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刁蛮校花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我的刁蛮校花老婆》正文 505.第505章 来历不明的国外考察队

    老憨哪有别的选择,只能又老实地带着他们去。同样,这一次他也没有下去,只是站在山崖头上,给他们送给养什么的。

    第一天,这支考古队挖出了了大量石相,每个石相有十斤到二十斤的样子,惟妙惟肖,一看就是有年头的。

    这些石相,被全部用绳索和竹筐吊到山崖之上,跟之前老憨一行三十多人砸掉的那些制式差不多。只不过,许多石相居然带着血。

    老憨想不明白,那个地方的石相不都是被大家给砸坏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完整的。难不成,在那石屋的附近或者是下面什么地方,还有没有被发现的。

    他抱着好奇的心态,试着问问。可是,对方却以“国家机密”四个字,结结实实地把他的话给怼了回去。同行的警察,也告诫他不要多嘴,不该问的别问。

    老憨只得把满肚子的疑惑全部都藏在肚子里。

    第二天,出土的石相更大了一些,而且数量比昨天翻了一倍。且挖出来带血的石相越老越多,有的甚至跟在血里泡过似的。

    连续两天,都太平无事。

    可是第三天,出事了。这第二支考古队的人,突然着急忙慌地让上面的人把他们拉上去。

    等上面的人把他们拉上去以后,打眼一看,又少了四个人。而且,每个人的面容都极为扭曲,愁容满布,一看就是受了惊吓。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不说,就跟没听到似的。

    他们让警察和镇上叫人,把这些石相运出山去,并叮嘱他们,以后封锁这个地方,不能让人再进来了。一时间,“拉拉贡”有邪祟的事,传遍附近方圆几十公里的镇子,村庄。造成大家一度人心惶惶,连打猎都不敢去。

    后来,老憨无意间听说,那个叫拉拉贡的地方,其实是地狱的入口。谁要是敢打扰阎王爷,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就算这事平息了一阵子以后,大家也都不敢往拉拉贡那边的深山悬崖里去。长此以往,真正还能准确找到路的人,也只有老憨一个人了。

    老憨更是对那个地方讳莫如深,对别人连提都不愿提,更别说,要带着再去了。

    一晃眼,又过了十年。这十年间,陆陆续续有不少敢冒险的个人或者团体过来,想花重金请老憨做向导带路去那个地方,都被老憨拒绝了。

    直到两年前,有一支国外的考察队来到了这里。这支考察队的装备很好,又开得出大价钱,而且,他们非常有耐心,一支在磨着老憨。

    最后老憨没有办法,当然也是有些财迷心窍,只好瞒着所有人,偷偷带着他们去了那地方。

    说来也奇怪了,这支国外的考察队去了悬崖下面半个月,居然一个不少地回来了。不但如此,还带回了一大批石相,还有很多奇怪的东西。之所以奇怪,是因为它们的外面都是被一层黑色塑料袋包着的。

    本来,老憨不知道那是什么。又一次在无意中,看到了那黑色的塑料袋里面,居然是一个大玻璃瓶。一些红色的不知名物体,泡在一些大的玻璃容器之中,看上去说不出的神秘。

    这支国外考察队离开以后的两个月,又有一支声称是考察队,要请老憨作向导。

    当时,老憨还有些犹豫,但后来一想,既然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不也是一样赶。

    想来想去,他终于下定决心,带着这点人过去了。

    前面三支考察队,要么是出事,要么是有收获。可是这支考察队,却无功而返,什么也没有得到。

    之后的两年,又有几支考察队(或者探险队)过来了,跟这第四支探险队一样,同样是无功而返。当然,也就没有人员的损失。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后,老憨的顾虑渐渐放开了,心说也不见得去人就会死。反倒,他把这带路当成了一门自己的独特营生。自己不是脑子不太灵光嘛,不妨拿这当做一门赚外快的生意。

    故而,当安琪的人找到他以后,他也没有什么顾虑,就爽快地答应了。

    这,便是有关“拉拉贡”的故事,也是老憨的故事。

    以前,老憨根本就不会跟别人说这些。今天,墨非凡救了他闺女,他自然而然地对前者生出亲切的感觉,这才把埋藏在心底十几年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墨非凡。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等墨非凡和安琪听完老憨的故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现在,两个人的脑子里全是问号。

    那红色骷髅是什么?那石屋到底是何人所建?为什么人下去一趟,会病上十天半个月?

    第一支考古队到底为什么消失了?

    第二支考古队到底是从哪里挖上来的那些带血的石相?为什么会有人失踪,他们却不愿意提半句?

    第三支探险队(国外)是什么身份,他们从悬崖下面,带出来的那些装在玻璃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还有,后来的那些考古队(探险队)为什么不再死人了,可他们为什么又无功而返.....

    太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墨非凡亲耳听到,真会以为这是个悬疑故事。偏偏,他又看出老憨并没有在撒谎。

    “这悬崖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墨非凡咕哝一阵,揉着下巴,眼睛半眯着,作出思考状。

    在看安琪,似乎问题并不比墨非凡少。想来,她也不知道这下面,居然有这么多故事。

    见他们都陷入了沉默,老憨坦然道:“小伙子,你救了我女儿,我就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劝你们别去,这向导的钱我宁愿不挣。那地方,太邪了。”

    墨非凡一愣,随即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吟吟道:“大叔不说,我还没啥兴趣。这么一说,我倒是兴趣十足。我这个人,最喜欢挑战一些惊险刺激的事了。”

    “咋?”老憨瞪了瞪眼,声音提高一阵:“我都这么说了,你还要去?这后生仔,怎么这么不听人劝。听人劝,吃饱饭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