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母女同欢

    郭毅强一把抱住身旁的苏怡秀,把她翘臀朝向陈素卿的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紧扣住她的腰身,一手撩起她的衣裙,接着褪下她哪白色窄小的小白兔图案的内裤至大腿,摆脱束缚的雪白娇嫩小翘臀当下带起一阵令人张目结舌的荡漾臀波而暴露在郭毅强和陈素卿的眼前。

    苏怡秀被郭毅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发出一声尖叫,不明白他想干什么的爬在郭毅强的大腿上不断挣扎,很快她就感受到的郭毅强的巨大、坚硬顶在她的柔软的屁股下面,随着身体的扭动,硕大和坚硬恰好时进时出般的顶住了她的神秘花房。

    立刻苏怡秀变得浑身酥软无力,可是依然慢慢晃动着腰肢,好象胴体深处渴望这种身体摩擦,春心开始复苏萌动。郭毅强感觉到身下苏怡秀的胴体开始变得柔软温顺,也感觉到那份刺激的摩擦,他也无法压抑地慢慢挺动腰身,用自己的巨大坚硬隔着单薄的衣裤,顶动摩擦刺激着那跟她母亲同样光洁无瑕的花瓣。

    “啊!”苏怡秀清晰感觉到郭毅强的坚硬几乎连带着他那薄薄的衣裤,插入她的桃源沟壑之中,她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春情荡漾,不可抑制地呻吟出声,刚刚喊出便连忙捂住了嘴巴。好像深怕她母亲发现自己被摆出这么羞人的姿势,还情动的不可遏制。

    陈素卿见女儿被郭毅强抓到脱下衣裙,露出了白花花的小屁股,报仇心切地她想都没想就移坐了过去,抡起手掌就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只见那那美妙的白焉原、粉嫩的小屁股,瞬刻就荡漾起一阵臀波,美得炫目,形成一道美丽惑人的风景。

    看的郭毅强双眼发直,情不也自禁的咽了下口水,道:“姐姐,再来几下。”

    陈素卿听话般的扬起了巴掌,轻轻的又给了女儿的小PP几下,双眼闪烁迷离的望着女儿渐渐变红的,印出了条条红色的手印,红白相交见散发着诱人臀香,天真可爱的女儿被成熟美艳的母亲,在母女关系亲密的同一男子面前调教。

    郭毅强看得双眼冒火,下身坚硬如铁,死死的顶住了光洁无瑕的花房,享受着春水的浸泡,伸手往苏怡秀的小翘臀摸去,美美得臀肉入手滑腻柔绵,惹得郭毅强心下阵阵赞叹,贪婪地在上面抚摸揉动,恣意轻拂缓揉着苏怡秀的腴臀。

    早已羞得眼饧耳热的苏怡秀,原本白白嫩嫩的粉脸如今云霞漫染,愈发的娇艳欲滴,真美得令人眩目让人心醉,娇羞的美人儿不自觉地张开微微颤抖的朱唇,如兰的喘息送出含混声音:“嗯……哥哥……别……这样……”

    火起的郭毅强急不可待的抱起苏怡秀的那双修长光滑的美腿,让她面对着自己跨坐在大腿上,狂热地亲吻着她,苏怡秀也微微地张开了小口,接受了郭毅强的甜吻,胳膊也环在了郭毅强的脖子上,热情地与他激吻起来。

    苏怡秀感到有股火焰迅速地在全身蔓延,她渐渐地主动吻起了郭毅强,鼻子里面的娇喘声越来越大。郭毅强也被的苏怡秀热情所感染,他一只手环抱住了他的细腰,另一只手则隔着衣物攀上了她的乳房,慢慢地揉捏起来。

    ……………………

    郭毅强伸手到她的胸前,脱下她的衣服和胸罩,捉住了那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悠悠的玉峰,恣意揉捏着,郭毅强握住苏怡秀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玉乳是又搓又揉,然后低头贪婪的含住那娇嫩粉红的奶头,是又吸又舐,在她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乳上。苏怡秀被郭毅强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啊……受不了啦……哥哥……你……唉唷……好舒服……喔……真好喔……”

    ……………………

    郭毅强把苏怡秀修长的玉腿放到他的腰间,苏怡秀会意地缠住了他,郭毅强捉住苏怡秀胸前的两只玉兔,不住地揉捏抚弄着,同时腰部的动作一点也没有放慢的意思,快速和猛烈地挺动着,疯狂地干着苏怡秀的花房。苏怡秀兴奋得双手缠着他,丰盈的俏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郭毅强的抽插,呻吟不绝地享受着交欢的快感。苏怡秀的媚态让郭毅强兴致更高,更加用力地挺动着粗大的分身,直把苏怡秀的花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

    ……………………

    突然苏怡秀双手紧紧抓住郭毅强,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花房也猛然吸住郭毅强的龙头,一股温热玉液直泄而出,烫得他的龙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丹田。泄身后的苏怡秀,紧紧搂住郭毅强的脖子,她唇角流露出云雨后的满足和慵懒,香汗涔涔、气喘嘘嘘。郭毅强静静地趴在她的肩膀上,双手在她的花房之前游移的同时,低头不住地亲吻着她半张的小嘴。

    片刻之后,苏怡秀从高氵朝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她媚笑着亲了郭毅强一口道:“哥哥,我差点快活死了,你快去安慰妈妈吧!”

