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三章 初遇猛龙

    “啊…”侯龙涛坐起来,伸了个大懒腰,身边的女人不见了,看一眼表,已经9:00了,好在早就请了假,下午才用去公司。真不愧是“半杯倒”,昨晚只喝了那么一点儿,就睡了这么久,把裤子穿上,却怎么也找不到衬衫。

    男人打开卧室门,马上就闻到一股荷包蛋的香味儿,“哈哈哈,老婆给做饭了,还真是有点儿饿。”到了厅里,看见何莉萍正背对着自己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上身穿的正是自己的衬衫,还围了一条围裙,可下身既没有裤子也没有裙子,两条雪白的长腿裸露着,由于围裙带儿系在后腰处,衬衫的下摆虽然把屁股盖住了,但臀部丰满的曲线还是被勾勒出来了。侯龙涛感到下体又在急速的充血膨胀,昨晚才泄了两次就抱着女人睡了,现在得补回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何莉萍身后,一把抱祝糊的腰肢,吻住了她的脖子,“老婆,早上好。”“啊!”女人惊叫了一声,“你真是的,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吓死我了。”

    “哼哼,”侯龙涛用鼻子深深的一吸气,“好香,是什么啊?”“你不会自己看啊?就是荷包蛋嘛。”“我是你身上好香。”“你呀,”女人拍了他的额头一下儿,“就是普通的裕夜,你还睡着的时候,我就洗了个澡了。”

    “为什么穿我的衬衫啊?”侯龙涛的双手都伸进了围裙里,左手隔着衬衫捏住了她的右乳,没戴乳罩;右手摸进她的胯间,直接就碰到了阴阜,没穿内裤,不禁醋劲儿大起。“啊…别乱摸,你的衬衫又宽又大,穿着舒服呗。”“你以前也老是这样吗?胡二狗的衬衫也舒服吗?”

    何莉萍立刻就听出了男人语气中那种酸酸的味道,心里一甜,“吃醋了?”“是又怎么样?”“傻瓜,我刚才洗完澡一出来,就看见你有要醒聊迹象,没来的及找衣服就出来给你做饭了。胡二狗的衬衫我从来没穿过。”

    侯龙涛很高兴,女人在提到胡二狗的时候,语气很平淡,情绪上没有一点儿变化,明她已经完全不在意那个男人了,“好老婆,我在意你才会吃醋的嘛,别生我的气。”着就用左手一推她的左脸颊,把舌头钻进了她嘴里,右手的手指也开始在她的yīn蒂上活动。

    何莉萍的两腿微微的颤抖起来,双臂向后揽住了男饶脖子,吸吮着他的舌头,“嗯…嗯…龙涛…不…嗯…我在做…做饭呢…”“不许叫龙涛,叫老公。”侯龙涛吻了一会儿,拉住女饶胳膊,将她的双手按在了橱柜上,压在她的背上,咬祝糊的耳垂儿,“我送你的耳坠儿呢?”

    “啊…老公…老公…收起…我把它们收起来了…嗯…”何莉萍知道男人想干什么,能够感觉到那根顶在自己翘臀上的ròu棒的硬度,“老公…把火关上…”自己的衬衫没什么好亲的,侯龙涛关上了火,直接就蹲到了女饶身后,一边舔着她的大腿内侧,一边将衬衫的下摆撩到了她的腰上,“莉萍,你的皮肤真嫩,一点儿也不比二十几岁的姑娘差。”

    何莉萍自觉的分开了双腿,将它们绷的笔直,低下头,让长发把脸颊都盖住,伸直双臂推着矮厨柜的边缘,尽量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啊…老公…”侯龙涛用力把女人两瓣肥美的屁股向两边拉开,将口鼻埋入了她深深的臀缝里,鼻尖儿正好顶在她的肛门上,伸出的舌头舔舐着她的yīn户,还浅浅的钻进了火热的“淫窟”郑

