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餐桌调情

    “小强,今天怎么这么迟。”郭毅强刚刚打好饭菜,来到四大美女加孙兰娟的无敌美少女组合的饭桌坐下,就被阮晓珊追问道郭毅强扒饭道:“一时没注意到下班了。”

    曾玉兰喝了一口蛋花紫菜汤,轻轻的用餐纸擦了擦可爱的红唇,笑道:“有什么事让你专注到忘了吃饭。”

    郭毅强口中嚼饭着,心中却在想要怎么蒙混过关才好,故作咽下饭,习之以常地道:“那有什么,就是看书了。”

    “看书,在那看啊!我们怎么没看到过你啊!”夏思语抬起螓首,瞅了郭毅强一眼,轻声问道郭毅强呵呵一笑道:“哦,文可能我在会议室吧!”观了夏思语的神情后,郭毅强总感觉她话中有话,另有所指似的。该不会是她发现了些什么,想想也有可能,身为财务部她,自己进出崔美玲的办公室时,她一眼就能瞧到。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最多是怀疑吧!郭毅强不由得集中精神,提高注意力,防止漏出点马脚来。

    其实夏思语也谈不上怀疑,最多只是奇怪,因为郭毅强进去的时候,正稍作休息喝水的她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可后来却没发觉到郭毅强的离去。这不得不让她感到疑惑,办公桌正对着的房门,就算在忙的时候没看见,也听得到点声音啊!八卦地问过同事后,得出答案同样是没注意到,所以这才让她向郭毅强问出了刚才的话。

    郭毅强见她没在问下去了,才放心的吃饭。夏思语不说话,不代表其她人没话说。渐渐跟郭毅强熟悉的燕菲影,也不再像初时那么腼腆、害羞,现在是把郭毅强当成了唯一的男性朋友了,甜甜一笑道:“小强,学的怎么样了。”

    在她们四女中,也许跟燕菲影关系不是最好的,但郭毅强看来她更有邻家姐姐的亲切、关怀的个性。可以说在不管在四女,还是公司的众多女性中,郭毅强最喜欢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害羞腼腆中隐现出温柔贤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有头脑,有主见,有品位、有修养,具备良好的涵养和品德,举止谈吐温文尔雅,处事待人懂大体.出色有涵养的女孩子,将来肯定是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郭毅强讪讪地笑道:“还行,就是缺乏实际操作经验。”其实他是有所保留的,学金融的日子虽不长,但头脑、记忆力比一般人强他,基本上是把看过的书和相关的知识都了解分析的一清二楚了。就拿他最近分析的美元的走势和浮动来说,那是跟他判断的相差无几。可在专业人士面前,郭毅强可不敢过分夸大。

    燕菲影记得初次跟郭毅强交谈相关知识时,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超强的学习能力,不仅夸夸其谈的把很金融知识说的面面俱到,专业的术语也是只字不差,更难能可贵是在某些案例中还能加上自己的看法。让燕菲影这个专业人士也不得不佩服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学到那么多。

    燕菲影相信假以时日郭毅强必然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操盘手,她知道郭毅强的话说的不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郭毅强现在缺的可能就是这个了。燕菲影替他感到可惜的是郭毅强身份限制了他的发挥。

    燕菲影想了想道:“小强,我有个虚拟交易宝帐号,你有空的时候拿它来练习练习吧!里面除了不是真钱之外,其它的都是跟我们平时操作的一样。”

    郭毅强可不敢告诉她自己早就从陈素卿那获取了,感激道:“太谢谢你了,菲姐。”

    其她人早就从燕菲影处听说了郭毅强的情况,当时门外汉的曾玉兰和夏思语由于不太懂专业性的东西,而且也相信燕菲影的不会说假,所以是相信不疑。阮晓珊就不相信了,说自己学了四年加两年多的实践才有今天的成绩,说什么也不相信郭毅强会在一个多月间,就差不多能赶上她。结果在她的严加考问之下,不得接受这是事实。气得她当时在不断叫骂老天不公平,为什么同人不同命。从那时起投资部的人就知道郭毅强惊人的能力。

    “菲菲,你什么时候跟小强关系这么好。”孙兰娟在一旁捣捣饭,嬉声笑道燕菲影娇靥微红道:“死娟娟,你胡说什么。”

    郭毅强也不愿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受取笑,满怀恶意地微笑道:“娟姐,难道你吃醋了。”

    孙兰娟白腻地娇靥微微一红,用力的一捣,啐笑道:“胡说八道,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阮晓珊停下手中吃饭的动作,戏耍道:“有男朋友又怎么样,我们小强会比他差嘛?”

