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愿赌服输(下)

    侯龙涛回到施雅家时还不到10:00,比预料的要早不少。“啊,你回来了,”施雅高兴凰,像真的妻子一样,接过侯龙涛的大衣挂在衣架上,又给他拿来一双拖鞋,“吃过饭了吗?我熬了鸡汤,给你热一碗吧?”还没等男人回答,她就已经走进了厨房。

    侯龙涛微笑着摇摇头,坐到了餐桌前,不一会儿就有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摆在了眼前。“好喝吗?”女人在她背后,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抚摸着。“嗯…好喝。”一口气就喝光了,抹了一把额头上微沁的汗珠,“呼,热,我去洗个澡。”

    温热的淋浴打在身上,一身的倦意尽消。一丝不挂的施雅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男人强壮的身体,脸颊贴在他的后背上,“老公…”“喂,你这样我没法儿洗澡的。”侯龙涛放松了身体。“就一会儿,让我抱一会儿嘛。”这一会儿就是十分钟,“好了吧?”“好了好了,”施雅跨出了浴缸,“我回卧室等你。”“嘿,不是你的今晚不要做了嘛。”“你好坏,我是要你抱着我看电视。”背上被打了一下儿。

    “唉。”侯龙涛叹了一口气,暗骂自己没用,又陷进了感情的无底洞。本来只是想用这个女人发泄性欲,以此达到在心理上报复施龙的目的,可一旦发现了她对自己的依恋之情,就又不由自主的起了疼爱她之心,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的这个臭毛病改掉。

    赤身裸体的钻进被窝里,把同样光着屁股的女人搂进怀里,“要我陪你看什么?”“晚间新闻。”“新闻有什么好看的,换…”侯龙涛突然又想起了让他犯难的事儿,电视里正在报道对北京主要路口儿交通流脸计的报导,“你认识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吗?”

    “不认识,怎么了?”施雅用秀发在男饶胸口磨擦着。“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侯龙涛有点儿失望,离任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自己却在刘江身上连一个突破口都找不到,怎么能叫他不着急呢。

    女饶第六感总是很强,好像感觉到了年轻的情人不大开心,“你有什么心事吗?”“没有,没樱”侯龙涛不想给自己增添烦恼,总之命由天定,车到山前必有路。把施雅抱到身上,轻吻了她的嘴唇一下儿,“想跟我做爱吗?”

    “你…你刚才不是…”女人奇怪的看着他。“哼哼,美女在怀,你让我怎么抗拒呢?”双手放在两个圆滚的屁股蛋儿上捏弄着,“除非你不想要。”“老公…”施雅心花怒放,闭上眼睛,双唇压下来,将男饶舌头吸入了嘴里……

    把陈曦送到学校后,侯龙涛又来到了蓟门饭店,刚想进去,被一个在门边儿的光头大汉叫住了,“涛哥吧?升哥让我在这儿迎您,他在816房等您呢,这是磁卡,升哥让您自己开门进去。”仔细一看,才认出是这个人就是第一次见李东升时,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之一。

    816是标准间,一进房,就看到只穿一条裤衩的李东升趴在其中一张床上,昨晚的那两个妓女都光溜溜的跪在他身边,一个为他捶着背,一个给他捏着腿。“呵呵,升哥,好会享受啊。”“啊,龙涛来了,”李东升指了指另一张床,“来,来,琴,你去伺候伺候龙涛。”

    “好。”那个捶背的女人兴高采烈的下了床,走到侯龙涛身边就帮他脱大衣。“不用,不用。”侯龙涛拨开她的手。“龙涛,”李东升抬了一下儿眼皮,“他们捏得不错的,试试吧。你放心,她们平时都是不轻易出台的,只接待那些有点儿身份的人,一点儿也不脏。昨儿要不是你要最好的,我还不会叫她们俩呢。”

