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二章 另类家法

    郭毅强低头重重吻上粉颈,右手在她的背臀抚摸,柔声道:“我不对老婆好,对谁好啊!”亲了陈素卿一口,搂紧她们母女,柔声道:“老婆,薇姨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之所以这么问,是为了搞清楚蔡薇薇的基本情况,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陈素卿却以为郭毅强对自己的好友有什么不满的,替她辩解道:“老公,你别怪薇薇老烦着你。”

    不待郭毅强回答,苏怡秀抢先说道:“是啊!哥,其实薇姨没什么恶意,就是想知道你的一些情况。”接着又道:“老公,你放心,我听你的话,什么都没说。”

    郭毅强假作生气的拍了拍母女俩一大一小的柔滑翘臀,道:“老公又没有气她,你们乱想什么。”

    陈素卿听到不是自己想的哪一回事,香了郭毅强脸颊,腻声道:“老公,最好。”苏怡秀学她妈妈般,也香了他脸颊一下。

    郭毅强轻声笑道:“好老婆石,你们还是说说的薇姨的事吧!”

    苏怡秀笑语嫣嫣地捉狭道:“老公,你这么想知道薇姨的情况,该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吧?”

    郭毅强愣了一下,探手往后大力揉捏着她的丰臀,嘻笑着道:“宝贝,如果老公真有什么想法,你会怎么样。”

    苏怡秀睁大了一双媚眼如丝的眸子,瞧了郭毅强脸上良久,才道:“只要老公喜欢就行了,哥哥这么厉害,能多个人也未尝不是好事。”接着嘻嘻笑道:“就怕襄王有意,神女无心,薇姨会看不上老公。”

    郭毅强听力前半句甚是感动,后半句却被她来个当头棒喝似的,用力握住她胸前双丸揉捏,一面俯起身子,深深地望入她迷醉的双眼,笑道:“你老公就有那么差嘛?”

    苏怡秀忍受着兴奋和痛苦掺杂的强烈感觉,颤声道:“怎么会呢?老公是世界上最好的。”

    郭毅强大力在她蓓蕾上弹了一下,点头笑道:“那你怎么说薇姨会看不上老公呢?”

    苏怡秀浑身打了个冷颤,按住郭毅强的手,娇声道:“老公,你别动。”接着郭毅强不再动手动脚了,才娇笑着道:“因为薇姨不会喜欢上一个小男人的。”

    郭毅强挥掌击打在丰厚的臀肉上,笑道:“你怎么知道呢?难道你忘了早已有前车之鉴了嘛。”接着转而抚摸着陈素卿柔滑的身段,望着她问道:“我的好卿姐你说是不是。”

    陈素卿一直都未说话,郭毅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的,在他心里陈素卿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排在金字塔的最顶端,所以陈素卿的看法,对郭毅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陈素卿霞飞双靥,笑吟吟的对郭毅强道:“你这小冤家还敢说,要不是遇上你,我们母女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郭毅强深深望入她眼里道:“那好姐姐是后悔了。”

    陈素卿无比娇慵地动了动玉体,媚眼乜斜地望着郭毅强,娇腻地道:“你明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还要问。”

    郭毅强握住了一侧丰满的乳房轻轻揉动,细细体会那柔韧滑腻的感觉,双眼情深似海望着陈素卿,柔声道:“好姐姐,我不知道。”

    陈素卿轻轻喘息着,修长的眉毛下是清莹的双眸迷失在郭毅强的深情之下,喃喃地道:“姐姐后悔没早点遇上你。”

    郭毅强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小宝贝,听到了没有。”

    苏怡秀见郭毅强用这样的事实来证明小男人的魅力,而自己妈妈还在他的深情的‘手段’之下配合的很好,心想要是换做自己又是怎样的,恐怕也会毫无保留的说出来。“我相信,可是薇姨会接受我们的关系嘛。”

    郭毅强一点也不担心的转而向陈素卿问道:“大老婆,你是怎么想的。”

    陈素卿嗔怪的白了郭毅强一眼,幽幽地说道:“要是我不许你打薇薇的主意呢?”

