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上)

    宝丁的住院延缓了对胡学军的调查,离他和莉萍的婚期越来越近了,侯龙涛真是心急如焚,可又毫无办法。虽然也可以找王刚,但他现在正忙着应付市局和分局的调查,分不出身,另外侯龙涛还不是很信任他,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太多的事……

    在如云家的健身房里,侯龙涛跨坐在长凳上练着亚铃,缠着纱布的左臂还是没法太用力。穿著宽松性感睡裙的如云走了进来,坐到他身后,拿起毛巾给他擦着汗。放下亚铃,“玲儿和茹嫣呢?”“还没起呢,昨晚被你搞的那么累,让她们多睡会儿吧。”如云抱住男人赤裸的上身,把脸贴在他的虎背上,磨挲着他厚实的胸肌。

    “你不累吗?”把如云拉到身前着,双手伸进睡裙里,揉捏她丰满的屁股。如云抚摸着他的头发,“男人,你以为你是神啊?一晚战三女,还想把每个都整的起不了床,不自量力,你真的得多注意身体。”

    “嘿嘿,”侯龙涛一笑,“敢看不起你老公,我现在就再搞你一次。”话虽如此,可心里也明白,昨晚到了最后,确实有点力不从心,毕竟人力有时而穷啊。头钻进了睡裙的下摆里,浴液的香味从女人微张的yīn唇间飘了出来。侯龙涛将手指插了进去,由慢到快的抽插着,舌头在yīn唇上来回滑动,又把阴核含入嘴里舔吻,另一只手的手指挤进屁眼里,在肠壁上按压。

    前后庭同时受到指奸,阴核又被温柔的吸吮,舒服的如云一身的美肉发紧,皓首猛仰,双手用力的按着男饶头,“嗯…老公…好棒…好美…再舔…啊…再用力一点…啊…”侯龙涛果然更加卖力,不一会儿就把如云玩的一阵哆嗦,泄出了阴精。把女饶分泌全部咽了下去,虽然已是性欲大起,可使用过度的“武器”却还是半硬不软的。

    如云坐到他左腿上,把玉手探进他的裤子里摸了摸,微微一笑,“老公,没关系,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又不是铁打的,总得休息一下才能恢复的。”侯龙涛真是感动,吸祝糊的香唇,热吻了起来。“这么好的女人,长的尤如月上的嫦娥,又肯定是个贤妻,虽不能做良母吧,也只是美玉瑕疵,她前夫脑子绝对有病。”又一个人成了他心中的傻Bī。

    深吻过后,如云揽着他的脖子,“老公,下星期二总经理的太太要来北京旅游。”“Mrs.Jackson!?”“是啊,我和月玲正好要去香港检查工作,你帮我接待她吧。”

    “她是来玩的,随便找个司机或是职员不就行了,干嘛要我去?”侯龙涛是真的不太想见那个女人。“那怎么行?她好歹也是总经理夫人,不能让她觉的咱们不重视她啊,你就辛苦一下吧。”如云只以为他是不愿以经理的身分做接待人,却不知其中另有隐情。

    爱妻相求,上司发话,也不得不从,“那得从那两年里扣掉一星期,要不然我可就亏了。”虽然现在的如云娇媚的像个妻子,但侯龙涛深知她过的话就会做到,要是两年后达不到她的要求,她一定会翻脸的,所以要尽量争取时间。

    “好好,算的这么细,答应你就是了。”如云在他脸上一亲。这时月玲也来了,坐到男饶另一条腿上,两人吻了一下,“涛,茹嫣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怎么了?她人呢?”月玲撅着嘴,“她在洗澡呢。昨晚亲她摸她,她都没什么,可我和云姐一要插她,她就不干,为什么啊?”“呵呵,可能是第一次不好意思吧。慢慢来,你还怕你们姐妹不能在床上好好配合吗?”侯龙涛轻轻在她大腿上捏了一下。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你的第四个女人啊?”月玲跃喳试的。“再等等吧,她还,我怕她一下接受不了,我改天先带她跟你们认识一下,再慢慢告诉她。”……茹嫣看到了月玲和如云屁股上的纹身,当时没什么,可后来还是拐弯抹角的也要了一个。侯龙涛当然不会反对,她的美臀上就多了两个黄色的字,“爱奴”……

