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异香之谜

    苏怡秀见赵秀敏走后,才呼了口气,庆幸没被护士阿姨发现点问题,可陷入爱里面的她,没注意到现在他们的情况很不妙,先不说病人没躺在病床而是躺在沙发上,再就是昨天还重伤的人,今天却纱布全拆了试想一下以特护的角度来看,她会毫无所知,就算什么都不知道,那也不会一点也不关心病人的情况。另一方面就是赵秀敏还知道带了一套病服过来,这完全可以猜的出来她是知情的,再则收拾床上用品的她会看不出个中的问题。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苏怡秀都一概不知,这也难怪她的,换做其她人在遭遇如此荒唐之事,并从获至爱,而且还答应母女共侍一夫。初经开发的娇躯还被如意郎君拨弄的情迷意乱,最后突然被人惊吓一番。在这种情况下,她那还能头脑清晰反应灵敏的分辨问题。

    陈素卿凤目怒瞪着郭毅强,把手中的病服扔了过去,娇嗔道:“还不赶快把衣服穿上。”说着转过身去,不敢去看郭毅强那充满男性魅力的强健躯体。芳心却为他刚才对她们母女同时下手感到生气,但更多的是莫名的刺激和快感。

    郭毅强听话的穿好衣服,走到陈素卿的身后双手环抱住她的柔嫩的腰肢,深深的吸了一口熟妇的芳香,突然遭受侵袭的陈素卿,慌忙想拨弄开郭毅强的双手,换来却是更加用力的紧扣。斗不过他的陈素卿只好求饶似的说道:“弟弟,别这样,秀秀在看着。”

    苏怡秀不帮忙就算了,反倒是落井下石般嬉笑道:“妈,你当我不存在就醒了。”

    郭毅强亲吻了陈素卿的粉颈因一下,高兴乐道:“姐姐,听到了没有,秀秀都不吃醋了。”

    陈素卿不适应自己在女儿面前跟郭毅强亲热,更加不适应刚认定的关系,女儿的取笑,让本来就娇媚如花的容颜,羞涩的娇艳四射,美得不可方物,气急败坏地重重的捏了郭毅强的手背一下,趁他条件反射般的缩回去时,拨开双手逃离危险之地。

    郭毅强看这成熟美妇如少女羞涩般跑跳开,弱不胜情,柔情万种,又不失成熟美妇特有的高雅端庄的气质,暗自感叹自己多么的幸运能拥有如此美人,除此之外最大的幸福就是还能享受齐人之福,同时让所有人嫉妒的是她们还是一对绝色母女花。

    郭毅强知她在女儿面前脸薄,也就不再紧追着不放,现在大家的关系还处在磨合期,郭毅强可不想因为一时太过火而把之前的努力都成了前功尽弃。注意到时间已经八点半了,今天是上班时间,现在去肯定已经迟了。

    陈素卿一眼就看出郭毅强的心思,这小冤家刚才还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一下子又变得正经八百,想起工作来了,“你啊!别想那么多了,安心得养病吧!等等我打电话帮你请假。”

    “那姐姐你呢?”

    “我也请一天假赔你们,你现在的情况也不知是好是坏。”

    苏怡秀也关心地问道:“是啊!强哥,你现在有没有感到不适的地方。”接着又道:“妈,要不我们马上找医生来给强哥检查一下。”

    陈素卿早想这么做了,但又怕郭毅强异于常人的恢复速度会引起众人的关注,所以她现在想等好友蔡薇薇前来再说,毕竟人家是一院之长,同时又是自己多年的好姐妹,说话也方便点,也可以起到隐瞒郭毅强的状况的能力。“我想等你微姨来了再说。”

    接着拿出手机拨通林巧仙的电话,没几下电话就通了,“喂,巧仙啊!现在到公司了没有。还没啊!跟你说件事,我今天要出外见客,所以可能不到公司。哦,那有什么急事麻烦你处理一下。对了,还有就是小强昨天跟我请假,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所以今天卫生可能要叫清洁公司的上来处理了。嗯,就这样。”

    苏怡秀一想就明白母亲的意思,强哥的情况确实是太惊骇世俗,如果被外人道知,就算不被当成小白鼠来研究,也会成为焦点人物,这不是她们所愿看到的。“对了,强哥你现在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郭毅强边听陈素卿讲电话,边伸伸腰,踢踢腿,晃晃头,自我感觉了一下,摇头道:“没有任何的不对劲的地方,感觉身体比以前更好一样。”

    陈素卿恰好讲完电话听到郭毅强话,沉思了一下发现女儿苏怡秀的目光,两人对视了片刻,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对郭毅强昨晚香艳而又奇怪的举动很是费解,陈素卿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你对昨晚发生的事还有映像嘛?”接着怕郭毅强误会,又道:“我是说你那不寻常的举动,不是其它的……”而苏怡秀则把昨天医生对他身体的状况向起说明。

