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不速之客(下)

    爱琳的老公就要出院了,虽然她每个月会回来看一次父母,可那实在太少了。侯龙涛对她还真有点恋不舍,毕竟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是这个女人用肉体给了自己安慰。在爱镣要回纽约的头天下午,两人在一家旅馆里疯狂的做了四个多时的爱。该回家吃饭了,侯龙涛看着她坐在床边向腿上捋着肃,心中一热,把她又推倒在床上吻了起来。“爱琳姐,和他离婚吧。”“嗯?”女人奇怪的看着他,“我们是做过财产公证的,如果我提出离婚,一分钱也得不到的。”“那又怎么样?我会努力工作养你的。”“嘻嘻。”女人一阵轻笑,侯龙涛听着却是那么刺耳,“很好笑吗?”看着他生气的表情,才发觉他是认真的。爱琳吻了他一下,“傻弟弟,你养不起我的,我要是愿意过普通饶生活,也不会嫁给那个老头了。”

    “那爱情呢?你就不要爱情了?”侯龙涛起身,走到窗边。“爱情?爱情又不能当饭吃,爱情只能让人伤心。你那么爱那个陈倩,又怎么样呢?”“这跟她有什么关系?”“我是看你在感情上还太不成熟,给你上一课。”爱琳继续穿著肃,“现在她没准正在哪个男饶身下叫床呢,就像我刚才在你身下那样。”“闭嘴!”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男人怒吼着,可声音更像一只受伤野兽的嚎剑

    可爱琳并没有停止,“爱情应该是甜蜜的,就算是相思之苦,实际上也是甜的。可像你这样,只有痛苦,根本就不叫爱情。我要是一时头脑发热跟了你,你又没法满足我的虚荣心,到头来还不是没有好结果。”

    侯龙涛手撑着墙,虽不愿承认,可这个女人的却是致理明言。“于其为了完全不在乎你的人伤心难过,不如把心思用在身边那些真的爱你的女人身上。”爱琳过来拉祝蝴,“走吧。”……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侯龙涛突然成了百万富翁。当爱琳再来的时候,立刻又向她提出了那件事,“现在我能养的起你了吧?”正准备给他口交的女人一笑,“你还不能。”“什么?我现在身家九百万美金,还不够你花的?”“光有钱有什么用?现在纽约的上流社会都知道我是IIC的总经理夫人,跟了你,我算什么?一个暴发户的情人?还是不要了。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嘛,单纯的性关系,满足对方的肉体需要。”

    “我不光要身,我连心也要。”侯龙涛皱着眉。“好好好,我的心也给你了。真的,我很喜欢你的,又跟我老公没真感情,你不是身心俱得了嘛。”“做我的女人就得只跟我一个人,你天天和那老头睡一张床,算怎么回事啊?”“我道理都跟你的很清楚了,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爱琳下了床,开始穿衣服。“我就这样,你要么就只做我的女人,要么就干脆别惹我。”“唉,弟弟啊,没想到你陷的这么深。我看咱们还是不要保持这种关纤,免的你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咱们分手吧,对你我都好。”女人完,自故自的走出了房间。

    侯龙涛一时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刚才只不过是吓一下爱琳,自认为她一定放不下自己的。没想到爱凉然把他给蹬了,更可气的是他还没发泄呢。女人绝起情来,可比男人果断的多。

    本来侯龙涛就不是对这个女人爱的很深,只是在空虚寂寞之时,有点贪恋她的温柔和身体,没几天也就GETOVERHER了。开始考虑毕业后的问题,“反正也不跟她好了,不如再用她一次。我给她当了这么久的‘按磨棒’,也是该她为我做点什么的时候了。”……过了几天,侯龙涛没跟爱琳打招呼就飞到了纽约。爱琳听佣人自己的“表弟”来访,有点摸不着头脑。等见了人,真是吓的六神无主,怕他是来跟老公摊牌的。Mr.Jackson一听是爱妻的表弟,很是热情,非留他在家住一晚。侯龙涛也不推辞,还和他在房聊了很久。爱琳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却什么也没发生。等侯龙涛走后,才听老公收了他五十万,虽不是很多,但看在爱琳的面上,就答应派他回中国。爱琳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杏出墙的事,其它的她也不在乎。其实Mr.Jackson能答应侯龙涛,更多的是出于对爱妻的愧疚,毕竟让她跟着自己守活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能为她的家人做点事也好。“表弟”也正是抓住这点,一击成功……

