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一章 死缠烂打

    曾玉兰见阮晓珊一副思绪万千,神情略显紧张,似有难言之隐不想被外人所知的样子,从神态中可以分辨出她肯定不会道出来了,当事人又不是单单她一个,转而向郭毅强仪态万千的眯眯一笑道:“小强啊!告诉兰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郭毅强望着曾玉兰抚媚动人的微笑,顿时像是受到了迷惑般,不假思索地说道:“刚才珊姐她……”

    没容郭毅强继续说下去,阮晓珊冷哼了一声,把他给打断了,很是不解的郭毅强立刻感受到了阮晓珊制住和警告他不许说下去的眼神,为了进一步打消曾玉兰的念头,阮晓珊心生一计,轻声笑道:“小强啊!你不是说肿痛的脚要用冰敷一敷的嘛?”

    心思细密,反应很快的郭毅强想都没想就道:“嗯,我这就去帮你买。”说完头也不回望门口跑去,其实他是想假借这个机会,远离尴尬不安的场面,他怕夹在中间人难做。

    曾玉兰看着郭毅强离去的背影,轻笑一声道:“行啊!敢使开小强。”

    阮晓珊轻睨了曾玉兰一眼,各带刺般地说道:“比起某些人用美色诱人好多了。”

    曾玉兰当下就反驳道:“我这是合理的利用资源,再说对付小强还用得着美色的嘛,只要我细问一下,还不怕他不告诉我。”

    阮晓珊一听还真怕郭毅强口不择言的把自己为了报复他,而找到躲在女洗手间,想进行落汤鸡计划是却出来意外,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搞的自己成了这么狼狈。如果再把香艳的场面说了出来,那还不惟恐天下不安了,得在消息为走漏之前警告他一下才行。

    曾玉兰看到阮晓珊焦急不安的样子,越发的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正常的手段问不出,只好用怀柔的方式了,“姗姗啊!我们是好姐妹吧!”

    阮晓珊不解她怎么突然转变的这么快,扯到别的问题上去了,“是啊!”

    “既然这样,那好姐妹之间就不该有什么隐瞒的吧!”

    原来还是不死心,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法而已,一切以自身利益着想的阮晓珊是紧闭双唇,不做多说。

    曾玉兰加大砝码,装作痛心地说道:“你想想上个月,我的胸部起了疙瘩还不是告诉你了。”

    “那是你担心得了乳癌才让我帮你摸摸看的。”

    “去年跟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我还不是第一个告诉你的。”

    “切,那是你找不到倾诉的对象而已。”

    “那我小时候的糗事,初恋的对象,喜欢的什么样的男生,讨厌什么样的女生…………”

    阮晓珊听到曾玉兰为了知晓此时,而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就感到好笑,注意到已经有人开始走进公司了,“好了,好了,你说的事我可不想再听了,但如果你不介意说给其他人知,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曾玉兰望了一眼身后,留下狠话道:“死姗姗,算你厉害,我就不信小强也像你一样。”气冲冲的回到了前台办公处。

    走进公司大门的是投资部的江慧茵,一身的职业套裙,高挽的云缵,气质端庄,美貌文静,天鹅般的玉颈,肌肤白皙的如同象牙雕刻,美艳贤淑的丽人,雍容高贵的气质。酥胸美臀,气质高雅,摩登时髦,虽然三十了依然青春洋溢着性感,艳丽,一点也不亚于曾玉兰,放眼就望去就发现曾玉兰从里面走出来一副还未消气的样子,疑惑道:“小兰,一大早就噘着嘴,谁惹你生气了,是不是小强啊!”

    要是郭毅强听到了肯定会大呼冤枉,这也难怪她会这么问,换做是她人也会认定是郭毅强,谁让公司他是第一早上班的人。

    曾玉兰怕江慧茵错怪的好人,嫣然一笑道:“茵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生气是另有她人。”

    江慧茵听得心中暗暗奇怪,一大早的还会有谁呢?难道里面的还有什么人不成,拎着小包不解的往办公桌走去,走近一看才注意到早早的阮晓珊已经坐在其位置上了,笑着打了声招呼道:“小珊,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不像你哟。”

    阮晓珊不露声色的轻声道:“是啊!今天有点事,所以来早了点。”神情自若,好像刚才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似的。

    江慧茵满头雾水的会到了自己的桌前坐下,在电脑启动之余,细想道:有什么事让她这么早来呢?不会是为了跟曾玉兰吵架吧!她们二人之间十有八九的发生些什么矛盾。不然刚才曾玉兰怎么会气冲冲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可一大早有什么事值得大动肝火,不会是为了郭毅强吧!不像是,她们姐妹情深的,怎么会为了一个小男生吵架呢?认真的想想,就算她们姐妹气的再怎么厉害,也只不过是闹闹别扭而已,等她们气完了,又会恢复以常了。自己这个外人何必多作庸人自扰之事呢?

