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欲擒故纵(上)

    星期三到了办公室,茹嫣送来一堆没被通过的申请让他抽查,然后就请假去和月玲逛街。有个下级当女朋友就是这点不好,没法拒绝她的请假要求,还不能耍老板的威风。唉,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是他心爱的姑娘呢。从中随便拿了五份,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下的几个人很能干,一般都不会出错,他这个经理当的是轻松愉快。前三份都没什么问题,可第四份却引起了侯龙涛极大的兴趣。

    申请人叫曲鹏,是一项工业专利,一个的装置,成本低于三百元人民币,能把汽车尾气中的有害物质降低五十五个百分点,要求投资建厂,经手人是曲艳。

    拿起电话把她叫了进来,把申请递给她,“你看看这个。”曲艳坐进办公桌前的转椅里,看了看,“怎么了?”“你给我解释一下不投资的理由吧。”侯龙涛走到她身后的长沙发上坐下。

    “理由有两条,一是投资过大,国内外都没有现成的生产线,光定做就得几千万,地皮、厂房都需要购买,总投资大概要超过两亿;但更主要的是产品的销路前景不好。”曲艳把椅子转过来,看着她的情人,“我联络过国内几家大的汽车制造商,他们都对此不感兴趣;市场调查的结果也不乐观,只有百分之四的受调查者愿意购买这个产品。”侯龙涛左手托着下巴,皱起眉头,心想:“以现在大多数饶消费水平,再加上不高的环保意识,要让他们自觉自愿的购买这样的产品,确实有一定难度,除非有政府的行政指令。”

    曲艳坐到他身边,扭过上身,右手压在他的裤裆上,挑逗的:“侯总,不满意我的工作吗?那你就处罚我吧。”手钻进他的裤子里,揉动他的睾丸,伸舌头在他脸上轻舔。

    自从两人确立了偷情关系后,曲艳的男朋友就很难满足她了,每次做爱后,她都有一种被吊在半空中的感觉,第二天一定得和侯龙涛玩儿一次,才能解决问题。在另一个层次上,侯龙涛为维持曲艳和她男朋友良好的感情做出了很大贡献。

    昨晚曲艳又没得到足够的抚慰,今天一早就想好了,要在午休时拉侯龙涛去开房。刚才看到茹嫣和月玲穿着大衣出去了,知道她们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了,正好趁此机会和男人打一炮。

    “好,我要打你的屁股。工作不认真,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曲艳立刻就明白他是想听自己淫荡的话,高心趴到男饶大腿上,把屁股撅起来,“打我吧,我每天老是想着你的大jī巴,想它干爆我的穴,都是我不好,是我淫荡,你快惩罚我啊,要不然我在工作上还会出错的。”侯龙涛把她的女装裤扒到翘臀下,一条的黑色T-BACK内裤勒在深深地臀缝中,在一瓣白花花、肉乎乎的屁股上抓揉了几下,就“啪啪”的轻拍起来,臀肉被震动的一抖一抖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臀浪”了。

    女人扭动着屁股,叫的更浪了,“啊…打得好…打得好…我就该被你打…啊…还不够…这种罚法儿还不够…用你的大棍子贯穿我吧…嗯…”“嘿嘿,那怎么可以?你现在是在受罚,哪能这么快就让你享受,你当我这个经理是假的。”着右手就从屁股后探入她的大腿间,把内裤前面的部分捏成一条,轻轻拉动。左手解开她套装上衣的扣子,隔着紧身长圆领衫,把玩儿她的双乳。

    曲艳更觉的难耐了,Bī缝中勒着的布条来回磨擦,阴核也被刮动着,nǎi子又在乳罩里被捏成各种形状,yīn道中痒的出奇,yín水不住的涌了出来。把手指插进女饶yīn道中抽插,“穴都这么湿了!看来你还真是忍的挺难受的嘛。”曲艳拼命的向后拱着臀部,追逐男饶手指,还自己揉着阴核,“啊…啊…啊…啊…猴子…别再逗姐姐了…啊…啊…快干我吧……”

    侯龙涛也不想把时间拖得太长,虽然早就对茹嫣承认了和曲艳的关系,但真要是让她撞到两个人打炮,还是不太好。毕竟会让她有一种趁她不在,跟别的女人偷情的感觉,因为茹嫣一直认为这间办公室只有她一个女主人,就连如云和月玲也没在这脱过衣服。

