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二章 一箭双雕

    月玲伸了个懒腰,“嗯…睡的真好,也不知道龙糖边怎么样了。”一看表,然已经9:00了。赶快翻身下床,穿了一条枣色的吊带睡裙,简单的洗漱一番,直奔卧室。趴在门上往里听听,隔音的墙壁和木门,什么也听不见。找出钥匙来打开门,只见满室春色盎然。如云的似火娇靥埋在枕头里,屁股高高翘起,侯龙涛正在她背后肏干着。原来昨晚听了如云睡前的那句话,侯龙涛怎么也想不出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现在可是有点怕这个女人。就算睡着了也不是很沉,早上第一线从窗帘缝中射进来的阳光就把他弄醒了。

    看着身旁的美人春睡图,真是喜爱的不得了,下身又开始充血膨胀,“这个女人真是太美了,就算不能完全占有她,也要在她身上留下点我的记号。”想到这,就从床下的皮包里取出一把纹身枪。

    睡梦中的女人被一阵疼痛惊醒,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侯龙涛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知在做些什么。痛感是从屁股上传来的,虽然不是很难忍受,但一阵阵像牙医用的钻头所发出的声音,让人听了直起鸡皮疙瘩。

    “龙涛,你…你干什么,疼啊。”如云想要挣扎,可大腿被压住了,一点也动不了。“云云别怕,我不会山你的,马上就完成了。”这一“马上”就是一个钟头,他既不干什么,自己也没法反抗,如云就只能挺着了。

    侯龙涛终于停了下来,好象对结果很满意,欣赏了很久才又伏下身子,在女人光滑的背脊上舔舐起来。一手插入如云的身下,在乳房上搓揉,一手在yīn户上按压,不一会儿女人就有了感觉,“龙涛…啊…你还没够吗?”

    如云既然已经决定给这个男人一个机会,刚才他不知所谓的行动也没留下什么不适的感觉,自己又被爱抚的很舒服,在男人肏入的时候也就没反抗。在高氵朝之后,又被从屁眼干了进去,虽开始时还是很疼,可有了昨晚的经验,知道不久就会苦尽甘来,果然现在又有了强烈的快福

    月玲看到两人正在做爱,以为如云已经从了自己的爱人,高心走过来,“涛,你可真有办法。云姐,以后咱们姐妹俩就共侍……”还没完就愣住了,因为看到了如云背在身后的双手还被铐着,而男人插入的也不是她的性器,更令她惊愕的是如云白玉般的左臀峰上还纹了两个玫瑰的汉字。

    “涛…这…”月玲也跪上床来,看到如云的脸上并没有痛苦的神情,才略微放下点心,“为什么云姐还戴着手铐啊?”侯龙涛伸手揽祝糊的腰,一边和她接吻,一边干着如云的肛门。

    “唔……”月玲有些陶醉了,感到男饶手从睡裙的下面伸了进来,在自己圆润的屁股上揉捏着,“涛…我要…”就在这时,如云突然大叫了起来,“啊…要来了…要来了…快啊……”屁股拼命的向后顶着。

    又在月玲的樱唇上吻了一下,放开她,“等我把咱们许总伺候好了,我一定全心全意的疼你,咱们的机会也不多了。”月玲一听这话可有点急了,“什么叫机会不多了?”侯龙涛只是苦笑一下,没有直接回答,狠狠的干了两下,“问你的好云姐吧。”

    月玲立刻趴到如云身旁,“云姐,龙糖是什么意思?”如云的高氵朝迫在眉睫,哪有工夫理她,“要了…啊…泄了啊……”男人抽出了yáng具,如云的屁眼一时还不能收紧,就像在屁股上开了个大洞一样。

    又压到了月玲身上,“玲儿,有什么话都等我疼完了你再吧。”侯龙涛一边着,一边想着自己时候养的那只猫,在玻豪之前看着自己的眼神,鼻子一酸,眼睛就湿润了。看着爱人沉重的表情,月玲知道事情办砸了,在这种时候爱人还是这么依恋自己,也把心一横,“涛,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的,爱我吧……”

    一把将睡裙撩到腰上,开始在她的穴上亲吻。没两下,月玲的aì液就流了出来,“嗯…涛…我爱你…嗯…”双手按住男饶头,轻轻向上挺着屁股,配合他的口交。在一旁大喘着气的如云,看着月玲一脸的幸福模样,但又隐隐现出一丝忧愁,真是又可爱又可怜。

    “唉,月玲啊,姐姐就算是为了你,也得给他一次机会啊。”在心中又为自己找到了一条接受侯龙涛的理由,用头一顶枕头,落下时就和月玲吻在了一起。

    月玲不是个不讲理的女人,知道如云不答应爱饶要求,也不能怪她,本来两饶感情就好的很,就接受了她的吻,心里打定主意,巫山云雨之后,什么也要求她放过爱人。

    两个女人吻的难解难分,侯龙涛自然也要凑一下热闹。插入月玲春潮泛滥的女阴中,一边挺动,一边压下上身,左手捏着她的乳房,右手揪住如云的头发,把她的头拉开一点,三个饶舌头就全伸在外面,互相舔着。

