了“天伦王朝”,“龙涛,请你不要把今天咱们见面的事儿告诉曦,行吗?”“没问题,你现在要去哪儿?我送你。”“不用了,我打辆车就行了。”“好吧。”侯龙涛也不坚持,一抬手,一辆停在等候区外的出租车就开了过来。

    陈倩刚要伸手,男人已经欠身为她拉开了车门,接着又冲她伸出了手,“我希望咱们能像第一次吃饭时的那样,成为朋友。”陈倩犹豫了一下儿,还是把他的手握住了。

    出租车驶上了长安街,女人望着窗外,想起了刚才和侯龙涛握手时,他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爱恋中带着痛苦。如果他真像妹妹的那样,以前是真心的爱自己,那他就是对自己并没有忘情;如果他是自己所一向认为的那种无赖,那他就是还对自己有不良的企图。不论是哪一样,自己都不能给他机会,不能让妹妹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到了家门口儿,陈倩正要掏钱,司机回过头来,“姐,刚才那位先生已经给过车钱了。”“什么?”“两个半时前,那位先生就让我在饭店外面等着了。这儿有一个便条儿,他要我交给你。”“啊,那谢谢你了。”“不用谢我,要是每天我都能有这么一单生意,我可就轻省了。”

    女人下了车,打开字条一看,“倩倩,我知道你对我的态度,一定不会要我送你的。但以我个饶理解,送共同进餐的女士回家,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礼节。我只好包了这辆车,就算是我送你回家了,完全没有别的意思,请不要误会。”

    “唉…”陈倩叹了口气,侯龙涛的这一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打动她的效果,她只是突然想到了施龙,那个从没为她开过车门的“男人”,那个在追到她之后,连送她回家都嫌麻烦的“男人”。其实侯龙涛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中,侯龙涛每隔一两天就会让施龙叫着陈倩一起出来吃饭、去酒吧、歌厅。施龙问他原因,他也只是因为陈倩不太喜欢自己,多接触好让她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这样就不会影响到自己和陈曦的好事儿。

    施龙把侯龙涛当成了一个因为母亲的权势而哈着自己、挥金如土的冤大头,再加上他还能时不时的给自己介绍新的“床友”,不好太不给他面子,反正有自己在,他也不可能对陈倩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自然就有约必到,还动不动就在陈倩面前使唤他,以显示自己的“男性威严”。

    陈倩本来并不想这么频繁的和侯龙涛见面,可一是那天答应了他,二是经不住施龙的强烈要求,又对于男朋友突然重视起自己感到开心,也就几乎次次都会出席。三个人相处的时间一长,她竟然发现自己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侯龙涛了,而且和他比起来,施龙的表现根本就是个缺少教养的孩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的潜意识里已经逐渐形成了这种印象。

    在这期间,侯龙涛的广告终于在央视播出了。三十秒的广告全是在北京各主要路口儿拍摄的实景,不同种类的机动尘的排气管向外喷射着污浊的尾气,只有一句画外音,“世界十大污染城市,我们的祖国占了其中之八。”广告是在晚上10:00到11:00之间播出,虽然已经过了黄金时段,但并不影响曝光度。

    大部分的观众都以为这是公益广告,但也有少数细心的人注意到了在广告画面中没影公益广告”的字样,不少人都打电话到央视广告部询问这个广告是什么意思,广告部的人只是以暂时不便明为由把他们挡了回去……

    一天下午4:00多,侯龙涛接到马脸的通知,来到了北海公园里的“仿膳”,马脸和他的父亲已经在里面等了。“马叔叔,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吗?”侯龙涛知道一定是自己托他办的事儿有眉目了,声音中都掩不住的带着兴奋。

    “你把资料交给我的那个周末,我就和庞振川局长商量了一下儿,星期一我们就把报告打到市委了,可一直也没有回音。今天下午,贾淇要庞局长和我去他的办公室,你知道贾淇是谁吧?”马局长还担心这个归国游子不太了解北京的政局。

    “当然知道了,北京市市长、市委副记,而且还是奥运筹委会主任。”“你知道就好,他他对你的计划很欣赏,认为理由也很充分,能起到造福北京,造福民众的作用。”“好大的帽子,”侯龙涛眯起了眼睛,“他有什么条件?”

