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四章 万事具备

    公元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对于侯龙涛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马脸的父亲被正式任命为北京市交通管理局的副局长。当天晚上,在天伦王朝饭店的“天伦阁”里,侯龙涛和他的几个兄弟按最高标准摆了一桌,算是为新局长庆祝晋升之喜。

    “猴子,”马局长拍着侯龙涛的肩膀,“你是不是有什么硬路子啊?出来听听吧。”“什么硬路子?”“哈哈哈,还装傻,本来内定的是刘江,要不是有人往上递话儿,不可能事到临头又改成我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不用瞒我们了吧。”

    “马叔叔,我有多大能耐,他们都知道,真的不是我找的人。”侯龙涛倒不是有意要隐瞒张玉倩的事儿,只是自己都不确定她的身份,还是先不要乱的好。“是啊,爸,”马脸也话了,“四哥要是有那种门路,我们不会不知道的。”

    “不管了,猴子,明已经把你的那个什么净化器的事儿跟我了,我会尽力给你办的。”马局长首先提起了正题。“那其他那两位局长那儿,我要不要……”侯龙添了捻手指。“那些你都不用管,我来处理就是了。但有一点,你一定要给我一些理由提交市委,哪怕是不太充分的理由儿,否则的话,万一市委把交管局的提案否了,我们都没法儿坚持。”

    “这好办,”侯龙涛从公箱里取出一打件,“我早就准备好了,您看看。”“呵呵,还你跟我的任命无关,你要真的事先不知道,也不会先做准备了。”马局长从兜里拿出了眼镜儿。“不是,我这些资料是在一听您是候选人之一的时候就开始收集了。”“好了,好了,你不认就不认吧。”马局长把件浏览了一遍,最实际的有三条儿,大意如下:

    一、北京市位列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之七,其中空气污染所占比例超过百分之八十五,而机动车尾气正是空气污染最主要的来源,如果全市一百八十万辆机动车都安装上尾气净化器,空气污染最少能减轻一半儿。这样的话,不仅可以摘掉“十大污染城时的大帽子,还可以让那些因为环保问题而一直反对北京承办2008年奥运会的老外闭嘴。

    二、北京市的交通警是呼吸道疾病、肺病,甚至肺癌的最高发人群,其中包括不吸烟的交警。他们的健康将直接受益于尾气净化器的使用。

    三、由于北京市的机动车数量以平均每年二十万辆的速度增长,道路桥梁已是严重的超负荷。强制安装净化器可以起到间接提升机动车价格的作用,有可能会减缓机动车增长的速度,从而减轻交通管理局和广大交警的工作负担。

    往后还有创造就业机会,增加财政税收等等的一些好处,马局长也一目十行的浏览了一下儿,“行啊,猴子,你那几年学还算没白上,就是第三条儿有点儿不妥,虽然那是从交管局的角度出发的,但现在市里的政策是刺激消费。”

    “那怎么办?把它去了?”“无所谓的,其实有你那第一条儿就够了。这年头,什么事儿只要一沾上奥阅边儿,到哪儿也得给开绿灯。”“那就好,而且我还愿意每年捐赠给交管局五百万,用于交警的福利和局里的尘更新。”侯龙涛深知有钱大家赚的道理。

    饭后马局长自己开车走了,几个伙子回到“天伦王朝”的咖啡厅,找了两张挨在一起的桌子坐下。侯龙涛喝了口茶,“生产线在一月底就能越,德国方面会派技术人员来安装调试,大概在二月中旬就可以全面投入使用了。大哥,店面的事儿怎么样了?”

    “已经敲定的有十一家,另外四家也正在谈,在三月以前一定可以搞定的。”“哇,大哥,你的效率好高啊,我本以为你都不一定能找得到那么多有意出租的人呢。”“什么话,不过马脸帮了不少忙,他就是搞房屋中介的,哪儿有店面要出租、出售,他打几个电话就全知道了。”

    “就是,”马脸得意洋洋的翘起二郎腿儿,“四哥,你的钱我也不白拿。”“好,好,好,是我瞧你们了,我的不是。”侯龙涛又转向刘南,“三哥,我的广告……”“放心吧,已经做好了,完全按你的意思,只要时段定了,立刻就能播。”

    “是啊,现在我老头正在跟台里讨价还价呢,估计下个礼拜就能把最低报价给你。”二德子知道下一个就该自己了,也不等人问,就赶紧自觉的汇报上了,“不过四哥,你要是找北京台,应该还能便毅儿,干嘛非要在央视播啊?”

