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母女相让

    “赵姐,还有就是小强的事也不要外泄,至于要怎么处理,我会和你们院长细谈。”

    一时之间还没明白陈素卿指的是什么的她,奇怪的望了郭毅强身处的地方一眼,然后才恍然大悟地说道:“放心,这样的事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却不知躺在沙发上的郭毅强差点就感动起身抱住她痛苦一场了,对于卿姐在这时候还能想到自己,对他作出的恶行表示过任何的怨恨之情。郭毅强暗暗的发誓,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们母女俩受到伤害,哪怕是神也不能。由此陈素卿在以后的众女站定了首席位置。

    回来起来此目的的赵秀敏,小心翼翼,断断续续地问道:“你们不会……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吧!!”

    陈素卿一听就知道赵秀敏担心的是什么,不由得轻轻一笑道:“赵姐,你别担心了,我不会作出不理智举动的。”

    赵秀敏细细地看了看陈素卿亮说话时的表情,再确认不似说假时,才安心地说道:“那就好。”接着又似安慰又似劝说地道:“其实这也没什么的,毕竟生命比什么都可贵……”

    陈素卿笑而不语的望着她,赵秀敏被她看的很是不自然,到最后只能用一句话概括,“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

    “知道。”

    “那就这样吧!对了,要是他没问起我的事,你就不要跟他说了。不对,就算问起也不要说什么,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一样。我看当时他的模样,也应该不太可能会记得些什么。”越往下说,语气越是酸溜溜的陈素卿听了这话,内心也暗想,要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赵秀敏异样的口气她不是没听出,但自己的事都是问题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和精力去理其他的。

    “哦,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些床单、被褥之类的东西,等一下我会在八点正式上班之前过来收拾。”

    郭毅强望着赵秀敏离去的背影,心中暗暗下决定,我不会就这样弃你于不顾的。

    送走赵秀敏的陈素卿回到病床前,刚坐下就忽闻女儿睁开双眼,悄声喊了声:“妈”

    陈素卿娇躯一颤,接着尽可能的转作若无其事整理着额前的发梢,道:“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阵。”

    苏怡秀腰身稍稍一用劲,双手扶床想把平躺着的身子微靠在床头,小小的动作却换来下身阵阵疼痛酸涨,浑身酸麻酥软,眉头不禁皱了一下。陈素卿清楚的知道女儿此时的感受,别说她还是个刚结束处女之身的女孩子,就连她自己的也红肿疼痛。心中不由得怨恨起郭毅强不知轻重,可以当时情形来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从身下取出枕头放在床头,扶起苏怡秀让她能舒服的躺着,随着苏怡秀起身,盖在她身上哪薄细的被单也顺着滑了下来,一头披落的秀发如最高级的黑缎般柔软亮丽,瓜子脸儿轮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如灵峰秀峦般引人暇思,清丽脱俗的玉容,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圆润香肩下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更极力增加了荡人心魄的诱惑力,圆润娇挺的酥胸颤颤巍巍,雪白的深邃的小乳沟,十分诱人,而更要命的是香肩半露、酥胸半遮半掩,加上她清纯的面容,性感的身材,更是风情撩人,好不诱惑。

    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情欲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显得是那么的文弱娇怯,娇美可怜。让人不禁的想起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陈素卿难以启齿地说道:“秀秀……”

    苏怡秀打断道:“妈,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

    陈素卿知道女儿跟自己一样对昨晚发生的事都心知肚明,就算在初时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在经过郭毅强轮番驰骋之后,朦胧不知的意识早就回归了,只是当时情难自禁,或者更恰切的说是春情难耐。

    苏怡秀轻轻的按了按太阳穴,减轻一觉醒来的胀痛,在没发现郭毅强的身影后,向其妈妈发问道:“妈,强哥呢?”

