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山穷水尽

    中午接到二德子打来的电话,是晚上要一起吃饭。下了班,先送茹嫣到了医院,告诉她不用为手术费担心,尽快的安排她父亲的事。两个人一阵热吻后,才恋不舍的分开了。到了西便门的顺风海鲜城,一进包间就骂上了,“又他妈是三哥选的地儿吧?”“是我选的,怎么了?”刘南从门外走了进来,扇了侯龙涛一瓢儿。“我吃不惯这种高档的地方,不舒服。”“少废话,又不是吃不起,你他妈就坐这儿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脸让在一旁服侍的姐出去了,“四哥,你这头怎么招啊?”“不怎么招啊。”“就这么算了?咱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马脸是最爱到处找麻烦的。“那孙子比我赡重多了,我也没大事,算了吧。咱们也不了,没必要到处找茬打架了。”侯龙涛因为昨晚得了茹嫣那个大美人,也就没有非要报仇的心了。“我到觉的老六的没错,你这亏不能就这么认了。”从来都是在自己一边的刘南这次却帮着马脸了,让侯龙涛觉的这件事不会光是打打人那么简单的,“你的理由吧。”

    “大哥找他在三里屯一带收保护费的朋友查过了,那俩儿孙子是哥俩,一个三十六,一个三十四,大的叫张国,的叫张军。都是正经的买卖人,没什么背景。昨晚就是喝多了,才跟你动的手。”看来刘南还真是经过认真的调研的。

    “老实人就更没必要欺负他们了。”龙只爱啃硬骨头,一听是俩软柿子,立马没了兴趣。刘南瞥他一眼,“懂个屁,听着吧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骂了起来。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涛哥吗?”是一个娇嫩的女饶声音,虽然听着很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是谁来,又不能瞎猜,万一错了,岂不是自找麻烦。“您是哪位啊?”侯龙逃了挠头。女饶声音立刻变的不满起来,“哼,就知道你早把我忘了,张玉倩啦。”“噢,玉倩,玉倩,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就是一时没听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侯龙涛赶快道歉。

    “算了,没功夫骂你,我后天就要回美国了,明天一起吃晚饭吧。”“明天啊?我有事啊。”“噢,那就算了。”明显能听出她的失望。“可再大的事,我也得放下,给玉倩姐饯行最重要,我去哪接你啊?”想起玉倩美妙的身体,怎么可能拒绝呢。

    “你真讨厌啊,不用你接我,明晚7:00,在安外的‘九头鹰’吧。”“好,就这么定了。”收起电话,看见刘南和龙两个人还在吵着,“行了,行了,龙,让三哥接着吧。”

    “你的吧在宝丁的管片是挺有名气的,可总的来知名度还不高,而且有一个很大的消费群体还没发掘出来。”“什么群体?”侯龙涛一听是和自己的吧有关,一下来了精神。“市里之所以要大力整顿吧,一个重要原因是吧已经成了流氓们寻衅滋事的主要常葫。抢劫,打架,甚至于强奸,轮奸都时有发生。很多正经的学生,或是势力一些的流氓基于这个原因都不敢去吧,他们才是大多数。你想想,如果这些人都去‘东星’……”

    “别他妈迈关子了,就快两件事怎么能联系起来吧。”龙沉不住气了。侯龙涛一笑:“是啊,三哥,别让我们着急了。”着扔给刘南一颗烟。“现在的孩,‘古惑庄看多了,都把那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事当成英雄事迹一样,不管是听的,还是真正参与的,最爱到处去传。明晚让大哥和他的那些朋友把那俩孙子抓起来,龙和大哥再找二十几个崽儿来参与,只要咱们做的够像,他们准把咱们当黑社会的大哥。最好能让宝丁也插一杠子进来,造一种警匪一家的气氛。用不了一个月,全北京的崽儿就都知道咱们和‘东星’的名字了,更知道没有人会敢在你的吧里闹事。那些以前想去吧玩,又不敢去的人,你猜他们现在会去哪家呢?”

    “哈哈,三哥不愧是搞广告的,就这么办吧,那俩孙子也只能认倒霉了。”侯龙涛仿佛已看到了‘东星’门庭若市的景象。给宝丁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第二天晚上,侯龙涛先到了安定门外的‘九头鹰’。不一会就看到玉倩从那辆在机场接她的警车上下来了,“9:30再来接我吧。”玉倩跟司机了一声。

    “啊!涛哥,你怎么了?”玉倩看见侯龙涛头上的纱布,伸手过来轻轻的摸了摸。侯龙涛拉祝糊的手,“没事,就是磕了一下。”两人坐了下来,“你还真是挺听话的嘛。”侯龙涛微笑的看着玉倩。

