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念念不忘,景少的爱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V章 004 所以,是要留给无耻的人用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顾念几乎是狼狈逃开,用了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离开,坐进计程车里时脸颊还烫得吓人,手一碰,被那灼热的温度刺激得浑身一个激灵。

    天,她刚才,她刚才一不小心,吻了萧景琛!

    她给他扣衣扣,因为有些着急时间,动作也显得过于毛躁,抬头时,却不料他正低头,两人唇瓣意外一擦,虽是那么一瞬间,但这触电般的触碰把她惊得魂飞魄散,她连还剩下的两颗钮扣都没扣好转身就跑了!

    这是意外,意外!

    顾念闭着眼睛,手捏着拳头放在唇边一阵轻咬。

    她有个不好的习惯,一紧张一乱了方寸或是冷静思考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地咬自己的大拇指手指甲,这也是她的其他手指甲都能留长唯独右手大拇指的指甲很短的原因。

    牙齿磨着端指甲,顾念撑大着眼睛,脑子里一阵乱糟糟的。

    尤其清晰地记得萧景琛那双垂下来时看她的眼睛,星芒般地闪亮瞬间坠进银河时的耀眼,那般浩瀚的深邃怔得她脑子里瞬间空白一片。

    那一刻她从来没有像那般,为他的那双眼眸而着迷!

    是的,是着迷!

    顾念啃指甲的力道越发凶/猛,一咬下去,咬到了指尖上,指尖的疼痛感促使她惊醒过来,还没有收拾好自己的异常情绪就被耳边一阵声音给惊了一下。

    “小姐,你到底是去哪儿啊?你倒是回个话啊,难不成我要带着你在这北城里兜圈子?这个时间堵啊,一不小心就堵死了!”

    啊--

    顾念猛的抬脸,松开了右手,恍然才惊醒自己是要急着赶着去机场的,急忙大声说道,“师傅,我去机场!我九点半的飞机,拜托你师傅开快一些!我赶时间!”

    计程车司机露出一个僵硬的夸张表情,小姐,我对着脸红的发呆的你说了足足不下五分钟的话了!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

    **********

    北往咖啡店的第二层雅间,从二楼的玻璃窗可以见到一楼门口的情况,这个雅间的视线最好,能将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的圆形小沙发上,戴着墨镜围着大围巾的女子一把伸手将头上戴着的帽子取下来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扔,力道之大差点把面前的那杯奶茶给撞翻倒地,被一只手伸过来一扶,那只杯子才幸免于难。

    “好一对歼/夫淫/妇!”摘下墨镜的陆漪菲咬牙切齿地捏紧了拳头,他们两个果然是有歼/情!

    江凌薇朝楼下看了一眼,见到萧景琛已经离开了,才收回了目光,一脸低沉地出声,“看来他们很早就认识了,可是漪菲,萧景琛才回国两个月,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她对顾念的了解,这两个月绿能鑫源有两期的设计图稿要交稿,顾念那个女人事业心不小,为了拿下两期的设计主导权,她带着她的团队奔赴在两个楼盘之间,加班熬夜更是家常便饭,她没有机会去结识萧景琛!

    而那次谢家家宴上,两人坐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止表现,只不过顾念离开不到一刻钟萧景琛也离开了。

    一前一后!

    至于游轮上的慈善晚宴,江凌薇记得,那晚上萧景琛并没有出席,而直升机前拍下的那张照片,现在倒是可以确认了,那个一手拉着顾念的手却只留下一个侧影的男人就是萧景琛!

    所有的事情连在一起就变得了然了。

    顾念居然在勾/搭上唐易恒的同时还跟萧景琛有染!

    “我怎么知道?这个贱/人!”陆漪菲磨着牙,一脸愤然,“我回来不到一个月!”

    刚才咖啡店前的一幕被她清楚地看在眼里,那个女人一脸急色地匆忙而来,就为了给衣着单薄的萧景琛披一件外衣,而那件外衣不就是那天晚上她从安泊表哥车里发现的那一件?

