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用心

    在佩奇他们出发去机场前一个半个小时,一碗清粥终于端到他们面前。

    由他们心目中印象深刻的性感东方女明星,亲自熬制的这碗粥,盛在一个镶着金边的碗里。

    “谢谢,”佩奇只喝了一口,便装作太烫的样子,用勺子在那里拌着。

    布林看了佩奇一眼,也喝了一口,然后就不解的看着吃得香甜的冯一平,“是我们味觉迟钝了,还是你那一碗味道比较好?”

    这孩子,吃不惯这没油没盐的东西。

    “你可以尝一下,”冯一平笑着说。

    “我想加糖,”他皱着眉说。

    “不行,”冯一平几乎和玛丽卡同时说出来。

    佩奇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为什么?”

    冯一平朝那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玛丽卡点点头,“糖和奶制品,会加重消化系统的负担,”

    因为这边有三位加起来身家接近500亿美元的富豪在用餐,她非常乖巧的没提诸如“腹泻”之类的词。

    “看看,这就是发展中国家长大的孩子,和发达国家长大的孩子的区别,”冯一平损了那两位一句。

    其实吧,在有孩子之前,这样的事,他也是不清楚的,有了孩子之后,他就懂得了很多生活中的常识。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这话不是说说而已的,教学相长这话,自然也有道理我们抚养孩子的过程,其实也是我们自己又一次成长的过程。

    但布林始终觉得这中间好像有什么猫腻,毫不见外的在冯一平碗中尝了一勺,“好像你的是要好吃点,”

    呵呵,这家伙!

    佩奇看着冯一平眼前的那碗粥,也有些想尝尝的样子,这时布林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他马上笑了起来,而且有些暧昧。

    冯一平笑着指了指他们俩,他知道,布林说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话。

    以眼光精准著称的冯一平,这次同样没有猜错,布林对佩奇说的是,“因为冯那碗粥,里面包含着更多的心意,”

    看着眼前这三位平常高高在上的人,当着自己的面,毫不见外的互动,表面轻松,其实心里挺忐忑的玛丽卡,终于感觉轻松了几分,“我还准备了这个,”

    她从那个食品盒里,又取出两个玻璃瓶来,佩奇马上叫道,“腌黄瓜!”

    冯一平非常确定,就是他女朋友安妮这会出现在这,他估计也不会这么激动。

    没办法,美国人啊,他们对腌黄瓜,有着一种让人难以琢磨难以理解的迷思。

    原本pickle这个词指的是腌菜的意思,比如pickled cabbage (腌白菜),pickled onion (腌洋葱),但是,由于美国人对腌黄瓜的那种蜜汁喜爱,所以pickle这个词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直接等于腌黄瓜了,你只要说 pickle,人们就都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不用格外说pickled cucumber。

    以他们的一根筋,就腌黄瓜,自然被他们整出了好大一个系列,比如说,一成酸的、两成酸的……,直到百分之百酸的。

    很多超市里,会有差不多一个通道,都用来放腌黄瓜。

    一个美国人,无论他来自于东海岸还是西海岸,无论他来自于寒冷的阿拉斯加还是炎热的夏威夷,一定会对某一款腌黄瓜情有独钟。

    这么说吧,就连美国白宫,除了那些高大上的办公室,也有一个房间,专门让总统夫妇来腌黄瓜。

    就是说小布什和劳拉两公婆,也会在白宫里“你洗黄瓜我来腌,”——这好像非常适合天仙配的调子。

    老美对腌黄瓜的喜爱,就连把泡菜当宝的韩国人也自叹弗如,因为肯定没有几个韩国人,会拿泡菜当零食,但很多美国人会这么干,他们不但会在汉堡、热狗、三明治……,很多菜里加上酸黄瓜,他们还真会把酸黄瓜当零食啃。

    如果,你在一个美国妙龄女郎的包里,发现几根用塑料袋装起来的黄瓜,一定不要朝歪处想,那真是她拿来当零食的。

    哦,顺便说一句,美国用来做腌黄瓜的黄瓜,一般而言,虽然胖,但是都很短。

    “这是通用一位高管提供的,”玛丽卡刚解释了一句,就惊讶的看到,那两位超级富豪,已经非常没形象的拿起一根就啃,脸上蜜汁陶醉。

    这也太好满足了吧!她想。

    冯一平就矜持得多,本来嘛,白粥他也能喝得很有味道,玛丽卡拿出来的这瓶一闻,就是中国味的腌白菜,只能算是锦上添的那朵花而已。

    “谢谢,让你费心了,”

    “这是我一个朋友,从一家叫华为的中国公司那里拿来的,”玛丽卡说。

    那还真是用了心。

    班加罗尔的美国公司,遍地都是,但是中国公司,那真是凤毛麟角,最知名的,当属华为,在99年,华为就很有前瞻性的在这里设立了研发机构。

    这么小小的一瓶腌白菜,一定费了她不少心思。

    “你们喜欢就好,”玛丽卡此时的感觉,就跟被好莱坞一部大制作的电影选中了一样。

    她坐在那里,心里满是兴奋。

    …………

    酒店门口,佩奇对着冯一平,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在车门关上前,佩奇还是拉住冯一平,他朝很知趣的还在楼顶,并没有下来的玛丽卡挥了挥手,在冯一平肩头拍了拍,最后只说了一句话,“保重,”

    “放心,”冯一平明白他们的意思。

    话说,如果不是关系真的好,他们肯定不会操心这个。

    “茹晗,别让静萍知道昨晚的事,”他对来接佩奇他们的林茹晗说。

    “好的老板,”

    车队出发之前,冯一平看到,布林悄悄的对自己做出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这家伙!