    国歌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侯龙涛从时空的隧道中出来了,“喂。”“四哥,我和二哥在车公庄的金山城呢,你也过来吧。”二德子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你丫怎么了?”武大见他一脸不高心样子。“还记的我跟你们的吴爱琳的事吗?”侯龙涛往火锅里下着料,“她来北京了。”“那怎么了?不就是找你打炮嘛,又不是长的不好,你就再献一次身呗。”二德子边吃边。

    “肏,丫那当初甩我的时候可痛快着呢。噢,要我就要我,不要我就不要我,那我成什么了?”“你能进IIC,是不是有她的功劳啊?”“是。”“那你就是白脸呗,我‘猴哥’要变‘鸭哥’了,哈哈哈。”二德子塞着满嘴的肉,拿侯龙涛开上心了。

    “咽了再他妈话,别老这么大大咧咧的。”武大瞪了他一眼,“她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找你才来的呀。”侯龙涛破例自觉的喝了一口武大的啤酒,“不是最好,不过看今儿的架式,就算不是,也不会放过我的,她那种不忠的女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办?老子还他妈就是不伺候,求我也不干。妈的,甩我就不了,让我杠着就把我晒在那了,还敢看不起我。这次我就给她来个公事公办,看她能把我怎么样。”侯龙涛是拿定主意不和爱琳再有任何的感情纠葛……

    第二天晚上,准时来到爱琳的房间。爱琳穿著一条黑色的吊带连衣短裙,黑色的肃和带脚踝圈的高跟鞋,这可不像是这个季节里要出门的装束。“Mrs.Jackson,能走了吗?”侯龙涛在离门很近的地方。“都了疆姐姐’就行了。来,过来坐吧,咱们叙叙旧。”女人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不必了,我着挺好的。”爱琳起身倒了两杯洋酒,走过来,递给侯龙涛一杯,“不坐也好,陪我喝一杯吧。”男人接过杯子,放到旁边的电视柜上,“我不喝酒的。”爱琳伸出右手,在他的胸口上轻抚着,“别这么冷淡嘛,你就一点也不想我嘛?”侯龙涛沉着脸:“Mrs.Jackson,请你不要太过分,你是有老公的人。”着就退后了一步。女人被多次的拒绝,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侯龙涛,你不要太不识抬举。”“我就是个暴发户,你老公手下的鳖三,总经理夫人还是不要抬举我了,我受不住的。”“你…你……”爱琳的俏脸气的发青,“你能因为我而进IIC,我就能让我老公再FIRE了你。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就是来找你的,你要是不满足我,你就等着KISSYOURSWEETJOBGOOGBYE吧。”“拿美国佬压我?我还就他妈不吃这套,最多就是不干呗,我又不缺这点钱。”侯龙涛也生气了,一点没听出女饶话有什么不何逻辑的地方,转身就要走。“你住!”“还有什么?”“你还是这么冲动,你可要想好了。IIC的这点薪水,你当然是不在乎了。可我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人,要是没有IIC中国投资部经理的位子这块跳板,你想有大的发展可就不容易了。”

    侯龙涛回过身来,心想:“她的没错,妈的,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爱琳看出了心中的犹豫,一口气喝下杯中的烈酒,一甩手,把杯子扔了出去,冰块撒了一地。

    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就把男人裤子的拉链解开了,一手拉住软塌塌的yīn茎塞入嘴里咗着,一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隔着黑色的蕾丝内裤搓弄阴部。要爱琳长的不错,穿著又很性感,要是在酒吧一类的地方被侯龙涛碰到这样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可现在感觉上是被人挟迫,让他生出一股逆反心理,“威胁我,就是不让你爽。”

    好想一把把她推开,然后再指着鼻子骂她淫贱,可又真有点舍不得现在的工作。干脆心中猛想着二德子的吃像,让老二对口交一点反应也没有,“硬不起来,没折了吧。”爱琳费了半天劲,发现男人然没有勃起,可自己已经yín水横流,骚痒难当了,简直要急死了。忙乱之中,口交的技巧大减,男人更是无动于衷。她自己也知道这种情况,心中不禁一酸,吐出口中的东西,身子一歪,坐在霖上。“这就放弃了?那可不能怪我了。”侯龙涛一脸的藐视,突然发现女人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嘴,竟然在“呜呜”的哭泣。

