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三章 关系遭疑

    苏怡秀见自己的母亲只顾着跟老朋友聊天,把她好来此的目的都好像忘了似的,硬生生的把他们两小晾在一边,禁不住插言道:“妈,薇姨,你们还怕没时间叙旧嘛?现在还是办正事要紧。”

    陈素卿后知后觉地呵呵一笑道:“对了,薇薇你先看看小强的情况在说吧!”让开路请蔡薇薇走上前。

    蔡薇薇微微一笑道:“那好吧!要不然秀秀还怪罪起我来了。”

    苏怡秀娇声道:“我哪有啊!”

    蔡薇薇捉狭地望着苏怡秀笑道:“没有啊!你不是怪我不先给你救命恩人检查嘛?”

    苏怡秀脸一热,急忙把头撇门过一边,娇嗔道:“薇姨,你取笑我,我不理你了。”

    蔡薇薇恢复了冷冷的表情,正色道:“好了,不开你玩笑了。”接着又道:“我还是先看看病人的情况吧!”

    她身后的小护士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做好自己本分,在医院的第一把手面前可谓是循规蹈矩,就算蔡薇薇在聊天,她也是维持着护士的职责,安守本分的站在身后。而在听到蔡薇薇做正事,她也丝毫开什么小差,紧随其后来到郭毅强的床尾。

    蔡薇薇走到郭毅强跟前,看这散落的各种医疗器具,渐渐的眉头紧锁,表情认真专注地细看了一阵,接着口气略显生硬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郭毅强骤然从遐思中惊醒,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真实情况就是他本人也还是模糊不清。说谎吧!又不知从何说起好,只能愣愣地望着蔡薇薇。

    陈素卿才思敏捷地接上反问道:“薇薇,不知道赵护士是怎么跟你说的。”

    翠微居出品www.cuiweiju.com蔡薇薇回忆道:“她只说你急着找我,我问她知不知道什么事,她就简单的说了一下病人情况。”接着又道:“要不是我知道她的为人,我还真不敢相信病情会有那么大的转机。刚才亲眼所见更是让我吃了一惊。你们谁能跟我说说一晚上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她问起昨晚的事,当事人的陈素卿母女立刻面若桃花,一下也被问住了,还好另一名肇事者挺身而出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早上醒来就成了这个样了。”

    蔡薇薇不相信的看了看三人,察颜观色的能力她还是有的,陈素卿一闪而过的异样是没看见,但她却从人生阅历浅薄的苏怡秀的身上看出病人恢复的这么快是另有隐情,只是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而已,到底隐瞒了些什么呢?能让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至少表面看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了。

    陈素卿为骗最好的朋友,而心生内疚,可这事是不骗不可,为了打消她深究下去的念头,陈素卿岔开话题道:“薇薇,你还是先检查一下小强的病情在说吧!”

    蔡薇薇心知现在问起他们是肯定不会回答了,可人奇迹般的病例,对她这个脑科专家来,那个吸引力是不亚于吸毒者对毒品热爱,如果不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肯定会寝食难安,还好现在病患者就在眼前,她就不信把他各种仪器扫描检验一下会得不住结论。“这表面上看不出来,要彻底的检查一边才知道。”可怜的郭毅强还没当成小白鼠,就先当了一回检验品。

    陈素卿不假思索的同意道:“是要认真的检查一遍才能放心。”

    蔡薇薇心急地说道:“哪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先办手续,我帮你们安排一下。等等我就让小灵来带你们去。”说完急不可待地想去安排,心中那个急啊!比起他们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在他们眼里,是觉得她这个朋友实在是不错,却不知她是心怀鬼胎,陈素卿叫住道:“薇薇。”看着蔡薇薇发来询问的眼神,陈素卿望了名叫小灵的护士一眼,稍有微词地说道:“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白灵很识趣地抢先开口说道:“院长我先出去准备一下。”见蔡薇薇点了点头,而陈素卿给予她不好意思的眼神。

    见白灵离去后,陈素卿才摆脱地说道:“薇薇,我想请你帮多个忙。”

    “什么事你就直说吧!都跟你说别跟我客气了。”

    陈素卿望了郭毅强一眼,道:“我想请你把小强的情况保密。”

    蔡薇薇若有为难看了一下三人,道:“我尽力吧!你知道的昨天有很多医生护士都知道了他的情况,而今天突然生龙活虎的出现,要一点风声都不露,还真有点难度。”

    苏怡秀大罐迷汤抓着蔡薇薇医生大褂摇了摇,嗲声撒娇道:“呃……我知道你行的薇姨,你可是一院之长,你说的话谁敢不听啊!”

