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撞见艳情

    阮晓珊不解按的正舒服的郭毅强怎么停下来了,转身低头望去发现其目不转睛的往自己盯着看,问题是方向面下不对路,很快阮晓珊就发现郭毅强不轨的行为,强行的挣扎着想摆脱郭毅强紧握着脚的双手,这一动作把YY中的郭毅强惊醒了,被抓着正着的他慌慌张张的低下来,也不管有没有按对地方,就不断的抚摸起阮晓珊的小腿来。

    被看光了的阮晓珊一片愤怒,双眼凶狠的瞪着郭毅强,如果眼神可以的杀人的话,可能他早死了几千遍了。她知道这只是表面功夫而已,其实内心是另一番景象。感觉被郭毅强看过的地方,仿佛有种酥麻、快感,炙热的双眼好像火焰一样,不断的燃烧着她的身躯,不看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脸铁定已经红的像个大番茄。

    最可恶的是他那双带点般手,正在毫无悔意的爱抚着自己的肌肤,几乎站立不住,心底一种麻酥难耐的春情荡漾油然而生,粉面绯红,媚眼含春,春心荡漾,春情勃发,娇躯剧颤。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心存两难的想阻止他,又想继续感受一阵。最后少女的矜持和羞涩,让她蹬了郭毅强一下。

    如梦中醒觉一般的郭毅强,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光明正大的吃起阮晓珊豆腐了,想到个中的后果心中是一片悔怕,害怕阮晓珊报复的他,担忧的侧头瞄了一眼。看到景象确是阮晓珊娇美的面庞,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瑶鼻桃腮,美丽的眼睛轻阖,樱桃小口张开,娇喘微微,诱惑非常。

    已非当初什么啥都不知的处男郭毅强,阮晓珊明显是情动的表现,跟卿姐时相比就差从性感的小嘴中发出令人血脉汹涌的呻吟声了。不知不觉间把按摩小脚丫变成了爱抚,精致的美脚,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看起来越发迷人,还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芳香,让郭毅强差一点就忍不住去亲吻、舔弄它了。

    郭毅强到是享尽了艳福,阮根晓珊是受尽了煎熬,欲罢不能停的她觉得此时郭毅强的双手好像有魔力似的,刚才明明感觉不出什么异常,现在确是令人的浑身不自在。仿佛随着郭毅强的双手爱抚,一道火焰从脚掌慢慢的燃烧上全身似的,体温慢慢的上升,身体变的火热,清纯可人的阮晓珊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诱人、销魂无比的刺激。双眼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呻吟。

    轻轻的呻吟声就像导火线般,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活火山一样,如果不爆发的话那就会积压,成为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核弹。呻吟声犹如冲锋的号角般,吹起了郭毅强进攻的脚步,情难自禁的二人差点就要作出更进一步的举动时,门外传来一声话语,把深陷其中的二人惊觉了,“你们在干什么。”

    郭毅强慌忙站了起身,解释自己的举动,却忘了阮晓珊的状态了,本来就心神恍惚的她,在郭毅强突然的抽身离去,更是站立不稳了,身体前倾的往他身上倒去,不容有失的郭毅强迅速作出反应,张开双手把阮晓珊抱住。软香在抱的郭毅强来不及感受玉人娇躯的美,又赶忙双手抓肩的推开阮晓珊,目的是怕来人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那知阮晓珊此时已是浑身娇软无力了,软绵绵的要往下倒,这种情况下郭毅强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再次把她搂住,一手扶腰一手让其的右手扶在自己的肩上。阮晓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明知这样做有损形象,偏偏却又无可奈何。

    二人这才注意到惊动他们的人是好友曾玉兰,不知怎么得,心中都松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下来的阮晓珊恢复了魔女本色,或者说是强装出来的吧!“死兰兰,吓死我了。”

    跟平常时间一样上班的曾玉兰,正想找郭毅强问问昨天有没有被阮晓珊‘教育’,结果找到女洗手间时恰好撞上了这一幕,看着郭毅强正在抚摸着一只美腿,因为当时阮晓珊还站在门内,所以她看不到里面的是何人。

    撞见如此情况的她,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好像是发现自己丈夫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一样,于是想都没想就出言叫了出来。后来发现原来美腿的主人是自己的好姐妹阮晓珊,二人搂搂抱抱暧昧的样子,让人一看就觉得大有问题。

    同时发现是阮晓珊后,曾玉兰内心不舒服感觉降低了不少,具体是为什么,她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很明确的知道这是自己心中单纯的想法。满脸疑惑不解的望着他们二人,暗想,难道真相昨天那样,他们之间有什么私情。

