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一章 众女审问

    午饭后,郭毅强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在一台公用电脑上看一下今天的股市、外汇的走势,就被关系以阮晓珊和夏思语为首的几女围在身后,关了他的电脑,把他的椅子转了过来,一副开堂公审的架势,其他的同事则是旁听人员。

    “小强,我怎么觉得你病了几天,却有很大得变化啊!”阮晓珊一眼不眨的盯着郭毅强,笑嘻嘻地问道郭毅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有啊!”

    “当然了,你没注意到嘛,不过我们不是说你的样子。”

    郭毅强不解道:“那你说什么,不就是感冒发烧几天嘛,这很平常的事,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嘛,还发生变化?”

    夏思语莞尔一笑道:“当然画有了,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先不说你感冒发烧回来精神焕发,没有一点的大病初愈萎靡不振的样子。就你那个对人处事的态度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气质也跟眼前不同了。”

    郭毅强也感到自己有很大变化,但他却想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看的,恰切地说是想通过她们了解自己的变化对她们来说是好是坏,笑哈哈地问道:“不会吧!我怎么跟以前不同了。”

    曾玉兰不理他的问话,而是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小强,我们是不是朋友。”

    郭毅强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然是了。”

    “那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郭毅强已是今非昔比了,说起慌了那是面不改色,心不加跳,“当然了,要不你以为我好好请假干嘛啊!”同时心里却在安慰自己说,这是善意的谎言,不能说是骗。

    夏思语唇边含笑道:“可我怎么看你都不像生过病的样子啊!”

    郭毅强笑了笑,口中说道:“我的身体棒的很,恢复能力强,这种小病当然没多大影响了。”

    “是嘛,既然那么厉害,那怎么好好的生病了。”阮晓珊紧盯着他问道郭毅强感觉此时就像被审问的犯人一样,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问题也一个比一个尖锐,好像非得逼问出些什么来,她们才高兴似的,可事实是自己还真的隐瞒了全部事实。“生病这事,谁也说不准,可能是周末的晚上洗冷水澡太晚了。”

    曾玉兰趁机问道:“你住那啊!怎么没热水。”

    “就是,电话你又说没有,现在连热水也没有。”夏思语附和道郭毅强在思索着要怎么回答她们地问题才好,呵呵一笑答非所问道:“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你不说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呢?”阮晓珊追问道“我住的地方很偏僻的。”

    “是嘛,那下次你带我们去你家看看吧!”

    这可把郭毅强吓了一跳,来我家开玩笑,那个瞎编出来家怎么可能去啊!自己住的地方更不能去了,灵机一动,为难地道:“你们还是不去的好。”

    “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曾玉兰马上接上道“就是,你说为什么不能去。”夏思语追问道郭毅强心想,你们这些女人还真是难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住的地方呢?不会是她们知道些什么了吧!应该不可能,自己又没露出些什么马脚,郭毅强反击道:“你们这么想去我家,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曾玉兰没好气地嗔道:“我们有什么企图啊!不就是关心关心你嘛?你这两天没来,我们作为朋友的当然是要关心你一下,可是你什么手机、联系方式都没。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不是没人知道了。”

    郭毅强感动的望着她们,现在他终于发现骗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欺骗别人的感情。那会让人有内疚感和心里负担。表面上微微笑道:“哦,可是我还是觉得你们不去的好。”

    “为什么”这下她们可都不悦了,换做是谁也会生气了,还说是朋友,结果说了老半天,住的地方不仅不告诉人家,还不欢迎她们去。

    郭毅强把心里早就想好的对策说了出来:“因为我跟人家住在一起,所以你们一群女孩子不太方便。”

    曾玉兰反应很快说道:“哦,你这家伙跟女朋友同居。”

    阮晓珊喃喃自道:“怪不得不告诉我们,原来是怕女朋友误会了。”心里听了感觉不是很舒服。

    “小强,想不到你小小年级就这么迅速了。”夏思语取笑道郭毅强暗想,你们还真猜对了,可惜没奖,哈哈大笑道:“错了,大错特错,我是和男的。”

    “男的,你该不会是……”阮晓珊退了一步,一脸吃惊的望着郭毅强,恶心似的说道郭毅强一片恶寒,晕倒的心都有了,摇头叹息道:“你们的思想也太不纯洁了吧!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是跟朋友一起住,再说我们也不是住一个房间啊!”接着又道:“好了,不跟你们说了。”转身去开启电脑开关,想借机打消她们追问自己住处的念头。

    她们可没想过就这么简单的放过郭毅强,刚才只不过是做作来的,再说就算曾玉兰和夏思语会不知道他的性取向,阮晓珊可是亲身检验过的,很明确的知道郭毅强是喜欢女性的。

    “别忙着,你还没说你家住哪啊!”夏思语定住他的转椅,道“不是跟你们说去我家不太合适了嘛。”

