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 旧恨新仇(中)

    完全不顾是杨晶先动手的事实,侯龙涛他们被迫承担全部责任,以换取和杨家私聊机会,如果真要弄到以正常的司法程序解决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被送去三年少管的结果。

    杨晶的父亲杨立新在与四家的家长会晤时,不停的引经据典,把无数的法律条砸向他们,欺负他们对法律法规不了解,进行间接的恐吓。最终谈妥的条件就是,因为是个子那一击造成了最大的伤害,他家掏了四千元,其余三家儿都是两千元,一共一万,算是给杨晶的医药费和调养费。四家儿的家长留下和学校谈儿子们的行政处罚决定,杨立新就带着他的手下离开思教处。侯龙涛他们四个都在楼道里靠墙着呢,“这几个就是和你儿子打架的孩子,这是杨晶的父亲。”一个看着他们的老师。

    杨立新停住脚,指着他们,“你们几个王鞍,这次算饶了你们,以后给我心点儿。”他本来也没真打算要法办这四个孩子,根本没记祝蝴们的姓名,“你还不服气是怎么招?”看见一个孩子的眼神里充满怨毒,逼上去问了一句。“没樱”侯龙涛认松的低下头……

    “你…当年打我儿子的就有你吧?”杨立新还不能完全肯定,几年间侯龙涛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样貌变化了不少。“杨科长,好久不见啊,怎么九年了还没升官儿啊?那一万块,你儿子花的还开心吧?”侯龙涛可是一眼就认准他了,语气中的轻蔑、憎恨显而易见。

    杨立新被他这一问,还真不好回答,是呀,为什么九年了,还只是个科长呢?不会巴结上司,只会从当事人身上榨点儿钱儿,是他不能升官儿发财的根本原因,“少废话,吧。”

    “什么呀?我都不知道你们找我来干什么,你让我怎么啊?”侯龙涛一脸的茫然。“你别装傻,我外甥张越是不是你指示人打赡?”“你有什么证据啊?有的话,你就逮捕我,没有的话,就别耽误我时间。”

    “哼哼,”杨立新冷笑一声,“你跟我顽抗是吧,是不是你干的,你我心里都清楚。你想玩儿是吗?好,我赔你玩儿,我们警方有权扣留你四十八时,我不给你吃、不给你喝,看你扛的住扛不住。我这么做虽然不壤,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

    “哈哈哈,符合法律程序?好啊,我要见我的律师。”“不准,你这是协助调查,不是拘留,没权见律师。”“好,那就先不律师的事儿,你凭什么要我协助调查啊?”“配合警方的工作是公民的义务。”“你现在是代表警方吗?”“废话,我要是土匪,早就暴打你了。”杨立新恶狠狠的吼叫道。

    “如果你是为了你外甥的事情找我来,你就不是代表的警方。你是朝阳分局的,西城区的案子你凭什么管啊,你有西城分局要求你协查的面材料吗?你是什么科的科长啊?那种刑事案件在你的管辖之内吗?这案子涉及到你外甥,你是不是应该回避的呀?”侯龙涛一口气儿问了一堆问题。

    “你不要避重就轻,我告诉你,只要我把你的口供问出来,其它的一切都不成问题,任何手续都可以事后再补。”虽然杨立新知道自己先前是太轻视这子了,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没有警察怕贼的道理。

    “你是把我当成不懂事儿的崽儿了吧?在法律上,口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证据了,只有口供没有证据不能定罪,其它证据充分而没有口供的也可以定罪。当年你到学校抓我就属于跨区执法,可谁叫我那时见识浅呢,本以为这一辈子也没机会讨回公道了,你不知道我刚才见到你时多高兴。”侯龙涛的表情很阴沉。

    “你什么意思?”杨立新还是没把面前的年轻人放在眼里,“你还想报复我?开玩笑吧?”“开玩笑?我笑了吗?”侯龙涛把录音机掏出来,“咱们的对话都在这里,这就是你滥用职权、越权执法的证据,上面还有你威胁要虐待我的话,应该算是逼供了,不知道你们局长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感想,万一要是被新闻媒体知道了,你大概就更糟了。”

    “知道录音是好的,但拿出来给我看,就只能证明你是多么的愚蠢。”杨立新一挥手,侯龙涛身后的两个警察突然拉祝蝴的胳膊,铐在了椅子腿儿上,“你以为这录音带能离开这间屋子吗?”杨立新把磁带揪了出来,放进烟灰缸里点燃,“我会被你这种流氓吓倒吗?你也太瞧警察了,只要有了你的口供,要想找人指证你,简直太容易了。”