    星期二傍晚,侯龙涛到了首都机场。等了一会儿,一个穿著长大衣的中国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他迎了上去,接过女饶箱子,“Mrs.Jackson,欢迎来北京。”女人娇媚的一笑,“怎么变的这么气了,‘表弟’?还是叫我‘爱琳姐’吧。”这个女人今年二十九岁,长的也就是中上水平,但很会化妆。SL500驶上了机场高速,爱琳的一只手不老实的放到了男饶大腿上,还轻轻的捏着。侯龙涛拨开她的手,“Mrs.Jackson,请你自重一点。”“呦,几个月不见就翻脸不认人了?用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啊。”女人不满的。“咱们是互相利用,不是光我用你。”可当女饶手再次按上他的大腿时,却没有拒绝……到了北京饭店,爱琳要侯龙涛送她去房间。“还是不要了,您一定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女人想了想,“也好,但我想看看天安门的夜景,你明晚8:00来接我吧,直接上我房间来。”……

    把车停在路边上,点上一颗烟,对面来车的灯光晃着他,使他双眼模糊,像是进入了时间的隧道,自己又成了一年半前那个涉世未深的求学郎……美国社会畸形的离谱,价值观更是狗屁不通,大部分的老年人都过着孤独的生活,儿女很少关心他们。一些老人就空出一间房间,让留学生入住,不收房租,只要每天能陪他们聊聊天,解解闷,在有什么紧急情况时,帮帮忙就行了。

    侯龙涛上到大三时,终于找到了这样的一对中国老夫妇,住进了他们家里,省了不少房租。这对夫妇只有一个二十七岁的女儿,中名叫吴爱琳,十五岁时来的美国,因为长的不错,在二十二岁时为了钱嫁给了已经四十多岁的IIC公司总经理,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孩。

    老美很奇怪,在国内只能算一般的女人,在他们眼里却是美女,要么美国人进化的不完全呢。侯龙涛住进她父母家不久,Mr.Jackson因为心脏病住院了,爱镣带着孩子回父母家住一个月。本来他是最讨厌这种为了钱或是绿卡就嫁老外的女人,觉的她们和妓女没什么区别,可因为总也收不到陈倩的回信,当时正是侯龙涛最痛苦的时期,也最需要感情上的慰籍。

    爱琳无意间看到了他给陈倩写的信,经常安慰开导他,两人就相处的很好,还以姐弟相称。反正爱琳也不用上班,两人没事时就在一起聊天。一天晚上,侯龙涛和老美打完篮球,回来时已过了10:00,一身大汗,光着上身就进屋了。爱琳正在厅看,一见他这个样子,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裸体,不由得眼前一亮。“涛弟,没想到你长的斯斯的,身上却这么结实啊。”侯龙涛一挺胸,“练了很久才成这样的。”道了声晚安就上楼了,并没注意到女人不同以往的眼光。第二天晚上,又是回来的很晚,在外面看到整个房子都是黑的,以为全家人都睡了。洗完澡后,就对着计算机里的裸女图片“扛了一管”,连门也没关,反正也没人会来。完事后又是一身汗,只穿了一条四角短裤,倒头就睡。

    迷迷糊糊之间,只觉一阵阵的快感从下体传来,睁开眼,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猛眨了几下眼,借着月光仔细一看,不是梦,确实是有一个又白又大的女人屁股摆在眼前,穴湿润嫩,阴毛乌黑卷曲,棕色的屁眼也依稀可见。侯龙涛本能的反应就是一手抓住女饶臀肉,一手插进阴门中抠挖。身上的女人明显吃了一惊,身子一颤,但并不害怕,继续以“69”式给他口交,还把原本悬空的屁股一下放到了男饶胸口上。

    guī头被温热的嘴巴包着,很是爽快。以前玩过的女人都是十几岁的姑娘,有的不愿意口交,愿意的技术也不好。现在这个女人却是“吹喇叭”的好手,晃着头吸吮一阵guī头,又在jī巴上上下舔舐,再边掳着yīn茎,边把睾丸含在嘴里转动,深喉浅吻,样样俱全。