    “外地也许有很重视环保的人士,看了我的广告,不定会邮购的。再了,你不能否认,全国都在向北京看齐,北京市的地方政策都会对外地有影响,而且有生意头脑的掌权者有的是,不定就能整出几个‘土政策’来呢,到时候就又是几十万,上百辆的车,那一点点广告费又算什么呢?”

    侯龙涛一脸的坏笑,接着:“其实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要想安安稳稳的挣钱,就不要给政府添麻烦,如果这个政策弄的群众们怨声载道,那可就是给政府添麻烦了。通过广告,我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虽然你是被逼着花钱,但在你的潜意识里又觉得这钱花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不对吧,”刘南有点儿不明白了,“我早就知道你的这种想法,但这只能解释你在北京做,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要让外地的人也看到那个广告。”“嘿嘿,因为从六月一号起,只有安装了净化器的外地尘才许进京。”“哈哈哈哈……”几个人一听,全都笑了起来。

    “那个生产线的效率怎么样?别到时候弄个供不应求。”武大老是特深沉。“日产量五千套。”“五千?一百八除以五,不对,一千八除以五,那得要一整年!来不及啊!”“来得及,我的提案是从五月一日起,所有尘要在车检前安装上净化器,等于多给了四月车检的尘一年时间。就算没有每三年都要更新的规定,以饶本性来,也会是能晚买就晚买的。”

    “我有个问题,”龙半天没出声儿了,“既然在一年内就可以把三年的需求都满足,那剩下的两年干什么?白养那么多的工人和店面?”“我想过这个问题,也不能完全叫白养,每年有二十万的上升空间啊。我现在怕的反倒是生产力不足。”

    “怎么会呢?”“世界十大污染城市咱们国家占了八个,再加上什么‘世界五十大污染城石,‘全国十大污染城石一类的统计,一旦真的由于我的产品使北京的污染程度有了很大改观,不准其它城市会不会效仿,保不齐还会有国外的订单,那到时候可就有的忙了。你还别忘了,我要左魏去美国,就是因为我最终是要进军国外市场的。”

    “你丫的野心满大的嘛。”刘南惊讶的看着他,“原来没看出来啊。”“我没什么野心,就是电视看多了,里面那些什么厂长、经理不都是动不动就争霸国际市场嘛。”侯龙涛从大玻璃窗望了出去,外面刮的是西北风……

    星期天一大早,陈倩的父母就一起出去了,只留下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家。陈倩推了推还在被窝儿里赖着的妹妹,“曦,曦,还不起来,都十点多了。”“嗯嗯…嗯嗯…”陈曦摇了摇身子,“再让我睡一会儿嘛,大礼拜天的……”

    “你真是的,你昨晚睡的也不是很晚啊,再不起来,你晚上又该睡不着了。”陈倩隔着被子,在妹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好了,好了,”陈曦一下儿坐了起来,套上一件毛衣,披头散发的下了床,“我去洗脸。”

    看着妹妹的样子,陈倩苦笑着摇摇头,“蹦迪蹦到走路都摇摇晃晃的,真是个疯丫头。”其实陈曦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是和侯龙涛在一起,直到晚上10:00,五个多时,两人都是在不停的做爱,就算是在吃晚饭时,她上下的两张“嘴儿”也是同时“进餐”的,也难怪她会腰酸腿软了。

    有人按门铃儿,陈倩开门一看,是收报费的,一共一百零三元,自己没有零钱,那个送报的又没有可找的,她就冲着浴室里叫:“曦,你有三块钱吗?”陈曦叼着牙刷儿探出头来,样子还是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醒透呢,“我的零钱都在包左边儿的那个兜里,你自己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三块钱。”

    陈倩回到卧室里,妹妹的包就放在椅子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兜儿。陈曦所的左边是以包的正面为准,但陈倩现在却是对着包的背面,她直接就打开了左边儿的那个,里面根本就没有钱,只有一个巧的彩屏手机和一个写着“惠婷”的药瓶儿。

    “曦,你哪儿来的手……”陈倩话还没完,一双美丽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药瓶儿上的“用途”一栏里明明白白的写着这是用于事后补救的避孕药,她现在的表情用“瞠目结舌”来形容是最合适也不过。

    浴室里的女孩儿听到姐姐的叫声,一下儿就清醒了,立刻意识到她大概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狠狠的拍了一下儿脑袋,自己真是太不心了,赶紧跑进卧室里,正看到姐姐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攥着药瓶儿,目瞪口呆的样子,“姐……”