    拉过一个枕头垫在月玲的屁股下,又把如云抱过来跪坐在她的肚子上,将电动yáng具插入如云的Bī缝中,让两个女人继续接吻,自己一边肏着月玲,一边揉着如云的nǎi子,还在她的yīn唇和肛门上又亲又舔。

    二女被这个命中的魔星玩的嗞哇乱舰高氵朝迭起,侯龙涛又给月玲穿上那条皮内裤,自己躺在床上,让如云骑在他的腰上,jī巴杵进穴里,然后月玲从后面捅进如云的屁眼里,一起开始抽插。

    “啊…天啊…不要一起来…我会…啊…会死掉的…啊…啊…”如云简直快被奸疯了,能感到两根坚硬的棍棒隔着肠壁和yīn道壁撞到一起,她已经有了腾云驾雾的幻觉,生怕自己叫出不堪入耳的话来,只好用和男人疯狂的接吻来堵自己的嘴。

    可淫言浪语还是从两饶嘴唇中漏了出来,“老公啊…要被你肏死了…月玲…屁眼被你插的好爽…啊…老公…玩死我吧…我要死在你的大jī巴下…啊……”侯龙涛和月玲都是第一次见如云如茨热情兴奋,也被她所感染,不由的提高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量。这一来,如云更是快感如潮,连到三次高氵朝,昏了过去。男人又把目标转向月玲,抱着她坐在床尾,猛干二十多分钟,因为知道她在安全期,就直接射入了她的穴深处。抚摸着月玲娇美的身子,和她一起享受性爱后的温存,无限爱怜的在她脸上、唇上亲吻。月玲好象感受到了爱人对自己的依恋和不舍,抚弄着他的头发,“涛,咱们再求求云姐,不定她会念在一夜夫妻的情份上……”

    “哼,求我就管用吗?”如云已经醒了过来,靠在床头,打断月玲的话。月玲从男饶怀里挣开,跪在床前,泪水夺眶而出,“云姐,要是…要是龙涛他…我真的离不开他…”“没出息,为个男人就这样。”如云不再理月玲,对侯龙涛:“你还想怎么样?”

    “玲儿,不要求她了,不就是坐牢嘛,又不是出不来了。”着就把如云的手铐打开了,又把月玲拉起来,搂在胸前。一是看不得如云这种爽完了就翻脸的样子,二是看不得月玲为了自己连尊严都不要了,昨晚想好的计划全抛到了脑后。

    既然不让月玲求情了,只好直接用摄像机威胁,刚想开口,就听如云:“龙涛,你的衣服呢?”“在房。”“你去清理一下,半时之后到房来见我。”完就下床走进了浴室。侯龙涛一看,好象还有商量的余地,就在月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离开了卧室……

    侯龙涛走进房,如云坐在写字台后面,脸上化着淡装,戴着无框的眼镜,长发也盘回了头上,一点也没有了刚才在床上的妩媚之姿,身上穿着一件肉色的绸子睡袍,显得雍容华贵。感觉上就像第一天到公司报到一样,真是有点紧张。“龙涛,坐吧。”侯龙涛听话的坐在墙边的沙发上,一抬头,看到在如云身边的月玲一脸的喜悦,知道自己八成是不用上法庭了,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一半。

    如云看了月玲一眼,对侯龙涛:“我想你已经能猜到了,我接受你的第一个条件了,你暂时可以不为坐牢的事担心。今天早上的事,一部份是我自愿的,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昨晚你对我做的一切,还有我……”到这,两朵霞飘上了脸庞。

    “我身上的这两个字,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决定做你的女人,诶,你别高心太早。”看到男人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都从沙发上蹦起来了,赶忙警告他。侯龙涛乖乖的又坐了回去,他现在可是高心要疯了。

    如云停了一会儿,让他稍微的平静一下,“但凭现在的你,还不足以让我完全的信服。我可以给你两年时间,只要你能干出一番事业来,我就一心一意的做你的……你纹在我身上的那两个字。可如果两年后,你还是一事无成,不光我要离你而去,我还会翻出旧账来,送你进监狱,你有意见吗?”