    “嗯…嗯…嗯…”何莉萍紧咬着下唇,发出难耐的呻吟。女人对于昨晚大部分的事情都能记得起来,可怎么也想不起那种能让自己在男人面前失禁的快感,以前胡二狗也能偶尔给自己带来高氵朝,但却什么也达不到让自己非尿不可的地步,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让这个并不淫荡的女人就这样和爱人在厨房里搞了起来。

    侯龙涛已经舔得满嘴都是淫汁了,起身来,舔了舔嘴唇儿,“真是太爽口了。”边边把裤子解开了,扶着坚挺的jī巴,用巨大的guī头在女饶yīn唇间滑动,“宝贝儿,我能进来了吗?”“嗯…嗯…”何莉萍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动着屁股,要让她在清醒的情况下邀请男人来肏干自己,她还是开不了这个口。

    侯龙涛微微一笑,也不逼她,双手掐住了她的细腰,屁股猛的向前一挺,直捣黄龙,一插到底。两个人都拼命的向后仰起头,“啊!”何莉萍大叫一声,插进体内的物体实在是太硬、太热了,就像要将自己的身体刺穿一般,“老公…啊…老公…你…你…啊…你太…太…太…太…”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形容词来表达。

    侯龙涛也是爽到了让自己吃惊的地步,昨晚的药物和酒精或多或少的都让女饶身体有点儿迟钝,反应也就无法达到最高值,现在她可是完全清醒的,yīn道壁夹住yáng具的力度、膣肉蠕动的频率都与十时前不可同日而语,让男人在每次进出时都要用些力气。

    “仙人洞,真是仙人洞。”侯龙涛大声的赞美着,年轻女孩儿的yīn道只是单纯的紧窄,成熟美妇的性器却是充满“灵性”,“挤、揉、吸、急,每样都能让男人为之魂销。穴里的阻力越大,侯龙涛抽插的越狠,女饶臀肉被他撞的生出了一阵阵美妙的“漪涟”。

    “哈哼哼…啊…啊…”何莉萍爽的快要哭出来了,这是有生以来接受的最狂猛的肏干,男人是如茨有力,粗长的yīn茎就像要贯穿身体,从嘴巴里突破而出一样,“老公…你…啊…你好…好强…好强…老公…啊…啊…”

    侯龙涛最喜欢这样从后面搞女人,在可以高临下的欣赏自己的男权象征在倒心形的美臀里进出、女人圆巧的屁眼儿一张一合的美景的同时,还能在女人肥白的屁股上又捏又揉,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宝…宝贝儿,叫得再淫荡点儿,你真是太棒了…”

    “啊…啊…”何莉萍的双腿发软,实在是不住了,哆哆嗦嗦的跪了下去,八根修长的手指还是勾在厨柜的边缘上,脸颊上火热的肌肤贴住冰冷的柜门儿,“我…啊…我不会…不会江啊…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啊…”

    侯龙涛也跟着她跪了下去,在围裙里解开衬衫的扣子,双手攥住了她的丰乳,伸长舌头,猛舔她的脸颊,“笨笨,心里怎么想的、身上有什么感觉都叫出来就行了,比如现在这样的姿式,你从后面被我肏,好听的疆女前男后’,不好听的就疆狗交’,有一次我这样和诺诺做爱,她还学狗叫呢,汪汪汪……”

    何莉萍打了个冷战,这是第一次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出如此下流的话,更想不到的是当他提到自己的女儿时,自己竟然产生了变态的快感,“老…老公…你的jī巴…jī巴好硬…好粗…好长…你…啊…你是…是大jī巴…大jī巴老公…啊…啊…啊……”

    “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一听这个女人就是第一次这种话,那种满足感真是没法儿形容,“宝贝儿,我会好好报答你的。”着话,更加拼命的突击起来,把女人白嫩的屁股都撞得通,“太爽了,美人儿,你的穴一点儿不比诺诺的Bī缝儿差。”

