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五章 意外惊变

    陈素卿避而不答,反问道:“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啊,暂时睡着了,看她的样子好像昨晚没睡过一样。”

    郭毅强和陈素卿听了心中一阵疼痛,充满了内疚和自责。四层的楼梯在转眼间就上完了,正当郭毅强以为已经到了时,却发现蓝月虹还带着他们往上走,在往上就是天台了,郭毅强满是不解的。

    郭毅强望着眼前一间才二十几平米左右的小铁皮屋,走进一看只见外间是一间烧火做饭的小厨房,外带一个小浴室,而锅碗瓢盆等餐具就摆在窗台上。可能陈素卿不是第一次来,或者是听秀秀说过了,所以对于眼前的景象并不感到诧异。而郭毅强也在一时的惊奇后,恢复了平静,暗想,要是自己没遇上卿姐,也可能跟眼前的情形差不了多少。看到眼前的情景时,陈素卿都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蓝月虹母女身上所背负的沉重的生活压力。

    “虹虹,你妈呢?”陈素卿在狭小的小屋内没发现蓝月虹母亲的身影“我妈做家政兼职去了。”必蓝月虹在忙活了一下,结果面带尴尬地说道:“阿姨、强哥不好意思,家里没多余的杯子。”

    蓝月虹的声音将郭毅强从莫名的思绪当中惊醒,忙婉拒道:“没事,我们也不渴。”

    还没容蓝月虹带陈素卿去找苏怡秀,就听到里屋吱的一声,从里面走出一个人。闻声而去的大家,马上看到苏怡秀走了出来。陈素卿忙激动的上前去抓她的手,可是却被苏怡秀甩开了,同时越过大家,望楼下跑去。

    郭毅强只好抢先一步追了上去,由于不熟悉路道,有几次差点失足滚了下去,相比之下,苏怡秀可谓是健步如飞。虽没追上她,但却没丢掉她的身影。

    终于走出了乌漆抹黑的楼道,追到离街道不远的地方时,意外发生了,一亮奔驶而来的小货车出现在正在过马路的苏怡秀眼前,眼看一颗年轻的生命就要陨落时,郭毅强却以常人不可答道的速度,抢先在碰撞的那一刹那把苏怡秀给推开了。

    刚走下楼的陈素卿和蓝月虹正好看到了郭毅强被撞飞的那一幕,陈素卿不可置信的高喊道:“不……”接着眼泪如瀑布般撒满了脸颊,发疯似的冲到郭毅强身躺之处,哑然失声的大哭起来。

    苏怡秀一时之间被突如其来的场面给震呆了,在那一刻她感觉人的生命是那么渺小,在一瞬间就可以被吞噬掉,吵杂声,惊叫声,痛苦声同时在她耳边回荡……,强哥因为自己遭遇车祸了,混乱的大脑神经发射出这个词……

    直到浑身是血的郭毅强从急症室推出来时,苏怡秀才急不可待跟她妈妈一起跑了过去,不断的叫喊着:“弟弟……强哥……”

    手术成功了,人救活了,可是还要看能不能过今晚的危险期,过了才算真正活过来了。从上午到夜幕降临,郭毅强还是没任何的反应,还好生命迹象没丝毫的减弱。单人豪华病房内,三个女儿神情各异,桌上纹丝未动的摆着四个盒饭。

    终于良久之后,陈素卿从痛苦的伤感和沉醉的黯然伤神中回醒过来,不在一眨不眨的紧盯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包扎的像木乃伊一样的郭毅强了,“虹虹,你先回去吧!要不然你妈会担心的。”

    “这……”

    陈素卿笑着说道:“阿姨没事的你放心,为了他也为自己,我都不会倒下的。”笑的是比哭还难看。

    “那要不要我再帮你们从新买些盒饭来。”蓝月虹看了看桌上冷冰冰的饭菜,道“不用了,我们暂时还不想吃。”

    蓝月虹不放心的递过手中的名片,道:“这是点快餐的电话好,二十四小时服务的,如果阿姨和秀秀饿了,可以打电话过去。”

    “谢谢你,虹虹。”

    蓝月虹望了眼表情如一的苏怡秀,叹了口气道:“那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陈素卿在蓝月虹离开之后,看着呆呆的望着郭毅强的女儿一眼,看着沉睡中的郭毅强,不由得掉下泪来,用她那充满爱意的手在他那带着氧气罩的脸上抚摸着。

    “弟弟啊,你要快快醒来啊!姐姐还等着你一起白头到老。”陈素卿对着昏睡中的郭毅强感伤哭道痛哭过后,郭毅强依旧是纹丝未动,也没有任何醒觉的迹象,陈素卿的伤心苦闷也仿佛随着泪水哭声而去了,恢复了女强人的本色。对于女儿的纹丝未觉,陈素卿狠下心搧了她一个耳光,用力的抓着她的双肩,沉声道:“秀秀,你醒一醒啊!你强哥为了救你已经成这样了,难道你想他醒来后看到你变成这样嘛。”

    深深的自责和追悔中的苏怡秀对于陈素卿的那一巴掌好像不是打在她的脸上般,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在听到自己的母亲说郭毅强会醒来时,神情才变得懊悔、痛心、难过,最后双手掩脸的痛哭起来,哭的闻之伤心,听者流泪,泪水唏哩哗啦的流个不停。陈素卿最后也忍不住紧紧的抱着女儿,泪流满面。

    良久,耳边传来苏怡秀沙哑的声音,“妈妈,强哥会醒过来吧!”