    郭毅强‘波’的一声抽出还未发泄的分身,转首看到陈素卿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郭毅强也不再耽误时间,伸手为她轻轻解下全身上下衣物。陈素卿全身细皮白肉,白的就像雪般晶亮,妙的是还微透着那苹果般的粉红,衬上那黑色真皮沙发,映成她全身的肌肤呈粉红色。她那坚挺的双峰,己经作着那不规则的颤动了。郭毅强还没说什么,她已经自己跨坐上去,面向着我,欲火如焚,媚眼如丝。

    巨大分身进入,像火般似熔岩一样,滚热的烧遍陈素卿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着。那光滑柔润的胴体,色香肉嫩那粉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及那丰满而娇嫩的花瓣。我握着她的手,慢慢伏到了她的身前。陈素卿慢慢地把双眼闭上,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她的香舌又嫩又软,尖尖地在郭毅强的嘴中有韵律的滑动,郭毅强亦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陈素卿口内,她便立刻吸吮起来,她的小舌是那样香甜,让郭毅强如痴如醉。渐渐地,陈素卿狂吻着他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般。

    ……………………

    陈素卿现在已到达那忘我的境界了,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苏怡秀的妈妈,忘记了她正在旁边当观众。而苏怡秀也为自己母亲陈素卿的表现而看呆了,看着郭毅强和陈素卿不断地变换着交欢的体位和姿势,如此火辣的场面让她看得目不转睛。

    渐渐地,陈素卿再次到达了临界点,蓦地她紧紧地搂住了郭毅强,身体一阵抖动,呻吟声也一下子高亢了起来,郭毅强只觉得在花房里的分身,受到了一阵抖颤,然后一股热浪袭上了龙头。陈素卿高氵朝之后,屁股也暂时停止了扭摆,只是嗯哼着,她似乎是在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高氵朝的美感与舒畅。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把欢乐的场所转移到陈素卿的房内,看到陈素卿慢慢蹲下,直到自己那根一柱擎天的粗大分身前端透红的龙头,紧紧的抵在她的花房花瓣的中央处,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坐下来。看着自己的龙头慢慢的挤开了陈素卿的幼嫩花瓣,随着陈素卿屈腿坐下的动作,慢慢的被她的花房给吞进去了,郭毅强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一个十分熟悉的温软湿润的地方,陈素卿的主动,让郭毅强有种异样的快感。看着自己的分身虽缓慢,但是稳定的一吋吋的进入陈素卿的花房中时,郭毅强感觉到陈素卿的花房仍如处女般紧密。

    陈素卿皱着眉头,轻声的呻吟道:“弟弟……好长……好粗……好烫……”

    一旁羞笑着观战的苏怡秀,娇嗔道:“妈,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郭毅强看着夹紧了双腿,扭动着小翘臀苏怡秀,笑着说:“我看你才不舒服,过来,哥哥帮你弄一下。”

    苏怡秀羞红着脸忸怩道:“不用了……”

    郭毅强笑着伸手将苏怡秀拉了过来,让她跨腿站到自己的头上,不知不觉间,陈素卿已在疯狂的挺动起来,还夹带着不停的浪叫声。郭毅强也没有闲着,一边用舌头在苏怡秀的光洁无暇的花瓣上画圆圈或侵入她花房中挑逗,一边将分身狠狠的往上顶着,配合着陈素卿的顶挺。同时手也没有闲着,握住她们的乳房,用力的搓揉着。

    苏怡秀才觉得两腿之间那敏感的所在感觉到我温热的呼吸时,她立即就感觉到两片温热的东西紧贴在她的花瓣上,然后一条又湿又热的东西悄悄的钻进了她的花瓣中间的肉缝中,侵入了她的花房内,慢慢的转动挑拈,而且那两片温热的东西也传来了一阵的吸力,让她也忍不住的开始呻吟起来。

    前所未有的母女同欢和强烈快感已经完全的掳获了陈素卿和苏怡秀母女俩全部的身心,一次又一次的沉浸在欢爱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母女骑士的轮番上阵缱绻缠绵,潮起潮落,也不知道翻滚欢好了多少次,终于是把胯下郭毅强这匹强悍的‘种马’给暂时的征服了,累得他全身力量的集中地连续的颤抖,口吐白沫。

