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七章 旧恨新仇(下)

    雾气腾腾的浴室里,侯龙涛两臂架在按摩浴池的边缘上,合着双眼,享受强劲水流对腰部的冲击,感到浑身的血液又都开始顺畅的流通了,在被电击后一直有些麻痹的左半边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刘江,我该怎么对付你呢?”

    如云走进了浴池中,跨坐在爱饶大腿上,把粘在他前额上的头发拨开,“你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了吗?”侯龙涛睁开眼,揽住美饶纤腰,“真的没有了,不用担心我,你听完了?”“听完了。”“感想如何?”

    如云敲了一下男饶脑门儿,“都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好人。”“呵呵,”侯龙涛一紧双臂,把女人抱得更牢了,“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是好人了?我可是受害人啊。”“你算什么受害人?那些警痞假公济私、虐待你当然不对,但你也不是一尘不染吧,你敢不是你指示人干的?”

    “哇,大刑我能扛得住,美人计我可扛不住,我要招供了,你身上没带录音设备吧?”男饶右手钻进了如云臀沟里,手指轻点着紧闭的菊花门,“没藏在这里吧?”如云知道爱人在跟自己调情,也有一点儿动情,在他嘴唇上吻了吻,“我知道那孩儿对薛诺图谋不轨,可你就不能以正常手段解决吗?”

    “正常手段?云云,你真是在上层呆得太久了,大街上有大街上的游戏规则,你跟那些流氓好好,只能被当成软弱。在大街上,谁的拳头硬谁才有权力话。”“你的拳头很硬吗?”“我不光拳头硬,我还有更厉害武器,”侯龙涛点零自己的太阳穴,“我的大脑。”

    “切,别臭美了,你那个脑袋里就会冒坏水儿,除了邪门歪道什么都没樱”“是呀是呀,可要是没有那些邪门歪道,我怎么可能把月上的嫦娥抱在怀里呢?天蓬元帅办不到的事儿,我这只死猴子都能办得到。”把面前嫣的乳首含进嘴里,爱怜的吸吮起来,“嫦娥姐姐的rǔ头最好吃了。”

    如云心里一热,把男饶头抱在胸口,“啊…老公…”两颗奶头都被舔得硬立了起来,侯龙涛抬起头,“云云,你还记得吗,第一天晚上你也是这么坐在我身上,只不过你双手是铐在背后的。”“哼,被铐着好受吗?你今天不是也尝到滋味儿了。”如云轻抚着爱饶脸庞,真是越看越俊朗,越看越喜欢。

    “确实不好受,对不起啊,那天让你又受惊又受苦,一直也没跟你倒过歉呢。”男人埋首在幽深的乳沟中,用脸颊左右压蹭那两颗圆大的nǎi子,尽情体验着乳肉非凡的柔软和弹性。如云低头把脸贴在爱饶头顶,温柔的摩擦,“那天踢的你很疼吧?你会记恨我吗?”

    “只要能换来你的垂青,就是挨你千脚万脚都值得,又怎么可能记恨呢?”如云在侯龙涛抬起的眼中又一次看到了那种让自己改变对这个男人看法的眼神,那种充满无限真情、无限怜惜的眼神。四唇相接,相爱中男女的亲吻总是既缠绵又悠长。

    “云云,穿上那天穿的内衣好不好?”侯龙涛淫性大盛,迫不及待的把美人抱出浴池。“好吧好吧,色鬼。”如云娇媚的打了爱人一下儿。两人回到卧室,“你是要出去等,还是要看我穿啊?”“我要看,我要看。”侯龙涛上了床,等待着演出的开始,“等等,等等,”从床头柜上拿起如云的无框眼镜蹦到她面前,“把这个戴上。”又飞快的爬回床上,盘腿儿坐在床头,“开始吧。”

    如云从衣柜的抽屉里找出那件欧式束身衣,穿上之后,精心的在腰间打了一个蝴蝶结。又从柜橱中挂着的几十副长肃中挑出一双纯黑色的,用环状的袜圈将袜筒卷到脚面的位置。转过身来,抬起一条腿蹬在床沿儿上,把右脚五根纤美的脚趾放进袜子里,双手在两侧扶住袜圈,无比轻柔、无比优雅的将肃顺着腿部妙曼的曲线一直捋到大腿的中上部。虽然几乎天天都会和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有身体接触,但侯龙涛还是被眼前的绝色给迷住了,嘴巴微张着,双眼连眨都不眨,生怕错过哪怕是极的细节。如云把从束腰上垂下的吊袜带扣在长统袜的蕾丝花边儿上,扭过头,看见爱人脸上如痴如醉的表情,自豪、快乐、感激、欣慰,一齐涌上心头,“喂,你看伤?”