    陈素卿不容置疑的坚信道:“肯定会的,他不会丢下我们母女不管的。”

    苏怡秀抬头望着陈素卿,梨花带泪的喃喃问道:“妈,你肯定很爱强哥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了,母女只见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陈素卿点头肯定地说道:“是的,妈妈爱他就像爱自己的生命般。”

    听到妈妈勇敢的在自己面前承认了她的感情,苏怡秀反倒是没有了之前的怨恨和愤怒,仿佛什么都在车祸的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想在她唯一希望的是郭毅强快点醒来。“妈,相比之下,我就差多了。”

    “不是的,妈知道你也爱着小强…………”

    “妈,够了别说了,我有点饿了。”苏怡秀打断道陈素卿明白女儿是想放弃郭毅强来成全自己,可目前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既然女儿不想再说了,她也没那个心思去谈论了,“这些快餐早就冷了,要不要重新叫些来。”

    “不必了,将就吃点算了。”

    于是母女二人心不在焉,食不知味的吃着冷饭冷菜。结果吃没到一半,二人就放下手中的饭菜了。原来是敲门声的响起,打断了她们的用餐。

    只见进来的是年龄跟陈素卿相仿,穿着白袍和护士服的两位女性,陈素卿和苏怡秀显然是认识来人中的其中一位,二人随手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起身迎上道:“薇薇、薇姨,他怎么样了。”

    “等我检查了再跟你说。”蔡薇薇来到病床的跟前,仔细的观察了各种仪器一下,然后才道:“情况还不乐观,由于在车祸是脑部受到猛烈的撞击,造成脑实质内血管破裂引起出血,虽已经做过手术了,就目前来看,他还没过危险期。至于其他的就没什么大碍了,断了的几根肋骨已经接上了,也伤着肺腑。”

    母女俩听了心中一片失望,陈素卿神色微黯道:“薇薇,谢谢你。”

    蔡薇薇柔声道:“老朋友之间,有什么好谢的,再说要是你来了我医院不找我,你看我会不会找你算帐。”接着好奇地问道:“素卿,他是你们的什么人,怎么没听你说过的。”

    陈素卿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好谎言道:“他为了救秀秀才搞成这样的。”

    蔡薇薇不疑有它的点了点头,道:“那有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啊!”

    “他是孤儿来得。”

    蔡薇薇神色一愣,才同情地说道:“别太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好心会有好报的。”微微一顿,续道:“你们累了一天了,要不要先回去休息。”看到陈素卿摇了摇头,只好改口道:“那秀秀呢?要不要薇姨先送你回去,要不去我家也行。”

    苏怡秀黯然道:“谢谢薇姨,不过我想留下来。”

    看这母女俩一个样的蔡薇薇,只好叹声道:“那有什么事记得打我手机啊!”接着把身边的穿护士服的女子介绍道:“这位是特护区的护士长赵秀敏,今晚恰好是她值班,所以有什么事你们可以找她帮忙。”

    赵秀敏热情地道:“我的办公室离这不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

    陈素卿感谢道:“谢谢,麻烦你了。”

    送走了蔡薇薇和赵秀敏的二人,一言不发的分别坐在郭毅强的两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抗不住睡意侵袭的她们都趴在了病床前。

    过来巡房的赵秀敏见了不忍吵醒累了一天的母女俩人,只是轻轻的分别为她们盖上毛毯,细看了郭毅强一会,没发现什么异常后,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就在赵秀敏走没多久,郭毅强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首先空气中弥漫起丝丝的香气,要是陈素卿和苏怡秀醒过来的话,肯定能闻出那是发自郭毅强体内的。香气渐渐的浓烈,形成罩子般覆盖着郭毅强的全身。

    慢慢的全身上下的绷带粉碎脱落,伤口也自动得愈合起来,不久之后全身上下的古铜色肌肤就好像没受过伤一样,光滑、细嫩,充满的野性之美。这完全是郭毅强身体的异能和从小修炼的内功心法起了作用。

    奇妙的事发生了,毫无所知的郭毅强身上有一股热气在十二经络和奇经八脉中不断的运转,在全身百骸运行了十八周天,促使经络气血的畅通以修复着手上的五脏六腑,最后直冲脑门。

    当事人的郭毅强意识中只觉全身如火烧般的灼热,体内的血仿佛被烧沸腾了般,呼吸骤急,目光尽赤。真气在筋脉中横冲直撞,在体内越积越多,筋脉中的血也越流越急,最後仿佛要炸开了似的,汗如雨下,浑身肌肤如火一般烫,血液兽性沸腾.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