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七章 新的关系

    翌日,曙光初现,宁静的夜从沉睡中醒来,天微微亮,一缕阳光从窗口照进来,躺在郭毅强身上的赵秀敏微眯起眼,瞳孔在微光中逐渐适应亮度,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身下熟睡的身影,发现自己居然浑身一丝不挂的偎依在年轻男子的怀里,而自己却死死的抱住了他赤裸的胸膛,并且自己的与他的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晨勃起的庞然大物,正紧紧的深入到她的幽谷深处,硬梆梆地将自己湿润的谷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沙发上几缕未干的水迹映入赵秀敏眼帘,那是她从新获得欢乐的见证,赵秀敏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赵秀敏不由大羞和惊慌,抬头偷偷一瞥身下的年轻男子,见他还在熟睡,狂跳的心稍稍松了一些。由于他们的还结合在一起,赵秀敏只好轻轻的将他抓住自己玉峰的手移开,艰难的从对方身上下来,分身从幽谷中取出时的摩擦,又弄得她呻吟不止,特别是对方下意识的挺动差点让她不愿起身。

    当赵秀敏完全抽出来后,看到庞然大物上沾满了自己亮晶晶的玉液,阳光下上面闪烁的阵阵光芒。离去后赵秀敏感觉到幽谷中和心里空空地,很难受,幽怨的看了熟睡的男子一眼。巨大的分身又吸引了她的目光,以她护士的常识和见多识广来看,这是她是见过最大的,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之外。想到昨夜到现在都长眠在自己的体内,下身幽谷处又流水娟娟起来。

    良久,赵秀敏的目光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郭毅强的身体,发觉到自己还是裸身的她,惶急的捡起昨夜丢弃在地上的黑色胸衣、性感小内裤和粉红色的护士服迅速的穿了起来。幽怨看了让自己从获性福的男子一眼,为他盖上毛毯。

    临走时,还深深的望了一眼母熟睡在病床上的母女二人,心情十分复杂,想过去叫醒她们,却又没那个勇气去面对,只能暗暗的祝福她们。

    回到值班室的赵秀敏,很快就被一起在特护病房值班的同事之一肖艳丽追问道:“敏姐,你一晚上去那了。”

    心神恍惚地赵秀敏,不言不语的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肖艳丽看了不由得担心地拍了下她的肩膀道:“敏姐,你怎么了。”

    赵秀敏转颜故作没事地笑了笑,道:“哦,我没什么事。”

    肖艳丽怎么看也觉得赵秀敏肯定有什么心事,而且昨夜也不见她,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些事,要不然尽职地她是不会无缘无故失职的,“敏姐,你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先回家,这我看着就行了。”

    “我真的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肖艳丽见赵秀敏这么说了,也不好再继续说些什么了,不放心的望了她两眼,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写报告。

    呆呆的坐着的几道赵秀敏,模糊的画面闪过脑海,依稀想起昨晚事情发生的经过。记得当时自己还是主动的脱衣、迎合他的,完全想象不到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特别是对方还是一个年轻男子,比起自己的两个女儿来还小。为什么这能括不知耻,难道疯了不成。

    越想越不对的她,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那就是已经判定还为过危险期的他,怎么转眼间就变的龙精虎猛了,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猛,一晚上连御三女,差点让自己下不了床,身下还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想起三女,不由得想到还在熟睡中的二女,那超越伦理的关系,不知道她们醒来发现母女俩同床共枕的服侍过同一个男子会不会想不开,或者会对那名男子做出一些失常的举动来。心中担心之情是只增不减,越想越惊地她,嗖的一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只字未留的往郭毅强病房跑去。

    在赵秀敏离开不久,陈素卿也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旁,面带泪痕,眉头紧锁的女儿苏怡秀,昨晚的遭遇历历在目的重现在眼前,还没想怎么面对女儿的陈素卿,发现病床上根本没有郭毅强的身影,吓得她紧张的坐了起身,四处寻找郭毅强的存在,当看到他正躺在沙发上熟睡的脸孔时才安下心来,赤裸着娇软雪白的玉体,羊脂白玉的肌肤,雪白挺拔的乳峰,粉红娇嫩的,光滑平坦的小腹,丰满修长的玉腿,浑圆翘挺的美臀,芳草茵茵的沟壑幽谷。

    象牙般的洁白玉体在晨光的照射下,泛起诱人的光泽,可惜此时的郭毅强不能一睹美色。挺着高耸入云圆润莹白没有半点下垂的丰乳,一颤一抖的来到郭毅强的身前,柔情地探视了他一阵,在确定他只不过是处于熟睡中时,才放心的捡起四处丢弃的衣物穿了起来,名牌的衣服质量不存在着问题,没有被昨晚郭毅强大力的拉扯而破裂,不过变形是在所难免的。眼下无衣服可穿的她只能将就的穿上先,要不然被人发现了此中的情形就不好了。