    郭毅强买冰回来时,已是过来上班时间了,因此办公室内是坐无缺席,不想太过张扬的他,只好转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阮晓珊面前,轻轻的把那袋冰放下。偏偏是不愿为,相隔而坐的孙兰娟注意到了郭毅强不同寻常的举动,立刻是煞有其事的样子,叫道:“小强送什么东西给姗姗。”声响虽不大,但却足够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

    郭毅强暗骂,就是眼尖、多嘴,就算看到了也用不着那么大声啊!还说的那么暧昧,这根本就是买嘛,怎么说成了送了。阮晓珊也是暗自咒骂她,瞪了她两眼。

    哪知孙兰娟却丝毫的不以为然,反到是喧声夺主般,抢先从阮晓珊台面抢过那袋冰,入手冰冷的感觉,让她为之一斗,差点没摔在地上,郭毅强忙出声道:“小心,别摔烂了。”

    孙兰娟捻着袋子,非常不解的望着郭毅强,道:“小强,你一大早的买什么不好,怎么偏偏买起冰来了,就算是简单的豆浆、油条也更能体现你的心意啊!”

    这话可更加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纷纷在猜想这冰到底有什么意义,可惜的是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另有三人是有不同的想法,近邻的燕菲影是奇怪,昨天还有争闹的二人,今天怎么突然变得比想象中的好了。据她所知,阮晓珊在昨天下班时,还恼怒着想怎么对付郭毅强。可一晚上的时间,关系却变的这么快了,难道他们私下解决了。

    周媚姌却以为郭毅强想假借送冰之意,来表示他想冰释前嫌的意思,对于郭毅强被阮晓珊吃的死死,暗暗偷笑,既没同情也没幸灾乐祸,只是单纯的觉得她们这样的玩闹很有意思。为枯燥乏味的办公室生活增添了一份乐趣,在死盯着电脑屏幕的同时,偶尔能得到一时的放松,缓解精神和身体的疲劳。

    胡军关注的是郭毅强怎么能从昨天的暴跳如雷阮晓珊哄得到今天的虽面带微怒,但却没多大生气,这可是不得不学的,谁知那天自己会招惹上了她。

    阮晓珊从孙兰娟夺了过来,捏了她大腿一下,小声说道:“小娟娟,几天不‘照顾’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故意把照顾二字说的很重,接着声音微大地说道:“这冰是小强帮我买来敷脚的,不是你想那样。”

    孙兰娟大惊小怪的关心道:“姗姗,你的脚怎么了。”说着低下头紧盯着阮晓珊的双脚,想要从中看出点什么来似的。

    燕菲影也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受伤了嘛。”

    郭毅强趁机说道:“珊姐,你赶紧用冰敷一下,不然天气热很快就融化了。”

    旁听众人这才明白郭毅强给阮晓珊冰的原由,随之而来的是猜想着阮晓珊是怎么弄伤的,不会是跟郭毅强有关系吧!不想成为重中之重的郭毅强赶紧以工作为由,不理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离开是非之地。

    大家这才注意到现在是早是上班时间,要不是公司的制度宽松,她们可能早就被老总批了一顿了。当然要不是这样,她们也不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聊天、看戏。

    阮晓珊怒视了孙兰娟一眼,接着坐在椅子上屈身把微融的冰敷在受伤之处,敷上的时候立刻感觉冰冰凉凉,又舒服又清凉,过段时间后,红肿的脚踝明显的消去了不少,望着自己的美腿,不知不觉的又想起早些时候郭毅强帮自己按摩、爱抚、玩弄的情景,对于自己的脚阮晓珊还是很有自信的,今早的郭毅强的表现更加证明了修长浑圆的玉腿是能吸引男人目光的。

    想起当时没有去阻止他的挑逗或是情难自禁,阮晓珊芳心羞意徒然一生,洁白如玉的嫩颊倏地飞红,到现在也理不清自己为什么会任由郭毅强轻薄,换做其他男子,可能早就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了。难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小自己几岁的俊朗少年了,阮晓珊甩头否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为自己找借口,当时只是情势所逼的。

    燕菲影不经意间看到阮晓珊在暗自摇头,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轻声的叫了几声,阮晓珊却像是神不守舍的完全没听到她的话,不由得担心的拍了拍她的肩,关心的问道:“姗姗,你怎么了。”

    阮晓珊回过神来,看见燕菲影发出关怀的信息,怕她们发现不对的阮晓珊马上假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燕菲影不放心的望了几眼,柔声道:“上班时间别多想,赶紧忙完你手头上的事,开始工作吧!”

    阮晓珊对着燕菲影吐了吐可爱的香舌,嬉笑道:“知道了,不要以为就你努力的样子。”

    燕菲影皱了皱小巧的瑶鼻,不在理会阮晓珊,继续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阮晓珊不作多想的把手上的那袋冰丢到纸篓里,整理情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