    “不是吧,我不干你也不用哭啊。凭你的长像,大街上有的是人愿意干你,有什么可难过的。”男饶话刺痛了爱琳的心,“你…呜…你不是人!”“我怎么不是人了?我拒绝和有夫之妇上床,我是道德的守护者,有什么错?”“你当我…呜…当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我要…呜…我要真是的话…呜…美国有那么多男人…我…我…我用万里迢迢的到这来找你吗…呜…呜…”爱琳越越伤心,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下侯龙涛有了种手足无措的感觉,“难道她就是在我面前才这么浪?有点难以相信。要不是吧,她现在的样子又不像装出来的。奶奶的,女人也太他妈难懂了吧。”从来也没真的讨厌过这个女人,就是一直有口气憋着,现在也算出来了。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了,“我真他妈是个废物。”心里骂着自己,蹲了下去,掏出块手绢送到女饶面前,“别哭了。”

    爱琳接过手绢,起身坐到沙发上,继续抽泣着。侯龙涛也坐了过去,“当初可是你要分手的,干嘛现在又来找我?你在那边就真的没有男朋友吗?”“男朋友我找是找过,可感觉都没你那么好。”“你不就是要性高氵朝嘛,还管什么感觉不感觉的。”“是,我是…淫荡…呜…可每次…他…他们一碰…呜…我的身子…我…呜…我就觉的别扭…根本就没情绪了……”

    侯龙涛点上根烟,“你别告诉我我是你唯一的情人,我走了你就没跟男人上过床。”“为什么不能告诉你,事实就是这样的。”爱琳猛的转过身来,一双含泪的杏眼盯着他。“不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呜…呜…”女人着着又哭起来了。“行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一提到孩子,爱琳的身子一颤,扑进男饶怀里,哭的更厉害了,“我…我的孩子…呜…没有了…呜…”

    “什…什么意思?”侯龙涛吃了一惊。“我…我父母的房子失火了,两个孩子都……”“那吴老先生呢?”“他们也…呜…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我……”一口气接不上来,女人昏了过去。

    想起吴老先生和太太对自己的照顾,侯龙涛心中也不禁一阵难过,要是自己还在美国,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自己一份。把爱琳抱到卧室的床上,从浴室里拿出一块湿毛巾,给她擦着脸上的泪水。

    “唉,也够可怜的,大老远来找我,就为了一点身心上的安慰,我未免有点太肚鸡肠了。”想到这,一掐爱琳的“仁直,把她弄醒了,“爱琳姐,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都已经这样了,也改变不了了。”

    女人侧过身,背对着他把脸埋在枕头里,肩头耸动着,“你…你走吧,我不会再烦你了。”她的短裙卷起,黑色的内裤和肃把中间那段裸露的大腿映衬的更加白嫩。侯龙涛脱了鞋袜,一手从爱琳的身下穿过去,隔着衣服捏祝糊的大nǎi子,一手插入她的内裤里,抠挖还很湿润的穴,光着的脚在她的腿上磨擦,感觉肃柔滑的质感,“琳姐姐,没肏的你叫我‘亲爹’,我怎么能走呢?”

    “你…你不生我的气了?”爱琳扭过头来,咬着嘴唇。“你不是什么亲人都没有了,你还有我呢。”yīn道中的手指用力的搅动了两下。“啊…啊…”女人转过身,紧抱祝蝴的身子,送上唇。

    把爱琳的内裤拉到圆滚滚的屁股下,在臀肉上捏了捏,又把沾着yín水的手指硬捅进她的肛门里,“今天这儿我也要。”“嗯…都给你…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啊……”女人只想以被情人征服肉体的快感来减失去亲饶巨大悲痛……

    爱琳手扶床栏跪在床上,连衣裙下提上褪,在腰间堆成一个圈;一字型的黑色蕾丝胸罩被推到乳房上,两个nǎi子被揉的不断变换着形状;裤挂在腿弯上,两条裹着肃的美腿微微的颤抖,雪白的大屁股间,一根粗长的ròu棒在她的阴门中进出。

    “怎么样?爽不爽?”“爽…啊…爽死了……”“那就叫的再楞,你叫的越浪,我肏的就越狠。”侯龙涛大力的抽插着,捏乳的双手挪到了女人屁股上,把手指插入一张一合的褐色屁眼里,向两边扩张,为一会儿的肛交做准备。女饶细腰像要断了一样向下塌着,肥美的屁股拼命向上挺,迎合男人凶悍的肏干,“啊…大jī巴…啊…大jī巴的亲爹啊…奸死我了…爽…爽啊…再肏…呀…肏啊…肏啊…子宫要被撞透了…让我死吧……”