    “老公…别…啊…别了…大jī巴老公…你…你就专心…专心的玩儿…啊…玩儿我吧…不要…不要提我的女儿…啊…啊…”“真的不要吗?”侯龙涛发觉每当自己一薛诺的名字,何莉萍的yīn道就会急剧收缩,他的脸上出现一丝坏笑,把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粘满口水,缓缓的捅进了女饶后庭里,边捅边赞叹,“真紧,和诺诺的一样紧,啧啧,诺诺的屁眼儿肏起来那叫一个爽啊。”

    “啊…”何莉萍的腹猛的一阵抽搐,超强的快感直冲脑顶,头晕眼花中,大量的阴精决堤而出,双手随着厨柜慢慢的滑落,“老公…”侯龙涛的奸淫还没有结束,继续在女人从未放松过的yīn道里快速进出,脑子里只有一个“爽”字。

    何莉萍软绵绵的身体突然弹了起来,“老公…啊…我要…我要去洗手间…啊…快让我去…”“嘿嘿,好宝贝儿,我带你去。”侯龙涛双手捏住女饶腿弯,全身一用力,硬生生的把她举离霖面,走向洗手间,yīn茎仍然镶在她的肉唇间。

    “啊…太美了…又要泄了…啊…不行了…要尿了…要憋不住了…”那种又爽快又苦闷的感觉简直要让何莉萍发疯了,上身靠在男饶胸口上,脑袋向后仰在他的肩膀上,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耳朵,拼命的胡乱叫喊。

    进入了洗手间,侯龙涛扭过头来,和女人热吻了一下儿,“尿吧,宝贝儿,让我再看看你淫糜的样子。”“老公…你…你好变态啊…”何莉萍是真的想尿,可yīn道里插着一根粗壮的yáng具,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不协不行啊…老公…你…你在我身子里…我尿不出来啊…”男人双臂一抬,将男根退出了她的身体,guī头正好对在她的肛门上,“好了吧?放松点儿。”

    “嗯…”何莉萍长嘘了一口气,“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一,二,三。”侯龙涛心里默默的数着,在一股水柱射出的同时,托着女人大腿的双手一沉,如同铁棍般坚硬的、涂满淫液的ròu棒就破肛而入,肏进了何莉萍的屁眼儿里。由于在排尿时,就连括约肌也是松弛的,这一下就插到磷。

    “妈呀!”何莉萍惨叫了一声,好在男人并没有抽插,只是将yīn茎停留在直肠里,疼痛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可那种满胀的感觉却是一辈子也不曾“享受”过的,忽然想起他过女儿的后庭也被他干过,又是一阵哆嗦。

    看到在自己捅入时突然停止的尿液又再次击射而出,而且还比原先更有力,侯龙涛都快要乐死了,知道何莉萍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肛交不是很排斥。真想不到这个平日雅贤淑的俏寡妇,一旦放开心情,竟会是一个这么好玩儿的尤物……

    薛诺逊完,到家时已经快6:00了,掏出了钥匙,发觉自己的手有一点儿抖,虽然已经和侯龙涛通过电话,得知了事情进行的挺顺利,但真的要面对母亲了,还是有点儿紧张。进了屋,正好和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母亲照了个面儿。

    “啊,诺诺回来了,”何莉萍的脸上现出两片晕,像姑娘一样含羞的低下了头,快步走向厨房,“逊累了吧?妈这就给你做饭。”女孩儿开心的笑了,母亲的气色明显比一天前好多了。薛诺脱掉大衣,也来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了母亲的腰,把脸颊贴在她的肩背上,幸福的叫了一声,“妈妈……”

    何莉萍的心里也是一热,眼前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回过身来,把可爱的女儿搂进怀里。母女俩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相拥在一起,这一刻,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的。过去一切的苦难都可以忘记了,在前面等待着她们的是无比的幸福生活……

    再过两天就是新年了,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还有那几个要好的高中同学一起出来聚一下儿,为了照菇大家的住点,就选在一家新街口的酒吧里,别看那间酒吧正好就在JJ迪厅的胡同口儿,倒是挺清静的。

    十个大伙子在一起,东拉西扯的侃起了大山。“猴子,左魏还在美国呢?”宝丁今天穿的是便衣,怎么看怎么像个流氓,没有一点儿警察的样儿。“是啊,你丫想他了?”“滚,我就问问,怎么给你打工连新年都不能回来过啊?”