    若不是江凌薇今天一大早拉她来了这个地方,她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顾念跟萧景琛私下里是有这种关系的。

    原来两人早就暗度陈仓,难怪她要主动跟安泊表哥提出离婚了,死赖了两年不愿意离婚,终于攀上高枝了有了退路就爽快地要离婚了。

    陆漪菲一把拿起自己的手机要拨电话,被江凌薇一把拦下,“你要做什么?”

    陆漪菲眉头一皱,“我要告诉安泊哥哥,这个女人其心可诛!”

    江凌薇挡住她的手,一手将她的手机从手里取了出来,“你冷静一些,你急什么?难道你心里还在乎着萧景琛?”

    江凌薇说着,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了深沉的算计,若不是查到最近萧景琛时常会出现在这个咖啡店,她们也不会早早地在这里守株待兔,本来今天是不抱有希望的,却不想还真的让她们碰上了。

    杜晓晨给她说顾念今天没去绿能集团,呵,难怪昨天那么有底气地拿出了离婚协议和辞职书,傍上了萧家的这棵大树,还愁没有靠山?

    “我--”陆漪菲脸色一垮,恐怕所有女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态吧,自己不要的东西也容不得别人来染/指,更何况还是一个她厌恶到了极点的狐狸精!

    江凌薇安抚下陆漪菲的激动情绪,目光朝窗外看了一眼,视线正落在靠那只金毛犬引路缓步走远的男人身影,眼睛一眯,眼底泛起浓浓的怨毒,“漪菲,他们两个,一个践人,一个废人,你不觉得他们很般配么?”

    陆漪菲脸色一怔,“你是说--”

    “我看顾念那个践人应该还不知道萧景琛那方面不行吧,而且漪菲,我该恭喜你,你想甩开萧景琛的机会来了!”

    ***********

    “她回c市了,九点半的飞机!”

    “。。。。。。”

    “舅舅--”

    “唔--”

    “你是不是想去c市看看雪景?听说舒华烨说那边的雪景不错,雾凇很有名!”

    “。。。。。。”

    “不去?那可惜了一张机票!又要浪费掉了!”车里传来了唐易恒一声叹息。

    “唐易恒!”后排响起了清澈的回应声。

    “唔,舅舅!”唐易恒转脸,眼睛米米。

    “浪费是可耻的!”

    唐家大少嘴角一歪。

    所以,是要留给无耻的人用的!

    *******

    “啊切--”

    顾念一个喷嚏忍不住地打了出来,她急忙扯了一张纸巾捂了一下,手里还捏着一把水果刀,侧脸小心翼翼地朝g头看了一眼,发现g上的人还在安睡,便低低吁出了一口气来。

    单人间的病房整洁干净,光线颇好,c市昨晚上下了一场雪,好在今天阳光明媚,只不过化雪期间,更冷了。

    顾念来病房也有大半个小时了,病房里安静一片,除了有医疗器械的滴答滴答声,她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两个半小时的飞机,她从北城赶回了c市,一刻都没有休息直接拖着行李箱就来了医院,在见到了病房里安然沉睡的姑姑之后,她才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坐在g头的椅子上一坐就是大半个小时。

    “小念,快来!快过来!”姑父站在病房外,朝顾念挥了挥手,顾念放下了水果刀,把削了一半的苹果搁下,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病房。

    “姑父!”

    姑父陆彦鸿看着顾念,低声说着,“小念,你才刚下飞机,都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一下就赶过来了,你这样身体怎么受得了?你姑姑要是醒过来知道了又要生气了,为了避免她动气,你最好乖乖回去睡一觉再来!”

    “姑父,我没事,我--”顾念打起了精神,想要解释,却忍不住地低低咳嗽了一声,她本来就感冒了,是强撑身体着赶了回来,一路上因为担心姑姑的病情坚持着,倒是一到医院人的神经一松懈,整个人都觉得疲惫不堪了。

    陆彦鸿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要真想让你姑姑安心,就听话!”