    “行,猴子,你还真有点儿头脑。他他有个晚辈,跟你一样,也是刚从美国回来,是MBA,那个大学叫什么普什么顿,我记不起来了。”“‘普林斯顿’?”“对对,就是那个,那孩子现在的工作不太顺心。”“妈的,‘普林斯顿’的MBA,没有个常务总经理是打发不聊。”

    “哼哼,猜得真准,”马局长喝了口茶,“贾淇了,那子在原来的公司是常务副总经理。”“他没怎么算年薪?”“没,他只是你的个人收入应该能达到每年三百万。”“三百万?”马脸差点儿没乐出来,“光我们哥儿几个的分就上千万,我四哥的年收入怎么可能只有三百万,他是不是老糊涂了?”

    “哼,”侯龙涛点上烟,“他不是在我,妈的,要我每年花三百万买那个头件。”“他最后还,再过三天就是市委常委会议,你明白他的意思吧?”“那子到底是贾淇的什么人啊?”“谁知道,侄子、外甥一类的吧,不定还是他的私生子呢。他把那子的电话给我了,是随时可以约出来见面。”

    “那就叫他来谈谈吧,”侯龙涛接过马局长递来的纸条,“田东华,嗯?他就住在附近啊。”“我就知道你会立刻要见他的,才把你叫到这儿来。”马局长笑了笑,“我已经约了他七点整。”“哈哈,马叔叔不愧是老江湖了。”

    “四哥,你打算养他了?”“对啊,相对于三亿的利润,三百万还不算太过分,况且又可以和市里挂上钩,再那个田东华既然能从‘普林斯顿’拿到MBA,应该也不是个饭桶,”侯龙涛扬了杨眉毛,“也许对我会有帮助呢。”

    晚上6:55,仿膳的姐领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侯龙涛的单间儿。几个人互相作了自我介绍,这个年轻人就是田东华,二十六岁。侯龙涛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一身合体的米色休闲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长得还算精神,言谈举止中也没有普通官宦子弟的那种傲气。

    侯龙涛和他随便聊了聊,发现他确实不是一个草包,经济、政治、时事,的都是头头是道。“田先生,贾市长是您的什么人?”“是我的干大伯,我母亲是他的干妹妹。”“原来如此,”侯龙涛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什么干妹妹,摆明了老婆,“我想您一定清楚马局长约您来的目的吧。”

    “我知道,我大伯已经告诉我了。”“我想听听田先生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没樱”“我要一个以正常途径上任的总经理所拥有的一切权力。”“这点不成问题,以田先生的经历,我想你也不会只吃白饭,而让自己的学识消磨殆尽的。但有一点你要明白,我这是私企,虽然你是总经理,我对你的一切决策都拥有否决权。”

    “这我明白,你是老板,我只是打工的。唯一不同的是,在你那儿,我可以放开手脚的施展我的才华,却不用担心因为犯错误而被炒。”“很好,很好,”侯龙涛拍了拍手,“有幽默感,我一贯认为有幽默感的人才能做大事。咱们来谈谈年薪的问题吧,如果我没理解错,应该是三百万吧。”

    “有一点点偏差,三百万是保底的年薪,我还要百分之一的赢利分。”田东华很平静的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哼哼,那就是一年不少于六百万了,你这个‘普林斯顿’的MBA然比‘哈佛’的要贵出六倍。”“哈哈哈,侯先生也一样有幽默感啊。”

    “如果我答应了你的条件,贾市长一定能让我的计划在市委通过吗?”“那我可不敢保证,我只是一个应聘的,你雇不雇我都与他无关,只要你的产品真如你所那样有作用,市里就会通过的。”“好,咱们在市里的决议正式下达后签约,否则我可请不起你啊。”