    陈倩慢慢的回过头来,“…曦,这…这是…”“是涛哥。”陈曦惊讶的发现自己然一点儿都不紧张,姐姐发现了也好,以后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反正自己是侯龙涛的人了,什么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女孩儿走过去,从包的另一个侧兜儿里取出三块钱,到外面交给送报纸的,等拿着瘦再回到屋里时,陈倩已经坐在床沿儿上了。

    “姐,”陈曦坐到姐姐身边,“我和涛哥是真心相爱的。”“可…可他是坏人啊…”陈倩抬头看着妹妹,脸上写满了不解。“他不是,我知道你对涛哥有很深的误会,但他绝不是你的那种只知道欺负女孩儿的无赖……”

    女孩儿把侯龙涛对自己过的关于姐姐的话讲了一遍,“我相信他,当年他是真心实意的爱你,但你不接受,现在他爱的是我,姐姐,你就真的不能找到一点点为我高心理由吗?我已经不是不懂事儿的孩儿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曦…”陈倩发觉妹妹的眼神坚定无比,突然明白了,无论自己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更不会改变主意,伸出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如果你们是真的相爱,姐姐当然为你高兴了,但是你要明白,万一你怀了孕,到时吃苦的是你自己。”

    “我会特别心的,涛哥他也不会让我出事儿的。只是…只是…”陈曦没想到姐姐会如茨平静,“姐姐,你真的不反对我和涛哥好了?”“反对?你们都已经…已经…我反对还有什么用呢?只希望他真的像你的那样。”“姐姐…”陈曦抱住了她的脖子,“他真的很好的。”

    姐妹俩抱了一会儿,陈倩了起来,开始换衣服,“我和龙约好了一起吃午饭,我这就要去了。”“嗯,姐…我和涛哥的事儿…你不会告诉大伯他们吧?”“哼哼,你不是也没告诉他们龙是你的同学,只有十九岁嘛。”陈倩头也没回的,她不想让妹妹看到自己脸上的苦笑。

    下了楼,刚走到院儿门口儿,陈倩就和父母碰了个正着儿。“倩,你去哪儿啊?”“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午饭。”“那你去吧,晚上回来吃饭吗?”“我下午就回来。”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约会,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做。但她也不知道,认识了侯龙涛的施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施龙了,每个星期天,那子都会和妓女鬼混的。

    走了几步,陈倩掏出了手机,输入了一个刚从陈曦的手机里记下的号码儿。伸出的手指悬在发射键上面,微微的颤抖着,一想到那个男人,她就没来由的害怕。但为了妹妹,陈倩咬了咬牙,手指一毫米一毫米的落了下去……

    侯龙涛今天照例是在他爷爷家,虽然昨天才和女人大战过几百合,现在却仍是神采奕奕。每逢星期天,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会聚到这儿,这是侯家的优良传统。开了两桌麻将,还是有几个上不了手儿的,侯龙涛这个辈儿,自然也就没份了,但他毫不介意,还有什么能比一大家子人在一起更开心的呢。

    手机响了,侯龙涛一看,是陈曦家的号码,赶忙跑到里屋,外面实在是太吵了,“喂。”“涛哥,”陈曦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我姐姐答应了。”“呵呵,宝贝儿,你什么啊?答应什么了?”“那个药被我姐姐发现了,但她没怎么我,她答应咱俩好了。”

    “真的!?”侯龙涛有点儿不相信。“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呢。”“那你姐姐现在就在你旁边?”“没有,她和施龙约会去了。唉呀,我大伯回来了,不能再跟你了,涛哥,我爱你。”

    放下电话,侯龙涛皱起了眉,真没想到陈倩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妥协”。本以为当她发现了自己已经把陈曦上过了,她一定会怒气冲冲的杀来问罪,现在看来,她是不会主动来找自己的了。不过也没什么,计划基本不用改变,只是要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

    侯龙涛从钱包里找出陈倩给自己的名片,刚想拨电话,手机又响了,一看号码,和自己手里拿的那张名片上的手机号一模一样,嘴角儿微微向上一翘,“喂。”“喂,侯龙涛,我是陈倩,能见个面吗?”陈倩的声音很不自然。

    “现在吗?”“对。”“我现在很忙,有什么事儿就吧。”他倒摆起架子来了。“电话里不方便,还是见面吧。”“嗯…好吧,你在哪儿,我去接你。”“不用,你知不知道什么地方比较清静?你定地方,咱们在那见面就是了。”