    这孩子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脸色苍白,身体比上一次回来看着又瘦了一圈,见到她的那一刻,陆彦鸿就心里懊恼着,小念平日里那么忙,真不该让顾依给她打那个电话啊,让她这么担心。

    顾念不好反驳,只好点头答应,折回病房去取行李箱,压抑在心口那一份沉甸甸的重量使得她的步伐沉重了一些,主治医生的话在耳边犹自回响着。

    “病人乳腺癌血行转移,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肺部和肝部,我们虽进行了两次化疗,但现在情况看,她的身体,不容乐观!”

    癌症晚期,即便是切除了肿瘤,但是癌细胞的转移还是让姑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顾念走到g边,看着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脸色苍白瘦骨嶙峋的至亲,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自己此时的悲戚情绪,她从g下取了行李箱,听见一声低低的呻/吟传出来,她捏紧了箱子拉杆站定,目光紧紧地看向了g上的姑姑。

    终于见到那双缓缓睁开的眼睛,熟悉的目光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笑意,苍白的脸庞浮起了一抹暖暖的笑容来,“念念,是你回来了吗?”

    ***********

    绿能集团,设计部a组办公室内今天一天都是死寂一片,偶尔冒出来一声叹息声,有人从堆积如山的办公桌上抬起脸来朝里面的那间办公室看上一眼,百叶窗大开着,但里面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顾念真的不来了吗?”有人张口第n次自言自语地喃喃出声,“是不是我们组也要解散了?”

    昨天办公室里发生过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地,亲眼目睹了那一幕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怕被上司清算,早上来的人有几个垂头丧气,发现顾念没来,神情更加颓废了,有人都表示过了,顾念走他们也走,这里留不得了。

    绿能的设计部门就两个小组,a组的顾念,b组的慕容筠,慕容筠是什么人物?公司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就那两个被挖过去的组员私下里都在懊悔着不该离开顾念。

    要说真正能学到东西凭真本事立足的只有在a组,而在b组里逢迎拍马世故圆滑的人大有人在,工作氛围的影响,想学真本事的很难立足。

    这也是为什么a组的设计成果每次都能胜过b组,他们靠的是实力,靠的是真本事!

    “顾念的手机关机了,打不通!”杜晓晨挂上了电话,闷闷得说了一句,看着有人正用异样的目光紧盯着她,她站起来脸色变了变,“你们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

    “杜晓晨,顾念常说的那句话,我想你应该最清楚,做人还是不要忘本的好。”说话的是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子男子,是七个组员中的一个,他站起来扔掉了手里的那只签字笔,把堆放在桌案上的文件一推,只取了自己的包径直朝门外走,丢下一句。

    “这地方乌烟瘴气,我辞职,不干了!”

    ********

    “顾部长今天没有来!”盛华在谢安泊的办公室里低声汇报着,想了想,接着说着,“设计部a组,有四个向人事部递交了辞呈!”

    盛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小心翼翼的,并且还抬眸看了坐在办公桌前沉郁着脸色的谢安泊一眼。

    其实绿能集团明眼人都知道,这两年绿能所开发出来的楼盘百分之九十都是采用了a组的设计图纸,a组的核心人物就是顾念,与其说绿能给了顾念发挥潜力的平台,倒不如说顾念给绿能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为绿能博得了无数的赞誉。

    顾念一走,她手下的精英团队恐怕也是留不住的,短短一个上午先后就有四个人递交了辞职书,a组已经名存实亡了。

    谢安泊的眉头紧耸,顾念今天没来!

    那个女人在昨天下午搬出了公寓,他昨天晚上回到那套公寓,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空空荡荡的整洁安静,属于她的东西早已被搬离一空。

    房子里空了,谢安泊拨她的电话,关机状态。

    谢安泊从来没想过她会主动地消失得如此彻底,若不是昨天晚上江凌薇喊着肚子疼,他赶回去将她送往医院,连他自己都震惊,他居然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抽完了一整包的烟。

    “既然不想留就走人,我绿能最不缺的就是人,让他们给我滚!”

    谢安泊说完,沉沉地吸了一口气,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郁,她昨天没听清楚他的话吗?丢下这烂/摊子就想走人。

    她不仅走了,还要带走其他人!

    顾念,你简直是在做梦!

    ------阿勒勒,后面还有,请点击下一章,感谢订阅--------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