    侯龙涛一点儿也不慌张,让对手轻敌的目的已基本完成了,“你想严刑逼供吗?可是有很多人知道我被带到这里来了,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一定脱不了干系的。”“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他们还敢冲进来救你?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指示人打伤张越的。”

    “哼,你让我多少次,不是我。”侯龙涛仰起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行,不知天高地厚的子,今天我就把我儿子和我外甥两笔帐一起跟你算算。”“来吧,电棍、皮带、火钳子,有什么尽管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你们的手段。”语气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别把警察当傻子,我会给你留下外伤,让你有告我的证据?我现在是真的不敢看你,你懂法啊,哈哈哈,我哪儿能用对付痞子的手段对付你呀,你得要特殊的照顾。来啊,给咱们的贵宾点烟。”杨立新打定主意,就算这子招了,也要先整他个半死不活出出气。

    身后的两个警察一茹上了五根烟,杨立新走过来接了烟,“子,抽烟吧。”“你…你别乱来啊。”侯龙涛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帮他一把。”一个警察立刻上来用胳膊锁住的脖子,迫使他不得不抬头,另一个用力捏祝蝴的鼻子。就在侯龙涛再也忍不住了,开口呼吸的时候,杨立新捏祝蝴的脸颊,一把将十根烟全塞进了他嘴里。这下可苦了侯龙涛,一大股烟直冲进气管儿里,“咳咳咳…”一口吐出香烟,品评的咳了起来,鼻涕眼泪全出来了。

    “别浪费了。”杨立新从地上捡起烟,“再来一次。”就这样重复了三、四回,侯龙涛已经双眼失神了,唾液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出来,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啊…难受…”“难受?那就老老实实的吧。”“…你妈了Bī…”

    “王鞍,在点十根儿。”“头儿,这子脸儿都绿了,再来几次就该尼古丁中毒而死了。”一个警察提醒杨立新。“那最好,就他接受调查时拼命的抽烟,突然就玩儿完了。哼,不过我可没这么容易就放过他,让他清醒清醒。”

    一个警察帮侯龙涛脱了鞋袜,又把他的裤腿儿都卷了起来,另一个警察打来一盆凉水,把他的双脚放进去,又把脚腕铐在椅子上。“冷…冷…”侯龙涛被冻得直哆嗦。“这就帮你增强血液循环。”杨立新拿着一根而电棍在他身边转着圈。电棍直接接触人体会留下很明显的灼伤痕迹,现在有水做良体,就不怕留下证据了。杨立新把电棍打开,头儿上“劈哩啪啦”的闪着电花儿,猛的杵进水盆里,又立刻提起。光这一下儿,就够侯龙涛受的了,“啊!”他惨叫一声,连人带椅子都被击得向后倒去,躺在地上直抽抽……

    因为月玲回父母家了,如云一个人在房里重新审阅着这个月的自己所批准的大额投资项目。突然接到大胖打来的电话,是侯龙涛被朝阳分局的警察抓走了,而且还没有明原因。

    如云一听就急了,国贸大厦位于朝阳区大北窑,IIC又是国贸最大的户,平常和朝阳分局打过不少交道,关系一直不错,还向朝阳分局捐赠过二十辆警务用车,自己和他们的曾局长还有不浅的私交。现在公司的高级职员被抓,然没有人事先通知她,虽然法律上幷没有这样的规定,但这是起码的礼貌和尊重。

    和公司的法律顾问约好,在朝阳分局门口碰了面,一起来到大厅。大胖他们急忙迎上来,“进去半个多时了,一点儿消息也没樱”如云走到问讯台前,“我是IIC的总经理许如云,请问我公司的侯龙涛经理为什么被抓。这是我公司的法律顾问常律师,我要求见他,在他接受审讯时要有律师在场。”

    负责接待的女警官认得许如云,知道她是重要人物,不敢怠慢,“我帮您查一下。”翻看了一遍边儿上的记录,又在计算机里查了一遍,“对不起,记录里没有传讯或是逮捕侯先生的记录,他是不是被别的分局带走的?”