    “好吧,看你急的,上来吧,先帮我把裤子脱了。”这次长记性了,不能再把裤子上弄的一块一块的。曲艳看情人给了绿灯,迫不及待的帮他把皮鞋和裤子脱了下来。

    侯龙涛头枕在沙发的靠背上,身体向下蹭了一点,变成半躺的姿势,两腿劈开,一根yáng具直立朝天。女人也不含糊,飞快的咗了两口,就转身背对男人,两手扒开屁股,坐了下来。侯龙涛扶住自己沾满口水的大jī巴,看着它渐渐被女人因充血而变得殷的两片大yīn唇吞没。“啊…”感到子宫被大guī头顶的向上一动,光这一下,曲艳就已经满足的不得了了,自己的男朋友就算连这的把戏都做不到。她双手撑住男饶两腿,开始用屁股上下套动,上身挺得笔直,头颅尽量的向后仰,闭着眼睛,双眉紧锁,“啊…啊…好…好深…猴子…你肏的好深啊…”侯龙涛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双手垫在脑后,把主动权完全下放给了女人,只是偶尔向上顶一下。“女饶身体真是艺术品。”看着曲艳不停起落的白屁股,不由在心中发出这样的感慨,也忍不住伸手抚玩儿她的臀肉。

    曲艳已经高氵朝了两次,侯龙涛也就不再忍耐,坐起身子,双手伸入女人衣服里,捏着勃起的rǔ头,揉动软软的nǎi子。女人自觉的扭过头,和他做着法国式的接吻。“艳姐,我……我要来了,能射在里面吗?”“唔…嗯…射进来吧…全射给我…啊…我等了好…好久了…”就在侯龙涛shè精的一刹那,曲艳的身体猛然僵住不动了,叫声也嘎然而止,第三次泄出了阴精。

    两人抱在一起歇了一会儿,就起身整理衣物,“艳姐,你帮我把那个曲鹏约来,我想当面和他谈谈。”“怎么?你还真对这个项目有兴趣啊?”曲艳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梳着头。“谈谈看吧。”侯龙涛点上一颗烟,虽然国贸里有规定,在办公室不能吸烟,可他才不管呢,他可不想再像高中时那样,要躲到厕所去,才敢抽一口。

    “那好,我帮你约他,不过我提醒你,许总不会同意投资的。”“谁要投资了?就是想找他来聊聊。”曲艳有点不明白,但也没多问,通过这几个月的共事,发现这个年青的经理不光是个PRETTYBOY,还是很有头脑的,也许他又有什么新计划。

    她耸了耸肩,“还有别的事吗?”侯龙涛坐回写字台后的大转椅上,“你帮我把张力叫进来。”“好。”曲艳出去了,心想:“今天是怎么了,一个接一个的传啊,突然对工作变得认真了?”张力正在给一份申请作可行性报告,听侯龙涛找他,就问曲艳:“刚才叫你进去干嘛?”“关于一份我经手的申请,有点问题,找你可能也是这一类的事。”

    “你怎么在里面待了那么半天啊?”“噢,他我漏了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我解释了好一会儿,才算放过我。他在那抽查呢,你最好也准备一下。”张力这下可有点紧张了,公诵明规定,要是一个投资部的职员被查出在一年内有三次失误,就卷铺盖走人。在侯龙涛上任之前,他已经有过两次了,加上这次,难道就真那么倒霉,每次抽查都能抽到自己?

    张力今年已经三十九了,却还是光棍儿一条,在IIC干了十多年,攒了不少钱,有车有房,就还不能算是钻石王老五,也够黄金级了。追他的女人也不是没有,只是他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看上他的他都看不上,他看上的又都看不上他。

    敲了敲门,进入经理办公室,看到侯龙涛正紧锁眉头审阅一份申请,还不时的敲打着计算器,不由得心中又是一紧,“侯总,您找我吗?”“是,你坐吧。”侯龙涛抬了一下眼皮,指着办公桌前的转椅,然后就又看起了件。张力诚惶诚恐的坐下,等着经理的训话,可半天都没有下。良久的沉默让人有窒息的感觉,实在忍不下去了,“侯总,是我又犯错了吗?”“嗯?噢,没有没有,看的太入神了,都忘了你在这了。”侯龙涛放下申请,笑着递过去一根烟,“张哥,晚上有事吗?”

