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四章 薇薇之

    稍感口渴,想喝杯碧螺春的林巧仙,习惯性的拿起玻璃杯茶杯就往嘴边送,发现未有茶水进口的她,才想起郭毅强今天请假没来,一时没人泡茶的林巧仙,感到有些不惯,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郭毅强就好像是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一天没来就感觉不适。不知不觉间心里已经埋下了他的身影。至于这个身影是何等身份,林巧仙也还没能给予真正的答案。

    急于和茶的她,只好亲自动手了,好久没进过茶水间的她恰逢其时的在外门听到里面的人在说起陈素卿跟郭毅强有什么关系。处于好奇和想知道,林巧仙停下来了脚步,悄悄的站在门口,做起了不符合身份的事。偷偷摸摸的听取了里边的谈话。刚听完一个段落,被身后的一句,“林总”给惊了一跳。

    林巧仙当下顾作认真的看了几眼墙壁,心虚地掩饰道:“崔经理,你也来喝水啊!”芳心却有种做偷偷摸摸的事被人逮个正着的尴尬和难堪。

    崔美玲不知是真没看到还是装做不知情,盈盈一笑道:“是啊!小强今天没来,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

    林巧仙也因为崔美玲一句很简单的话,解除了面子上和心里上的窘迫,不管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她都很很感激崔美玲的,“是啊!我也是正因为如此。”

    里面的人,一听到外面两位话领导级人物的说话声,很快就来个鸟飞兽散的一个接一个往外跑,少不了点头哈腰的跟她们打招呼。胆大点的就继续留在原地,假作喝水泡咖啡的样子。

    林巧仙进去后没多作停留,充好自己的那杯茶后就匆匆离去,习惯她为人处事风格的崔美玲也没太在意。

    等林巧仙离开后,夏思语才着急得向正在悠然饮着一杯清水的崔美玲问道:“玲姐,刚才林总有没有听到些什么。”

    “能听到些什么。”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夏思语急的是猫抓般难耐,还留在茶水间的阮晓珊甜甜的娇声道:“玲姐,你就别卖关子了,你没看到我们心急嘛?”

    崔美玲转过螓首,拨弄了一下发梢,启颜笑道:“要我说也可以,但是你们要先把刚才说的事告诉我先。”

    被吃的死死的夏思语和阮晓珊为了想知道自己编排老总的事,有没有被林巧仙这为二把手知道,只能是屈服在崔美玲的淫威之下,三言两语简单的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

    崔美玲停完不确定地说道:“至于林总有没有听到我就不知道了,只能跟你们说,我来到茶水间的视线范围时就看到林总站在门口了。”不理会在判断是否谈话外泄的两女,往外离去。

    回到办公室的林巧仙靠在老板椅上,双手玩弄着玻璃杯,头脑想起了刚才听到的话语,暗笑道:你们肯定想不到小强只是简单的见义勇为帮了卿姐一场吧!可惜她也不知道自己也只是了解单方面的情况。

    望着桌上一份份的检查报告,蔡微微是傻眼了,可事实是如此,认真仔细的看了两遍的她,发现所有的报告都说明郭毅强是正常的,讽刺的是他的身体机能比正常人来还健康。要不是自己昨天亲自检查过他的受伤情况和今天亲自带他去检查,蔡微微还真怀疑自己的能力和医疗仪器来了。

    全部报告也没有说明郭毅强的身体机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自己亲眼所见一晚上就从车祸重伤恢复到常态,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就算是奇迹也应该有迹可寻啊!这完全是违反科学,违反常理,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现在蔡薇薇是急切的想知道。

    不管是医生的职业惯性,还是女人的好奇心,都让她急切的想知道事情的原委。不理旁人的招呼声心急火燎向郭毅强的病房所在走去。一时让那些医生护士们,纷纷猜疑出了什么急事让这个素来沉着冷静的院长都行色匆匆了。

    来到病房外,蔡薇薇才停下脚步,暗作思考,自己这么进去当面问他,他肯定会向之前那样什么都不肯说,要怎样才能让他开口说实话呢?思量了半天,蔡薇薇也想不出个突破口来,救人还说在行,让人开口说话是委实没那个能耐。想不出对路来的蔡薇薇,只好以见步行步为出发点。

    躺在病床上倍感无聊的郭毅强,突见美女熟妇院长到来,这让郭毅强是马上来精神了,嬉声问道:“院长大人,是不是我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蔡薇薇很和气地笑道:“小强是吧!”郭毅强点了点头,她接着又道:“我和素卿是很要好的朋友,你跟秀秀一样喊薇姨就行了。”

    郭毅强一下子被她搞糊涂了,不明白上午还是一副冷言冷语,不太注重他美女熟妇院长,下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美色当前的郭毅强没多作细想,真挚地对蔡薇薇说道:“可我怎么看都不觉你的样子像阿姨啊!”见蔡薇薇表情有异,才笑着说:“你最多像我姐姐。”

    女人有那个不喜欢听称美之言,特别还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称赞,听到郭毅强变相的说她年轻貌美,这让生性冷淡的蔡薇薇笑映桃颜,芳心一片随春动,对郭毅强的态度也有了改观。奇怪的是她反而一点也没觉得郭毅强油腔滑调,花言巧语,“油嘴滑舌的,怪不得秀秀被你骗的团团转。”

    郭毅强打蛇上棍地接上道:“薇薇姐,你可不要冤枉我。”

    蔡薇薇啐了一口,娇嗔道:“我有冤枉你嘛,没见上午秀秀那么着急你的身子嘛?”

