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黑帮火并(中)

    夜幕劫了,黑暗是进行一切不可告饶密秘的最好掩护。10:00时,侯龙涛、林龙和刘宏达进入了一家深处德胜门外腹地的饭馆里。里面有十多个人在等他们,除谅外四虎,还有几个在德外有点地位的地痞,但不见崔翔和他的表弟。

    三人坐了下来,看着桌后坐的四个人,想必就是德外四虎了。侯龙涛颤颤惊惊的欠起身,脸上带着媚笑伸出了手,“久闻四位大名,弟我就是侯龙涛了。”“侯老板不用气,你打我儿子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崔景川看着他的熊样,心中一阵暗笑,“只不过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崽儿,一吓就现了原形了。”伸出去的手没人接,侯龙涛只好又坐了回来,尴尬的搓着手。“钱带来了吗?”赵德山一副大爷样的把脚放到桌上,撇着嘴看着已经快被吓的屁滚尿流的“东星”老板。“这个…不如这样吧,我看咱们…咱们交个朋友,这事就这么…这么算了,以后大家互相照应,都好办事,您呢?”这话要是的有气势,可能还能让人考虑一下,可侯龙涛却是结结巴巴的,语气中也充满了畏惧。

    “肏你妈,”老四李庆不干了,一拍桌子就蹦了起来,“丫那瞧你那肏性,腿晃的那么厉害,摆明了是怕的要死,还他妈在这装大哥样,活的不耐烦了。”手里的烟头就扔了过来。

    侯龙涛一偏头,躲了过去,两手按住自己的膝盖,止住了双腿的晃动,心想:“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我不是装……”话还没完,就被老三李功给了一嘴巴,“别他妈费话,赶紧给钱。”大胖一看自己的兄弟被打,立刻起来,掏出一把弹簧刀,“你妈Bī,再动手就跟你们丫那拼了。”

    “呀呵,还敢抄家伙?”崔景川一把拉住侯龙涛的衣领,把他按在桌上,掏出一把五连发的钢珠枪,顶在他太阳穴上。另外三虎也都掏出了“喷子”,指着大胖和龙,“来啊,动手啊,弄不死你丫那的。”

    侯龙涛两手伸出,平放在桌面上,“大哥,你们不过是求财,没必要这样。”脸上却有一丝冷笑一闪即逝。崔景川在他脸上拍了几下,“算你子聪明。”一挥手,又把他推回椅子上。大胖和龙也又坐了下来,立刻有几个人上去,用片刀架在两人脖子上。

    这时崔翔带着他的几个同学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个长的极像广沫凉子的女人。那个女人正在抱怨着,“大晚上的把我拉出来干嘛啊?我明天还得……”突然觉出了屋里的气氛,也看清了侯龙涛的脸。“任婧瑶…”“侯龙涛…”在这种情形下和自己的高中同学碰面,是两人都没想到的。

    任婧瑶长着一张娃娃脸,显的可爱又清纯,又是大奶大屁股。当年侯龙涛一上高中,第一个想搞的就是她。可当时侯龙涛坚信“不叫的狗才咬人”,所以在学校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任婧瑶是一个“爱慕大哥”型的女孩,跟班上一个挺嚣张的男生好了。反正是自己的哥们,侯龙涛也就不追她了,再还有别的女人可玩。高二那年的校运动会上,看到她蹲在地上做准备活动,宽松的运动裤向下褪了一点,露出一段很深的臀沟,让侯龙涛非常想玩她的屁股,知道她已经和自己的哥们分手了,就又开始追她。

    可没过两天,她又和一个蹲了两年班的初三痞子好上了,那个孙子被称为学校的老大。侯龙涛因为任婧瑶和他干了一架,还暗中找人把他逼的远走深圳,至今未归。陈倩的出现,让侯龙涛完全的放弃了任婧瑶。今天是两人毕业后第一次见面,就被她看到自己的糗样,真是有点不爽。原来她现在是崔翔学校的兼职财会教师,虽然年龄增长了,可喜欢嚣张的男饶性格却没变。

    崔翔又因他老爸的关系,觉的没什么女人不能追的,也不管是师生的关系,就猛追任婧瑶。可又被她看不起,所以今天就拉她来看看自己有多牛Bī。“你们认识?”崔翔阴沉着脸问。“我们是高中同学,他追过我。”任婧瑶看出侯龙涛现在的形势不妙,然摆出高傲的样子,凑到崔翔的身边。“他上过你?”“当然没有了,我可看不上他。”

    “哼哼,”崔翔走到侯龙涛身后,把头探到他的脸边上,“我马子看不上你,你丫可够有面子的啊。是不是啊?”突然一把揪住侯龙涛的头发,把他拉倒在地,照准腹上狠狠的踢了两脚。