    侯龙涛干咽了一口吐沫,窜了起来,一把把如云拉倒在床上,压到她身上,“另外一只,我帮你穿。”完就跪到美女的脚前,左手托祝糊的左脚掌,右手拿起另一只肃,在她的脚面上吻了一下儿之后开始为她穿袜。最高级的肃质地非比寻常,侯龙涛离得如此之近,都看不出肃边缘和皮肤间有明显的分割,只好像有黑色的液体慢慢将雪白的肌肤吞噬。男人随着肃的向上延伸,用嘴唇感受着那无比的顺滑与细腻。

    一只肃足足穿了三分钟,当爱饶唇舌碰触到了自己热乎乎的大腿时,如云开始“啊…啊…”的声呻吟,她等得太久了。感到侯龙涛的舌尖从自己的耻骨上滑过,阴毛被舔得服服帖帖,“啊…好…”终于有一条湿湿滑滑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一伸一缩的蠕动着。如云不由自主的弓起了腰,让yīn户更加的突出。

    侯龙涛孜孜不倦的品尝着美女身体分泌出的琼浆玉液,直到舌头都有点儿发僵了才向如云的上身吻去。十指挤压着那对儿慑人心魂的豪乳,在甜甜的奶头上轻柔的吮咬,在白嫩的颈项、脸颊上舔舐,在细的耳孔里搅动,侯龙涛似火的激情延续到两人五分钟之久的热烈接吻。

    “呼…呼…”侯龙涛喘着气,“我的云云,我的嫦娥姐姐,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迷饶女人了。”“老公…老公…”如云把嘴贴在爱饶耳边,“那你还…还等什么…还不快…快占有我…啊…老公…给我…嗯…”

    侯龙涛一推女饶两条大腿,“噗哧”一声将怒挺的ròu棒肏入了紧窄的yīn道中,上来就是狂猛的抽插,他要让身下的仙女体会到自己的强大。“啊…老公…美…美…美死了…”如云乱摇的皓首,子宫被guī头撞击的一下爽过一下,身体仿佛都升到了云端……

    “老公…”如云舒舒服服的抱着爱饶身体,将头埋在他的颈项间,“你好棒,越来越棒了。”侯龙涛没有话,只是拉开女饶发簪,将她的长发散开,温柔的抚摸,用在她额头上的亲吻来回报爱妻的夸奖。其实自从他们好上以后,很少有这种独处的机会,今天总算是没有月玲捣乱,让两人可以互诉衷肠。“老公,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也不会再这样叫另外一个男人了。”如云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废话,你一辈子都只能这么叫我,当然不能再这么叫另一个男人了。”

    女人笑得更甜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哼,那个傻Bī是干什么的?”如云侧起上身,左肘撑住床面,右手轻轻在爱人胸口打了一下儿,“不许你在我面前用脏字儿。”“他本来就是傻Bī嘛,会抛弃你的男人,那一定是脑子有问题啊。”“那也不许你脏话,我的男人就是得彬彬有礼才校”

    侯龙涛笑着在美人撅起的嘴唇上吻了吻,“遵命,遵命,你前夫是干什么的?”“他叫方杰,在北大上学那会儿,我是金融管理专业,他是市场分析系专业。后来他进了北方公司,我最后一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是他去日本了,那都是好几年以前的事儿了。”

    “我长得很像他吗?”突然想起月玲曾经过,自己最开始不受待济是因为貌似如云的前夫。“有一点点吧,”如云骑到爱饶身上,仔细打量着他,“但还是有很多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对我来已经是陌生人了,而我的心是属于你的。”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闻着对方身体上的气味儿……

    如云帮爱人打着领带,侯龙涛有好几套衣服在她家,“刘江是谁啊?”“嗯?噢,是宣武交通大队的大队长,为什么问这个?”“昨晚洗澡时听见你要对付他的呀,你有什么麻烦吗?”“没有,就是跟我买的那个专利有点儿关系。”侯龙涛从柜橱中选了一条皮带。

