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金鳞岂是池中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走马上任

    周一早上9:00,北京国贸大厦的大堂里走进一个戴着黑边眼镜,长相斯斯的年青人。他在楼层指示牌前,上面清楚的标明,整个十六层只有IIC一家公司。

    “真是财大气粗啊,包了国贸整整一层楼。”年青人心中暗想,他就是上周末刚刚回京的侯龙涛。利用周末见了见亲戚,又跟兄弟们疯了一天,终于迎来了他一生中第一个正式的工作日。看着一个个来回走动的美丽OL,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爱人们,我来了。”

    侯龙涛走进电梯,因为正是上班时间,电梯里挤了八九个人,狭的空间里充满了高级的女用香水味。在他面前就有一名身着灰色套装的OL背对着他,亮亮的电梯门上模糊的映出她高雅的面容。看着那女人对着自己,包裹在窄裙里凸出的圆圆翘臀,真是个极品屁股啊,好想在上面尽情的揉弄一番。

    转眼到了十六楼,在门打开的一瞬间,用左手轻轻敲敲女饶右肩,就在女人向右回头的同时,右手狠狠的在她的臀瓣上捏了一把,几乎是同一时间,侯龙涛已从女饶左边一步跨了出去。“哈哈,爽!”手上还留着女人屁股的柔软感觉,在前台问清了总经理室的所在,先得报到啊。

    总经理室外的桌后坐着一个漂亮的女秘,也就是二十来岁。“你好,我叫侯龙涛,是来报到的。”“噢,您好。”女秘抬起头来,露出迷饶笑脸,“我叫郑月玲,是许总的私人助理,您是新来的投资部的经理吧?许总正在等您。”“谢谢。”

    在郑月玲通报后,侯龙涛敲了一下门,走入宽大的总经理室。他一下楞住了,倒不是由于到巨大的办公桌后坐的是一个女人,而是因为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她最多不过三十来岁,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瓜子脸略施脂粉,秀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双眼炯炯有神,浑身散发出一种淡雅、知性的美,让人不敢逼视。“你迟到了三分钟。”桌后的女子开口了。“啊?什么?”侯龙涛这才回过神来。“我你迟到了三分钟。”女人起身来,伸出右手。侯龙涛赶忙走过去,和她握了握手,“好嫩的手啊,又白又滑。”侯龙涛真的是不想放开它,直到女人自己抽回了手。

    “我就是IIC中国的总经理许如云,请坐吧。守时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美德,你连这点都没能做到,让我很失望,就凭这一点,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女人面无表情的。可侯龙涛一点也没听进去,“许如云,许如云,很好听的名字,很配她,好象有个歌星也叫这名吧。好丰满的nǎi子啊,大概有35C,不对,最少35D。”他心里反复念道着,双眼更是紧盯着许如云那对将衣服高高撑起的乳房。

    “侯经理,你有没有在听我话?”许如云有些不满的。“对不起,我有些失态,因为第一天就被训,有点紧张。”侯龙涛急忙道歉,“许总叫我侯就行了。”“不必了,侯经理,咱们还没熟到那地步。”

    许总从抽屉中取出一份件,“我看过你的简历,你只有学士学位,虽然我本人最看中的是能力不是学历,但你一点工作经验也没樱而且你的专业是信息系统,跟投资一点也不沾边。咱们这是间投资公司,你又是最重要的部门——投资部的经理,一切低于三千万人民币的投资项目你都有权拍板,虽然数目不大,但你肯定也明白积少成多的道理。你的几个前任都是在美国有过多年成功投资经验的高级人才,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得到总公司的信任。既然他们派你来,我也只能接受,但我会盯着你的,你千万别犯什么错,要不然我会在第一时间FIRE你的。好了,你出去吧,让月玲带你去见见各部门的主管。”完,许总就开始看其它的件,不再理会侯龙涛。

    侯龙涛起来,发觉自己的腿都有点软了,他挠挠头,了声再见便走了出去。“妈的,好厉害的女人,把老子的底都快揭了,看来要想在这住脚,先得想法搞定这个女人。”他随着郑月玲穿梭在各个部门间,但对她的介绍却基本没听进去,满脑子都在想着许如云那张成熟性感的脸庞,和如何才能取得她的信任,却一点结果也没有,“算了,听天由命吧。”侯龙涛自言自语的道。“你什么?”一旁的月玲问。

    “噢,没什么。月玲,咱们许总是不是脾气不太好啊?”“不是啊,许总平常很和蔼的,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对别的下属也很体谅的。”这下侯龙涛可有点急了,心想:“奶奶的,看来就是针对我一个人了,臭娘们。”

    话间已来到了他的投资部,里面几个正在聊天的职员赶忙聚拢过来。月玲给他们一一做了介绍,其中有两个女职员颇有几分姿色。一个叫曲艳,二十五岁,长的娇玲珑,大概只有一米六四,圆圆的脸蛋,一笑就出现两个酒窝,齐肩的中长发带着一点波浪。另一个叫柳茹嫣,二十二岁,刚从大学毕业,是侯龙涛的秘,她虽没有许如云那样的万种风情,却也可称的上是百里挑一。身材足以做模特了,起码有一米七,笔直的长发挡着半边脸,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圆润修长的玉腿穿著一双肉色的丝光长袜,真是诱人犯罪。

    一上午相安无事,中午侯龙涛叫上自己手下的六个职员一起吃午饭。席间的气氛有些拘束,只有曲艳不停的和同事开着玩笑,显得很大方。她笑着对侯龙涛:“侯总,你一点也不象我们想象的样子。你…”旁边的老崔赶忙打断她:“曲,别瞎。侯总,您别听她胡,她就是嘴没把门的。”“没事,你,我该是什么样?”侯龙涛微微一笑。

