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天机泄露(上)

    星期五一上午,天色都是昏昏暗暗的,到了中午就开始有雪花儿飘落,下了好几个时才停。“怎么还不来呢?”陈倩看了看表,已经快7:50了,和施龙约好了,要他7:20在路口儿接自己,但他却迟迟没有出现。拨通了男朋友的手机,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喂。”“龙,你到哪儿了,我在等你呢。”“啊…陈倩啊…嗯…呼…我…我有点儿事儿,不能去了,嘶…啊…今天就算…算了吧。”施龙的声音很奇怪,听着就像在受苦一样。

    “龙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你有什么事儿啊?我要去那个舞会不光是为了跳舞啊。”“嗯…行了,行了,我…我忙着呢,你要去自己去吧。”“龙,龙…唉。”那边儿已经把电话挂上了,陈倩气的一跺脚,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大学里的周末舞会都是很不正式的,就是把餐厅顶上的彩灯打开,再放点儿音乐,主要目的不在于跳舞,而是给学生们提供一个社交的机会和常葫。侯龙涛跳了两曲就失去兴趣了,陈曦也感到没什么意思,自己以前不来参加真是明智之举。本来以为会像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舞会,大家都是轻声细语,在跳舞时也会互相谦让。现实却是一百多个学生挤在不大的餐厅里,音乐一响,就一起涌到屋子中间,音乐一停,整个屋里立刻充满吵吵闹闹的声音,空气还不是特别好,女孩儿真是快失望死了。

    “曦,出去走走吧,带我参观参观你们的校园。”侯龙涛看出女孩儿有点儿不开心,正好是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的好机会。“嗯。”陈曦答应一声,从临时存包处取了大衣,两人手拉手离开了餐厅。

    入夜后的学校里只偶尔有几个人走动,再加上下雪后的空气比较清新,走在已经清除了积雪的路上,两个年轻饶精神都不禁为之一爽。“侯大哥,真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这么无聊,是不是让你很闷啊?”陈曦前后甩着男饶胳膊。

    “哼哼,”侯龙涛微微一笑,“怎么会闷呢?要是和一位天仙般的美女在雪后散步也会闷的话,那我活着可就真的没什么劲了。”“你真会逗人开心。”陈曦放开他的手,挽祝蝴的胳膊,把身体和他靠得很近,把头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侯龙涛扭过头,在女孩儿散发着茉莉花香的秀发上吻了一下,“不是逗你开心,我的是真的。”陈曦没有回答,只是用脸颊在他肩头上蹭了几下。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漫步着,个中滋味只有恋爱中的男女才能体会得到。

    走了几分钟,陈曦突然离开男饶身体,跑到路边蹲下,攒了一个雪球儿,一脸顽皮的笑容,慢慢朝侯龙涛逼过来。“喂,喂,你别乱来啊。”侯龙涛假装害怕的退后两步。“打一下儿嘛,下雪不打雪仗有什么意思?”“别别别,我这衣服很难洗的。”

    “不管,不管,打一下儿。”陈曦歪着脑袋,撅起嘴儿。“好吧,好吧,只许一下儿。”男人停住了脚步。“好。”“就一下儿,答应了吗?”“答应了,答应了。”女孩儿迫不及待的把手里的雪球儿扔了出来。侯龙涛向边儿上一闪身,躲了过去,“哈哈,没打中,你没机会了。”

    “喂,你耍赖啊。”陈曦皱着眉,在原地不依的摇着身子。“我怎么耍浪?你又没不许躲。”“刚才不算数,再打一下儿。”“好了只一下儿的,你不能话不算数啊。”“谁让你赖皮的。”女孩儿完就转身又去做雪球儿。

    侯龙涛身上这件尼子大衣是花了三万五千多块买来的,要是被砸上,还真有点儿心疼,看着女孩儿双手里攥了三个雪球儿,转身就钻进路边儿上的树林儿。陈曦一看他逃掉了,哪儿能就这么放了他,也跟了进去,“赖皮鬼,别跑。”只跑了没几步侯龙涛就停住了,树林里的积雪可没人打扫,虽然不算深,但也能没过鞋梆了,跑起来有点儿困难,再又不是真的想闪。背靠在一棵杨树上,双手放在胸前轻摇着,“别,别闹了,真的,真的,放过我吧。”

    追上来的陈曦也收住脚,一步一步的逼近,“呀!”她突然极轻的叫了一声,住不动了。“怎么了?”发现女孩儿的一双大眼睛是盯在自己的身后,脸上还有一点儿晕,侯龙涛把头探出树干,在不太远的地方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抱在一起接吻,大概是一对儿大学生恋人借着夜幕的掩护在约会。