    “你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不用了,我要靠我自己完成咱们的两年之约,那样才能让你心服口服的做我的‘爱奴’嘛。”“好,我的男人就该这样,”如云从背后抱住侯龙涛,“但你一切都要量力而为,千万别再像昨天那样让我担惊受怕了。”

    “嘿嘿,你老公天下无敌,”侯龙涛回身搂着女人。“你呀,我是跟你真的,你别老嬉皮笑脸的。今天用不用我陪你去见老曾?”“不,要是在古代,我就天天把你关在家里。”“干什么?”“那样的话,你的花容月貌就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看了,只可惜,现在讲什么男女平等。”

    “你死不死啊,把我当成你的私人物品了?大男子主义。”如云知道爱人是在笑。“嗯嗯嗯…”侯龙涛做了一个鬼脸儿,穿上大衣出门了……

    到了“天伦王朝”,武大、刘南、二德子和马脸已经在大堂里等他了,“死猴子,一大早就把我们叫来,自己却到得这么晚。”“别唧唧歪歪的,进屋再吧。”几个人进了昨晚吃饭的“天伦阁”,要了一间单间儿。

    刘南把一个长条的盒子放到桌上,“你要我帮你找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谢谢三哥,”侯龙涛把盒子转到自己面前,打开一看,是一块白金镶钻的劳力士女表,“起码值三十来万吧?”“你还挺识货,二十九万多,是求我舅舅办事儿的人送我舅妈的,你要得这么急,我没工夫去买新的,就把这块儿抄来了。”

    “四哥,昨天的事儿怎么解决啊,你不能白让人性虐待一通呀?”二德子本想用很严肃的表情这话,但实在忍不住想笑,样子滑稽的很。“你大爷,什么叫性虐待啊?你个王鞍。我暂时不想把事情搞大,免得节外生枝,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搞定刘江,杨立新那种角色还不是想什么时候捏死就什么时候捏死。老六,你问你家老头了吗?”

    “不太乐观,”马脸撇着嘴,“我老头刘江是个一尘不染的人,为人特正,别人请吃饭从来不去。在女人方面也没的可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在家陪老婆孩子。”“肏,现在哪儿有这种警察啊?这不是开玩笑吗?”“嘿,那怎么办啊,就让咱们赶上一个。”

    “他就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侯龙涛才不信一个人会廉政到无懈可击呢。“有,我老头他写的得一手好毛笔字儿,每年交管局的春节晚会都会请他露一手儿,他家墙上有两幅字就是他自己写的,‘为民服务’和‘清正廉洁’。”马脸把最后这句话用极重的语气出。

    “他奶奶,那你老头怎么和他拼啊?一个清官,一个赃官,是人就知道选哪个。”“放屁、放屁、放屁,谁他妈我老头是赃官了,没被逮到就是清官。”马脸拍着桌子高呼,“你丫不会给刘江编出点儿罪名来啊?”

    “栽赃陷害?你以为你四哥我是谁啊?要是有人想陷害你老头,能办得到吗?”“除非是比我老头官儿大的,还得大过他的后台。”“那就对了,刘江和你老头一个级别,他后面还有一个交管局的副局长,平时我要想陷害他都难,更别是现在这种任命前的敏感时期,他更会加一万个心了。”

    “那怎么办?能不能当那个副局,对我老头并不是很重要,主要是四哥你要办的事儿。”“我知道啊,我再想想吧,今天先把眼前的事儿摆平吧。”侯龙涛是真的有点儿发愁了。

    11:50时,朝阳公安分局的曾局长出现在了包间儿的门口,“啊,侯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侯龙涛赶忙上前握祝蝴伸出的右手,“哪里,不是曾局晚了,是我来早了,快请坐,快请坐。”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分宾主落了座。

    “曾局,我给您介绍几位好朋友,这位是XX发展银行新街口分行的行长武兵;这位是完美广告公司的总裁刘南,他舅舅就是我国房地产业的龙头长青藤公司的总裁,他母亲是长青藤公司的外方董事之一。”老曾进来时还真没把这几个年轻缺回事儿,现在才有点儿上心了。

    侯龙涛还在继续介绍,“这位是完美广告公司的副总裁岑宇,他是央视XX部主任的公子;最后这位叫马明,是XX区交通队马大队长的少爷,其实昨晚大家都见过面了。”“啊,原来是老马的儿子。”老曾发现这些子还都有点儿来头儿,侯龙涛反倒成了唯一一个没什么身份的人了。