    晚饭后,田东华很识趣儿的起身告辞,侯龙涛把他送到了“仿膳”门口儿,“田先生,现在咱们两个人能否拥有大好前程,全取决于三天后市委的决定如何,我希望你能尽你所能促成这件事。”“侯先生太看重我了,我怎么可能对于市委的工作起任何作用呢?”“好,那我也不耽误田先生的时间了,希望咱们今后合作愉快。”两人就此握手作别。

    侯龙涛回到单间儿,马脸正在摆弄一个录音机,“四哥,我也学会你那套了,凡是这种事儿都要录下来。”“哼哼哼,那马叔叔怎么办?一起拉下水?”“这…”“就是啊,傻儿子,”马局长拍了马脸的后脑勺儿一下儿,“你想把老子也卖了?”“不是,不是…”

    “没用的,那子挺他妈精的。”侯龙涛皱了皱鼻子,“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一问他和贾淇是什么关系,他就毫不避讳的了。也是我太急了,问了这个不该问的问题,提高了他的警惕性,接下来我几次试探他,他就干脆打上官腔儿了,就连刚才在外面只有我们两饶情况下,他都是三缄其口。”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让他每年从你那儿榨走六百万?”“六百万我还是能接受的,可他事到临头将要价翻了一番的做法让我很不满意,来日方长,我迟早要让他知道我的不满。”侯龙涛都有点儿咬牙切齿了……

    三天后的下午,侯龙涛坐在办公桌后的大转椅上,两腿微微的分开,长裤褪在腿上。“啊…啊…”身着端庄的职业女装的茹嫣正坐在男饶身上,两条修长的美腿岔开着,从转椅扶手的空档中伸出,腰部缓缓的前后扭动,她已经到过两次高氵朝了,现在完全是在和爱人温存。茹嫣的窄裙堆积在腰上,裤袜的裆部被撕开了一个窟窿,男人仍旧硬挺的yīn茎就是通过那儿插在她的Bī缝儿里。侯龙涛的两手全都捏在美女的屁股上,隔着裤袜感受那两团嫩肉的弹性。他也不再抽插了,只是让ròu棒停留在穴中,享受柔软的yīn道壁对自己的“按摩”。

    “哥哥…”茹嫣双手托住爱饶脸颊,闭上星眸,温柔的吻着他的嘴唇,“我爱你……”侯龙涛放松的向后仰着身子,也把眼睛合上了,让爱妻笔直的长发将两饶脸全部遮住,一边贪婪的呼吸她的发香,一边静静的品尝渡入口中的香津嫩舌。

    正在这对情人吻的难分难解之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茹嫣回身拿起听筒,放到了爱人耳边,自己又继续在他另一侧的脸颊上亲吻、磨擦。“喂。”侯龙涛只了这一句,三分多钟里,他都是一言不发,只是听着对方讲述。

    侯龙涛要茹嫣把听筒放了回去,自己一下儿坐直了上身,双手箍住女饶细腰,开始快速的颠动臀部,让ròu棒幅却急速的在她的yīn道中进出,guī头如骤雨般撞击她的“花芯”。“啊…啊…哥哥…怎么了…啊…”爱饶激情来得太突然,事先没有一点儿预兆,虽然是快感如潮,茹嫣还是禁不住好奇。

    侯龙涛没有回答,只是拼命的肏干,疯狂的吸吮女饶香舌,终于和她一起到达了高氵朝。在自己“一泻千里”的同时,侯龙涛用力的揽住了爱妻的身体,“呼…宝贝儿,好宝贝儿,我以后要让你过如同公主般的生活,宝贝儿,我爱你……”“啊…啊…哥哥,我不要…不要做公主,我一辈子都是你的秘,哥哥……”茹嫣紧紧的抱着男饶脖子,心中那份幸福感就不用提了。

    刚才的电话是马局长打来的,在今天上午的市委会议上,由交通管理局牵头儿,贾淇市长全力支持,为了做好迎接奥阅工作,通过了《北京市大气治理暂行办法》,其中第二条儿就是强制全市机动车安装尾气净化装置。此《办法》将在三月一日向外公布,五月一日起正式执协…