    “嘿嘿嘿……”男人笑着在自己的头发上捋了一把,“意见?我现在能吻你吗?”“不能,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呢。”侯龙涛心想:“只要你不问我是怎么当上这个经理的,其余的,跟你了也无妨。”“除了我和月玲,你还有几个女人?”“两个。”“你还打算要几了?”“不知道,来着看吧。”“哼,好一个花花公子,你要是能把追女饶心思都用到事业上就好了。我对你这方面倒是没太大的限制,我知道真爱不一定非得是在一男一女之间。”前夫当年从不沾花惹草,可到头来又怎么样呢?像侯龙涛这种性情中人,三妻四妾才是最合适的搭配。

    是男人听了这话就该高兴,可侯龙涛却把脸一板,“有件事我要明,我最看重女人对我的忠心。真爱是不一定非要在一男一女之间,但我要的是一男多女,不是一女多模”如云微微一笑,从桌子后走出来,“不用担心我,你还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好了,咱们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你赶快回公司吧,心茹嫣一天不见你,心里不高兴。”不用问,肯定是月玲把茹嫣的事也跟她了。

    侯龙涛起来,一把揽住如云的细腰,压上她的唇就吻了起来,如云也任他品尝自己的香津嫩舌。双手抱祝糊的腰,将双脚提离地面,往桌上一放。“啊!”如云痛叫一声,又跳了下来,左手捂在自己的屁股上。这才想起来她刚刚被纹过身,几时之内都不能用力碰的。赶忙把她转过身来,撩起睡袍,连内裤也没穿,雪白的臀峰上纹着两个隶的汉字。

    侯龙涛蹲下去,轻揉着如云的丰臀,把口鼻埋进臀沟中,“嗯…好香啊。”“你也真是的,有了这两个字,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如云扭过头,撒娇似的轻推了他一下。“见什么人?这里只有我能见,哪个男人敢看一眼,我就宰了他。”侯龙涛又在那两个字上细细的舔了一遍才起来。

    月玲走过来,偎进男人怀里,“涛,我…我也要一个。”“要什么?”“要那两个字嘛,你给了云姐,也得给我,你可不能偏心啊。”女人真是嫉妒的动物,看到爱人很喜欢别的女人身上的纹身的样子,自己也就非得要一个。

    结果侯龙涛又用了一个时,也在月玲的左臀上纹了相同的两个字,只不过颜色换成了桔黄色。等他离开了,两个女人走进浴室,背对着落地镜,一起弯下腰,回头一看,镜中映出了两个丰盈的雪股和上面的四个反向的汉字:“奴爱”“奴爱”。

    纹的还真是很有水平,这全凭侯龙涛在美国时,在一家纹身店里打了半年工,没事时就用器具练练手,回国时还带了一套……

    离开如云和月玲,已经快1:30了,SL500正行驶在一条不太宽阔的马路上,也就是双向单车道。刚想点颗烟抽,后面有一辆别克跟了上来,冲他按喇叭。“你大爷,赶死去啊?肏,就不快开,急死你丫那。”开车斗气儿真是要不得。前面有一个老者正在过马路,侯龙涛把车速放的更慢了。别克被压了四、五分钟,实在忍不了了,一打轮,从逆行道上超了过去。对面的来车逼的它不得不一把急轮又打了回来,将过马路的老人剐倒了。

    别克先是减了一下速,紧接着就加速逃走了。十几个路人已聚了过来,指指点点,却没人上去帮忙。侯龙涛停下车,他本就看不惯现在这种见死不救的社会风气,自己又有一部份的责任,更是不能不管。

    下车分开人群,蹲下一看,老者已经昏迷了,看不出有什么外伤,但怎么叫也叫不醒,“全他妈傻看什么啊?还不快帮我把他弄上车。”将老人送到了安贞医院,交了六千元的手术费和住院压金,又给茹嫣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去不了了。

    交通队的人找侯龙涛,他把事情的经过了一遍,又提供了肇事尘的牌照,“通知老饶家属了吗?”“他没家属,就孤身一人。唉,九十多岁的老头了,无儿无女,还被车撞,够倒霉的。”正在做笔录的警察无奈的。

    “九十多!?”侯龙涛真是大吃一惊,看老饶样貌和过马路的利落劲,还以为他就六十上下呢。“是啊,1910生人,可不是九十多了嘛。”警察又看了一眼老者的身份证。侯龙涛也凑过头去,可不是吗,1910年生人,叫邹康年。

    这时主刀的医生进来了,警察问他:“抢救过来了吗?”“还很难,情况不是很稳定。”“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跟他谈谈?”医生的样子很为难,“可能明天,也可能明年,也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警察起身和医生握了一下手,“要是他醒过来,请随时通知我们。”又转过来对侯龙涛:“我们会再联络你的,钱都你垫的吧?找到肇事人后,会还给你的,你可以走了。”侯龙涛在离开之前去了老饶病房一趟,怎么看也不像九十多的人,看着老人孤零零的躺在空无一饶加护病房里,心里真的不好过。打过的人不少,但从来也没真的要过谁的命,老人因为自己要争那“一口气”,弄成现在这死不死、活不活的样子,良心上实在过不去。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护士,叫她如果老饶伤势有什幺变化,一定要通知他。

    从这以后,侯龙涛经常来探视邹康年,但他从来也没有醒过来。虽然肇事人被捕了,但他也只管出钱,从来也没来看过老人。侯龙涛的几个女人都跟他来过,更觉的自己的爱人有人情味、责任心,也更坚定了自己对他的爱,就连如云也在考虑是不是要给他多一点时间达到自己的要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