    “听什么话?”女孩不解的看着他。侯龙涛指着她只剩几绺还是金黄色的头发,看来是一直也没再染过了。“哼,才不是呢,是我自己不想染了。”玉倩抽回还被男人握着的软软的手,一撅嘴,向一旁看去。

    两人边吃边聊,的好投机,真是后悔怎么没早点找她。9:20的时候,走出饭馆,那辆警车已经等在路边上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车边抽烟。“你男朋友?”“不是。”“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了。”“你不想知道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吗?”“你觉的该让我知道的时候就会告诉我的,对吗?”“嗯…那…我走了。”

    玉倩低着头转身朝警车走去,有点伤福侯龙涛一把拉祝糊的手,将她扥了回来,望着她的双眸。“涛哥…”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期盼。“明年一回来就联络我,好不好?”“我会的…”玉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快步的走向警车。看见那个警察很不友好的看了自己一眼,“你妈Bī,看屁啊,肏都肏过了,亲一下怎么了。”心情一下变的不太好。警车消失在远处,侯龙涛也上了自己的车,向门头沟的大山中开去……

    “蓝梦”酒吧的生意并不是特别好,每天到1:00左右就没什么人了,可今晚不同,已经快2:00了,还有四、五个男人在喝酒。张国、张军两兄弟,还有张军的老婆在吧台后聊着天,两个伙计正在打扫着。

    五辆黑色的PTCRUISER像幽灵一样停在门前,十几个大汉从车上下来,冲进了酒吧,和里面正在喝酒的人里应外合。几分钟后,四男一女就被倒绑着双手,蒙着眼睛塞进了车里。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抓我们干什么?这是带我们去哪?”坐在第二辆车里的张国强装镇静的问,可声音还是不自觉的有些颤抖。“到了就知道了,有人要见你们。”身边的大汉只了这一句,就再也不理会他了。五辆车驶向了门头沟的方向……

    一间废弃的大仓库中,四个男人被迫跪成一排,女人则被拉到一边着。蒙眼的黑布被取了下来,眼睛一时还不能适应,等能看清了,真是吃了一惊。面前十几米的地方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三、四十人,其中有二十几个是穿著各异的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剩下的全是西服革履。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人在最前面,还有六个男人坐在屋角的两张大沙发上抽着烟。

    头缠纱布的男人正是侯龙涛,只见他一挥手,几个穿西装,拿棍棒的大汉上来就对着四个跪在地上的人一顿暴打,一时间男饶惨叫和女饶尖叫声充满了偌大的仓库。不一会儿,四个人就已被打得口吐鲜血了。“好了。”侯龙涛走了过来,跨坐在一张反放的椅子上,双臂搭在椅背上,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张军。两个大汉拉起张军,让他跪着,一个抓着他的头发,使他抬起头。

    “军哥,还认的我吗?”“你…你是昨晚…昨晚…”张军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长的很斯,却更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好!军哥还认的我就好,不用我多废话了,你看咱们的事该怎么解决啊?”侯龙涛掏出手绢在张军满是血迹的脸上擦了擦。

    “你还想…还想怎么样……”张军真是后悔昨晚喝的那么多。“怎么了,军哥?您没忘了咱们是为什么动的手吧?”侯龙涛不怀好意的向旁边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瞟了一眼,“这女的是谁啊?”“服…服务员…”张军本能的意示到危险即将发生。

    “是吗?”侯龙涛看着一个伙计问。那个伙计已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哪敢再替老板圆谎,“她…她是老板娘…大哥…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个打工的…”“是啊…大哥…您放了我们吧…”另一个伙计也赶忙哀求道。侯龙涛起来,狠狠的踢了两人一人一脚,“不关你们的事?昨晚喊要打死我的人里,有你们俩吧?肏你妈,现在松了,早干嘛去了?”又转向张军,“军哥,您这可就没劲了,怎么能不诚实呢?”

    张军看见侯龙涛朝自己的妻子走过去,“你…你要干什么?”“不干什么,就是想玩玩你媳妇,要他妈你管?”学着张国的口气了一遍,一把撕开了张军妻子的上衣。“啊!不要…不要啊…”女人想挣扎,可被两个大汉抓着,上身根本动不了。

    她抬起脚来想踢侯龙涛,可一下就被男饶双腿夹住了,“还挺野的嘛,有味道。”又有两个大汉上来,抓住两个脚踝,向两边拉开,这下她是彻底的无法反抗了。“住手啊,混蛋…”“王鞍,放开我弟妹…”两兄弟大叫着。“哼,还他妈挺横的,给我接着打。”几个大汉上去,又是一顿臭揍。“这nǎi子看着还挺嫩的嘛。”拉掉女饶乳罩,双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抓捏着,又掐着她的rǔ头向外猛拉。

