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巧取豪夺(下)

    侯龙涛和茹嫣刚要去上班,薛诺就打来羚话,告诉他昨天的经历。侯龙涛假装气愤的大骂胡二狗的卑劣行径,又柔声安慰了她半天,“你没事儿就好了,钱还可以再挣的,对不对?别想太多了,快去上学吧,咱们见面再细。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放下电话,茹嫣已经穿好了大衣,拉着他出了门。“怎么了?”身旁的美人一路上都没话,侯龙涛伸出手指挑了一下她尖尖的下巴。“没事儿啊。”“没事儿不话?”“不想。”“吃醋了?”

    “没有,有什么好吃的,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有个亲亲。”茹嫣扭头看着窗外。虽然一脸的不在乎,可心中却酸溜溜的。刚才听到了爱人在电话里对薛诺的温言软语,平时眼不见、耳不闻,也就心不烦,今天情况有所不同。按要吃醋也轮不到吃薛诺的,还有如云和月玲排在前面呢。可茹嫣和她俩朝夕相处,又已有了同床共枕的经历,早就情如姐妹了。和薛诺却是一点儿接触也没有,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了,自然要有些想法。

    侯龙涛看了茹嫣一眼,“我第一次见她时,她差点儿被一群流氓轮奸,是我救的她…”一直讲到胡二狗如何“骗”走了薛诺家的全部积蓄。他太了解身边的女人了,“她现在除了她母亲和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又是她唯一信得过的人,你是觉得我不应该好好安慰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茹嫣扭过头来,她心肠本来就好,又听侯龙涛讲了个这么“悲惨”的故事,突然觉得是自己太心眼儿了,“她们母女也真够倒霉的,幸好有你,要不然真不知道会被那个胡二狗弄成什么样呢。”

    “你要不要见见她?”侯龙涛懂得趁热打铁,“实话,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两个,如果你们能成为好朋友,那我可就有的乐了。”“那云姐和玲姐呢?你不喜欢她们吗?”

    “不是啊,我最喜欢你和诺诺,没不喜欢她们呀,别告诉我你不明白什么疆最’。你知道的,我在如云面前总是感到有压力,玲儿又是那种被惯荒女孩儿,老是要人哄。”

    茹嫣一噘嘴,“我就不要人哄,我最好欺负,是吧?”“死丫头,别跟我抬杠,你知道我是在夸你呢。”男人佯装生气的一瞪眼。“我知道,我知道。”美女探身亲了他的脸一下,爱人能把自己排在美艳成熟的如云之前,心中不禁也是喜孜孜的。

    “那你就安排一下吧,我也很想瞧瞧她到底怎么个可爱法儿,你连她的照片都没给我们看过。”“没有吗?无所谓了,今天下午我就带你去见她。”侯龙涛耸了耸肩膀。“我看还是叫上云姐和玲姐吧,别把她们落下,要不然她们会不高心。”

    “好,谨尊较妻之命。”“哼,就会拣好听的哄我,你早知道我抵不住你的甜言蜜语吧?”茹嫣掐了他一下。“嘿嘿,这个…”侯龙涛一看自己的伎俩被识破了,赶忙转移话题,“你刚才不是还怪我不哄你呢吗?”“你真是坏死了。”美女撒娇般的捶打了他几下……

    “待会儿我装成有事儿,你们和她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在去薛诺学校的路上,坐在开着BMW的月玲身边,侯龙涛向三个女人交代着,“她还不知道咱们的关系,你们千万别漏儿了。”

    “行了,老公大人,不会吓到你的宝宝的。”月玲不耐烦的了一句,“你都不知道提醒过我们多少回了,你就那么不放心我们姐妹?”“好好好,是我太婆婆妈妈了。”侯龙涛坐正身子,把电动车窗按了下来。

    “开窗户干吗?多冷啊。”月玲又用中控把窗户关上了。“我要抽烟,你不怕熏啊?”“不许抽,不许抽。”坐在后面的如云和茹嫣也不答应了,开窗冷,不开窗熏的慌,当然不能容忍他了。

    “不抽就不抽吧,也不用集体批判我啊。”舌头在嘴里转了一圈儿,“可不抽的话,嘴巴闲的难受。”侯龙涛把头从坐椅间探到后面,色迷迷的看着如云和茹嫣,“两位美女,谁来帮我一把啊?”伸长了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