    “你说这个啊!我怎么说也是秀秀的救命恩人,人家关心我有什么好奇怪的。”郭毅强不露声色的慌道“可怎么看都觉得你这么一救,就把秀秀的心俘虏了。”蔡薇薇顺势坐在郭毅强床边的椅子上,巧笑道郭毅强装作一脸茫然地道:“是嘛,我看是薇薇姐你想太多了吧!”接着又道:“你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谈这个才来的吧!”

    蔡薇薇没能看出郭毅强的破绽,不过见他很自然的转移话题,心里暗骂他滑头,可为了想法设法的得知他为什么会在一晚上时间里好的那么快,巧笑盈盈道说道:“哦,不是,是报告出来了,我特意来通知你一声。”

    郭毅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心急地问道:“情况怎么样。”

    “所有的检查都证明你是正常无事的。”

    郭毅强一听高兴极了,一个人住院没什么事会比听到这个消息令人振奋,“那我可以办出院手续了吧!”

    “不行。”

    “为什么”

    “我觉得还是留医观察几天好一点。”

    “有那个必要嘛”

    “当然有了,你一下子好的那么快,说不定还会有什么隐疾没被发现。”

    “这么说你是不相信你自己医院的能力了。”郭毅强是心急的回家享受母女俩的风情,可不管蔡薇薇有什么想法蔡薇薇见郭毅强态度很坚决似的,要是被他自己一走了之了,那自己的疑惑找谁去解。对于郭毅强质疑医院的能力,她也没太在意,“当然不是了,只是我身为你的主治医生,觉得有必要这么做。”

    看这特护病房的一天的费用也应该不菲,用不是卿姐认识她,郭毅强还真怀疑蔡薇薇这个院长是为了医院赚取高额的费用。有什么目的让这位被卿姐喻为国内最年轻的脑科专家美女熟妇院长这么做呢?

    郭毅强思索了片刻,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她迫切的想知道自己是怎么以惊人的速度恢复过来的。看来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可这留院观察的事,只要她跟卿姐那么一说,相信以卿姐对自己的关心,肯定会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以她的聪明不会想不到,那又为什么还特意来找他呢?或许她是觉得自己这个当事人比谁都清楚吧!

    对于美女,又是卿姐的朋友,郭毅强也不太好不给一点面子,“这样吧!我最多留一天。”

    “不行,要两天。”蔡薇薇看到不在那么坚决,有商量的余地,当然是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了。

    “一天”

    “两天”

    “要不我马上自己办手续走人。”郭毅强抓住蔡薇薇有求以他的心里。

    “那你要尽可能的配合我。”蔡薇薇退而求次的要求道郭毅强保留道:“我尽力吧!”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蔡薇薇是旁敲侧击想从郭毅强的口中得知尽可能多的信息,郭毅强不为美色所迷,曲意逢迎的说些不着边的话。最后,应为有急症病人蔡薇薇才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郭毅强算是明白了蔡薇薇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转变的那么快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从自己身上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候了一下午的郭毅强终于是迎来了绝色母女花,喝着她们带来的火候十足的爱心鸡汤,感觉就想是被幸福包围了一样。余下的时间里是享受着母女俩的艳福,虽未得真正的销魂一场,但上下其手,缱绻缠绵,大吃豆腐是享之不尽的。

    母女俩本意是想留下来陪郭毅强的,但郭毅强不忍她们太过于劳累,昨晚已经够她们受的了,今天一天又为他忙来忙去的,而且陈素卿明天还要上班。所以郭毅强硬是忍着长夜漫漫,无人陪伴的孤寂,打发她们回家去。

    在劝说之下,母女俩才应承了,对于郭毅强的心疼,她们的芳心甜甜酥酥的,对于心爱的男人的关心都很受用,约好明天再来看他和接他一起出院。再三的停留后,三人才在情深深,意浓浓的氛围下,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精神十足的郭毅强躺在病床上,双手枕头的看着无聊的电视画面,一直毫无睡意的他,不禁的想起昨晚的成熟美艳的赵秀敏会不会再次出现。到目前为止好像除了知道她姓氏之外,其它的是一概不知。人家的美妙的身段已经享受过了,却连个基本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男人也做的太失败了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