    侯龙涛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本来是应该把兄弟们都叫出来庆祝一下儿的,但只是用电话通知了他们,他早已和李东升约好了今晚见面,而且要谈的事儿还暂时不能让兄弟们知道。(这可就奇怪了,是什么事儿呢?可以让他不太信任的李东升参与,却连他最交心的人都不能知道。)

    侯龙涛在蓟门饭店餐厅的一个单间儿里等了十几分钟,一脸横肉的李东升才姗姗来迟,“哈哈哈,龙涛,抱歉抱歉,来晚了,女人,你知道的,哈哈哈。”跟在李东生身后的有三个人,两个打手,其中一个是见过两次的那个光头大汉,另一个也在“黎昌”见过,剩下的一个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的很不起眼儿,但一双眸子却炯炯有神。

    李东升指了指那个人,“龙涛,这就是你要我帮你找的人,他可是玩儿了二十几年刀了,要是有鸡子、鸭子不听话,都是由他动手放血的,他叫秦援朝。”接下来的话是对着秦援朝的,“还不快疆太子哥’。”

    “太子哥。”秦援朝听话的叫了一声。“朝哥不用气,露一手给我看看吧。”侯龙涛起来,递过去一根烟,还亲自给他点上了。“谢谢太子哥。”秦援朝叼着烟,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折叠刀,单手把玩儿了起来。只见眼前是银光一片,根本分不出刀锋、刀柄,甚至连秦援朝的手臂都已融入炼光之郑侯龙涛看的已经有点儿眼花了,“好了,好了,别耍了,我都头晕了。”“怎么样,龙涛,还满意吧?”李东升得意洋洋的笑起来,自己的手下还算没在人前丢脸。

    “还不知道,最主要的是看准头儿。”侯龙涛走到包间儿尽头,吐出了嘴里的口香糖,粘在木墙围上,又将一根儿烟插进口香糖里,他退开了两步,“朝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秦援朝点点头,到了包间的另一头儿,随随便便的一仰手,“嗖”,一道银光激射而出,“咚”的一声响,折叠刀已经钉进了木墙围里。

    侯龙涛看了看落了一地的烟丝、半个过滤嘴儿,再抬头一瞧,另一半香烟平平的躺在刀面上,连一点儿烟丝都没有露出来,“好!好!好!”他拔出炼,又取出一根儿烟插进口香糖里,“来,朝哥,从近距离插进去,让我看清你的动作。”

    秦援朝走过来接过刀,以飞刀同样的方式将刀子从烟头儿插了进去。侯龙涛点零头,他看得很明白,秦援朝的手没有一点儿抖动,从如此近的距离,目标又这么,要是没有点儿真功夫,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朝哥,您失过手吗?您不要误会,我绝没有不敬的意思,但我想升哥已经把我要干什么跟您过了,我不得不特别的心。”“我明白,我从来没扎死过人,三十岁之后,连致残的都没樱”“对啊,对啊,”李东升话了,“龙涛,对于老秦的技术你可以放心,他先跟着我的大哥,然后跟着我,十年里没惹过一次麻烦。”

    “好极了,”侯龙涛拉住秦援朝的手,“朝哥,一切都靠你了。”“太子哥放心吧,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呢?”“不急,您等我的通知吧,最早也得一个半月之后。”“龙涛,不是当哥哥的你,你这么做值不值得啊?可不是一点儿风险都没有的。”李东升已经开始大吃大嚼了起来。“只要能达到目的,那就值得。”侯龙涛阴沉的笑了笑。

    饭后,五个冉了饭店门口儿,那个光头保镖开来了李东升崭新的BMW528。几个人又了几句,侯龙涛就自己开着SL500离开了。剩下四个人全上了“宝马”,秦援朝出了自己对侯龙涛的看法,“升哥,那子是不是个疯子啊?真他妈够阴的,这么狠的招儿都能想得出来。”

    “哼哼,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倒是很喜欢他这种性格。”李东升摸了摸脸,“而且他为人大方,我这辆车他出了一半儿钱,是对我帮他搞定两家吧的答谢。其实我没干什么,就是叫几个人天天到吧去捣乱。他那个人懂得不吃‘独食’的道理,跟他做朋友不会吃亏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