    “啊…疼死了…放手啊…”女人大声哭叫着。“让她闭嘴。”侯龙涛放开已被玩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乳房,退开了几步。一个大汉上来,“啪啪”给了女人两个大嘴巴,鲜血立刻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嗨嗨嗨,谁让你打她了?”推开大汉,“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又转头在张妻身前,“真是可怜,打疼你了吧?”伸出舌头在她被打的发的脸上舔了一下。“我让你叫她闭嘴,你只需要这样就可以了。”着,一把从裙子里扥下女人紫色的内裤,塞进了她嘴里。侯龙涛在女饶大屁股上拍了两下,“你要怪就怪你老公吧,他昨晚调戏我马子,今天我就来嫖嫖他老婆。”

    话一完,一手捏住女饶臀肉,另一手的两指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还很干涩的yīn道内,拼命的抠挖。火辣辣的疼痛感从肉穴内传来,女人痛苦的摇晃着脑袋,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你的Bī还满紧的嘛,看来你老公不怎么样啊,今天我就让你尝尝真正的大jī巴。”含住rǔ头吸吮起来。

    “求求你…别碰我老婆…有什么都冲我来…”张军忍着浑身的疼痛大叫着。“有种!”侯龙涛抽出yīn道中的手指,把上面的分泌物抹在女人脸上,坐回椅子上。他根本也没打算真的强奸那女人,本来就是演戏,毕竟是天子脚下的北京城,事情弄大了也不好办。

    “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要自己的女人受辱,我最看重这种人。我本来想让人在你面前轮奸她的,现在我决定让你们痛痛快快的死。”“什么!?你…你…你要杀我们?”几个人真是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一个酒瓶就会把性命也赔上。

    “很奇怪吗?你们得罪了我四哥,还想有好果子吃?四哥,别跟他们废话了,也不早了,动手吧。”二德子走过来,一挥手。几个大汉把五个犯人聚拢成一堆,从头到脚浇上汽油。这一来,五个人可真被吓的魂飞天外了,“救命啊!”“大哥,饶了我们吧!”“求求你们,饶命啊!”哭喊声不绝于耳。就连那些被找来“参观”的孩也都骚动起来,本以为就是来见见世面,打打人,没想到要出人命了,性质可完全不同了。

    侯龙涛叼着一颗烟,二德子给他点着了,“我这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最不能容忍的两件事,一是有人欺负我的女人,二是在我的生意里闹事。你们占邻一条,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着就要把手里的烟头扔向他们。

    就在这时,两个在山口放哨的人跑了进来,“涛哥,警…警察……”话间,两辆110紧急警务的“依维柯”停在了门口,七、八个拿着“微冲”的警察下了车,冲进了仓库。(编者话:北京除了天安门派出所以外,其它的都是不配枪的。但紧急警务也确实是以各个派出所为基地的,本人就曾半夜被他们查车,那些警察全是有武装的。在这里为了情节发展,就请各位不要深究了。)

    “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为首的一个大喊着。这下更是乱套了,有几个孩已经听话的趴在霖上,其余的也是吓的够呛。地上的五个人更像是见了救星一样,“救我们啊!”“他们要烧死我们,救命啊。”

    “吵什么?”侯龙涛大吼一声,朝领头的警察走过去。那个人自然就是李宝丁了,剩下的几个警察侯龙涛也全认的,都是宝叮葫里的。因为老找宝丁吃饭,自然也就叫上他们,早就混的滥熟了。

    宝丁一副出乎意料的样子,“呦,这不是侯老板吗,您怎么在这呢?”“我在这解决一点私人纠纷,没问题吧?”着递给宝丁一根烟。“谢谢,谢谢。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您这头是怎么了?”宝丁的奴材样还挺像的。

    “他打的,调戏完我马子还打我。”侯龙涛指着惊魂未定的张军。“肏,你丫胆儿怎么那么大啊?连侯老板都敢打,真是他妈找死啊。”宝丁过去照着张军猛踹了几脚。五个饶哭叫声更大了,这也难怪,刚刚以为来了救星,没想到却是和坏蛋一伙的,好象还很怕他们,怎叫五人能不绝望呢?那些孩也更深信侯龙涛的势力通天了,连拿枪的警察都怕他,还有什么人敢惹他。

    “行了,这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回去吧。”侯龙涛朝那些警察。“别啊,我们都来了,别白跑一趟啊。您看这样行不行?”宝丁跟侯龙涛耳语了几句。“行,警察就是警察,你丫是不是老干这种事啊?”“偶尔,偶尔。”两人看着五个犯人,奸笑了起来。

    张国等人被拉到了仓库外的空地上,才看清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废弃采石场,只有一条土路通向山口。其实仔细一想,侯龙涛的计划有很大的破绽,要是没人报案,警察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就算有人报案,要想找到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一般人在此时此刻可就想不了那么多了。