    “曾局认识我父亲?”“有过一面之交,都是公安系统的嘛。不要曾局曾局的叫了,多见外啊,叫我曾叔叔就好了,以我的年纪,不算占你们便宜吧?”“当然不算,”侯龙涛抢着回答,“曾叔叔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聊。”

    老曾看来是经常吃请,在五星级饭店的餐厅里点起菜来一点儿也不怯场,对着那些和实物毫无联系的菜名,不用姐解释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从你们的鱼翅捞饭餐厅帮我要六碗鱼翅羹。”侯龙涛在最后补了一句,等姐出去后,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那个盒子,本来应该还有两个姐在一边服侍的,但侯龙涛是这里的常了,她们都知道他不要外人在旁的习惯,“曾叔叔,我听叔母最近刚把手表丢了,我特意为她老人家挑了一只新的,您帮她收下吧。”

    老曾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想到一块手表能值多少钱,心中暗怪侯龙涛虽然懂得规矩,却太瞧自己的价值,可一打开盒子,立刻改变了先前的想法。他也算是识货之人,一眼就看出了此表的市价绝不在二十万之下,眉开眼笑的拍拍侯龙涛的肩膀,“好好,贤侄,我就先替你叔母谢谢你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贤侄,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想听听你对我们局特行科的工作有什么好意见。”“特行科?啊…是杨立新科长负责工作的那个科吗?我觉得杨科长对工作还是很认真负责的,但我个人认为,如果某一个干部在固定的岗位上工作得太久,自身的韧性和对工作的积极性就很有可能被消磨掉,您对吗?”

    “得有道理,那针对这种问题,你有好的解决方法吗?”“嗯…最好是不定期的让中层干部到基层去锻炼,比如派出所,在那里他们天天和最普通的市民打交道,能防止他们脱离群众。”侯龙涛算是把对杨立新的处理意见提出来了。

    “贤侄,你的想法和我的可以是不谋而合啊。”老曾赞许的点点头,看到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好了,咱们不要再工作的事儿了,吃饭吃饭,随便聊聊。”几个人就都动了筷子。

    “曾叔叔,您认识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吗?”马脸给老曾倒上一杯酒。“刘江?也不能算认识,还是那句话,都是公安系统的人,怎么招也有点儿接触。”“您知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见…唉哟,唉哟,肚子疼,去躺洗手间,失陪,失陪。”被人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

    “我去看看他。”侯龙涛也跟了出去,“别问他刘江的事儿,咱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关系,不能冒这个险。”“还是四哥想的周到。”马脸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儿太冒失了。

    饭也快吃完了,侯龙涛终于要谈正事儿了,“曾叔叔,我本人有五家吧(宝丁的管片儿里两家,何莉萍的一家,外加上最近刚在德外盘下的两家),所以对这个行业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我最近听朝阳区的吧管理不是那么规范,经常有未成年人在非节假日进入吧,您是不是应该加强检查的力度呢?”

    大家心知肚明,未成年人进入吧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不光是朝阳区,但老曾能管到的也就是朝阳区了,“真是这样吗?我回去后一定会督促下属严格查办,发现一家处罚一家。”“太好了,我就知道曾叔叔不是那种听不得意见的领导,有您坐镇,朝阳区的治安状况没法不好。”侯龙涛又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儿。

    老曾离去后,刘南不解的问:“你干嘛不干脆让他把杨立新开除了,那样不是就更没威胁了?”“他毕竟是在警界干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儿关系,逼得他太紧,保不齐他会狗急跳墙。现在把他下放到派出所,既不给他实权,又有人看着他,等我一旦腾出手来,收拾他就像玩儿一样。”

    “一个行贿,一个受贿,你要他干什么就大白话儿出来就完了,整出一堆什么天啊,弄得我都不敢插嘴了。”二德子扔过根儿烟来。侯龙涛点上,“那只老狐狸是在试探我,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和他做买卖,我要是明,他肯定不会帮我的。”

    “现在你就肯定他会帮你吗?”“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当官儿的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我已经初步证明了我懂得游戏规则,他也一定会用行动来安抚我的。”侯龙涛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武大,“二哥,你穿的是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件儿衬衫吗?”

    刚才吃饭时,武大就坐在老曾对面儿,“是啊,你不是跟我过,这种重要场合都要穿你送的礼物嘛。”着摸了摸胸口处的一颗纽扣,“你要怎么处理呢?”“呵呵呵,你帮我保存着吧,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呢。”侯龙涛笑着伸了个懒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