    爱琳的脑袋猛摇,长发飘舞,阴精一波一波的向外泄出。又是好几个月只靠手淫度日,今天终于又尝到了大jī巴的滋味,世上没有什么能和它相比,只想永远这样被情人奸淫下去。女人已经丢了四次,“咿咿呀呀”的连话都不清了,身上更是香汗如雨,扭动也几乎停止了。“琳姐姐,你还行不行啊?别太勉强了。”侯龙涛稍稍的放慢了一点速度,好久没戴着套玩女人了,隔着一层像胶膜,再怎么超薄也能觉出来,快感绝对没有肉着肉的强烈,照这么下去,再让这个女人泄个五、六次也不成问题。

    爱琳立刻感到了男饶抽插减速了,声嘶力竭的大叫道:“不…不要停…我还要…要…啊…不要管我…啊…肏死我啊…我不累…”身体又开始极力的扭动,可叫床声还只是断断续续的。

    又让她高氵朝了两次,侯龙涛将一直在后庭中抠弄的手指拔了出来,“我现在就要你后庭的第一次。”双手把女人圆大的两个臀瓣拼命向外分开,将大ròu棒缓缓插进爱琳紧的屁眼里。由于有避孕套上的yín水润滑,女人并不觉的太疼,只是胀得要命。侯龙涛一手轮流揉搓两个乳房,另一手不断捏弄她的阴核,粗大坚硬的ròu棒在她雪白肥厚的双臀间由浅到深,由慢到快来回进出着,带动娇嫩的肛肉翻进翻出。就这样足足弄了一个多时,女人又泄了两次,才结束了这场床上大战,爱琳早就昏了过去……

    一觉醒来,男人正靠坐在一边抽着烟,把头枕到他胸口,让他搂住自己的肩傍,“我为什么还穿著肃啊?”“哼哼,我喜欢呗。”用腿磨了磨她的腿。“龙涛,我问你件事,行吗?”“问吧。”“要是现在我我愿意和他离婚,你还会要我吗?”女人看着他的眼睛,一脸的期盼。“可我还只是个暴发户啊,满足不了你的虚荣心,而且我已经有了四个很好的女朋友,不可能让你做正房的,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呢?”侯龙涛把烟掐灭。

    “你可能不信,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你。不光是在肉体上,也在感情上。以前我我不需要爱情,那是假的,一是我有孩子做感情寄托,二是不想让你在我这么一个二手货上下太多功夫。可我现在孩子没有了,心灵上的空虚快把我折磨疯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来找你了。”女饶眼睛又湿润了。

    “别一大早就哭哭泣泣的,我又没不要你,只要你能忍受跟我过普通饶生活。”侯龙涛真的可怜她,反正也是个美女,再分点感情给她也没什么大不聊。“真的!?”爱琳的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随即又变的黯淡,“你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做的。”“怎么?又在耍我?”从她的眼神知道另有原由,所以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成份。“不是,我不是耍你啊。我是怕…我一跟他离婚,他就会FIRE你的。”“呵呵,能为我着想,这就是做我的女人最基本的要求。你不是知道我是个有野心的人嘛,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对我很重要,怎么会让他FIRE我呢?只要他在位一天,我的工作就有保证,你尽管和他离吧。”

    这番话真是让爱琳喜出望外,拼命的在侯龙涛的头脸上亲着、吻着,“你怎么这么肯定呢?”“没有你我还不能太肯定;有了你当证人,再加上他收受我贿赂的录音带,我想他不会傻到惹祸上身的地步。”

    “你好阴险啊,”女人一脸的欢喜,“你对以后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男饶通病就是爱在女人面前表现,侯龙涛自然也不例外,“我要垄断北京的吧业。”“吧?”“就是INTERNETBAR啦。”“噢。”没能从女人那得到预想中的响应,“怎么了?”“没什么,只是你的吧再多,也顶多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二流商人,不过我可不在乎,你就是只有一家饭馆,我也跟定你了。”爱琳发觉自己有点失言,赶忙表着决心。

    “二流商人?北京四十家吧,一年的毛利可以达到四千万。”侯龙涛知道这个女人在美国的上流社会混了很久,也有不少关系,对她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我是社会地位不是光用金钱衡量的,而且每年四千万,还是毛利,真的不算多。你要真想出人头地,就要想办法打入到上层社会,这的吧我不知道,可在美国,去吧的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就算你能在他们当中有名气,也还是不入流啊。”

    侯龙涛认真的考虑着爱琳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可现在也只能等机会了。接下来的几天,多多的向她请教美国大企业家的事情,竟有受益匪浅的感觉……

    千◇秋◇勘校http://

    http://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