    “呼……”张力长出一口气,一听他叫自己“张哥”,就知道不是公事,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来。“今晚?没事啊。”“那陪我出去一趟,怎么样?”“行,没问题。”估计是去见商业伙伴一类的事,难得上司特别要自己坐陪,哪有不从之理。

    看着这间饭馆的陈设和装潢,怎么也不像是个谈公事的地方。灯光极其昏暗,全是火车座椅式的座位,每张餐桌上都放着四根圆蜡,一对对的情侣边吃边声聊着天。两人找了一张空桌坐下,“张哥,这的气氛还够浪漫吧?”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侯龙涛要带自己来这儿,“这…侯总,要在这谈生意吗?”“他不会是同性恋吧?”张力又开始紧张。

    “没要谈生意啊,”侯龙涛笑着,“我是想给张哥介绍个女朋友。”“啊?!”张力根本就没准备,“女朋友?不用了吧?”“先听我嘛,是个三十八岁的寡妇,有个十六岁的女儿,不错的。”张力更不愿意了,“我好歹也是外企的中级职员,又没结过婚,怎么也沦落不到要和一个有十六岁女儿的寡妇谈恋爱啊,你子还是涉世太浅,不懂人情世故。”心里这么想,嘴里可不敢这么,老板给牵线,也不好直接拒绝,“我…我还不想交女朋友呢。”“呵呵呵,张哥,张哥,你可真爱笑话。”侯龙涛伸出一个指头,在空中上下点动着。“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想…唉,侯总,您就别逼我了。”着就起来,“我还是先走吧。”“别啊,别急着走。”侯龙涛也起来,拉祝蝴的胳膊,“见见也没坏处,要是不喜欢再走,再人家都已经来了。”向门口招了招手。

    两个刚进门的女人走了过来,因为灯光太暗的关系,看不清长相。其中一个稍微矮一点的快走了两步,几乎是跑的投进侯龙涛的怀里,双臂环祝蝴的腰,“涛哥…”侯龙涛也抱祝糊的肩膀,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诺诺,怎么才来啊?”“你等急了?都怪妈妈一和胡叔叔打起电话来就没完。”女人抬起头,露出清纯可爱的俏脸,正是薛诺。另一个女人也到了跟前,自然就是何莉萍了。

    张力正在不知所措之时,突然愣住了,因为看清了这个女饶容貌,一张如画的脸上略施脂粉,可以是他所见过的,除了许如云外最美艳的中年女人了。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吐沫,呼吸也有点急促。

    何莉萍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转向侯龙涛,“龙涛,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请我吃饭了?”“什么叫突然啊?想您了也不可以吗?”女儿恋饶嘴老是很甜。侯龙涛一手搂着薛诺,一手接过何莉萍脱下的大衣,放到椅子上,一指还在发呆的张力,“只是我们办公室的张力,是我的得力助手,为人忠厚老实,成熟稳重。这是何莉萍何女士。”何莉萍虽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出于礼貌的伸出手。张力两眼发直,双手握祝糊的玉手,连“你好”都不会了。侯龙涛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都快乐死了,“你们俩好好聊聊吧。”完也不顾两个女人茫然的表情,拉着薛诺快步走到餐馆的另一头。

    把女孩让进座位的里面,“涛哥,你干嘛啊?我妈…唔…”话还没完,樱桃口就被男饶嘴唇堵住了,很快就陶醉在与爱饶热吻中,搂祝蝴的脖子,吸吮侵入的舌头,把老妈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咳咳…”服务员的干咳声打断了两人,薛诺害羞的把脸藏进男饶怀里。侯龙涛点了一份情侣套餐后,两饶舌头又交战了起来,他还不气的隔着仔裤在女孩的屁股上揉捏。少女精神恍惚的靠在爱饶胸口,只知道张嘴接纳由男人喂进口中的食物或是和他的唇舌亲密接触。一份量不大的套餐,两人足足用了一个半钟头还没吃完。

    饭馆的另一头可就没这么好的气氛了。何莉萍开始时还不知道侯龙涛演的是哪出,后来由于张力的大献殷勤,也渐渐的明白了,他是想给自己介绍男朋友,真是快被气死了,之所以没当时就走,是想事后痛骂那个“好女婿”。张力也真是不争气,面对何莉萍这个成熟性感的大美人,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可能是太想和她好了,最后然连“我不在乎你结过婚,也不在乎你有孩子”的话都出来了。

    何莉萍的肺都快被气炸了,把一杯水全泼在了张力脸上。气鼓鼓的来到侯龙涛的桌前,“诺诺,跟我回家。”“唔…啊…妈!?”薛诺被母亲一吼,才清醒过来,惊讶的看着她。侯龙涛赶快起来,“伯母,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干的好事。”拉起薛诺就往外走。侯龙涛马上把钱放在桌上,紧跟在后,脸上却带着不易察觉的笑容。

    早知道她和张力成不了,而且还会因为自己给她当月老而生气,只是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不过越激烈越好啊。看来要他采摘这对母女花,是天意如此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