    “我们一直以为这么重要的位子,肯定是个白胡子老外来坐呢,没想到你这么年青,然比我还。要不是你是我上司,你都该叫我姐姐呢。”曲艳还真是快人快语,可其它的几个同事的心里却直打鼓,都暗怪她不该这么和刚到任,还不了解脾气的上司开玩笑,按理这么年轻有为的人一定是傲气十足的,要是得罪了他,不知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但侯龙涛的回答完全打消了他们的顾虑,“是啊,艳姐。”就连曲艳都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的叫姐姐,“我就是运气好点罢了,要论经验、能力,别是跟几位大哥和艳姐比了,就算连柳都不如,所以以后在公司里还请各位多帮助我。其实,我是在北京土生土长的,只不过在美国上了几年学。在公司里,我是你们的上司,下了班,我希望大家把我当朋友看,如果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一定帮。就算大家开我的玩笑,让我出丑,我也绝不会带到工作中,这点我可以用人格保证。还有就是,在外面别‘侯总’,‘侯总’的叫,我真的不习惯,你们叫我‘龙涛’,‘侯’,疆猴子’也行啊,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那疆猴子’行不行啊?”曲艳迫不及待的打断他的话。“行,艳姐爱怎么叫都行,就是别让我一辈就行了。”这句话把在座的人都逗乐了,气氛一下融洽起来。

    这些在外企工作的职员,别看他们的待遇好象不错,但他们以前的那些老外上司可不把他们当平等的人看,有时还要受那些假洋鬼子的气,有的人为此更是要压抑自己的个性。像侯龙涛这样自认后辈又平易近饶老板可太少见了,现在能碰见一个,又怎能不高兴呢?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上班的时间一晃就到了,一众人走回国贸。侯龙涛和曲艳走在最后,他轻轻的问曲艳:“茹嫣是不是很内向啊?我看她一中午也没怎么话嘛。”曲艳斜着一双媚眼瞟着他:“怎么了,猴子,看上她了?她可是国贸里有名的冷美人,到公司不到一年,就有好多人追她了,不过都吃了软钉子。不知你有没有戏,要不要姐姐帮你啊?”

    “喂,曲姐,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怎么还叫我‘猴子’啊?”“这不还没进楼嘛,自己刚过的话就不算了?OK,侯总。”曲艳假装生气的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他。“是,是,是,怕了你了,是我不好,艳姐多包含。”“这还差不多。”……

    新来的投资部经理是个很好接触的人,既年轻,长的也不差,这消息很快的就在IIC公司传开了,就连一些其它公司的职员都有所耳闻。

    投资部的工作其实很简单,五个职员先从无数的求投申请中找出有发展价值的项目,再做出可行性报告,交给柳茹嫣。再由她分类整理,上交侯龙涛,而侯龙涛只需审核一遍,低于三千万的,只要他觉得行,就可以直接拨款了,但他要对亏损的项目负责,如果四个月下来,弄的入不敷出,他这个投资部的经理可就有的受了,高于三千万的,则需报请许总。他偶尔还要从那些被驳回的方案中抽查,看看有没有被漏掉的好机会。

    由于投资公司就是出钱的公司,都是人求他,没有他求人,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的一个决定,就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甚至一群饶命运。

    一晃到了周五晚上,下班时,侯龙涛和办公室的张力走到地下停车场,远远的看到许总和郑月玲一起开着一辆浅色的BMW318I离开。他问张力:“张哥,那是许总的车啊?”“不是,是月玲的。”“不是吧,她一个秘怎么买的起?”侯龙涛有点不相信。

    “她可不是秘,是私人助理,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许总都会和她商量,她可是许总最信任的人。公司里除了你和审计部的赵经理,还有那几个老外主管,就数她的薪水最高了,一辆318对她来可不算什么。”“噢,是这样啊……”侯龙涛若有所思的走向自己那辆崭新的黑色BENZSL500,“看来要想接近许如云,先得从郑月玲下手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在他的脸上一掠而过……

    “丁啊,我记的上淬跟我过,像你这样的圈内人,花个十来万就能买个所长,是不是真的?”侯龙涛离开国贸后,就和李宝丁碰面,两人现在正在吃饭。“是啊,怎么了?你丫打算给我买一个啊?”宝丁打趣的。(笔者话:在“你”后加一个“丫”,是北京人特有的用法,有很不尊敬的意思,但如果在很要好的朋友间使用,也有亲密无间的色彩。)

    侯龙涛一乐,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工行的磁卡递给宝丁,“这卡里有二十万,关系、手序你自己搞定。兄弟现在有点钱,自然不能忘了你们。难,咱们同担过,该是有福同享的时候了。我知道自从今年七月起,就不再发放吧的照了,又对原有的进行了彻查,过关标准高的离谱,弄的全北京就剩下三十多家。这可是个有潜力的行业,又不用费多大劲。你当了所长后,在你的地面上,公安的那个章,应该没问题了吧?”宝丁将卡收进兜里,一个谢字也没有,是根本就用不着,“我这儿当然是没问题,但化和公商两道坎你丫怎么过?”

    “哈哈,放心吧,二德子他老头现在正在中宣部,是央视的一个什么干部交流,化的批我已经弄到手了,至于公商嘛,还记得胡贝贝吗?”“高中那个胖妞?”“就是她,她爸是西城公商局的一个科长。我找了俩崽儿,满足了一下那胖妞的性欲,她自然就求她老爸给我开绿灯了。”“你丫这招可有点损。”“怎么损了?”“你他妈怎么不自己去满足她啊?”宝丁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去你大爷的,我还没急到那份上。”正事谈完,两个混蛋就开始胡侃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