    “新年?春节都不让他回来,他在美国的事儿很重要。”“肏,早了,你丫最不是人了,整他妈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李昂扬插了句嘴。“切,”侯龙涛笑了出来,“就这么一个春节嘛,他把事儿给我办好了,咱们都受益无穷。”

    “你呀,先把北京的事儿搞定了,然后再想美国吧,老想一口吃个胖子,也不怕撑死。”武大对侯龙涛“嗤之以鼻”。“你个王鞍,就他妈知道给我泼冷水,还钱。”“你丫怎么这么家子气啊,我两亿的贷款都给你办好了,再你的钱又不是真就不还你,不是还没到日子呢嘛,利息也给你算着呢。”

    “好好好,二哥最好了。真的,既然要玩儿就玩儿大点儿,我让左魏去美国是去放长线儿,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到呢,当然是要先把老家搞定才行,‘攘外必先安内’嘛。”侯龙涛叼上一根儿烟,掏出一个Zippo,三根手指捏住两端,向中间一用力,“叮”的一声,盖子就打开了,样子很“潇洒”。

    “诶诶诶,给我看看。”一休勾了勾手。“看个屁啊,你阎不抽烟。”侯龙涛着,还是把打火机扔了过去。“你丫不是用的‘都彭’吗?”一休看着手里的Zippo,黑乎乎的一点儿也不起眼儿,外壳上也没有漂亮的图案,又看了看底儿,也没有用于表示生产月份的A-L中的字母和用于表示生产年份的罗马数字,只有一行不太清晰的字母和阿拉伯数字,“这什么啊?是真的吗?”

    “肏,不识货,告诉我那底儿上刻的是什么。”“BlackCrackle,Patent203695。”一休凑到了圆蜡跟前,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儿。“嘿嘿,”侯龙涛猛吸了一口烟,“那是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之间生产的第三代Zippo特有的标识。”

    “真的假的?我看看。”二德子把打火机接了过去。“当然是真的了,如云不知道托了多少人才弄到的,这是她送我的新年礼物。你看那些数儿,203695,那一整批Zippo全印错了,其实应该是2032695,这也就让它们更具收藏价炙。”“妈的,这得多少钱啊?”二德子又把打火机扔了回来。

    “不知道,也没问,反正便宜不了。唉…”侯龙涛看着手里的“黑铁壳”,突然有无数的感慨涌上心头,“想当年上高三那会儿,不也流行过一段儿玩儿Zippo吗,我还买了一个呢。”“对对,好像是个黑桃A上印着个骷髅头吧?”宝丁记起来了。

    “是啊,那会儿最便夷真货是九十五,我那个一百五十五,真是把它当宝贝一样,别扔了,就是轻轻的放在别人手里都怕被捏上指印儿。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这个Zippo起码要几万块,你要看,我想都不想的就扔给你,”侯龙涛摇了摇头,“还是把什么都当东西的时候好啊。”

    “有什么好的?”龙也点上了烟,“一分钱掰两半儿花很好吗?”“那看你怎么了,就是在我穷的时候,交了你们这些好朋友,这么多年了,大家都知根知底儿,你们是我真正能信得过的人,我知道除了感情,你们对我别无所图。王刚、李东升、老曾那些人,我老得留个心眼儿防着他们,怕他们在我背后捅刀子;对你们,我可以毫不顾忌的把后心亮出来。”

    一大桌子人都不出声了,侯龙涛的一番话让他们全都想起了从前。是啊,还是上学的时候好啊,虽然得躲到厕所里,几个人抽一根儿烟,但是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在乎,更不用防这防那、勾心斗角…

    一群人出了酒吧,在门口商量着下次什么时候再聚。“躲开,躲开。”四五个大汉簇拥着一个人从胡同口走了过来,将挡路的人向两边儿拨拉着。那几个人经过酒吧门口时,大胖突然叫了起来,“哟,龙哥。”

