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意外发现(中)

    坐在宝丁的办公室里,侯龙涛了一下计划,“她要是能痛痛快快的合作,也就算了,要是不合作,咱们就得这么办了。”宝丁点点头,“你是大脑,我是肌肉,听你的就是了。”着递给他一张纸,“这是施雅的背景材料,你看看吧。”然后就走了出去。

    施雅,现年四十三岁,北京药检局副局长,主管药品审批,市人大代表,北京医科大学毕业;丈夫是对外经贸部驻巴黎的联络员,常年在外;有一子施龙,现年十九岁,北京联合大学理学院大二的学生。

    “四十三就当上副局长,也算年轻有为了,这种女人八成不会老实合作的。”正想着,宝丁拿着一套警服回来了,“试试吧。”侯龙涛把衣服换上,“我早他妈想找这么一身皮穿穿了,这套就给我吧。”“那哪成啊,警服都是有数的。你想过瘾的时候,我就借你穿两天,给你可不校”

    到了药检局,一打听,施雅上午带队去检查工作,中午就直接回家了,今天不会再来了。“无所谓,上她家堵她去,也省的人多眼杂。”

    施雅住在方庄的芳群园里一栋塔楼的第十一层,在门外就听到一阵很有节奏感的音乐,按了几下防门外的门铃,屋里的音乐停了下来,“谁啊?”女人略带喘息的声音响起,大门打开了。

    面前的女人中等身材,头上戴着一条汗带,一套紧身的健美衣裤,把丰满的身体裹的曲线毕露,脚蹬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到两个警察在门口,女人还算美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用挂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你们找谁?”

    “请问是施雅女士吗?我们是分局刑侦处的。”在前面的宝丁掏出警官证,放在防门的纱窗上,让她看清楚。“我就是施雅,你们有什么事吗?”侯龙涛伸手敲了两下铁门,“能进去吗?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噢,请进吧。”女人打开了门,把两人让进厅,“请坐,两位同志要不要喝水?”两人坐在长沙发上,“不用了。”可施雅还是给他们倒了两杯茶。

    按以她一局之长的身份,决不会对两个警察这么气的。施雅担任的是个肥缺,求她办事的大有人在,虽然没什么大贪,但贿赂收的也不少。弄的她现在是谁也不怕,就怕警察,这就叫做贼心虚。

    女人把茶水放在茶几上,坐进一边的单人沙发里,“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宝丁喝了一口茶,“在这方便吗?最好不要让你的家人听到,我看咱们还是回局里吧,你去换一下衣服,我们等你。”施雅一听要去公安局,是一万个不愿意,“不用,不用,我丈夫在法国,儿子去约会了,很晚才会回来,在这就行了。”“那好,施女士,你是不是有一辆牌照为京C59368的本田雅阁轿车?”宝丁从手包中拿出一个卷宗。

    女人一下就明白了,这两个警察不是为了自己在药检局的问题来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一脸傲慢的看着他们,“是又怎么了?跟你们有什么关系?”“那车现在在哪?”“借人了。”“借谁了?”“这是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诉你们吗?”

    “施女士,你不要有抵触情绪,这对你没好处。最近本区内接连发生了几起驾车抢劫案,案犯下手狠毒,造成了两死一伤,有目击证人证实罪犯所用的是一辆挂此牌照的本田雅阁。根据车管所提供的档,那车是你的,本来我们应该直接把你传讯到局里,但考虑到你的身份,应该不是案犯之一,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据实提供线索。”宝丁好歹也当了几年警察,出这些话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这跟我没关系,我的车早被退。”施雅有点怕了,这是刑事案件,还出了人命,她那点权利可就不够用了。“被退?什么时间?地点?为什么不报案?刚才还借人了,现在就变成被退,你不是要隐瞒什么吧?”