    刚穿戴整齐,就发现房门被人推开了,惊的陈素卿大步跨上前去阻挡来人的更进一步迈入。房内有两个未着寸缕的男女不说,就是那些鱼水之欢过后激烈战场,还有床单上的残留着水迹斑斑的aì液,也不可被外人道知。

    挡在门口,发现来人竟然是赵秀敏,陈素卿一看见她,脑海中依稀的回想起昨晚在最后关头,好像朦胧的看到她的出现,才挽救难以在承受的自己,后面发生的事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可现在陈素卿也不敢确定昨晚自己看到的是非属实,不过在闻到赵秀敏身上传来那郭毅强身上才特有的异香和她的一声简单,但听在陈素卿耳中却是另一番深意的问话后,她才感确定昨晚她的出现是真的,“你们没事吧!”

    陈素卿羞意横生,丽姿天生的娇容闻言绯红,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好先把她请进来再说,赵秀敏来到能看到屋内的角度时,就不愿在向前走了,往里面瞄了一眼,见郭毅强和苏怡秀都还未醒来。

    一时二人表情的尴尬站着,内心焦灼不安的片言不发,长此下去对谁都没好处的二人,同时说道:“你……”“你先说吧!”

    心有灵犀般的说词,一下子把尴尬的气氛调节了,二人对视了一眼,讪讪的笑了笑,笑声虽有点苦涩,但听不出丝毫阴霾的存在。

    陈素卿表情一松,轻轻地咳嗽一下道:“还是我先说吧!”见对方点头认同后,接着才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赵秀敏没想到眼前看似柔弱的美艳妇人,会一下子就提出这么关键的问题来,表情无奈自嘲地说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把他当作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就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大家各过各的生活。”芳心深处同时感叹,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难道还告他强奸不成,这是根本不可能事,昨晚的情形连诱奸都算不上,只能勉强说是通奸。

    陈素卿闻言后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因为赵秀敏完全是一个受害者,在没有任何感情之下就被强行的发生关系,现在她不追究郭毅强对她犯下的罪行,反而是回避不做他想。可以说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

    陈素卿又那里知道,赵秀敏之所以这么说原因,完全在于她不敢面对郭毅强,更不感接受这一切,因为她怕自己会不可自拔的喜欢上郭毅强,喜欢他的强壮,宽广的胸怀,强健的臂弯,温暖的怀抱,深而有力的进入,欲仙欲死的感觉。谁说女人对他第一个男人都特别难忘的,现在的赵秀敏完全忘了抛妻弃女的丈夫是长什么样子,脑海深处只是在不断的浮现出郭毅强俊朗不凡的样貌。不敢多作深想的赵秀敏,强逼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收紧心神望着陈素卿反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谁都没注意到,沉睡中的郭毅强在偷偷的望向她们,在她们交谈之初就醒过来的郭毅强,一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她们,二是,想从她们口中听出些内心的想法来。在听到赵秀敏说把他们爱的经历当作是一场梦时,心中不知怎么的感到一阵不舒服,其实郭毅强自己也没发现在经过昨晚的事后,他的身体不仅起了巨大的变化,就是他的心性也同样有了很大的改变。要说以前是少年老成、乳臭未干、涉世未深、感情略显被动、不敢于争取的少年,那么现在他就是心智成熟、情情丰富、敢于争取的睿智少年了。

    怎么办,说真的,陈素卿也不知道该怎么,一方面是还没容她有时间多作思考,另一方面,她还真的是想不出该怎么处理母女之间和郭毅强的关系来。

    赵秀敏也看出陈素卿的无奈、忧愁、困惑,虽同样一夜同好与一个男人,但情形却大不相同,人家的女儿也有同样遭遇。母女同床,共侍一夫,这是一个噩梦般的伦理关系。不仅有违常理,而且被人发现了还会遭受唾骂。所以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和劝说她才好。

    半晌,陈素卿才对赵秀敏说道:“赵姐,请你千万不要让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赵秀敏明白的点了点头,就算陈素卿不说,她也不会让人知道的,再说她还是当事人之一,不管是为了谁着想,都是也不可能让这件事宣扬出去。

    陈素卿的本意是让她不要被人发现了郭毅强惊骇世俗,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外泄,关于昨晚发生的激情戏,她是完全相信赵秀敏不会告知她人的,因为不管是从她自身的角度还是医院的名誉来说,都可以判定,再则从简单的接触也看得出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将错就错,但对于郭毅强的事她还是觉得有必要强调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