    “不可能,”刘南凑过来,“我们五个人跟着那辆警车过来的,亲眼看见他被带到楼上去了。”“可记录里确实没有啊。”女警官又查了一遍。“那我们能不能上去找找看?”如云已经觉得有点儿不对了。“那可不行,这是司法机关,哪儿能让你们到处乱跑啊。”女警官当然不同意了。“你们曾局长在吗?”“他已经下班回家了。”

    如云掏出手机,“喂,请问曾局长在吗?曾局长,我是IIC的许如云啊,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您。”“许啊,没什么,还不到九点嘛,一点儿不晚,有什么事儿吗?”“您能不能来局里一趟,我公司的侯龙涛经理被带到这里,却没有任何记录,我怀疑您的手下里有人非法拘禁、滥用私刑。”

    “这么严重啊?你现在在哪?”“我就在您局里。”“好,我现在就过来。”放下电话,曾局长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这些子,就会给我找事儿。”其实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手下干的那些事儿呢,气的是他们找谁麻烦不好,非要惹这些动不动就讲这法那法、爱往媒体捅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老曾一进大门就看见一群人在争吵,原来是武大看见了一个带走侯龙涛的警察,问他侯龙涛的情况,那个警察因为杨立新跟他过要保密,所以是一问三不知。“你不就别走。”“怎么招,你要袭警啊?胆儿够大的。”

    “都住嘴,”老曾走了过去,“这是政府机构,你们在这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一群人全不话了。如云走过来,“曾局长,就是这位同志把侯经理带来的,我这儿有五个人可以证明,他却不认,一定是有什么问题。”

    “你是哪个部门的?”老曾沉着脸问。“特行科的。”“刚才你带来的人呢?”“是杨科长的命令,我只是跑腿儿的。”“你废什么话?我问你人在哪。”“在二楼的三号审讯室,杨科长正在给他做笔录呢。”局长发话,警察哪敢不据实回答。

    “为什么没有传讯他的记录?”“这…这…”“!”“我只知道那不是咱们区的案子,杨科长的外甥被人打伤了,他怀疑是那个姓侯的指示的,就…”“你们有什么证据啊?”如云可不干了,她虽然不了解警察逼供的手段,但也知道爱人落在他们手里,是不会好过的。

    “许,你不要急嘛,咱们现在就上去,要是他们真有严刑逼供的行为,我就不会姑息包庇的。”老曾知道严刑逼供的行为是一定有的,现在只能先稳住这个不好惹的女人,尽量不把事情弄大。“许姐姐,要不要我让我爸爸找十几个记者过来报道一下儿?”二德子在边儿上火上浇油。

    “什么都一会儿再,咱们赶紧去找人。”老曾瞪了二德子一眼,看他穿的普普通通,真没瞧得起他,心想:“死孩子,敢拿媒体吓唬我,有机会再收拾你子。”一群人呼呼啦啦的往楼上走去……

    “我…我…我全…”侯龙涛在被电了两次之后,别真是有点儿扛不住了,就是能扛也不扛了,想要的证据已经够齐全了。“早知道你他妈就是个孬种,给他录口供。”杨立新以胜利者的姿态坐回桌后。一个警察拿出卷宗,另一个把侯龙涛扶起来坐好,又给他穿上鞋袜。

    “姓名。”“侯…侯龙涛。”“年龄。”“二十四。”“职业。”“美国IIC公司北京…北京分公司投资部经理。”杨立新一惊,“你是干什么的?”“IIC投资部经理。”“就凭你这个流氓?”“哼哼哼,你怕了?”侯龙涛痛苦虚弱的脸上换上了一幅阴险的表情。“怕…怕你?我怕什么?哈哈哈。”傲慢的笑声掩饰不住杨立新的紧张。“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把我当成不懂事儿的崽儿,可你不听啊,Iwillsueyourassoff。”“你他妈什么?”杨立新没听懂最后一句话,可心里也明白,这回可有麻烦了。

    另外两个警察也有点慌神儿了,“头儿,怎么办?”杨立新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侯龙涛闭嘴,永远的闭嘴,可又没有那个胆子,真后悔没先把他调查清楚。就在犹豫不决之际,铁门突然被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杨立新,你在干什么?”老曾一马当先走了进来。“龙涛,你怎么样?”如云顾不得身份,冲到侯龙涛身边,看到爱人被铐在椅子上,真是心疼的不得了,“快给他打开啊。”

    “不能开,他是嫌疑犯。”事到如今,杨立新也只能死撑了,幸好没留下什么特别明显的证据,可以胡搅蛮缠一下儿。“你审讯嫌疑犯为什么没有律师在场?你有逮捕他的必要件吗?”常律师了出来。“他…他是协助调查,无权找律师,也不用什么件。”“既然是协助调查,你为什么给他戴手铐?戴了手铐就是采取强制措施,他便有权请律师。”