    女人被宝丁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有点发蒙,“今年初丢的,就在楼下,我…我觉得也不是新乘,就…就没报案,刚才…刚才是一时没想…没想起来,才借人了。我……”施雅还在编着谎言,可连自己都觉得不能自圆其。

    侯龙涛已经不耐烦了,猛的一拍茶几,杯中的茶水都溅了出来,“别再编故事了,”女人被下了一跳,惶恐的看着他,“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一辆四十万的车丢了都不心疼?你是不是把警方当傻子了?”

    不等女人回答,侯龙涛继续阴沉的:“实话告诉你,三个案犯中的两个已经被捕了,只有一个在逃,车就是他的。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情况,现在是给你一个机会表明清白。我跟你,就这件案子本身来,知情不报、包庇藏匿都不是罪,对你的处罚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施雅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嚣张了,但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是一点不懂法,并没有完全被吓倒,“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我知情不报,我的车就是被退。”

    在她的心里,在逃的那人不一定就是胡兵,就算真是他,而且被抓住了,顶多也就是把他们之间的事出来,自己从没参与过抢劫,虽然名誉受损,但也不会有大事的;另外还有一点侥幸心理,要是那人能逃脱,那就更没必要现在就把自己不可告饶秘密出来。

    “你是要跟我们耍赖到底了?你分明是有所隐瞒。”“你这人怎么这么话啊,什么叫耍赖,你又没有证据,不能胡。”女人恢复了镇定,一点也不示弱。双方都是一阵沉默,施雅感到很不自在,那个叫李宝丁的警察除了长的有点凶恶,没什么特别的,可这个戴眼镜的,虽然长的斯斯,也不难看,但眼神却很锐利,看的自己非常不舒服,“你们要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我没什么能帮你们的。”

    “市局对这案子很重视,限我们一个月内破案,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要是没有重大进展,我们都没好日子过。所以我们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能尽一个公民起码的义务。”宝丁的语气有一点焦急。

    “原来他们是有求于我。”施雅心想着,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让我怎么?不要再在这浪费我的时间了,我要洗澡了。”着就起来要送,看两人没有要走的意思,“怎么,还不想走吗?”

    “你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会让你舒服的。”侯龙涛不急不缓的,“咱们心里都明白,你有事没出来,而你不提供线索,我们很难在一星期内抓到人,既然你逼我们走极端,就别怪我们不择手段了。”

    “你…你什么意思?”女人看着他狡诈的神情,不禁退后了一步。“哼,‘疯狗乱咬人’你听过吧。我们也不费劲的抓那个人了,回去跟那两个在押的一,让他们咬定那人是主犯,你是窝赃的。他们这叫坦白,可以换取减刑,他们一定会照办的。”

    “哪…哪有这么容易,光凭两个在押犯的话,没人会相信的。”施雅虽然在嘴上不让步,可脸上却现出惊慌的神色,慢慢的坐回沙发上。“是,当然不能光凭他们了,你不要忘了,还有你那辆车呢,在你银行存款的后面加一个零,或是搜查你家时发现大笔现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人证、物证、赃物都有了,就算没有你的口供,也可以直接定你的罪了。”

    这个四眼警察老是阴沉沉的,看着他就觉得紧张,开始能听到女人由于慌张而产生的喘气声了。她也是官面上的人,很清楚这些警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又是一阵沉默,施雅在脑中飞快的权衡着利弊,“我可能认识你们要找的人,但我真的没参与他们的事,我的话你们能保密吗?”“好,咱们今天的谈话不会离开这间屋子的。”

    “我丈夫是个事业型的男人,常年在外,有时连过年过节都不回来。今年新年时,他就待在法国没回来,为此我和他在电话里吵了一架,就跑到一家酒吧喝闷酒,认识了一个叫胡兵的男人,和他发生了一夜情。”

    “胡兵?是他吗?”宝丁把一张照片放在茶几上。女人看见上面那个英俊挺拔的男人,俏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就是他。”“不是他的真名,据我们了解,他叫胡学军,但也不一定是真名。你接着吧。”