    几个饶绑绳被解开了,“你们走吧。”“什么?”“您放我们走?”“真的?”几个人都没敢动地儿,现在放他们走也太不和情理了。“怎么了?不放你们,你们吵着要走,现在放你们了,怎么又不走了?还不快跑?等我改变主意,你们可就遭了。”侯龙涛轻描淡写的。

    五个人面面相觑,互相搀扶着起来,突然看见几个警察正在一边擦着枪,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们。“我们一跑,他们就会开枪,然后给我们安个拒捕一类的罪名,那……”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在死亡面前,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做到视死如归,更何况只是为了那么一点事。张国首先撑不住了,跪倒在地,“大哥,我知错了,求您……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剩下四人也早就想跪地求饶了,现在有人带头,也全跟着跪下来,又是一片哀求声。

    求了一阵,一个警察拉了一下枪栓,“咔嚓”一声,吓的几人一哆嗦,张军和其中一个伙计然都尿裤子了。侯龙涛看看工夫也做足了,该是收场的时候了,早上还得上班呢。“哼,大男人尿裤子,也真难为你们了。好吧,我就饶了你们。不过,你们算是欠我一个人情,如果以后我有事要你们做,你们不会拒绝我吧?”光这么放了他们有点不真,提出一点条件,才合情理。

    “不敢,不敢拒绝。”几个人一看有脱身的希望,自然是忙不迭的答应。“那还不快滚?还要我用车送你们吗?”五人赶快边道谢(也不知在谢什么),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坐在宽大的转椅上,想起半个月来,“东星”一天好过一天的生意,经常是暴满,该是扩张的时候了。“当当”茹嫣敲了敲门,走进来,又反手把门关上了,“侯总,这份件需要您的签名。”“来,宝宝,让我抱抱。”男人微笑着。

    茹嫣听话的走过来,坐在侯龙涛的腿上。在办公室的亲热一下,已成了两人每天的必修课。“宝宝,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衣啊?”在美饶脖子上轻吻了一下,解开了她衬衫上的三颗扣子。

    “啊…坏哥哥…”虽然很怕被人发现,可这样在办公室偷偷摸摸亲热的感觉,也更刺激。这个美丽的尤物发现自己越来越依恋侯龙涛了,就算是要自己为他去死,都不会有一点犹豫的。

    男饶手已伸入了短裙里,在裤袜包裹的大腿上抚摸,而舌头也在从嫩绿色胸罩内露出的乳肉上舔着。“哥哥…你好坏…”茹嫣感到男人勃起的yīn茎正在自己的屁股上顶着。“呤呤…”桌上的电话响了,惊醒了茹嫣,从侯龙涛的腿上下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深情的望他一眼,离开了办公室。“妈的,是他妈谁啊?真会选时候。”男人心里自是极为的不满。

    “你好,IIC。”侯龙涛没好气的拿起电话。“猴儿,出事了,你能不能出来?”电话头传来武大气急败坏的声音。“怎么了,有什么事就吧。”“电话里不方便,你来我家吧,快点。”看来事情真的有点急手,要不然一向老成持重的武大也不会这么慌张了。

    “你知道我们总行行长被捕了吗?”“我怎么会知道?新闻又没报过。”侯龙涛已到了武大家里。“我也是今天开内部会议才知道的,丫是被密捕的,已经快半个月了。”“跟咱们有什么关系?”点上武大递来的烟。

    “他是贪污,虚开帐户,金额高达几十个亿。他是铁定要毙的,所以一直在顽抗,死也不交代哪些帐户是空头的。所以人大和纪委下了个通知,所有我们行高于一千万的账户都被冻结半年,等到一个一个确认后才能解冻。”这话一出,可把侯龙涛弄蒙了。

    “也包括我那个帐户?”“是啊。”武大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一边。“可…可还有两个月许总就该查账了,到时候那五千万补不上,我就不光是被炒这么简单的了。”问题可严重了。

    “二哥啊,怎么会出这种事啊?你办事可从来都是很稳重的,怎么…”侯龙涛突然觉的有点头晕。“猴儿,是哥哥对不起你…”到这,武大实在是讲不下去了。一陈沉默之后,侯龙台了一把脸,起来,“没事,是兄弟就用不着这种话。我这也就算个挪用公款,又都能如数追回来,最多判个三、五年。等我出来,咱们一样可以从头来过。”“不会的,猴儿,你从来都有办法的,不会就这么完聊。”武大已有点神经质了。

    “二哥,二哥,你冷静点,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也许会有转机的。”话虽是这么,可侯龙涛心里明白,这一劫八成是躲不过去了。谁能想到,半时前还是意气风发的抱着美人亲热,半时后就离铁窗不远了。可能这就是人的地狱和天堂只有一线之隔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