    郭毅强这次没取笑陈素卿意思,毕竟关系到自己的身体,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那还怎么享受母女花呢?听完苏怡秀的话是大吃一惊,原来自己昨天是伤的那么重,而且还有生命危险,差点就远离人世的郭毅强想起昨天的车祸就心有余悸,要不是自己的救的及时,苏怡秀早就香消玉损,消失在卿姐、秀秀眼中。‘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这种感受还是不要轻尝的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郭毅强一边细细的回想了昨夜的情景,一边喃喃的把自己头脑中所知不多的画面一一说了出来。

    陈素卿和苏怡秀听完郭毅强的述说是满头的雾水,到头来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狂性大发,索欲无度,像疯了似的在她们身上猛烈轰炸,肆虐驰骋,不知疲倦接二连三的在她们身上发泄欲火。把她们三人折磨的是死去活来,飘飘欲仙,欲仙欲死,翻云覆雨。

    现在陈素卿回想起来还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正常男人能做到的事,就算吃了什么要也没那么厉害,更别说还是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发生过。

    郭毅强现在也是对自己昨夜的表现是稀里糊涂的,除了对在她们三人身上驰骋无限的场面,脑中还有些模糊的影像之外,其它的好像毫无所知,仿佛在那一刻已经不是自己了一样。瞬间,郭毅强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自己从小修炼的内功心法,或许跟这个有关系,要不然除此之外没什么可以解释了。

    郭毅强试着运功,却发现身上以前能感受到那些所谓的真气,现在是空空如也,感觉就像从未练过似的,这让郭毅强吃了一惊,虽不怎么在意它,可再怎么也是练了十多年,而且前段时间还有了眉目,现在一下子荡然无存,还真有些不适应。难道全身的功力救了重伤之下的自己,所以现在才变得一无所有。可那自救的方式也太香艳了吧!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令他享受这齐人都无法享受的艳福。

    当然这都是自己片面的猜测而已,是真是假还未有定论,说不定自己体内还有什么特异功能还不成,感觉现在已经很好的郭毅强,没太在意功力全无的患得患失之感。于是便把自己的猜疑向母女俩说起。

    陈素卿和苏怡秀虽不太信这不切实际,有点虚无飘渺的东西,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也不是完全迷信的,还是有好多真谛的。武功真真假假谁又说的清呢?

    苏怡秀想起了心中一直存在的问题,那就是郭毅强身上的香气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强哥,你身上的香味儿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形成的。”

    这可把郭毅强问的丈二金刚摸不着头,不明白身上怎么会有什么香气,自己又不是女人,身上哪来的什么香水味,一笑置之地说道:“秀秀,你会不会搞错了。”

    不待苏怡秀回答,陈素卿接上道:“不会错的,我也问到过。”

    郭毅强见她们说的不假,抬起双手往自己身上认真的嗅了几次,结果却什么也没闻到,就是连昨晚激情后残留下的淫糜霏霏的气息也没有,自然的不在自然,“没有啊!会不会是你们身上的香气啊!”

    苏怡秀不相信的跑到坐在床边郭毅强身前,将鼻稍凑近他的身上各处,像小狗似的嗅来嗅去,差点就没把他的下身也放过,煞是可爱,不相信地自言道:“怎么会没有,之前明明闻到过的。”

    “那是什么香味。”郭毅强费解道母女俩顿时羞红了脸,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当然不是她们不想回答,而是那香味太羞人,让她们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郭毅强看在眼里,却以为她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气味,“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最后,身为母亲的陈素卿才站出来,含羞答答地说道:“那种香味不认同于任何的香气,闻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好像有……”郭毅强不解她说的好好的,突然不继续往下说了,陈素卿不好意思地望了女儿和郭毅强一眼,才接着道:“好像有提振情绪,带来欢愉、助性、催情的效果,让人闻到后,不自觉地想继续闻下去。吸入的越多,情欲就来的越快。”

    郭毅强愕然,不敢相信的望着母女俩,接着又有些兴奋,要是真如她们所说的那样,那以后不是有享不尽的艳福了,想到众多美女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场面,不由自主的淫笑起来。身旁的苏怡秀看了就有气,狠狠的捏了他腰部的嫩肉一下,醋劲之下的狠劲可不好比陈素卿娇嗔之下蚊咬般。

    清醒过来,发现母女俩都一副吃醋的样子,郭毅强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哈哈大笑,他高兴的样子把母女俩笑的脸脸相觑,大惑不解,莫名其妙看着当事人郭毅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