    陈素卿发觉女儿醒来后,比自己想象中的冷静、理性、坚强,虽然对她来说是一个好现象,但内心深处却异常的难受,感觉女儿的一声幸福都好像毁以昨晚了一样,对于她没太在意自己,反而急切的想知道郭毅强的情况,让她一片感伤心酸,觉得自己就是罪人那一般,对不起疼爱的弄女儿,不忍去看她哪关切的眼神,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痛哭起来,以转头的动作示意出郭毅强的方向。

    苏怡秀爱恋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郭毅强,气宇轩昂,一表人才,英俊潇洒,浓眉大眼,鼻子比较挺,一头乌黑的头发又浓又密,眉宇之间却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逼人英气,棱角分明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渐渐的,苏怡秀美丽的大眼中泛起了迷离般的水雾,小脸上掠过一丝初为人妇的娇羞之色,脑海中显现出昨晚羞人的场面,自己在他身下承欢的快乐,眼眶中慢慢的泛起泪光,积蓄、顺着脸颊溢出来,心中有一种痛,也许是对不明不白失去人生中最宝贵的第一次痛,也许是有缘无份的不能跟夺取自己第一次心爱男人一起的伤。

    陈素卿看到女儿伤心的场面,心中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她要把同样是自己深爱的男人让出来,为了女儿的幸福,母爱的伟大,让她可以放弃一切。要是没发生昨晚的事,她还能厚着脸皮求取女儿对他们的原谅,可现在这些都只能当作是一种美好的想象。就算她现在还有那种想法,也没那个勇气和信心去面对受到伤害的女儿。

    现在她唯一能做得就是让出自己心爱的男人,同时也是女儿深爱的男人,现在陈素卿想来,觉得女儿跟郭毅强在一起才更合适,不管从年龄和心性,还是身份、容貌来说,他们都是在适合不过的一对了,更主要的是女儿深爱着他。虽不知小强的心思,但从平时的表现来说他也肯定是喜欢秀秀的。再算上昨晚发生的这重关系,更是锦上添花了。相比之下,自己的年龄、身份、地位都不相符合。

    “秀秀,妈要跟你说件事。”

    苏怡秀梨花带雨的望着陈素卿,不明白她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表情庄重,语气郑重地的样子。

    陈素卿避开苏怡秀的目光,目光闪烁的望着窗外的景象,道:“妈想让你和小强在一起。”说出这句话时,陈素卿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仿佛所有的勇气和决心都在一瞬间崩塌。

    苏怡秀不可置信地望着陈素卿,在确认她不是说假时,心思细如丝的她,当下就想透了妈妈这么做的原因和理由了。可是她不愿自己的幸福是靠牺牲妈妈的幸福来换取,不愿妈妈怀着愧疚和伤感来转让自己的爱,不愿自己拿她的第一次来交换爱、束缚爱。“妈,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陈素卿知女儿一时难于接受,可为了女儿的将来着想,还是要尽自己的努力去说服她,“难道你不喜欢小强嘛?”

    “我当然喜欢咯。”

    “那不就得了。”

    “那妈你呢?”

    “我……我什么。”

    “你就不喜欢嘛?”

    陈素卿避而不答地说道:“只要你喜欢就行了,你管妈怎么样。”

    苏怡秀紧紧地盯着陈素卿的眼神,说道:“难道妈就不喜欢他了,不再爱他了;难道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会安心的接受,会过的幸福嘛?你有没有想过我和强哥的感受,你知道强哥就会认同你这么做了嘛?”

    “或许你觉得这样做可以弥补我受到的伤害,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第一次呢?虽然我不太懂什么是爱,但我知道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不一定是天长地久的厮守。真心相爱的人并不一定能在一起,我最爱的,往往不能选择我,但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拥有——让爱的人成为生命里永恒的回忆。爱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拥有才是幸福。曾经拥有的也许会是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而我曾经拥有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昨晚发生的一切,这是我爱的见证,也是我爱的守护。时间虽是短暂,爱却是永恒。”

    陈素卿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简短的话,却换来女儿的长篇大论,而且说的还是头头是道,比去她这个过来人,对爱情的理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把她是说的服服帖帖,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最后只有用女儿说的话来回驳她:“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呢?”

    苏怡秀对于陈素卿无赖之举是深感无奈,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骄横地道:“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为了你好,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你不是最听妈话的嘛,你就最后听多一回吧!”

    “你不用拿话压我,总之这次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同你的做法。”

    “好,我也不管你认不认同,我只要说服小强就行了。”

    “强哥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你又怎么知道他不会听我的话呢?”

    “我就知道,因为她最爱的人是你。”

    苏怡秀的这句话差点就把陈素卿刚下没多久的决心给推翻了,“哪是之前的事,不代表以后也是。”

    “你怎么知道,以后他不会变呢?”

    “我就知道。”

    …………

    …………

    此时此刻的母女俩一点也不像是在商量、探讨什么大事一样,反而有点像被幼儿园的两个小朋友被老师当场捉到了在偷糖似的,相互推拖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