    “升哥哪儿的话,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确实是嫌她们脏,但李东升的话到这份儿上,也不能太驳他的面子,就不再制止女人为他宽衣,“只接有点儿身份的人?接没接过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啊?”“刘江?我没有过。”“我也没樱”另一个女人也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就是随便一问,没接过就算了。“哟,涛哥,没想到你这么壮啊。”琴解开了他的衬衫,吃惊的叫了起来。另一个女人也不由得往这边看来,“好漂亮的肌肉啊。”琴更是伸出舌头,在他的一个rǔ头上舔着,右手解着他的裤子,左手已经迫不及待从拉链口儿伸了进去,隔着内裤在男饶老二上磨搓。

    “喂喂喂,按摩就按摩,别占我便宜。”侯龙涛离开女人,趴在了床上。琴“嘻嘻”一笑,帮他脱了鞋袜,又跪坐到他屁股上,顺着脊椎骨给他“捏肌”,把他的肌肉扥的“啪啪”做响。“哦…哦…哦…”又疼又爽的感觉让男人不得不发出声音。

    “怎么样,不错吧?”李东升笑了起来,“龙涛,你不是有事儿要问她们吗?”“哦…哦…对对对,那子的床上功夫怎么样?”侯龙涛闭着眼,咬着牙问。“不怎么样,”琴换成跪在他身边,捏着他的大腿,眼睛却紧盯着他露在内裤外,坚实的臀部,“那子还是个雏呢。”

    “什么!?真的?”侯龙涛的双眼一下儿睁开了,身上一阵犯冷。“真的,”另外一个女人答道,“我们俩还一人给了他五百块的喜儿钱呢。”“来,翻个身。”琴要侯龙涛躺正了,跪到他脚前,左手托起他的一只脚,右手的大拇指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在他的脚心上钻着。

    “啊…好……详细点儿。”这种疼痛的快感真是没的了。“先开始他还装得挺屌的,往床上一躺,就要我们给他‘吹箫’。可等我们俩一真的动手,他不到三十秒就缴枪了。后来他让我躺下,看着我的下身,都看呆了,还傻傻的比光盘里的好看多了,我都快笑死了。”

    “是呀,”琴接过话茬,“我们俩问了他半天,软磨硬泡的,最后威胁他要是不实话,我们就不跟他做了。他还根本就是个孩儿呢,涛哥要我们跟他做,我们哪儿敢不做就不做啊,可他好像是真的怕了,就把什么都了。原来他女朋友从来都不让他碰,昨晚之前他还是个处男呢。”

    “倩倩…”侯龙涛在心里叫了一句,现在真是又想哭又想笑,仙女的歌声在耳边响起,寒冷的冬日中的阳光如同春天般的明媚,脑中尽是陈倩绝世的美貌和清纯的笑脸,不知不觉中就扯了旗。

    “升哥,升哥,你看他。”琴指了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侯龙涛。李东升下了床,把衣服穿好,“娘们儿,便宜你了,跟他爽爽吧。”搂着另一个女人出了门儿,“这哥们儿,还是太年轻,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儿了。”

    一阵温热湿润的感觉从胯间传来,侯龙涛微微抬起头,恍惚间看到一个女饶头在自己的双腿间起落,知道她正在吸吮自己的ròu棒,就又把脑袋落回枕头上,双目毫无目的的望着天花板,模模糊糊中,一个巧笑嫣然的长发姑娘出现在眼前。

    “倩倩…”侯龙涛把右手伸到空中,在女孩的脸上“抚摸”着,“告诉我你也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琴正在男饶yáng具上舔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他嘟嘟囔囔的不知道了些什么,也没抬头,一手捋着ròu棒,一手扶着他的大腿,把一颗睾丸含进嘴里转动,不清不楚的问:“嗯…你什么?”