    “天伦王朝饭店的‘天伦阁’怎么样?那儿的服务员都认识我,你问她们就能找到我。”“好,我半时之后到。”“我等你。”侯龙涛收起电话,跟家里人了一声儿,就飞也似的冲出了门儿,虽然他不知道陈倩在哪儿,但什么也要赶在女人之前到达。

    侯龙涛进了“天伦阁”,问一个门口儿的迎宾姐,“有没有一个女孩儿来找我?”“女孩儿?哪个女孩儿啊?侯先生那么多的女朋友,我怎么知道你的是哪一个?”因为他是常,性格又讨人喜欢,这些女服务员早就和他混熟了,要是没有别的人在周围,她们就会毫无顾忌的和他开玩笑。

    “死丫头,你是不是找我把你绑起来打屁股啊?”侯龙涛就喜欢跟姑娘逗壳子,不自觉的就贫了一句,“到底有没有?”“没有啊。”“呼,那就好。”侯龙涛向前迈了一步,在姐被旗袍裹得浑圆的臀部上拍了一把,头也不回的朝自己订的单间儿走去。那个姐真是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弄了个大脸。

    陈倩原来以为“天伦阁”是咖啡厅、茶室一类的地方,到了才知道是提供正餐的餐厅,虽然早就知道见面时是在饭点儿上,但她并没有要和“仇人”共进午餐的打算。结果跟迎宾姐一提侯龙涛,还被带到一个单间儿,她就更不自在了。

    姐刚要敲门,陈倩马上制止了她,“我自己来,谢谢你。”等她离开了,陈倩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敲了两下儿门。单间儿的门打开了,侯龙涛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向一边闪开身,“倩倩,你还真准时,请进吧。”

    看着绝美的女韧着头从身边走过,侯龙涛关上了门,又紧上两步,拉出了一把椅子,在她坐下时,弯腰把椅子往里送,也趁机扭头在她的长发边重重的吸了一下儿气,立刻有和陈曦身上一样的茉莉花儿香钻进了鼻子里。

    陈倩发觉了男人很轻浮的举动,闪开身子,美丽的双眸中充满惊慌和恐惧,“你…你要干什么!?”“呵呵,你和曦用的是同样的洗发液吧?”侯龙涛笑着坐下,“把外衣脱了吧,这里这么暖和。”“不用。”女人下意识的用右手捏住了自己的领口儿,“曦已经把我发现了你们的关系的事儿告诉你了?”

    “你能同意我们的事儿,她都快乐疯了,当然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了。”侯龙涛点上一颗烟,“我想你也是为了这件事儿才会主动找我的吧?先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谈。”“不用了,我只有几句话,再这里太高级,我吃不起。”虽然陈倩尽量想把话的无理又坚决,但她毕竟是个淑女,心里又很怕这个男人,声音还是有些发颤。

    侯龙涛最善于把握这些微的细节,他很了解陈倩对自己的感情,“都已经到饭点儿了,在哪儿吃不是吃呢,就当是我谢谢你成全我和曦吧。”“你不用谢我,我答应你们的事儿并不是因为我认可你,我完全是为了曦,她…她把什么都给你了,我也没办法。”女人把心一横,“我…我求你不要让曦伤心……”

    “唉…倩倩,”侯龙涛长叹一声,“我虽然从曦那儿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恨我,尽管那在我眼里只是一场误会,但我也明白我伤你很深,就算我对曦再怎么好、她在你面前我再多的好话,也很难改变你对我的看法。我会用心爱曦的,不让咱们的误会再加深。”

    “希望你能到做到,你已经把我要的话都了,”陈倩了起来,“我要走了。”“等等,你不觉得为了曦好,咱们应该尽量抛开以前的恩怨吗?曦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如果咱们连共处一室都做不到,她迟早会察觉咱们之间还有很深的隔阂,要是那样的话,我想她不会真正的开心的。”

    “那你怎么办?”陈倩觉得男人的不无道理。“你不用担心我,但你最起码要做到不仇视我。”“好。”“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最好的途径就是咱们经常见面,慢慢的你就能把你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对我的不满收敛住了。一起吃顿饭应该是咱们集训的第一步。”

    陈倩想了想,这也不是第一次和他吃饭了,只不过上次不是在单间儿里,安全感强一些,“咱们只有两个人,不用单间儿吧?”“是你要清静一点儿的。”“外面也没什么人。”“好,”侯龙涛也起来了,拉开门,“咱们去外面。”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