    郭毅强神情一呆,接着犹豫一会,真诚的望着陈素卿说道:“我听姐姐的。”他没想到陈素卿会这样说,初初也想过陈素卿会吃醋有意见,可他想凭自己的魅力和陈素卿对他的深爱,她在怎么不济也不会直接否决。

    谁也没注意到陈素卿趴在郭毅强胸口时捉狭的笑颜,淡淡一笑道:“真的嘛。”

    郭毅强温柔的亲吻着她,柔声道:“真的,姐姐是我最爱的人,我是不会做出伤姐姐心的事。”接着同样吻了苏怡秀一口,道:“秀秀也是。”

    陈苏卿玉面绯红,神色欢喜,在他怀里吃吃娇笑起来,郭毅强和苏怡秀一时不解的望她。半会,陈素卿才抬起螓首,明媚的妙目异彩闪耀,芳心愉悦地道:“姐姐也是和秀秀样想的。”

    郭毅强愕然了一下,然后瞪眼磨牙,恶狠狠地道:“好啊!大老婆敢骗老公,小老婆你说要怎么处罚她。”

    苏怡秀脑海中立刻想起上次被妈妈打PP的事,兴奋地说道:“老公,打她屁股。”

    陈素卿闻之双手条件反射般的掩着侧身而躺的肥美挺翘的玉臀,晕红了俏脸,啐道:“死丫头,你敢。”

    苏怡秀没有丝毫胆怯地嬉笑道:“妈,你忘了上次是怎么对我的嘛。”

    陈素卿立刻反驳道:“那是老公做的。”

    郭毅强隔着陈素卿的双手,轻拍了她的肥美挺翘的玉臀一下,嘿嘿笑道:“小老婆的提议很不错,现在老公宣布,以后打PP就是我们家的第一条家法。小老婆你说,以她骗老公的罪刑,应该打多少下。”

    苏怡秀仰着头,带着相当兴奋地神情,娇声道:“最少要五十大板。”

    陈素卿气道:“你这丫头,是不是你也皮痒了。”接着娇羞妩媚娇蓄意讨好地娇嗲道:“老公,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指尖来回挑逗着郭毅强的发达的胸肌。

    郭毅强不理会陈素卿特意的讨好,微笑道:“小老婆,老公的打PP加法是新创的,五十大板估计受罚者是不会愿意的。”

    陈素卿和苏怡秀一听奇了,打PP还有让受罚者乐于接受的,郭毅强不理会母女俩的奇怪,拍了陈素卿肥美挺翘的玉臀,嘿嘿笑道:“大老婆,快起来跪在床上。”

    陈素卿吃痛刺激地‘嗯’了一声,霞飞双靥,撒娇道:“老公,不要嘛,太羞人了。”

    郭毅强用力握住她左侧的乳房,沉声道:“老婆,又不乖了。”

    陈素卿芳心羞意徒然一生,洁白如玉的嫩颊倏地飞红,慢吞吞的爬起身,屈身趴下,俏容埋在枕头下,不敢面对郭毅强和苏怡秀。以前不是没做过摆出这样的姿势,可现在不再做爱的情况下当着女儿的面做出这么羞人的姿势。心中除了大感羞涩,更多的是香艳刺激。

    郭毅强拍拍苏怡秀的滑嫩的香肩,微笑道:“小老婆,看老公怎么家法伺候妈妈的。”说着起身来到陈素卿的身后,抚摸着浑圆的香臀,揉捏了一下道:“大老婆,还不快把PP翘起来。”

    陈素卿娇羞着翘起丰腴柔软的美臀,雪白修长的玉腿,丰满浑圆的美臀,光洁无瑕的沟壑花房,显得性感迷人,刺激的郭毅强顿时欲火高涨,巨龙立刻昂首挺胸,斗志昂扬。郭毅强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浑圆的臀肉,阡陌纵横的沟壑花房。