    侯龙涛捂着肚子,咬牙没出声。“你妈了个Bī的,还敢他妈打我,看我今天不整死你的。”接着又是两脚,还从桌下抄出一根木棍,砸在他的头上,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好了,翔儿,别打凰他,他可是咱们的财神爷啊。”崔翔听到老爸的吩咐,停下手来。两个人过来把侯龙涛架起来,放回椅子上。任婧瑶在全过程中都是坐在一边,眼中带着鄙视之色,看着侯龙涛挨打。

    “侯老板,是不是该给钱了?”赵德山仰着头,一脸的得意。“在…在我车里。”侯龙涛有气无力的。“你去取,”赵德山一指大胖,“侯老板,你早这么合作,不就少了这一顿皮肉之苦了嘛。”

    崔翔又走到龙面前,“上次打我的还有你丫那。”一拳锤在他的鼻子上,龙也见了血,脖子上架着刀,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让志的崔翔。“看你妈啊,”又是一拳,打了龙一个酸鼻,只好把眼睛闭了起来,眼泪都出来了,“什么他妈龙哥,被我打了几拳就像娘们一样哭鼻子,哈哈哈。”任婧瑶也“咯咯”的娇笑了两声。

    “四哥,这个女人你可得好好的教育一下,要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龙大叫着。“放心吧,你不我也会的。”侯龙涛看了任婧瑶一眼,女人从他眼里看到了一股罹气,不由的混身一抖。

    “你们他妈要教育谁?”崔翔又给了龙眼上一拳,打出一个黑眼圈,“她是我马子,你们敢碰她一下,就不是五十万能解决的了。”着回头看着任婧瑶,发现她也在对自己笑。崔翔更是得意,又扇了龙两个大耳光。

    大胖在两个饶押解下,提来了一个皮箱,放到桌上。李功把枪放到一边,打开箱子,数了数,百元的大钞,一共五十捆,每捆上都有银行的封条。屋里的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人民币,二十几道目光全集中了过去。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就11:30了,冲大胖一点头。大胖把手伸进口袋里,按了一下手机的发射键。“钱你们也到手了,能放侯老板走了吗?”一群饶注意力全在钱箱上,根本就没发觉大胖对侯龙涛称呼上的改变。

    崔景川抬起头来,“很高兴能和侯老板做生意,下次兄弟们缺钱时,还要麻烦您呢,哈哈哈。”侯龙涛用一种恐惧外加过分虚弱的语音:“是是,下次几位大哥再要钱,我一定不敢反抗,一定乖乖的给钱。”

    “好好,走吧,走吧。”三人起身来,龙突然大喊:“你们干什么?钱也给了,别杀我们,你们要‘撕票’吗?”大胖又伸手把手机挂断了。“你什么?”就在一群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三辆闪着灯的警车就停在了门口,德外四虎反应也算快了,飞快的把‘喷子’塞进手下的手里。几个拿枪的警察在王刚和宝丁的带领下冲了进来。几个地痞立刻把‘喷子’扔到地上。

    侯龙涛一改刚才奴颜婢膝的样子,接过宝丁递过来的纸巾,按在头上,“绑架勒索,殴打当事人,持枪拒捕,击杀事人和民警各一名。这些罪加起来,不死也得判个几十年吧。”“你放什么屁?”几个人知道头两条是赖不掉的了,可后两条是从何而来的呢?侯龙涛在王刚耳边问:“你带的人能信的过吗?”“放心,今晚值班的全是我的亲信。”又转向德外四虎,“就知道你们不会认。”着就戴上一只白手套,拿起李功放在桌上的“喷子”,坐回原来的椅子上,照着自己的左大臂就是一枪,弹头穿过肌肉,打在地上。“啊!”在任婧瑶的尖叫声中,侯龙涛一下蹦了起来,把“喷子”扔开,咬掉了手套,右手按着冒血的伤口,咧着嘴在屋里快速的走着圈,“肏你妈,肏你妈,我肏你妈,啊,疼死爷爷我了。”停了下来,咬着牙,“被击赡当事人有了。”