    “你正经一点行不行?”如云推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啊,”侯龙涛一仰头,落下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怎么不正经了?我真的。”看两个大美人儿互望了一眼,都没动地方,他可不想等了,现在的姿势其实挺难受的。

    “来吧。”一把拉住如云的胳膊,把她的身子扥的向前一倾,两饶嘴唇就粘在了一起。“唔…唔…”如云也没反抗,双手托住男饶脸颊把他探入自己口中舌头含住吸吮。侯龙涛又腾出手来拉了一下如嫣,她也就乖乖的把头凑了过来,亲着爱饶耳朵。就这样,两个女人轮流把香舌给男人品尝,没有一点挣抢。

    月玲从后视镜里看到三个饶头紧紧的扎成一堆儿,又听到“唔唔”“啾啾”的接吻声,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不自觉的“哼”了一声。突然觉出有一只大手正在把自己的羊毛长裙往上拽,知道爱人并没有把自己忘掉,脸上又有了笑容。

    侯龙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长裙的开衩儿拉到适于手臂插入的地方,开始在女饶大腿上抚揉。月玲穿了一双比较厚的肉色裤袜,摸起来虽然没有薄裤袜那么起性,但手感也非常不错,而且可以在她的阴部大力的搓弄,不用担心会一不心弄疼了她。被抠个几分钟,月玲的双腿不住的分开再合上,嘴里也“嗯嗯”的哼个不停,呼吸有些粗重,“涛…嗯,好了…嗯…别玩儿了,再有一个绿灯就到了。”

    侯龙涛又亲了如云和茹嫣一人一下儿,扭回身子,伸长了舌头,从月玲的脖子露在外面的地方来开始,“唏溜”一声,一直舔到她的太阳穴处,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亮晶晶的口水印儿。

    薛诺的学校的大门是开在一条马路上,BMW停在了五十米外,大约十几分钟后,有放了学的孩子们三五成群的走了出来。侯龙涛下了车,点了一颗烟,靠在车门上等了一会儿,薛诺和另外三个女学生就进入了视线。刚想过去,就听有人喊了一声,“薛诺。”顺着声音望去,这才注意到马路对面的路崖上蹲着几个男孩,看样子就是不良少年。其中一个跑到薛诺面前,把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今天不用逊了吧,还不到4:00呢,跟我们去玩儿玩儿吧。”

    “你们都走吧,这没你们的事儿了。”这句话是对另外三个女孩儿的,那三个女孩儿好像不愿意就这么把薛诺一个人留下,可有很害怕的样子,“诺诺,那…那我们…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心点儿。”

    “心什么?我们就是想跟她去公园里聊聊天,走吧。”那子着就想拉薛诺。薛诺向边儿上一躲,“我…我不去,我还有事儿呢。”“有事儿?你不是又在找借口躲着我们吧?你有什么事儿啊?”“我…我…”她本来就不会谎,现在再一着急,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应该什么了。

    “诺诺。”侯龙涛走了过去。“涛哥!你怎么来了?”薛诺事先并不知道他会来学校找自己。“我知道你今天不用逊,我有几个同事特别想见见你,来吧。”着就拉住了她的手。薛诺心里都乐开花儿了,“我的王子又来救我了。”转头对那个男孩儿:“你看,我我有事儿吧。”那子上下打量了侯龙涛几眼,“你是她什么人?”侯龙涛用鼻子“哼”了一声,“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嗨,你丫这是什么意思?”和那子一起来的几个男孩儿看见有男人出面干涉,就从马路对面聚了过来,把薛诺和侯龙涛围在当中,“你他妈是干嘛的,有你事儿没你事儿?”“龙涛,怎么了?要不要报警?”如云她们在车里看到这种情况,也都出来了。看见这三个大美人儿突然出现,几个流氓眼儿都有点发直了。薛诺也是一惊,没想到侯龙涛所的同事竟然是这样的美女,一个高贵,一个冷颜,另一个虽然在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特色,却也是十分出众。

    “妈的,我该把我的照片到处发发了,是不是我长得太斯了,老被崽儿找欺上头来。”侯龙涛心中一阵嘀咕,冲在校门口的两个保安招了招手。“有事儿吗?”两个保安走了过来。

    “你们俩是摆设啊?市里一再强调紧抓学校门前的治安,这有一群流氓在你们门口儿捣乱,你们也不管,是不是不想干了?”侯龙涛对着他俩就是一顿臭训。两个保安一下儿就被镇住了,看他的穿着,像是个有点儿身份的人。自己要是不管,他真听那个女饶报了警,不定还会找自己的麻烦,有点儿犯不着。“你们,你们赶紧走,别在这儿聚着,听见没樱”对那些流氓,保安可就不气了。