    夏思语认同道:“娟娟,你那男朋友我怎么看都不觉得像你说的那么好。”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他好不好呢?”孙兰娟娇声反斥道曾玉兰轻轻一笑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娟娟正处于热恋之中嘛?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盲目的,就算明明知道那些甜言蜜语是假的,却百听不厌,恋爱中的女人看到什么都是美的,包括男人的欺骗与背叛……”

    孙兰娟不气反笑道:“兰兰,你好像感触很深,莫非……”

    曾玉兰叫停道:“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明确的告诉你,以上说得都是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不是你想象中得。”

    孙兰娟反问道:“我想什么了。”接着微微一笑,轻瞥了郭毅强一眼,含沙射影地笑道:“你看这些干什么,该不会是看上了某人,想提前学习吧!”

    在座另外四人如果这都听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曾玉兰白腻的香腮晕红,观除了郭毅强一副你说你的,我吃我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形色,其她三女都意味深长的眼神望着她。很快她的羞意就被心中的怒气给替代了,郭毅强对她和对燕菲影不同态度,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知就里的生气,嗔怒地道:“你不要把什么都混为一谈啊!”

    阮晓珊本来就是喜欢玩闹、戏耍、乘人之危来个雪上加霜的,可这次她却没利用落井下石的机会来继续取笑曾玉兰,反而是帮她说话,“你们怎么可以拐弯抹角的说我们的小兰兰呢?小心她告你们诽谤。”

    阮晓珊意外的举动,使他们的注意力转移了,不可置信的瞧着她,连郭毅强也不例外,夏思语问出大家心里想的话,“姗姗,你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阮晓珊说出这话的同时,心中也在想她为什么会顺口说出这么一句话啊!她只知道自从发生了厕所那件时候,她二十五年未启的芳心就有了质的变化,好像情不自禁般就想看到郭毅强的身影,想听到他说话,却又不愿意他跟别的女孩子有比较亲近的接触。

    阮晓珊知道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她却无从得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是日久生情,还是女厕香艳的触动。阮晓珊生活工作上虽然是一个敢作敢当,勇往直前的人,但在感情上她却不能做到敢爱敢恨。当然最主要的是她还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郭毅强,喜欢他的什么呢?

    听到孙兰娟把他和曾玉兰混为一谈,玩笑式的话,本来就无伤大雅,可听在阮晓珊耳中,大脑是不受控制般说出不同平常的话。

    “你不要告诉我们,你转性了。”夏思语娇声笑道“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相信我们的阮魔女是另有诡计。”孙兰娟一副我早就看透了你的样子。

    燕菲影打量着阮晓珊不同意道:“我看倒不像,你们没发觉到嘛?”微微一顿,才接着说道:“姗姗这几天好像有烦心事的样子。”

    孙兰娟吃吃轻笑,道:“肯定是她的‘好朋友’来了。”

    夏思语笑着说道:“不可能,上个星期才刚过,怎么会又来了。”

    一旁的郭毅强听她们口无遮拦的在谈论女儿家的隐秘之事,瞟了下周围,没有多少人注意,为了防止她们越说越离谱,郭毅强轻咳一声加以提醒。

    阮晓珊没想到好姐妹会把这事拿到餐桌上来说,更糗的是当着郭毅强的面来说,已经来不及阻止的她,忽闻提醒的咳嗽声,顿时面红耳赤,窘迫、羞愧以及被人知晓隐秘的难堪涌上心头,压低声音嗔怒地威胁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夏思语和曾玉兰这才发觉到自己好像是捅到马蜂窝上了,夏思语赶紧赔笑道:“姗姗,你别生气,我们不是故意的。”接着瞧了郭毅强一眼,续道:“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小强又不是外人,就算听到也没什么关系。”

    阮晓珊胀红了脸,敏感的嗔怒道:“什么不是外人。”心想,不会是被她们看出来了吧!

    孙兰娟解释道:“当然不是外人咯,小强现在不是我们的死党嘛,他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了出去,你看我们不把他从公司楼上扔下去。”接着问道:“小强,你说是不是。”

    郭毅强暗里笑翻了甜,口中却道:“是……,我在吃饭什么也没听到。”

    阮晓珊红潮未退地‘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她们,心头却是思绪万千,不知从何解起。

    曾玉兰从头到尾都是在听,她也看出阮晓珊神色有异,结合那天早上看到的事,让她不由得把郭毅强和阮晓珊再次联想在一起。想起不管是自己,还是姐妹们的追问,他们都咬定就是报仇、受伤、揉脚这么简单。

    现在看阮晓珊的神情,曾玉兰觉得里面大有文章,想到她和郭毅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一股酸酸的感觉从心底冒出。

    郭毅强对于阮晓珊最近的表现也大感奇怪,不过没作深想,只是单纯的认为,发生了那样的事让她不自在、尴尬。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