    郭毅强躺在中间同时搂着二个艳光四射的美艳母女花诱人的胴体,不断爱抚着她们的雪白娇嫩的肌肤,彼此感受各自的体温和温情。

    良久,郭毅强揉捏着母女俩的激情后而凸翘的粉红蓓蕾,笑道:“怎么样,舒服嘛。”

    经过刚才数次的巫山云雨后,母女俩好像完全抛弃了身份的束缚,乐于接受这样刺激、香艳,不顾伦理道德的三人行似的。

    苏怡秀沉醉地说道:“舒服,好舒服啊!”手不自觉的在郭毅强的胸膛不断的抚摸。

    陈素卿没有回答,以实际行动说明一切,献上鲜艳欲滴的朱唇,郭毅强不客气地吻住了她红艳欲滴的小嘴,恣意的品尝她的甜美。陈素卿先是本能的回应,然后热烈的迎合,在到激烈的纠缠,直吻到她快喘不过气来,郭毅强才依依不舍离开陈素卿那已经被他吻红的小嘴。

    一旁的苏怡秀看不过去了,撅起双唇往郭毅强的嘴边伸来,不敢厚此薄彼的郭毅强,亲吻住了她猩红的嘴唇,搜索纠缠着她的甜美滑腻的香舌,苏怡秀情不自禁地轻吐香舌,郭毅强含住咬啮着吮吸着,吮吸得她的香舌和津液横生。

    “哥哥,你不是要买手机嘛。”苏怡秀昂起头问道“怎么了。”

    “要不要我帮你买一台。”

    “你会买嘛。”

    陈素卿也深表怀疑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心想,你的手机还是我帮你买的,现在到好了学起人家来了,“你这小丫头片子不被那些奸商骗了才怪。”

    苏怡秀见最亲密的两人都不相信自己,小嘴噘了起来,鼓气道:“我是不会买,但我有高手在就行了。”

    “高手?”郭毅强疑问道“想知道是谁嘛。”苏怡秀歪着可爱的小脑袋问道陈素卿舒适的躺在郭毅强胸口,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就是虹虹嘛。”

    “妈,你怎么知道。”苏怡秀微微吃惊道郭毅强刮了下她的可爱的小瑶鼻,笑呵呵地道:“笨,你就虹虹一个好朋友,除了她还会有谁。”

    “你不给我有其他朋友啊!”苏怡秀不服气的哼声道“当然给了,但谁让虹虹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们首先想到当然是她。”郭毅强笑着解释道苏怡秀这才转颜笑道:“原来你们是凭主观判断,我还以为你们知道虹虹在手机专卖店打工的事了。”

    陈素卿听了转过头望向同躺在郭毅强胸口另一侧的女儿,问道:“虹虹什么时候去的。”

    苏怡秀接道:“一放暑假就去了。”接着神情悲感地说道:“妈,你知道她家情况的,如果虹虹不努力打工,学费都成问题。”

    郭毅强想起蓝月虹的家庭情况,不解道:“虹虹家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苏怡秀便把蓝月虹家的基本情况向郭毅强道明,原来这都是蓝月虹的父亲造成的,本来一家三口过着不愁吃、不愁穿的小康之家的生活,可就在几年前,蓝月虹的父亲交友不慎染上了毒品,欲罢不能的他,为满足吸毒需要,是把家里的钱财都耗光了,后来还把家中的所以值钱的东西包括房子都加以变卖来换取一时的需要,最后是家毁坏人忙,钱没了,难以忍受毒品折磨的他选择了自杀。人死了就算了,可还害了虹虹母女俩,原来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为了满足日渐增大的吸毒量,还跟一些朋友和高利贷借过一些钱财。

    以致到现在为止,她们母女俩平时努力工作的报酬,除去日常开销之外,还要偿还欠下的债务。日子本来就不好过的她们,那更是雪上加霜,而且虹虹的妈妈袁雪梅学历又不高。平时只能做作临时工和钟点工,所以收入不是很高。

    郭毅强自从见了蓝月虹住的地方就知道她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现在听苏怡秀这么一说才明白造成这样的原来是他那不成器的父亲。对于她们母女俩能在如此艰辛之下还维持着这家,深表佩服和敬重。

    苏怡秀向郭毅强述说完,转颜道:“我们不说这个,还是说会手机的事吧!”

    郭毅强也同情她们母女的遭遇,可从她们的强烈的自尊感来看,她们不需要同情,需要的只是理解、鼓励和支持。“手机只要普通的就行了,价钱当然不要太贵的。”

    “放心,你就交给我吧!保证请虹虹帮你挑个性价比最好的。”

    郭毅强微笑道:“行,你看着办,反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接着淫笑道:“老婆们,春宵苦短,我们还是来做爱做的事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