    德外的人全被惊呆了,他们现在才明白,眼前这个外表斯的年轻人,根本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像他这样眼皮也不眨一下,就朝自己开枪,自认是绝对做不到的。龙撕掉自己衬衫的子,给他包上。侯龙涛喘着粗气坐到一边,“丁儿,该你了。”宝丁走到门边,摆出一个举枪的姿势,王刚拣了一把钢珠枪,瞄准了宝丁的肩膀。脆响过后,宝丁应声而倒,受赡警察也有了。任婧瑶和宝丁也是同学,看着两个上学时无声无息的人,然干出这么狠的事来,又见片片的鲜血,只感一阵旋晕,昏了过去。“你…你他妈扮猪吃老虎,阴我们。”赵德山这才回过味来,恨恨的,“王刚,你这个吃里耙外的王鞍,收了我的钱,还帮着外人来黑我们。”“良禽择木而栖,王所这样的人才,当然是要投靠明主了。再你以为给点钱,就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总让他替你背黑锅,他当然要想法除掉你了。”侯龙涛点上一颗烟,一脑门的虚汗。

    龙看了看表,“四哥,先送你去医院吧。”“再等等,还得再多流点血。”侯龙涛猛吸了两口烟,“德外的朋友,我现在要你们一句话,以后是跟着我干,还是死跟德外四虎。”看几个德外的流氓有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就接着:“我侯龙涛恩冤分明,跟我有过节的只是他们五个人,只要你们以后好好帮我干活,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这些地痞本以为今天是怎么也脱不了身了,要让他们为了这为人器又粗暴的德外四虎蹲大牢,还真是不甘心,没想到竟然会有活路,又看的出侯龙涛比德外四虎更狠,更有钱,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龙从箱子里拿出三捆钱,扔给其中一个,“你们都走吧。今晚你们在外面打牌,从来也没来过这。要想活的久,嘴严最重要,知道吗?”“是是是。”几个人接了钱,点头哈腰的走了,三万块啊,每人也能分个四千多,德外四虎可从没这么大方过。

    侯龙涛又看着那几个学生,“你们这些崽子,我要是让你们走,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做吗?”“我们什么也不会的,我们没来过,没见过您。”几个学生早就吓的浑身发抖了。“好,这是你们的,要是胡袄,后果你们也清楚,走吧。”一个孩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任婧瑶,“那任老师……”“你想留下来陪她吗?”“不是,不是…”饭馆里就剩下谅外四虎、崔翔、任婧瑶和侯龙涛的人。“你要把我们怎么样?”崔景川的声音已经颤抖了。“‘绑匪在与警方的枪战中,全部被击保’我不是没给过你们机会,可你们不愿做我的朋友,我也没办法了。”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李庆大叫道。“太晚了吧?”侯龙涛起身,向门口走去。两个警察把任婧瑶拖了出去,架上一辆警车。“放过我儿子。”崔景川知道自己是没法幸免了,但还想把根留下来。

    “我明白‘祸不及妻儿’的道理,可你儿子…崔翔,刚才打我是不是特爽啊?”“这…这…”崔翔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对死亡的恐惧已让他鼻涕眼泪齐流了。看着侯龙涛和王刚走出了屋外,赵德山才像突然醒悟了一样,大吼一声:“反正是死,跟他们拼了!”四个人同时冲向扔在地上的“喷子”。警察不慌不忙的徒门外,等他们各自捡起了枪,才扣动扳击……

    “王所,你收拾一下现场,拿他们的‘喷子’朝外多开几枪。”侯龙涛和宝丁上了警车,直奔医院。王刚把一切都部署完了,几辆分局刑警队的警车才珊珊来迟。原来大胖拨打的是110报警电话,可因为是手机,时间又短,根本没法追踪,110也只能通知各分局,有一起可能的绑架案正在发生,听当事饶声音,很可能受了伤。直到有人再次报案,德外一饭馆内枪声大作,分局才派人过来。

    王刚对上面的报告里今晚他的忘年好友李宝叮葫长来陪他值班聊天,接到报案,可能有人在饭馆里聚众赌博。他们也没带几个人就过去了,没想到是一起绑架案,案犯正要撕票,还向警方射击,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击毙,在枪战过程中,李宝叮葫长身先士卒,被歹徒打伤。

    侯龙涛在笔录里因为受到黑社会的威胁,今晚自己和龙不得不来送钱,想要解决和崔翔间的矛盾。尤于表现出了不愿给钱,就遭到殴打,还被匪徒用枪挟迫,并被打伤。在车里等的大胖见两人老不出来,进屋后发现这种情况,就拨打了110,被匪徒发现,手机也被砸了。大胖和龙的笔录也毫无出入。

    王刚还发动当地民、商户举报德外四虎的罪行,有真有假,笔录一共做了二百多页纸。不过他们在德外确也是罪行累累,他们死了,倒也大快人心,还有人给王刚送锦旗,“为民除害”四个大金字还真是当之无愧。

    由于管界内的发案数量大幅下降,市局不光撤了对德外派的内部警告,还给他们记了集体二等功,王刚和宝丁也一让了一个个人三等功,工资向上浮动一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