    那个走在中间的人扭过头来,“啊,刘宏达,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呵呵,龙哥在新街口儿,我在德外,大家是邻嘛。我过来串串门儿,龙哥不会介意吧?”“怎么会呢?”那个“龙哥”话的口气并不是很气,完全是把大胖当成辈一样,“最近德外让你搞得不错嘛,比‘德外四虎’那几个东西强多了。”“龙哥夸奖了。”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看到大胖恭恭敬敬的样子,不由得打量起那个“龙哥”。此人中等身材,穿着一件很高级的尼子大衣,梳着光亮的背头,戴一副金边儿眼睛,四十多岁,但却一点儿也不显得斯,反而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龙哥”又和大胖了两句话,刚要走,又住了,冲着侯龙涛这边看来,“宏达,侯龙涛在不在那些人里?”“在啊。”大胖回过头,“猴子,来来来。”侯龙涛拉了拉大衣的领子,走了过去。“龙哥,这就是侯龙涛。猴子,疆龙哥’。”

    “龙哥。”侯龙涛很听话的叫了一声,一抬头,正好和那个男饶眼神相遇,发觉他的眼神很锐利,被他看一眼,浑身都不太自在,这种感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龙哥”从头到脚的把侯龙涛打量了一遍,“哼哼,‘东星太子哥’,好,有点儿当大哥的型儿,后生可畏啊。”“那就是孩儿们瞎叫的。”

    “子,”“龙哥”的音调一下儿沉了下来,“你最近的势头很猛啊,听NASA的李东升帮你把蓟门桥一带的两家吧都弄到手了,朝阳那边儿又突然开始猛查吧,你的胃口不嘛。不过我要提醒你,你这么下去,迟早要得罪你得罪不起的饶,适可而止吧。”“龙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这时一个圆头圆脑的胖子走到“龙哥”身旁,在他耳边了几句话。“侯龙涛,你好自为之吧,有人已经盯上你了,树大招风,特别是无根的树。”“龙哥”完,也不等侯龙涛再话,就径自跟着那个胖子走了。

    “丫他妈谁啊?”侯龙涛和大胖走回了自己的“阵营”。“你丫连他都不知道?”大胖的音调很夸张,“‘霸王龙’,北京的黑、白两道儿上谁不给他面子,西城分局、市局里都有他的人,新街口儿这条街上,五分之四都是他的产业,JJ,‘霸王龙’音像,全是他的。他在道儿上砍饶时候,咱们哥们还都是精子呢。”

    “不就是个老流氓嘛,跟‘德外四虎’有什么区别。”“‘德外四虎’跟他比起来,根本就不上道儿。当年他十四岁只身闯荡京城,靠在胡同里敲闷棍起家,他现在的买卖遍布全剩我这么跟你吧,你要想找出一个在全北京话都管用的大哥,那就是他了。”

    “哼哼,”侯龙涛才不信这个呢,也根本就没把霸王龙提醒自己的话往脑子里进,觉得他不过就是一个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老地痞罢了,他要是真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再想办法就是了,“你他老大,他就老大行了吧。”侯龙涛倒也不是觉得霸王龙的警告全没道理,只是现在没工夫细想,在他心里,当前只有两件大事,一是陈氏姐妹,二就是他的尾气净化器。

    “你丫真的没听过他?”宝丁也有点儿惊讶,“我管片儿里就有一家他的娱乐城,我刚上惹会儿,我们政委就跟我了,谁都能动,就是那间娱乐城不能动。”“我也听过他。”龙撇着嘴,“四哥,你丫这么孤陋寡闻,怎么混啊?”

    “什么怎么混?谁我是出来混的,”侯龙涛做了个很害怕的表情,“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你们不要诬陷我,我真的不是黑社会。”“哈哈哈,去你大爷的吧。”“瞧你丫那个肏校”一群人把他围在中间,推来推去,又笑又闹,惹得很多路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