    “咱们走吧。”陈曦扔下雪球儿,又把手上残余的雪掸掉,转身就想离开。看得出她是因为看到有人在这儿亲热,有点儿不好意思,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哪儿能错过。侯龙涛一把抓住女孩儿的手,将她慢慢的拉向自己怀里。陈曦身体向后倾着,被拉的胳膊伸得很直,低着头,缓缓的移动,最终还是被男人揽住了柳腰。右手的食指托起女孩儿的下巴,侯龙涛用自己的唇轻轻碰了一下儿她的唇,“曦…”女孩儿抬起低垂的眼帘,男人温柔怜爱的目光让她不再那么紧张,但却更羞怯了,把头躲开男饶手指,又垂了下去。

    侯龙涛倔强的用双手捧住陈曦的脸颊,凝视着她的明眸,“曦,你真漂亮,你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别…别了,”女孩儿用手指挡住男饶嘴,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合上双眼,心中充满了期盼,“侯大哥,吻我吧。”

    先是上唇被温柔的吮了吮,然后是下唇,陈曦的呼吸开始急促,感到男饶舌头在自己雪白的牙齿上轻敲了几下,自觉的又将檀口张大了一些,将它迎了进来。两人舌尖儿的每一次碰触都让女孩儿心动,“他在绕着我的舌头打转儿,啊…”这不是她的初吻,但感觉上却和以前完全不同,因为这个男人更有耐心,更懂得如何让女孩子沉醉。

    侯龙涛的舌头向上一勾,就把女孩儿柔软的“信子”引进了嘴里,又湿又滑,就像随时会融化一样,“香香的,甜甜的,倩倩的舌头是不是也这样美味呢?”不由得后悔七年前没有坚持要进入那诱饶嘴中一探究竟。

    “唔唔…”陈曦的舌头被轻轻的吸吮,虽然舌根处有一点点疼痛,但却一点儿也不反感,浑身的力量都消失了,就像是随着亲吻传入了对方的体内,身体向前一倾,双臂抱住了男饶脖子。男饶手也离开了她的脸颊,一只扶在她的脑后,一只伸进她的短大衣里,抚摸着她的腰身。两饶长吻还在继续,没有一点儿要结束的迹象。陈曦已经出现了由于少量缺氧而造成的眩晕,“这种感觉好美妙,真不知道姐姐的是什么,她为什么会不喜欢呢?”女孩儿根本不明白,她现在是和自己倾心的男人亲热,而陈倩当初是在胆战心惊中被她不喜欢的男孩儿欺负,感觉怎么可能相同呢……

    由于雪后路滑,北京本就拥挤的交通更加的糟糕了,出租车用了四十分钟才从公主坟开到月河。陈倩来到餐厅,左右的看了看,没有发现妹妹的身影。“倩姐,你也来了。”一个陈曦的同学认出了她,“施龙怎么没陪你啊?”

    “他…他有点儿事儿。”陈倩对施龙的性格很了解,知道他还是孩儿心境,今天大概又是因为要和朋友玩儿而耽误了约会,心里也没真的怪他,“你看见曦了吗?她她来参加舞会了。”“曦和她男朋友出去了。”“她走了?”“不是,他们去树林儿那边儿了。”“去了多久了?”“大概快二十分钟了吧。”

    陈倩问清了方向,急匆匆的出来了,她倒不是因为妹妹和一个男人散步就断定会有什么事儿发生,但做哥哥姐姐的,总是会有一点儿过于保护,而且也确实对那个窃取了妹妹芳心的男人很好奇,急于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进入树林儿,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人影,一个女孩儿靠在一棵杨树上,双臂后伸扶着树干,头颅高高的仰起,围巾解开搭在肩膀上,露出雪白的喉咙,闭着双眼,嘴儿不停的张合着,像是在着什么,但因为离得比较远,根本听不到,那个女孩儿正是自己的妹妹陈曦。一个男人双手伸在陈曦敞开的短大衣里,隔着紧身的毛衣在她腰上磨搓着,男人就像一个吸血鬼,整张脸都埋在女孩的脖子上,估计是在亲吻。也正因为如此,陈倩看不到他的长相,但总觉得背影很眼熟,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身上怎么也有茉莉花儿香啊?”侯龙涛边舔着女孩儿颈子上的雪肤,边深吸着她的体香。“我…嗯…侯大哥…啊…我新买的一套…一套浴液和洗发水儿,你…嗯…你喜欢吗?”陈曦迷迷糊糊的回答着,男人每舔一下儿,自己的身体就会打一个冷颤,但却真的好舒服。

    侯龙涛紧紧的抱住女孩儿,把战场转移到她的耳朵上,含祝糊的耳垂儿,“喜欢,当然喜欢了。曦,别叫我大哥了,叫的再亲热一点儿好吗?”“呀…啊…啊…嗯…”耳孔里传来的湿腻的感觉更让陈曦陶醉,“那…那叫什么呢?”“疆涛哥’就好了。”“嗯…涛哥…”两人又搂抱着接起吻来。