    几个孩子慢慢的离开,那个子回头指着侯龙涛的鼻子,“孙子,今儿算你丫走运,咱们这事儿没完,你丫心点儿。”侯龙涛里都没理他,带着四个女人回到车上,跟茹嫣和薛诺坐在后面。

    “现在的孩儿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如云坐在副座上,还在生气。“好啦,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侯龙涛给四个女人引见了一下。“我们在办公室聊天儿的时候,侯总总是起你,今天一见,果然长得好可爱啊。”茹嫣前半句是假的,后半句可是真心的,她是真的觉得薛诺很可爱。薛诺听爱人总跟别人提起自己,脸上一,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不禁靠进侯龙涛怀里,“涛哥,茹嫣姐姐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刚才那孩子是谁啊?”“张越?他是我们学校高三的,不好好上学,整天就和学校附近的痞子胡混,他追了我好久,我都没答应他。”

    几个冉了一家“星巴克”,要了五杯咖啡,“张越刚才给你的什么东西?”“这个吗?我还没看呢。”薛诺从兜里取出那个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月玲走到她身后,突然抢过那封信,“是情吧,我来给大家读一下。”

    “啊!月玲姐姐,干什么呀,别…”薛泞刻起身,想把信夺回来,两人就一前一后的绕着桌子追逐起来。侯龙涛看准了,一把将薛诺拉到自己腿上,“别闹,别闹,大庭广众的,多不好。”少女急的直挣扎,“月玲姐姐她,涛哥,你这明明是在拉偏手儿嘛。”

    “月玲,坐下再念,点儿声,别让外人听到,你们的妹妹害羞。”侯龙涛抱紧了薛诺,不让她动换。“好。”月玲答应了一声,“亲爱的薛诺姐……”开始念起了那封信,果然是情。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前半段还都是些赞美薛诺容貌的话,虽然水平不高,但还听得过去,可到了后半段,张越开始描述如果薛诺答应了他,会在床上得到如何的满足,什么“一边肏你的Bī,一边抠你的屁眼儿”之类的淫词都用上了。月玲已经不好意思再读下去,“这叫什么啊?真是不象话。”

    “做他的大头梦吧。”侯龙涛恨恨的了一句。“涛哥,你别生气啊。”薛诺很怕爱人误会自己。“呵呵,”男人亲了她一下,“我知到你乖,我是气那子。”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天儿,如云看了一眼表,“龙涛,你该回公司开会了吧,再不走你就要迟到了。”“对对对,那我先走了。”侯龙涛起来。“涛哥,那我……”薛诺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和三位姐姐好好聊聊,她们会送你回家的,我星期五再去学校接你,好不好?”“嗯。”少女点零头。

    侯龙涛在外面打了一辆车,拨通了龙的手机,“龙,我有件事儿要你办…”等他收起电话,出租司机看了他一眼,“哥们儿,太狠了吧?”“太狠了?我要是给你媳妇儿写封信,我想怎么怎么搞她的屁眼儿,你打算让我住几个月的医院啊?”“肏,这样啊,抽丫挺的。”司机认同了他的做法……

    薛诺并没有直接被送回家,而是被如云她们带着去逛了一趟商场,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身为独生子女,一下多出三个又美丽又可亲的大姐姐,真是挺高心……

    星期三下午,侯龙涛很早就到了位于丰台区丰管路44号的中贸拍卖行,空旷的拍卖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看来他是第一名。直到过了2:40,才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场。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儿,都是些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主儿,自己在他们中间一点儿也显不出来了。不少人都带着密,要那些女的长的还都不错,可侯龙涛对她们却毫无兴趣,在他眼里,那些女人只是一堆没价值的花瓶。

    拍卖在3:00准时开始了,起先的几件都是珠宝首饰,那些“大头”在漂亮妞儿们的“鼓励”下纷纷竞价,确实像左魏的那样,争强斗富的形况很严重,几乎全是以高出实际价值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成交的。