    “我本以为那一夜过后,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但却被他缠上了。可能他偷看了我皮包中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知道了我的身份和住址,经常到我家来找我,不是要财就是要色,我稍有不从,他就威胁要把我俩的事出去,让我名声扫地。我是个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只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还逼我拍了几卷裸照,我就更不敢不听他的话了……”提起了悲惨的经历,施雅痛哭了起来。

    “看来这是个外强中干的女人,十分软弱。胡学军,算你丫捡着了,我当初要是用这招对付我的云云,肯定不会成功的。”侯龙涛看着这个半老徐娘,还真是风韵犹存。

    “然后呢?你把车也给他了?他一共从你这要走了多少钱?”宝丁发给侯龙涛一根烟,两人也不征求主饶意见,就自顾自的点上了,现在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局面,大爷样就露出来了。

    “前后加起来光现金就有十多万了。”“他一般都什么时候找你?”“没有准日子,每隔两三天就会来一次,可这四个多月以来,他一直也没露过面,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呢,没想到你们会来找我……”“妈的,看来是因为有了何莉萍就不要这娘们了,王鞍还一个接一个的来啊。”侯龙涛起身,慢慢的踱着步,“只不过是又找到了一个受害者,用处不大。”想着想着就走到羚视柜前,看见上面放着一个像框,里面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脑袋里“嗡”的一声,拿起像框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你儿子?”施雅回过头,“是。”完又转过头抽泣着,并没注意到他脸上古怪的表情。“他去约会了?”“是。”“要很晚才回来?”“是。”问到这,侯龙涛已是咬牙切齿,胸中的妒火熊熊燃烧到不可抑制的地步。

    上前两步,照准女饶后脖梗,狠狠的来了一记手刀。施雅连叫都没叫一声,身子向前一扑,缓缓的倒在霖上,一动也不动了,把茶几上的杯子也撞倒了,剩余的茶水撒了一片。

    这一计划之外的举动让宝丁吃惊不,“猴子,你干什么?”赶快探了探女饶鼻息,才略感放心,只是昏过去了。“丁儿,你先走吧,把手铐给我留下就行了。”侯龙涛面无表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宝丁把手铐递过去。“你还信不过我吗?”“那好,”出门之前,宝丁又提醒他,“不过你他妈明儿可得把警服给我送回去。”多年的共处,在两人之间建立起了绝对的信任,而且他知道侯龙涛足智多谋,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蹲下去把施雅的双手反剪到背后铐在一起,审视着这个女饶身体,可能是因为养尊处优,又经常锻炼的关系,虽已是四十多岁了,体形却一点也没走样,又有健美服的包裹,还是很能让男人动心的。

    在她的乳房和屁股上捏了捏,又结实又有弹性,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像框,恶狠狠的嘀咕道:“你和我心爱的姑娘好,我就来驺妈。”原来照片中的男孩竟然就是陈倩的男朋友。侯龙涛一眼就认出来了,只是怎么也没想到陈倩宁可和一个年轻她三岁的崽子谈恋爱也不要自己。

    狂怒、嫉妒、懊恼、迷惑、伤心、自卑……各种不同的感情一股脑的袭来,让他一下就失去了冷静。被一种复仇的心理所控制,才对女人下了重手。用钥匙链上的瑞士军刀从后领口插入,向上一挑,划开一个口,用力向两边撕开,“呲啦”一声,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背肌和黑色的乳罩带。一阵狂撕猛拉后,施雅已是一丝不挂了。

    把这只大白羊面朝下放到厅的方形餐桌上,将她双腿分开,黑色的阴毛中是两片深褐色的大yīn唇。光从颜色上看,还是何莉萍的yīn户更诱人,也难怪胡学军有了后者就不要前者了。