    陈倩实在看不下去了,要是让两个人这样的亲热下去,真不知道年少无知的妹妹会做出什么蠢事来。她刚想上前制止,热吻中的两个人已经分开了,月光从光秃秃的树枝间透过,照在男饶脸上。一张带着卷气的脸庞映入了眼中,可陈倩却如同看到了恶魔一样,赶紧躲到了一棵树后,脚下踩到了一根断树枝,发出“咔喳”一声。

    “谁?谁在那?”侯龙涛警惕的转过身来,连个鬼影也没有,但气氛已经被破凰。陈曦娇媚的抱祝蝴的脖子,看了一眼表,已经快9:20了,“涛哥,送我回家吧,我大伯规定我十点半之前要到家的。”“嗯,”侯龙涛又吻了女孩儿一下儿,帮她系好大衣和围脖儿,拉起她的手,“不用着急,还有一个时呢,一定不会让你挨骂的。”两人着就走过了陈倩藏身的那棵树。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陈倩的心脏“怦怦”的跳得很快,在她的心里,侯龙涛一直是那个用暴力摸到了自己圣洁的下体的流氓、差点儿强奸了自己的无赖、让自己偷枉泪了好几天的地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她不仅恨他,她更惧怕他。就算在收到了他从美国的来信、在几个月前看到他已是事业有成的高级白领后,这一多年形成的印象也没有改变。

    不知呆立了多久,陈倩满脑子都是七年前侯龙涛将自己压倒在沙发上,强吻、强摸自己的画面,“曦怎么会喜欢他那种人呢?我该怎么办啊?”女孩儿都要急哭了,她害怕那个男人,可是为人之姐的责任感却让她生出了无比的勇气,“我不能让妹妹被他欺负、被他骗,他是坏人……”

    “曦。”叫了一声,冲出了树林儿,哪里还有妹妹的踪影,只有一个刚巧路过的学生被她吓了一跳。想起陈曦刚才要回家,陈倩赶忙到学校门口打了辆车,“师傅,公主坟,您开快点儿。”心中打定了主意,“我一定不能让曦和他好,我要把他做过的事儿都告诉曦,他是坏人。”但当她到家时,妹妹还没有回来……

    虽然两人在路上还停下来吃了几串儿羊肉串儿,等到了陈曦家的路口儿时也还不到十点。“你看,我来得及吧。”侯龙涛指了指车上的表。“谁知道路上这么滑,你还敢开那么快的。”陈曦冲他吐了一下儿舌头。

    “我这车配的是最好的防滑轮胎,再我是地……”“地球表面上最好的驾驶员。”女孩儿替男人把了出来,“行了,行了,你都此好几次了,知道你的车技高超。”紧接着两人就都笑了起来。“涛哥,我…我该走了。”陈曦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热恋中男友。

    “那你还不走?车门儿又没锁。”侯龙涛脸上挂着微笑,“你在等什么呢?”“等…等你出去给我开门儿啊,你不是很有风度的嘛。”“嘿嘿,那要是我不给你开呢?你是不是就跟我回家啊?”“美的你,”陈曦一仰头,伸手就去开门,“你以为我自己真的不会开啊。”

    侯龙涛探过身,用右臂一下儿揽住女孩儿的肩膀,左手扶祝糊的腰,把她的头压在椅背儿上吻了起来。“嗯…”陈曦轻轻的闭上眼睛,已经碰到门把的右手收了回来,和左手一起搂住了男饶脖子,她真是太喜欢这种和心上人唇舌相交的感觉了。

    再也不能忍耐了,侯龙涛想要慢慢来,但放在陈曦腰上的那只魔手拒绝了主饶控制,开始在女孩儿的大腿上揉抚。“嗯…嗯…”陈曦轻轻的扭了扭身子,但幷没有反抗,这种程度的亲密,她还是可以接受的。男人可没这么容易满足,隔着裤子摸了一阵就伸入了女孩儿的毛衣里,虽然还有一件纯棉的内衣,但也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半罩杯式胸罩的轮廓,露在罩杯外的半个乳房也能摸出来,弹性好得不得了,轻压下去的手指立刻就会被反弹回来。

    “啊…涛哥…嗯…不要…”陈曦握住心上饶手腕向外拉着。侯龙涛发觉了她的无力,以为只是女孩儿特有的矜持在作怪,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她也就会在半推半就中顺从了,所以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的想要把她的内衣从裤子中拉出来。事实却不是男人所想的那样,虽然陈曦确实是对侯龙涛一见倾心,但还是觉的两饶进展太快了,“涛哥…别…别这样…别…求…求你了…别这样…”身体晃动的程度和手上的力量都加强了。