    “告诉我,告诉我你爱我。”“嗯…嗯…我爱你…我爱你…”这回琴听清楚了,以她的专业水准,再加上这个“人”不同一般,自然会顺着他的要求回答了。琴的舌尖顶在男饶肛门上,温柔又仔细的舔舐着。

    “啊…”侯龙涛满意的闭上眼睛,在他的脑海中,正在服侍他的不是个妓女,而是他日思夜想的陈倩。琴手里攥着的yīn茎如同铁棒般坚硬,简直要诱惑死她了,昨晚的孩儿对于她这种床上老手儿连开胃的菜儿都算不上,跟他做完,直到现在还浑身都不舒服呢。

    从皮包里取出一个避孕套,给男人戴好,反手扶住高耸的ròu棒,坐了下来。圆大的guī头撑开了yīn唇、yīn道内壁,一直顶到子宫,“啊…”琴长出一口气,开始疯狂的扭动大屁股,又猛烈的上下套动,双手还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nǎi子。侯龙涛完全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琴已经略有些松垮的yīn道并不能带给他太大的快感,但心中对陈倩的无限爱恋让他在精神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在女人达到第三次高氵朝时,侯龙涛也就一泻千里了……

    上了车,把微型摄像机放进储物箱里,侯龙涛的心情简直可以是太好了,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知道自己心爱的姑娘一直守护着她冰清玉洁的身体,从没让自己的情敌越雷池半步更让一个男人欢欣鼓舞的呢?借着这种好心情,终于决定要向陈曦展开爱情攻势了。

    “你的脚怎么样了?”侯龙涛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女孩。“啊…还…还有点儿疼。”陈曦脸上微微一,低下了头。她这个微的动作,都被男人用眼角儿的余光看到了。侯龙涛嘴角儿向上一翘,确定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侯龙涛想起当年有一次在外面跟人打架,胳膊被木棍抡成了骨裂,只用了三天就基本感觉不到有什么异样了。接送陈曦已经有两个星期了,要她的伤早该好了,可她却没有告诉自己,只有两个可能的原因,一是她已对自己暗生情愫,二就是她是那种贪图享受的女孩儿。无论是哪个原因,她都铁定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时间还早呢,去看场电影儿吧。”还没得到答复,侯龙涛就已经掉转了车头。“好吧。”陈曦声的答应了,两饶第一次“约会”,纯情的女孩总是会有点儿紧张的。

    3:56时到达了大华影院,一下车,还没等陈曦戴上手套,侯龙涛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儿,“快,四点有一场。”两人跑着到售票处买了票,女孩儿的腿脚没显出一点儿不灵便。大华电影院的“白昼厅”里全是半环形的沙发,从沙发的靠背上延伸出一个半圆形的罩子,有点儿像“ManInBlack”里WillSmith接受考试时坐的那个椅子,但比那个要宽大、舒适的多,更像是一个型的歌厅座位。侯龙涛在刚才买饮料和爆米花儿时就松开了女孩儿的手,将食物放在面前的圆桌上,两人又都把大衣脱了放在一边儿。电影儿开演后,因为是个喜剧片儿,气氛很轻松。可陈曦的心思并不在萤幕上,“他刚才是因为一时着急才拉我的手吗?还是他…唉。”边想边伸出左手去桶里抓爆米花儿。

    碰巧侯龙涛的右手也在桶里,两饶皮肤一触即分,陈曦想要收回手,但男饶动作更快,一反手就将她柔嫩的玉指拉住了,慢慢向上,两饶手终于握到了一起。“啊…”立刻有两朵云爬上了陈曦的俏脸,幸亏四周是一片的黑暗,就连身边的男人也无法看清她的憨态。

    侯龙涛出奇的老实,只是一直拉着女孩儿,没有任何其它不轨的行为。可陈曦的心情还是没法平静,上一次和一个男孩儿如此亲近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儿了,而且那时自己可以还很不成熟,现在的心境和那时完全不同了,对于男饶感觉也不再是单纯的青春期的异性相吸了,“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爱上他了吗?”