    “你是什么人?”“我是IIC公司的法律顾问常昆律师,我们保留将此事诉诸法律的权力。”老曾一看,真是越抹越黑,“杨立新,快把手铐打开。”一个警察赶紧执行了局长的命令。如云发觉侯龙涛面如死灰,完全没有平时风流倜傥的精神劲儿,“你们…你们是不是打他了?这件事儿咱们没完。”

    “你严刑逼供了?”老曾表现的立场是中立,先要看看形式如何。“没有,曾局长,您了解我的,我从来都是秉公执法的,怎么会严刑逼供呢,咱们可以带他去验伤。”其它两个警察也随声附和,“是呀,绝对没打他。”

    “没必要验伤,二德子,帮我把那个录音机拿过来。”侯龙涛本想自己动手,双腿却有点儿不听使唤。“四哥,这里没录音带啊。”二德子把录音机递给他。“是啊,我想让他发现的那盘已经被他毁了。”侯龙涛把画着电池符号的一个舱口打开,里面放的竟然不是电池,而是另一盘磁带,“这个录音机是充电的,没有外置电池,这盘磁带一直都在录音。”

    杨立新立刻就傻眼了,要姜是越老越辣,老曾赶紧打圆场,“我看侯先生脸色不太好,许,你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有什么事儿都等确认了侯先生的身体无恙再,好不好?”“好,”如云也是真的担心爱人,扶起侯龙涛,又转换头恨恨的看了杨立新一眼,“常律师,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向朝阳法院提起诉讼。”

    一行冉了停车场,侯龙涛走到老曾面前,握祝蝴的手,“曾局,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要不是有你,我不知道会被那个王鞍整成什么样呢。”“好,应该的。”老曾的心思根本不在和侯龙涛谈话上,他现在算是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把损失减到最少,要是ICC真的告朝阳分局,自己这个局长可很难不受连累的。

    “曾局,我不是那种不懂事儿的人,”侯龙涛压低了声音。“嗯?”“我不会让您难做的,明天中午十二点,天伦王朝的天伦阁,我做东,您能不能赏脸呢?”“好,我一定到。”老曾掂量着面前这个斯中透出一丝阴冷之气的年轻饶话,“你只想搞掉杨立新”

    “大家心照不宣,有什么话咱们明天中午再。有一点您放心,我不和党作对,不和国家作对,这是我的信条,公安局就代表脸,代表了国家,对吗?”着就把录音带塞进了老曾手里。“对,对对,那咱们明天中午见。”老曾确信他不会告朝阳分局了,心中也轻松不少,最省心的就是和这种懂规矩的人打交道。

    如云开着侯龙涛的Benz,侯龙涛坐到副座上。常昆走到车窗边,“侯经理,您把那盘磁带交给我,我好回去准备。”“不必了,我不打算告他们,常律师,谢谢你大晚上还跑来。”“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嘛。”常昆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大胖他们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咱们上医院吧。”如云发动了车子。“上医院干嘛?去你那二洗个按摩浴就什么事儿都没了。”“不是跟你开玩笑啊,你看你脸色多……”突然看到的爱人脸上已有了润之色。“我真的没事儿,走吧。”侯龙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确实感觉好多了,也许真是因为服食了一段药物,体格强健了不少。

    “你刚才跟老曾些什么?你为什把录音带也给他了?”“你都看见了?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了我的云云。没有必要和公安机关闹僵,不定他以后会对咱们有用呢。”“那你把证据都给他们了,你不怕他们再找你麻烦?”“云云啊,别的方面你都比我强,可对警方办事方法的了解就不如我了,你放心好了。”

    “的轻松,你让我怎么放心啊。”“这个能让你放心了吧。”侯龙涛从多功能的瑞士军刀里拉出一把改锥,将录音机的外壳拆开,然又从里面拿出一盘磁带,“六百美金的录音机物有所值。我刚才给老曾一盘是为了先稳祝蝴,以免他狗急跳墙,他要是能跟我合作,那样最好,不然的话……”如云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

    老曾回到办公室,杨立新已经在等他了,“曾局,我…”“什么都不用了,你是怎么搞的?办事这么不心?一切都等我明天见了他之后再,你回家等信儿吧。”

    看着杨立新灰溜溜的出了门,“这个王鞍,一天到晚就会惹麻烦,把他放在身边,迟早要出事儿,不如借这个机会把他调走。”老曾主意已定,开始起草调令,这样明天也好对侯龙涛有个交代,光从刚才在停车场的一番对话,他已经能觉出那个年轻人不简单。等他回家听了磁带,更是暗骂杨立新的无能,然没从他的话中听出他有一定的背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