    “我们没说要去你家啊!只不过要你把家庭住址说一下而已,这样下次你有什么事的时候,我们也方便去看望你。”

    郭毅强算是服了她们,同时对她们的关心很高兴,要不是对她们还没什么想法,郭毅强还真想吃了她们。真实住址是不能说了,捏造的当然也不行了,要不然真有那么一天杀了过去,发现了事情,哪还不被她们宰了,是进没的进,退没的退。

    郭毅强的沉思,她们却以为他是为难,觉得住的地方太过于简陋,不好意思让她们知道,毕竟电话都没有的地方也好不到那里去。

    还好善解人意的曾玉兰给他出了给折中的方法,“小强,我看你还是买台手机吧!现在的手机又不是很贵,你随便掏出半个月的薪水就行了,要是真的不够,我可以借给你先。手机的方便性和实用性我就不说了,有什么事大家也方便联系。”

    这还真是个好主意,郭毅强是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这可是打消她们想知道自己住处念头的好方法。

    结果她们也不在继续追问郭毅强住处了,话题换成了推荐他买什么手机好了。一下子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的品牌型号,把郭毅强听的是脑都涨了。最后到了下午上班都没有得出个结论,要么太贵,要么太丑,什么功能不全,品牌不好,要支持国产,把郭毅强这个真正的使用者都抛到一边,完全忘了当事人的取舍。

    晚上回到家郭毅强把午间发生的事向她们母女说了一遍,想知道她们是怎么看的。苏怡秀听完,小嘴噘了起来,说道:“哥哥,她们对你还真不错啊!”

    郭毅强嗅了嗅,正近八百地问道:“卿姐,你闻到了没有。”

    正在想问题的陈素卿听了,深深地闻了下,在确定没闻出什么,才疑惑道:“没闻到什么啊!”

    “醋味,你没发现嘛!”

    苏怡秀一听,擂打起身旁的郭毅强,娇嗔地:“谁吃醋了,你乱说。”陈素卿这才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苏怡秀不依的埋头在同坐一张沙发的陈素卿怀中,娇声道:“妈,你也笑我。”

    郭毅强看着他那娇憨动人,像一朵含苞初放的玫瑰花般娇艳可爱样,欢愉地笑道:“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不打自招的。”

    “哼,你还说,妈,你要帮教训他。”苏怡秀羞红了脸,不敢抬头看郭毅强。

    陈素卿不帮反推卸道:“妈可帮不了你,你还是自己动手吧!”

    苏怡秀甩开陈素卿的怀抱,可怜兮兮地道:“好啊!妈,你有了情郎,就不理女儿了。”

    陈素卿望了郭毅强一眼,见他一脸嬉笑地看着自己,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反击道:“他还不是一样是你的情郎。”

    苏怡秀不认输的反唇相讥道:“你可是一家之主,人家的大老婆,你就不能说她两句嘛?”

    陈素卿忍不住拍了下苏怡秀的小翘臀,啐道:“死妮子,乱说什么。”敏感点遭袭的苏怡秀‘嗯’的一声叫了出来。

    郭毅强兴致勃勃的看这母女俩在哪为了同一个男人的自己拌嘴,陈素卿动手把苏怡秀的臀部轻打的臀波荡漾的美景,在配上耐人寻味的呻吟声,看的他是淫性大发。

    被妈妈当着既是自己情郎又是妈妈爱郎的面拍打自己小PP,而且还不知羞的叫了出来的苏怡秀脸腮红艳欲滴,一直到了耳根,一双眼睛融融水闪,能照得着对面的影子,羞极而道:“妈,你这大老婆为了维护自己的丈夫,连是小老婆的女儿都狠心出手打了。”

    陈素卿被女儿说的不知是气红了脸,还是羞红了脸,娇声叫道:“你这死丫头,不知羞,什么都感说。”说着扬起巴掌,又想给她来一下。

    苏怡秀早知情形不对,跪爬着越到郭毅强的另一边,以他来做挡箭牌,示威性的朝陈素卿的方向做了做鬼脸,嬉笑道:“又打不到,有打不到……”

    陈素卿气急败坏道:“好,你等等别上我的床。”

    苏怡秀不当一回事地娇笑道:“好啊!妈妈想一个人独占了。”接着诡秘一笑道:“就怕到时候吃不消,要喊人帮忙。”

    陈素卿想到郭毅强的强悍之处,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可却不愿委服女儿的言词之下,“就怕某些人听的受不了会自投罗网。”

    母女俩越说越暧昧,情节也越来越火辣,听得郭毅强是心猿意马,欲念萌发,胯间的分身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雄纠纠气昂昂的竖立起来,挺翘在胯下,随时准备战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