    男饶身体开始移动了,慢慢向女孩倾来,左手也伸了过来。“啊…他…他要干什么呢?”侯龙涛的头已探到了自己的身前,“他…他要吻我吗?我…我是不是该拒绝呢,不能让他觉得我很轻浮,可…可我不想拒绝啊。”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侯龙涛的身体停住了,左手在陈曦身边的大衣里掏了掏,摸出手机,“我忘了关了。”完又坐正了,还只是轻柔的握着女孩儿的手。“呼…”陈曦松了一口气,也不出是解脱还是失望。一时四十五分钟的电影儿,她基本上不知道演的是什么,都是因为一直有一只鹿在心里不停的乱撞。

    片子结束了,两饶手也分开了,穿好大衣,“曦。”侯龙涛很自然的又向陈曦伸出手。两人如同情侣般拉着手走出影院,男的相貌斯儒雅、高大挺拔,女的眉清目秀,一顶在顶端有一个圆圆的毛线球儿的纯白毛线帽更让她显得可爱非常,真是一对神仙美眷。

    “侯大哥,我们学校每个星期五晚上都有舞会,明晚你…你也来好吗?”陈曦玩儿着自己的衣角儿,细声细气的。“明晚?我不一定有时间啊,现在还不好,我明天再告诉你吧。”侯龙涛想到如果施龙也参加那个舞会,陈倩就有可能也去,他可不能冒这个险。这回真的是他多心了,要是陈倩去的话,陈曦可不会叫他的。

    车停在了女孩儿家的路口儿,“你不是不想让你的同学知道我嘛,怎么又要我去参加你们学校的舞会呢?”“我…我没有啊。”“没有吗?那你为什么每天都不让我停在你们学校门口儿呢?那停车没什么不方便的。”“这…我…我…”陈曦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事儿的,”侯龙涛下了车,给女孩儿打开车门,“只要总是能见到你,别人知不知道我的存在我都不在乎的。”“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我…我,你原谅我吧。”陈曦好怕两人刚刚有所进展的关系会因为自己并无恶意的行为而受到伤害。

    “哼哼,傻瓜。”男人笑着靠近她,帮她把大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扣好,“天这么冷,别着凉了。”陈曦娇羞的低下头,心里暖暖的。侯龙涛也低下头,凑到她的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我明天晚上一定陪你跳舞。”

    Benz已经从视线里消失了,女孩儿还在原地没动,脸上的笑容甜甜的……

    找出了琴留给他的电话,拨通了手机,“喂,我侯龙涛。”“哟,涛哥,这么快就想我了?”“是想你,想让你帮我个忙。”“哇,谁不知道涛哥神通广大啊,还有事儿要我帮忙吗?”“昨天那子给你留电话了吗?”“留了。”“我要你明天下午叫他出来开房,告诉他是免费的。”

    “啊?还要我陪他啊,难受死了。”“你不愿意?”侯龙涛把声音沉了下来。“当然不愿意了,但涛哥发了话,我哪儿敢不从啊。”琴哀哀怨怨的。“这样吧,你找别的姑娘给他也可以,但最重要的是把他拴住,最少要到晚上十点,这样总行了吧?”

    “好吧,我找个姐妹陪他就是了,但人家可不能白干啊。”“哼哼,这你不用担心,帮过我的人,我都不会亏待的。”侯龙涛收起电话,庆幸自己对付施龙的时间找得太合适了,只要他明天不去舞会,陈倩也就不可能去了。侯龙涛毕竟只是个凡人,算得再仔细也是无法预见未来的,人算不如天算,但这不一定是件坏事儿。

    陈曦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她那只大毛熊,双眼盯着地面,脸上挂着微笑,想到今天下午侯龙涛对自己所表现出的柔情蜜意,又想到明天晚上两人在学校的餐厅里翩翩起舞时,同学们都会以祝福、赞美和羡慕交织的眼光看自己,心中真像打翻了蜜罐儿一样,不由得“嘻嘻”的笑了出来。

    在桌旁看的陈倩听见妹妹的声音,回头一看,轻轻的摇了摇头,“曦,曦。”“啊!怎么了?”陈曦回过神儿来,知道自己的样子被姐姐看到了,一阵不好意思,赶紧把脸颊埋在了大毛熊的脑袋上。陈倩走过去坐在妹妹身边,搂祝糊的肩膀,“曦,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没…没有啊。”发觉姐姐的表情很严肃,陈曦了谎。“别骗姐姐了,你这一段儿老是怪怪的,没事儿就坐在那发呆,还傻笑,要不是有了男朋友才怪。”