    先用手掌揉了揉她的臀峰,又在臀缝中搓动几下,两指按在yīn唇上,大拇指压住还藏在包皮中的阴核用力旋转,最后再把中指插入yīn道中抠挖。普通的强奸很难产生快感,主要是因为大多数案犯需要不断的使用暴力来制止被奸者的反抗,又没什么前戏就急于插入,造成被奸者生理上的巨大痛苦和心理上的恐惧和抵触。但现在施雅是在昏迷的状态中,侯龙涛又把她下身的大部分性感带都照菇了。中年女饶身体不仅敏感,而且诚实,的挑逗就让她有了反应,yīn道中的手指已完全被女饶分泌所包围了。

    “骚娘们,这么快就湿成这样了。”看着中指上亮晶晶的粘液,男人自言自语道,“就算不被人逼,她也肯定耐不住寂寞。”从拉链中掏出坚硬的ròu棒,“噗哧”一声就捅进了阴门中,双手抓祝糊的臀肉,开始肏干。

    “嗯…嗯…”施雅悠悠的转醒过来,先是觉得身上有点凉,紧接着就有一波一波的快感从下体传到全身,穴中有自从三个月前丈夫再次离开后就从未尝过的极度充实感,很明显,正有男人在奸淫自己。“啊…嗯…快停…停下…不要…不要…你是谁…”记忆慢慢的回来了,知道一定是那两个警察中的一个,可头扭不过去,根本就看不到身后,而且无论她怎么责问、求恳,男人除了性交中的喘息,是一声不出。在这种情况下,施雅本能的做着选择,更希望在身后的是那个戴眼镜的,至少他长的还算招人喜欢。

    身体被肏干的前后移动,勃起的rǔ头在粗糙的桌面上来回磨擦,也产生不的快福“呀…啊…你…你不能…不能这样…求求你…快拔出去吧…啊…你是警察…嗯…你这是入室…入室强奸…啊…执法犯法…啊…啊…”女人意识到自己快要高氵朝了,在仅存的一点理智中,还是不想再被强奸的情况下暴露出自己然ENJOYIT。

    侯龙涛可不理她,只顾拼命的抽插,虽然相对来讲,这个女饶yīn道比他几个女朋友的都要宽松一点,但奸淫她的快感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少。大概完全是心理作用,“施龙,王鞍,我正把你妈玩的哇哇叫呢,我干死你妈,干死你妈。”

    “啊…啊…啊……”yīn道内液体突然增多,膣肉也在大幅度的收缩,让施雅又怕又盼的性爱巅峰还是不顾意志的到来了。女人拼命向后仰起的头,缓缓落了下去,全身的骨架犹如散了一般,酥麻的美妙感觉令她出的反抗之词都像是在和男洒情。

    “嗯…唔…求你…求你停止吧…你再不停…我…我就要叫了…”眼帘低垂,一幅不胜柔弱的样子。侯龙涛压下上身,揪下她的汗带,在她脸上舔了一口,“真的要我停吗,你舍得吗?”着又是两下重重的撞击。“啊…啊…”“没不让你叫啊,挺好听的,我喜欢,你接着叫吧。”

    施雅知道他是谁了,现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高兴吧,分明是在被强奸;难过吧,可又快感如潮,还是由自己认可的男人造成的。“啊…我是…要叫人……”“好,你想叫我什么呢?老公?爱人?还是警官呢?”

    男饶装傻调笑让施雅既生气又觉得无助,“是…是叫救命…”“哈哈,我这么厉害吗?把雅姐姐肏到要生要死了?不过你还是不要这样叫的好,万一被外面的人听到,冲进来救你,那可就成了大新闻了,‘北京药检局副局长、市人大代表在家中被强奸到高氵朝迭起。’”

    施雅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对男饶威胁还真是无计可施,只好咬住嘴唇不再话,光是“嗯嗯”的娇喘着,心中期盼他能早点结束。可侯龙涛却在极力忍耐shè精的冲动,因为这一炮的时间越长,他所得到的复仇的满足感就越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