    …………

    冯一平又回到了顶楼的躺椅上,身子确实还有些虚,好在有迈克在,好多事能由他处理。

    玛丽卡自然有些高兴,她用手撑着下巴,笑着问冯一平,“我还以为,作为你这样的富豪,一定会有忙不完的工作呢,”

    “这个,我们也有人权的好吗?”与其一个人在楼上昏睡,有一个美女陪着,总是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事。

    病人吗,就是要心情愉悦。

    “呵呵呵,”玛丽卡捂嘴娇笑,又是一阵波涛汹涌,“我没想到,你这样的超级富豪,居然会觉得自己没有人权?”

    “所以啊,远远看去优美而神秘的人和事,只要拉近了看,你就会发现,它们原来既不神秘,又不优美,”冯一平看了她一眼。

    “我非常荣幸能有机会接触你这样的超级富豪,你们的生活,我依然觉得非常新奇,”她在话里,倒是不忌讳提冯一平超级富豪的事。

    “也没什么不同的,到了你们这,第一时间该吃坏肚子,也就吃坏肚子,对吧,”

    “呵呵,”两个笑声响起来,另一个,是依然跟着冯一平一起上来的迈克。

    “作为一个印度人,我很抱歉让你有这样的遭遇,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为你们做些什么,”

    “谢谢,你做得已经够多了,”

    “不,我觉得这还不够,”玛丽卡凑近了一点,稍微低着头,冯一平不动声色的转开眼睛,那个,非礼勿视。

    对于眼前这位的size,他有一个很直观的认识,从《情怨》那部电影看,躺下来的时候,也有海碗那么大,非常以及相当的壮观。

    “听说你接来下要去孟买?”她问道。

    这个是瞒不住的,本地的报纸上,甚至新德里的报纸上,对他接下来的行程,都有公开的报道。

    “是啊,我希望能去那里看看,”作为一个商人,来印度一趟,新德里可以不去,孟买必须得去看看,因为那是印度的商业中心,是印度的商业之都。

    “刚好我要回家,能不能在你的飞机上给我留个座位?”玛丽卡目不转睛的盯着冯一平。

    “你知道,我的飞机刚走,送佩奇他们回美国,”

    “那刚好,我本来也准备包机,能有那个荣幸邀请你和我一起吗?”

    这还真是没法拒绝。

    于是,下午的时候,塔塔集团派来接冯一平的那架专机上,又多了一个人。

    …………

    我们得说,无论如何,当同行的人里,多出一位养眼的女性时,总是一件让人惬意的事。

    塔塔集团派出的这架专机,比崇尚简洁的冯一平的那架湾流,要奢华得多,同样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印度对奢华的装饰,同样非常在行。

    就说冯一平他们坐的主位,就比他自己的那架要更奢华不少,所占用的空间也更多,实际上和其它的座位,有了个小小的区隔。

    登机之后,迈克他们好像很累,迅速闭上了眼睛,就剩玛丽卡小声的向冯一平介绍孟买的一些情况。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为了能让冯一平听清她的话,玛丽卡经常会趴在桌子上,这就让冯一平不得不经常看向窗外,那个,非礼勿视。

    “我最喜欢的孟买景观,是海滨大道,”玛丽卡说。

    这时对面冯一平动了一下,玛丽卡脸一红,连忙低头说,“对不起,”

    冯一平笑了笑,“怪我,”

    这话,他真不好接“没关系,”

    刚才,在桌子底下,两个人的大腿,亲密的接触了一下。

    冯一平是下意识的马上弹开,所以动作有点大。

    刚刚还聊得很高兴的两人,这会有些沉默,恰好这时,空姐走过来,“冯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冯一平摇摇头,对面的玛丽卡却向她拿来了卫星电话,“今天晚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吧,”她问道。

    “今晚还是休息,明天一早,会去塔塔集团总部造访,”

    “哦,那就好,”她笑了一下,就打起电话来。

    虽然是非礼勿听,但是,就这么大点空间,冯一平还是隐约听到一些,她好像是在跟人确定什么事,很重要的样子。

    随着她也放松的靠在座椅上,桌子底下,两个人的腿,接触的机会更多了些,往往是一分开,过不了一会,就会轻轻的接触一次,然后分开,就这么循环往复。

    打电话的玛丽卡,有时候还会对着电话里笑,但是眼睛却看着冯一平,有时候还会做出一些非常自然的小女儿情态来。

    冯一平就觉得,随着桌子下一次次的接触,自己的体温,好像有些升高。

    老实说,面对着这样自己曾经遐想过的对象,心里没点起伏,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很快想起了在雅典时,金翎的那番话,以自己的性格,还是别想着再来什么ons之类的,自己驾驭不了那样的情感。

    在自己反省的时候,他也琢磨出一个道理来,凡属严重错误,都有一个共同的性质:那就是没有克制感情的冲动。

    这一点,在工作上如此,在生活上,更是如此。

    他乐意有个美女陪着,但是,更进一步的,还是得把持住。

    “对不起,”在玛丽卡有些诧异的眼神中,他站起来走到后面迈克身边,“迈克,有个问题得跟你商量一下,”

    迈克忍不住看了前面一眼,这老板,还真不是常人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