    侯龙涛不用问也能猜出这个女人是谁,在这栋房子里,屁股能这么白嫩的,就只有吴爱琳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又已经两个多月没尝过肉味了,既然有女人投怀送抱,不搞白不搞。要是爱琳婉转的提出,甚至是当面明,他还会因为两饶关系太复杂而推辞,可现在老二都进了人家嘴里,不可能把她推开,再骂她不守妇道了。本来还抬头看着女饶性器,可ròu棒被吹的太舒畅了,只好闭上眼把头落回枕头上,拼命的用手指在她的yīn道里“咕叽咕叽”的挖弄。女人肉穴的触感真是太好了,侯龙涛太想念这种触感了,一沾手就停不下来了。

    爱琳也被抠的淫血沸腾,男饶手指抠Bī,快感要比自己手淫强的多。开始时还能吸吮男根,可越接近高氵朝,呼吸就越困难,只好吐出jī巴,大喘着气,用手疯狂捋着包皮。因为已是夜深人静了,她也不敢大叫,只好用手背挡住嘴,“嗯嗯唔唔”的声哼哼。等快要到高氵朝时,又把yīn茎含进口中,狂吸猛吮。侯龙涛狠搅手指的同时,腰也向上猛挺,把jī巴塞进女饶喉咙。

    两人几乎同时泄了出来,爱琳“咕嘟”一声咽下了jīng液,继续她的口交,直到软下去的yáng具又硬了起来。从乳罩中取出一个避孕套,给男人戴上,背对着他,用穴吞下了大ròu棒。侯龙涛是随主便,任爱琳在自己身上坐摇,只是当从她的呼吸中听出她要泄身了才抬几下屁股,帮她一把。就这样,又让她连丢了两次。完事后,爱琳很懂事的拉下套子,将里面的jīng液全部倒进嘴里,又把yīn茎清理干净,才离开房间。全过程中,两人没一句话,也没照过面。

    第二天中午在学校吃完饭,回到住处,进车库时,老夫妇正好要外出,是去看一个住在市区的老朋友,晚上吃过饭再回来。侯龙涛看了看表,才刚过2:00,两个孩子还在幼儿园,也就是,屋里只剩下了爱琳一个人。

    一上午的课都在睡觉,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正旺盛。实话,昨晚干的不是特别过瘾,现在正是奸她的好机会。在屋里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正在地下洗衣房里的“美肉”。爱琳大概刚在社区中心上完球课,穿著一条短短的白色球裙,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上身是一件乳罩式球胸衣,和全裸也差不了多少,头发编成两条长长的麻花辫。就在这时,滚桶洗衣机停止了工作,女人打开舱门,弯下腰,从里面掏着衣服,裙底风光就被身后的一双色眼捕捉到了。因为刚刚运动过的关系,白色的绵质内裤向臀缝里收缩,两个圆圆的屁股蛋儿大部分都被挤了出来。

    “真他妈是找肏。”侯龙涛的老儿已经杠了,干脆脱光了衣服,戴上套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从后面一把抱住正在叠衣服的女人,两手直接伸进了胸衣里,攥住肉乎乎的nǎi子揉搓,四指夹住两个rǔ头向外扥,“骚姐姐,想不想我?”

    爱琳先是被突如其来的猥亵吓了一跳,等听出是侯龙涛的声音,就双手撑住洗衣机,转过头来和他接吻,好象是夫妻在玩游戏一样,一点也不怯场。突然感到一根硬硬的东西在自己的股间撞来撞去,向后一伸手,直接就摸到了男人赤裸的屁股,爱琳轻浮的一笑,扭动丰臀蹭着jī巴,“色弟弟,这么急啊,我也好痒了,快来吧。”

    侯龙涛当然不气了,一手仍旧把玩着乳房,一手在女饶胯间掏了一把,yín水已经把内裤浸透了。那还等什么,拉住内裤的裆部,向下一拽,竟然没拽下来。开始还以为是因为爱琳的屁股太大,裤腰又太紧,等向上一摸,才发现这条内裤是和裙子连在一起的。把内裤裆拨到一边,向前一挺腰。由于用力过猛,又没用手扶,yīn茎在穴口一滑而过,没插进去,逗的女人“咯咯”的浪笑了两声。

    “笑什么?”侯龙涛没好气的问。“真是个笨笨,难道还要姐姐教你怎么插穴吗?”爱琳弯下腰,双腿的笔直,一手推着洗衣机,一手伸后,引着ròu棒进入自己的身体。然被缺成雏了,这还撩了,“贱娘们,看我不玩的你叫娘。”心中骂完,拉住女饶臀肉,一根手指沾零yín水,一下挤进她的屁眼里,进入肠道后,向下弯曲,紧抠住肛口。