    郭毅强和阮晓珊一看曾玉兰的样子,马上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没什么的,你别想歪了。”接着相互指责对方道:“你不要学我说话”

    曾玉兰看他们紧张兮兮的,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样子,更是让她怀疑了,耐人寻味的望着他们,也不开口说话。

    郭毅强见曾玉兰好像是真的误会什么似的,慌忙解释道:“珊姐的脚刚才崴到了,你进来的时候我只是在帮她按摩。”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话,郭毅强忙示意阮晓珊加以解释。

    阮晓珊不用郭毅强表示,接着就道:“死兰兰,还不过来扶扶我。”

    曾玉兰见阮晓珊的右脚果然略显红肿,知她不是作假,处于对姐妹的关心,忙大步向前去扶另一边扶她。

    为了让阮晓珊的脚得到休息,郭毅强建议道:“兰姐,我们先扶珊姐到办公室先。”

    曾玉兰见阮晓珊站的一抖一抖的,同意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阮晓珊那是春情还没平复的表现的表现。于是二人便搀扶着阮晓珊往办公室走去,走之前郭毅强没忘了帮她把高跟鞋给带上。

    回到座位上的阮晓珊终于是舒了口去,站那那么久,再加上受到郭毅强的非礼,支撑的左脚还真有点麻了。让她忍不住狠狠的瞪了站在身旁的郭毅强一眼,知道自己有罪的郭毅强可不敢多作反抗,只能逆来顺受,心中是另一番景象,暗自偷笑赚到了。

    一旁的曾玉兰从开始到现在一只存在着各种疑问,首先,二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女洗手间;其次,阮晓珊怎么好好的会崴到脚,看她的高跟鞋又没坏;最后,刚下郭毅强按摩脚的手法与其说是轻柔,倒不如说是玩弄恰当点。刚刚阮晓珊瞪郭毅强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呢?虽有一大堆的疑问,但姐妹的伤情还是更重要的,关心的问道:“姗姗,你的脚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瞧瞧。”

    不待阮晓珊回到,郭毅强抢先说道:“应该没事的,只要用冰消消肿,回家在擦点红药水就可以没问题了。不信,珊姐你站起来试试看。”

    阮晓珊坐在椅子上伸了伸腿,扭动了几下脚踝,发现没多大问题后,站了起来小心的试着走了几步,发现果然像郭毅强说的那般,不由得赞道:“小强你的手法还真不错。”接着想到郭毅强刚才所作所为后,马上又不给他好脸色了。

    大感无趣的郭毅强,只能唯唯诺诺,避开阮晓珊的怒目。曾玉兰看过来二人的表现后,心中肯定的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些鲜为人知的事,而且还是郭毅强惹脑了阮晓珊。

    寻思了一下,曾玉兰假作很不以为然的问道:“姗姗,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不疑有诈的阮晓珊顺口就怨声接上道:“还不是为了他。”眼神斜睨了郭毅强一眼。

    看在曾玉兰眼中,阮晓珊的斜睨就宛如是眉目传情般,说出来的话也像是情侣间闹别扭一样,过分的发人深省。阮晓珊可能也发现自己语态的不当,急忙解释地说道:“我是为了找他算帐才那么早来的。”说完深恐她不信似的,接着又道:“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没事干,不在家多睡一觉,而早早的跑来公司啊!”

    曾玉兰一脸我明白,你不用多作解释的样子,看在阮晓珊眼里那个‘明白’是变了个样,一时无奈的指了指曾玉兰,难做言词的无力解释的模样。

    曾玉兰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是明知她说的不假,也是给以肯定。谁让她昨天午餐后,趁上洗手间之余,偷袭了自己的胸前的两座高峰,之前也不是没试过,但在公司还是首次的曾玉兰被阮晓珊整的是娇喘不断,激情蓬勃,顾及时间地点都不对的她,只能选择讨饶认错,‘丧权辱国’般的承认自己的不对,这才换取了阮晓珊进攻。可也被搞的衣衫不整,面红耳赤,羞意横生。

    想起她的可恶之处,曾玉兰就来气,猫戏老鼠般地说道:“要我相信你也不是不可能的。”阮晓珊像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急不可待的望着曾玉兰,期待着她的后话。曾玉兰望了一眼把注意力放在她们身上的郭毅强,轻启贝齿,嫣然一笑,道:“说说看你为什么会在洗手间崴到脚。”

    阮晓珊还以为曾玉兰会问出什么难以回答的事来,呵呵一笑正想把原因说了出来,可突然想到这糗事怎么能告诉她呢?说了出来那自己还有形象可言嘛,以后还有立足之地,不被她们笑死才怪,对,是万万不能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