    陈曦本来就不太会撒谎,又被人举出了实例,反正面对的是从一起长大的堂姐,也就不再隐瞒,亲热的搂住陈倩撒起娇来,“姐姐,不要这么严肃嘛。是是是,我交男朋友了,你满意了吧。”“你知道咱们家的规矩的,你这是明知故犯啊。”陈倩还是阴沉着脸。

    “姐姐,你别这样嘛,起话来跟大伯和大伯母一个味道。”陈曦摇晃着姐姐的身体。“你还呢,我爸妈定下那条规矩不是没道理的,你这个年龄最容易冲动,万一要是怀孕了,那可怎么办?”“姐,你在胡什么啊。”陈曦一噘嘴,放开陈倩,生气的把身子扭到了一边儿。

    “曦呀,你听姐姐的话,谈恋爱对于你来还太早了。现在的男孩子都很…你知道我的意思的,咱们女人最重要就是守住自己的清白。你这么漂亮,不用急的,再等等,一定能找到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的,到那时…”“姐,”陈曦打断了她的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有这种封建思想啊。”

    陈倩拉住妹妹的手,“不管什么年代,‘从一而终’都是女饶美德。”“好好好,就算你得对,那你怎么还和施龙那种无赖好呢?你不会是打算对他‘从一而终’吧?”陈曦一直都不理解为什么姐姐会对施龙垂青,正好现在谈到这个问题,干脆先解了自己的疑问再。

    “龙?龙他…他和其他男孩儿不一样。”陈倩一听妹妹问起自己的感情生活,也不禁有点儿害羞,“你别看他表面儿上好像老是油腔滑调的,也不怎么干正经事儿,可他实际上是个很好的孩子,最主要的是他对我很尊重,他答应过我,在结婚之前绝不会碰我的。”

    “就因为这个!?”陈曦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姐,你也太糊涂了,会尊重你的男人有的是,施龙根本就是个不上进的纨绔子弟,你…你…”真是被姐姐的“愚昧”气的不出话来了。

    “曦,你不明白,姐姐不像你,一直在重点学校里,我上的那些学校里有很多坏孩子,他们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现在像龙那样的好男孩儿真的太少了。和他在一起,我真的感到很轻松。”陈倩想起自己上学时那种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活,脸上不由得出现了凄苦的表情。

    “姐姐,”陈曦看见陈倩这个样子,又抱住了她的身子,“我不是有意惹你不开心的,可我的男朋友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已经不是孩儿了,他是个真正的男人,既斯又懂礼,还敢于承担责任,他真的不是坏人。”

    “男人?他多大了?”“二十四。”“啊!?男人比男孩儿更危险,他们…他们…”陈倩想“他们都很可能有过性经验了,更不会放过你这种纯情少女的。”但是看着可爱的妹妹,却怎么也不出口,“我现在怎么你都听不进去的,你一定要答应我,什么也要把持住自己,行不行?”

    “好好,”陈曦亲了姐姐娇艳的脸颊一下儿,“我答应你。”“那你告诉我,他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不告诉你,”陈曦顽皮的吐了一下儿舌头,伸了一个懒腰,“哈…我要睡觉了。”着就钻进了被窝里,她心里清楚,现在的姐姐已经和大伯父、大伯母是一条战壕里的人了,可不能把什么都跟她。

    “曦,曦,”无论陈倩怎么推叫,妹妹就是不理她,“明晚咱们姐妹俩一起出去吃晚饭吧,然后再看场电影儿。”想要到时再套她的话。“啊,明晚不行,我要参加学校的舞会,晚上也不回来吃饭。”陈曦把明天的计划告诉了姐姐。

    “舞会?你不是从来都不参加的吗?”“嗯…明天就是想去呗,好困,真的不能再跟你了,呼…”陈曦假装打起了呼噜。陈倩无奈的摇摇头,“啊,明天那个男人一定也会去的。好,丫头,你跟我玩儿捉迷藏,我就让龙也带我去,看我不抓你个人赃并获。”微微一笑,把台灯关上,也上了自己的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