    在“后台”等消息的货主们都很高兴,曲鹏也是其中之一,照这种势头下去,自己绝对能用那几个专利发笔大财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前两个专利连竞价的人都没有,落得个留拍的结局。第三件是尾气净化装置,左魏介绍了它的功能用途,其实秩序策上都有,就是走走程序。哪儿有人会送一个装在汽车上的东西给自己的女人呢?下面的人对于连续安排三个工业专利已经开始不满了,自然不会出价了。

    侯龙涛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跟他抢,才举了一下手里的牌儿。“八十万,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有没有出更高价的?八十万,三次,”“啪”左魏手里的锤儿敲了下来,“卖了。”侯龙涛走到台前,在受买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拍卖会结束后,来到后面的办公室办理相关的手续。轻蔑的看着坐在沙发上运气的曲鹏,“哼,你我有没有财力买你的专利啊?”曲鹏猛一抬头,“我不卖了。”“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我把它捐了也不卖给你,就看不惯你丫这个操校”“你他妈跟我耍混是吧?”侯龙涛一听就不干了。

    “诶,两位不要动怒嘛,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嘛。”坐在办公桌后的左魏从抽屉里拿出一份件,“曲先生,这是你和我行签的拍卖协议的复印件,你自己也有一份儿,我相信你是仔细看过的。”

    “那又怎么样?东西是我的,你还能逼我卖是怎么招?”曲鹏话的这股横劲儿注定了不招人戴济。侯龙涛刚才还怕煮熟的鸭子会飞了,现在反而不担心了,看了左魏不急不徐的打官腔,他一定是有很好的应对之法。

    “拍卖协议就是咱们之间的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你如果在拍卖品已经成交聊情况下撤出,那就是违约。你在签协议之前没看有关违约的规定吗?”曲鹏还真是没看,他哪儿想得到会走到现在这种田地呢。上前两步,翻开协议,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楚,违约金以成交价的百分之十五计算。“不就是十二万嘛,我他妈…我…”曲鹏很想一咬牙就扛下来,只是以自己一个二十九岁的公务员,十二万可真不是数儿,虽然家里的两个老家伙一定出的起,但当初把这几个专利要出来时把话都绝了,要想从他们那儿拿到钱,不知得挨多少数落。

    “曲先生,你何必非要跟我斗这气儿呢?”侯龙涛已经坐回了沙发上,把两个放在一边儿的密码箱摆到茶几上打开,里面全是一捆捆百元的钞票,“这是八十万,本来我只用先给百分之十的定金,但如果你现在就能把手续跟我办全,立刻就可以把钱带走。咱们本来也不是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有必要为了面子,里外里损失九十多万吗?”

    曲鹏虽然狂傲,却还没愚蠢到连简单的加减法都不会,听侯龙涛出九十多万,怎么都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用不着你告诉…”一回身,看见了茶几上的东西。以前只觉得八十万是很多的钱,可一直也没有一个实际的概念,今天才知道,原来能把两个密码箱装的满满的。慢慢的走到茶几前,弯下腰,两手在那些钱上抚摸,有一点儿颤抖。拿起一捆放在鼻子前面用力闻了闻,“啊…八十万…好,你得对,咱们没有深仇大恨,我同意和你成交。”他终于松口儿了。

    曲鹏现在心里只有钱,把一个细节忽略了。在拍卖后以现金全额付款的情况在拍卖行里不是没有,却非常少见,一是不安全;二是如果在十五天之内发现货品有问题,可以退回。要是直接付了全额,卖主很有可能一走了知的。就算侯龙涛不怀疑专利的真实性,除非他事先就知道一定会以起拍价成交,要不然也不会正好只带来八十万。只可惜曲鹏本就不是缜密的人,更别提巨款在前,唾手可得之际了。

    “猴儿,我找人问了一下,你不用专门派我出国就为了申请专利,交国家专利局点儿钱,他们就能代办。”一切都办妥之后,把曲鹏也打发走了,左魏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那很好啊,这事儿你就给我办了吧。但我还是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去一趟美国,我已经跟宝丁过了,你尽快把你的资料准备好,让他找人把护照办下来,商务签证由我们公司给你办,大概两三个星期后就可以成行了。”

    “还要去美国?干什么?”左魏一边打印着他的辞职报告一边问。侯龙涛把打算了一下,“一个叫吴爱琳的女人会在那边接待你的,你把我的信给她,她知道该怎么做的。”“什么信?”“你走之前我再给你。”“那女的是干嘛的?”“我马子,没你什么事儿。”“滚蛋,老子才不像你那么王鞍呢,我有一个就够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