    翠微居出品www.cuiweiju.com蔡薇薇无力摇头叹息道:“知道了,我的小乖乖,你就别摇了,再摇下去我可就要脱臼了。”

    苏怡秀听到蔡薇薇答应后,马上换了一种表情,高兴的踮脚尖波了蔡薇薇的貌美如花的脸颊一下,娇道:“我就知道薇怡最好了。”

    接下来一上午的时间,郭毅强是受尽了折磨,从上到下的被彻底的检查了一遍,什么核素检测,脑电图,CT,MRI,B超,X光胸透,验血验尿,差点没抓他去儿科,妇产科了。

    顶着空腹,一上午下来是疲惫不堪,懒洋洋的回到特护病房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狼吞虎咽般的吃着陈素卿买回来的快餐。要不是医生说大病初愈不适合暴饮暴食,郭毅强饿的还真想连续吃下几个快餐。

    带着四分饱的五藏庙无聊的躺在病床上,按着手中的遥控器。陈素卿母女俩都回去了,一方面是想帮郭毅强做一些补身的靓汤,另一方面是回去换洗一下衣物,女人嘛,一天没换衣服洗澡都大感不舒服,更不要说在经过一晚的奋战了。

    为了自己的洁净,母女俩是豪不心痛的抛下孤单一人的郭毅强了,或许暂时的分开也好让大家理清以后要面对的身份。

    话说另一头的公司,在中间休息的茶水间内,众女都在纷纷猜测郭毅强为什么好好请假。

    阮晓珊当仁不让地的叫喊道:“这个死小强啊!手机又没个,就是连家里的电话也没交代出来,让我们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行。”

    曾玉兰还在气阮晓珊和郭毅强串通一气不把那天早上发生的事告诉她,“你要是担心他,就去找人事部的崔经理问一下嘛。”

    阮晓珊一听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般叫道:“我哪是担心他。”

    夏思语皓齿嫣然,笑道:“兰兰,就算她不说那天早上跟小强发生的事,你也用不着那么老是针对着她啊!”接着又道:“该不会是你对小强也有什么企图吧!”

    翠微居出品www.cuiweiju.com这下曾玉兰也惶急辩解道:“思思你乱说什么啊!我是就事论事而已。”

    “真的嘛。”

    “当然是真的咯。”

    接着夏思语又一副暧昧的神情望着阮晓珊,“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阮晓珊心慌地说道燕菲影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最近一段时间老拿郭毅强来说事的好姐妹三人,旁听的孙兰娟开玩笑般地说道:“你们说陈总是不是跟小强有什么关系啊!”

    一下子大家都不解地盯着她看,“你们哪是什么眼神啊!我也只是猜猜而已嘛。”害怕她们不信似的,接着又道:“你们想想,今天陈总也不是恰好不在嘛。”

    曾玉兰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说陈总外出见客了嘛?”

    “见客,我觉得就不像了,要不然雯姐怎么会没去。”

    经她这么一说,大家也觉得奇怪,正好这时陈素卿的特助柳如雯端着茶杯走了进来,一群八卦的女生们,忙把她请到茶水间的桌旁坐下,柳如雯一下被热情的众女给搞糊涂了,不过她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至理名言,想从柳如雯口中获取信息的她们,是又斟茶又递水的,把她是服侍的是周周到到。

    柳如雯不待她们发言,抢先说道:“说吧!有什么事。我事先说明,徇私枉法的事就别找我了。”

    “雯姐,看你说的,我们有你想的那么差嘛。”曾玉兰走到柳如雯伸手,扶着她的双肩微微一笑道“就是啊!雯姐,你想想看我们什么时候找过你谈私事了。”阮晓珊附和道“那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夏思语嘻嘻笑道:“是这样的,我们想问你一下小事。”

    孙兰娟接着问道:“雯姐,听说陈总今天外出见客了,那你怎么没去呢?”

    柳如雯初时见她们神神秘秘的,还以为有什么为难事,谁知却问出这么无聊的事,哎,这群小女生啊!八卦到连老总的事都想知道了,“你们问这个干嘛。”

    曾玉兰娇道:“雯姐,你就先说嘛。”

    “就是啊!这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事。”

    翠微居出品www.cuiweiju.com柳如雯受不住一帮人的软磨硬泡,抬手示意她们噤声,“行了,我怕你们了,说还不行嘛?我也不不明白陈总今天怎么好好突然要见客,记得日程安排上今天没外出见客这一项,而且她也没跟我事先说明,直到今天早上上班林总蔡跟我说,这我才知道。”见众女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柳如雯禁不住问道:“你们还没说问这个干嘛。”

    燕菲影在一旁好心说道:“她们说小强和陈总同时没来会不会有什么关联。”接着又道:“雯姐,你不必理她们的。”说完却见柳如雯同样是若有所思的样子,燕菲影不禁的感到差异了,难道其中还真有什么不为人知关系。

    柳如雯经燕菲影一说,不由得想起有好几次见郭毅强清洁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是干净整洁,根本是没动过,那么大半个小时的在里面干了些什么呢?这不得不让她猜疑陈素卿和郭毅强真如她们说的那样,要不是顾忌总经理的关系,柳如雯还真的想把自己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这么多年的特助也不是白当的,知道什么事是可以说,什么事是不该说。要是现在这种场合编排自己的顶头上司,被有心人听到了,传入陈总耳中,那还不怕被她给你小鞋穿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