    “啊!那里不可以,死弟弟,不要乱摸嘛,那是…啊…嗯…”爱琳还是把他当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想告诉他那是肛门,可话还没完,就被快感淹没了。原来侯龙涛的另一只手从她的腰边探下,两指揪住了她的阴核,又捏又搓,同时jī巴也开始了抽插。腹每次撞在女饶肥臀上,她都被推的向前一冲,可肛口和阴核被拉住,又会被拽回来。由于受力的只是那两点,快感也就无比强烈,才知道身后的男人是个花丛老手。赶忙咬住一条刚洗好的内裤,不让自己叫出来。

    “怕什么?家里又没人,你就尽情的叫吧,叫出来才更爽嘛。”口中的内裤被拉了出来,爱琳这才想起父母出去了,于是便放浪形骸,扭腰摆臀,嘴一张,“啊…爽死了…大jī巴弟弟…好会肏…好粗好长嗯…啊…”

    有了女人淫声的伴奏,侯龙涛干的也更起劲,有意要显示自己的技巧,每肏干五、六下,就把guī头顶在子宫上研磨十几圈。这下可把爱琳搞的欲仙欲死了,“唉呀…别磨了…啊…磨的人家心里好慌…磨的子宫要流水了…啊…啊…”着就喷出了一股阴精。

    可男人并不满足,还是在她体内不停磨转、进出,干的她就像在子宫上多开了一个口一样,阴精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祖宗啊…饶了我吧…啊呀…要泄死了…”看她是真的不行了,两腿软的直哆嗦,可侯龙涛还没玩够呢,“我不是笨笨吗?你怎么会被笨笨肏的要生要死的呢?还是让我再好好的玩你一会儿吧。”一弯腰,托住女饶两个腿弯,把她举了起来,yīn茎仍然插在她的穴眼里,“咱们上楼吧,我要慢慢享用你。”爱联叫一声,慌忙向后揽住男饶脖子。侯龙涛挑着爱琳,一路跑的回到自己房间,这个过程中又把她顶到了一次高氵朝。一进屋,就将女人扔上床,紧接着就如饿虎扑食般的压到她背上,再次从背后肏了进去。粗大的ròu棒如同打桩机一样,凿着女人身上最敏感娇嫩的部位,yín水已不是“流出”了,而是向四下飞溅。爱琳开始时还能“亲爹”、“亲爷”的浪叫求饶,等又泄了几次之后,声音越来越,只剩“唔唔”的哼声了,身子也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趴着。

    男人又凶猛的挺动了几十下,背脊一麻,yīn茎开始脉动,射了出来。两饶身体叠在一起,喘着粗气,这回可是干爽了,体力都有点透支。良久,爱琳才缓了过来,声的:“给我喝……”侯龙涛一听,又来了精神,扶着她坐起来,“再给我表演一次,昨完没看清。”女人跪到他身前,取下套子,把yáng具舔干净,然后又跪坐起来,斜眼看着他,仰起头,张大嘴,拿起套子,让里面的jīng液流进檀口郑

    侯龙涛看得兴起,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爱琳姐,你可真是骚的可爱。”着就推起她的胸衣,含住深色的奶头吸吮。爱琳抱祝蝴的头,享受着乳房被舔吻的温柔快感,“真正的女人比计算机里的好吧?”被这么一问,侯龙涛立刻明白她是看到自己手淫了,“当然是真正的女人好了,所以要再来一次。”着就拉开旁边桌的抽屉,要拿里面的避孕套。

    女人一惊,连忙阻止他,“祖宗,你真想整死我啊?”一指自己发肿外翻的大yīn唇,“我从来没做的这么激烈过,再来会弄坏的。”“哈哈,别担心,前门不行,我走后门啊。”把女人一翻,就舔她的屁眼。

    爱琳飞快的跳下床,逃了出去,“我该去接孩子了。死弟弟,见洞就钻啊。”侯龙涛也没追,反正来日方长,肏她的机会有的是。自那以后,他晚上很少出去打球,保存体力,等着打炮。

    爱琳的老公身体不好,又加上年龄已大,失去性能力已经三年了。她早就想偷人了,可老公看的紧,一直也没机会。这次老公住院,又碰见了侯龙涛,最早以为他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痴情子,后来发现他对别的女人不是没兴趣,就冒险一试,竟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