    苏怡秀此时也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坐在郭毅强身旁,想看看他到底是用什么新创的方法让妈妈会嫌五十大板都不够。

    陈素卿立刻感受到郭毅强的色手在熟练的抠挖揉捏,她的花瓣顿时湿润起来。

    郭毅强沾起陈素卿桃源口流出的aì液,拿到苏怡秀的眼前,淫笑道:“秀秀,你看妈妈这么快就兴奋了。”

    陈素卿含羞带怨的回瞪了郭毅强一眼,面色潮红,嗔道:“小冤家,你别作践姐姐了。”

    郭毅强嘿嘿一笑,把沾有aì液的指尖放入口中吮吸掉后,道:“秀秀,看老公怎么大刑伺候妈妈的。”

    郭毅强分开大腿高高撅起白嫩、肥美、圆翘、光洁的屁股,一手扶着她丰腴肥美的屁股,一手扶着他那如同擎天一剑的尖挺、硕大、硬梆梆的分身,身体势大力沉挺进了陈素卿温暖、滑腻的花房内。

    陈素卿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微闭着的那双秀目一下子睁开了,转头间脸正看到郭毅强恶作剧般的坏笑,郭毅强如同初恋的少女般一样,伸出纤柔的小手揉捏着郭毅强的大腿。

    郭毅强看着一脸不明白的苏怡秀,笑道:“秀秀,开始用刑了,认真看好了。”

    ………………

    郭毅强调笑道:“好老婆,这样的大刑喜不喜欢。”听到他无比煽情的话,陈素卿受不了地把脸埋入了枕头中,不敢抬头,脸上也更红了,但是无论如何,却不肯说不出口。

    郭毅强也不逼她,暗笑着开始慢慢的抽动插在花房中的分身来,听到花房因为受到分身抽送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时,郭毅强笑着问道:“好姐姐,这样的家法感觉很美妙吧?”受到郭毅强分身抽送时,由花房处传来的那种,一点点痛,一点点酸,一点点麻,一点点涨,一点点酥的各种奇异感觉混在一起的快感,让陈素卿忍着即将溢出嘴的呻吟声,低哼着不答。

    ………………

    郭毅强微微一笑,低头舔弄着她的耳垂,玉背,这时候的陈素卿可以说全身无一不痒,而且痒得她更难受,再加上敏感点耳垂又被郭毅强含在嘴中,一张一合间又给她更大的刺激,叫她更难受,这时候,她只求郭毅强快一点动,那管害不害羞,呻吟道:“老公……快动……我……喜欢……这样的……大刑……嗯……啊……”

    ………………

    香艳的家法大刑让苏怡秀在她妈妈受罚完后,终于忍不住与同样姿势趴跪下撅起雪白性感的美臀,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望着郭毅强腻声道:“老公,人家也要。”

    郭毅强偏偏不如她所愿意,站在她身后无奈地说道:“可是小老婆你没违反家法啊!”

    苏怡秀一听急了,不作多想就道:“老公,人家提前受罚好嘛?”

    郭毅强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受罚受欢迎受到没犯错就赶着提前领罚了,这可是天下间除此一家,绝无他家的事。郭毅强也不想看自己可爱的小女人春潮难耐的样子,提枪走到她身后,腰身又是一个大用力,粗长分身全根挺进了苏怡秀的休内。苏怡秀‘哎哟’一声,纤腰向上迎合起来,郭毅强双手按于苏怡秀娇美的双乳上,骑士般地跃进着。在他的狂抽猛插下,苏怡秀只觉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从花房散发倒全身,她忍不住嫩嫩的呻吟起来,………………

    琼浆玉液在交融,她们的心也在融合,在那轻飘悠远的云端融为一体,享受这人间无上的快乐。良久,两人双双回魂转醒,相视而笑。苏怡秀是幸福快乐的娇媚笑脸,郭毅强的意犹未尽的贪恋道:“夜还很长。”低沉的男人声响起,随即传来高亢激动的母女花又娇啼。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