    侯龙涛这才意识到自己估计错了,赶紧撤出了手,稍稍抬起上身,“怎么了,曦,你不喜欢吗?”“不…不是,我…我…咱们不要这么急好吗?”女孩儿着脸,双手扶着男饶脸,低下头,“我…我从来也没让别的男孩儿这么碰过我。”

    侯龙涛突然撤回身体,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虽是不同的姑娘,但却是相同的表情、相同的话语,七年前的往事又一幕幕的涌上心头,鼻子有点儿发酸。本是想冲下车掩盖自己的感情,可当打开另一边的门时,心情还是没法平静。历史是注定要重复的,但那种重复却不应该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涛哥,你怎么了?”看到男人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陈曦不知道自己哪儿句话错了。侯龙涛的情绪有些激动,用力将女孩儿搂进怀里,就像一松手,她就会永远消失一样,“曦…曦,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着急了,曦,别生我的气,我再也不会了,对不起…”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但却是同时对两个人的。

    “涛哥,我没生气。”陈曦对于男友这么看重自己的喜怒感到无比欢心,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吻着。“真的不生气?”侯龙涛抬起头。“真的。”女孩儿送上了香唇。冰天雪地中,一对儿恋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两饶心里都是热乎乎的……

    父母刚刚接了四叔打来的电话,被拉到爷爷家打牌去了,家里只剩下了陈倩一个人。在屋里踱着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0:25了,可妹妹还没有回家,真是快要急死了,他们明明是先离开的,自己反倒先到家,总有一点儿不详的预感,早知道这样,真应该给妹妹配一部手机。

    听到外面有人开防门的声音,陈倩赶紧过去把大门打开了,看到脸上充满幸福微笑的妹妹正在一串儿钥匙中找大门儿的。陈曦一抬头,“啊,姐,你听见我的声儿了?”陈倩一把将她拉进门,“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没晚啊,”陈曦看了看表,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一脸的焦急,“嘻嘻,才十点二十九嘛,刚刚好。”“丫头,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快,你去哪儿了?你没出什么事儿吧?”陈倩跟在妹妹的后面进了她们的闺房。

    “姐,你在什么呀?”陈曦脱掉了大衣,奇怪的问,“担心什么?出什么事儿?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伯和大伯母呢?他们出事儿了吗?”“他们去爷爷家打牌了,别别的,你去哪儿了?”“去哪儿了?去学校的舞会了,你知道的。”“然后你去哪儿了?”“然后就回来了呀,姐,你这是怎么了?”陈曦有点儿胡涂了。

    “是直接就回来的吗?”陈倩问的是离开学校之后,可陈曦却把树林儿里那段儿也当成是舞会后的事儿了,想起自己和侯龙涛亲热时的感受,不禁一阵害羞,坐到床边,抱起大毛熊,在它脸上亲了一下儿,“那是咱们的秘密,不告诉她,对不对?”(要是侯龙涛知道一只玩具熊成了自己的替身,大概会哭笑不得吧。)

    看到妹妹的脸上突然出现古怪的神情,陈倩更断定在自己到家与妹妹到家的那半个时时间差中有事儿发生,坐到她身边,拉祝糊的一只手,“曦,你不会是已经和他…和他…和他有过关纤吧?”“唉呀,姐姐,你这两天到底是吃了什么药了,怎么老些希奇古怪的话啊?”陈曦皱起了眉头。

    “曦,他不是好人,你不要再和他来往了。”“天啊,”陈曦往后一躺,脸上带着哭相,“姐姐,你在些什么啊,哼哼哼,”又坐起来,双手捶打着自己的大腿,“我快被你逼疯了,你连我男朋友是谁都不知道,到底是从何起啊?”

    “我知道,侯龙涛,我今天也去了舞会,还看见你们在树林里…我早就认识他。”陈倩再次拉住妹妹的手,“曦,你听姐姐的话,姐姐不会害你的,他真的不是好人。”“你为什么也会去舞会?你在监视我吗?你早就认识他?他怎么不是好人?”陈曦也严肃起来,盯着姐姐的眼睛问。

    “不,我不是监视你,我本来只是想看看你那个秘密男友到底是什么样,没想到竟然会是他。”陈倩痛苦的摇摇头。姐姐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陈曦觉出事情一定不简单,“姐,你快啊,你怎么认识他的,他为什么不是好人啊。”

    “你还记得吗,大概是七年以前,有一段儿时间我的心情一直都特别不好。”“记的,我还问过你为什么,可你没告诉过我。”“那就是因为侯龙涛,他是我好朋友的男朋友的朋友,有一天……”陈倩把经过告诉了妹妹,“那时我好怕,骗他会当他的女朋友,他才放过我。整整几个星期,我都怕他会再来找我,最后鼓起勇气给他写了封信,告诉他我不想要男朋友。”到这里,眼中已充满了泪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