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秀秀归来

    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一下午的时间,当然这不是阮晓珊大发慈悲的放过他,而是他精明灵巧的躲过阮晓珊寻仇之道,更恰切的说是工作时间限制了她的发挥。

    下班清洁完,郭毅强锁上玻璃门,坐电梯从二十七楼下大一楼大厅,小心谨慎的注意了一下大门外的情况,再确定没发现阮晓珊的身影后才安心的走了出去。小心驶得万年船,小魔女的心思谁猜的透,谁让自己得罪了她,也许报仇心切的她会作出不明智的举动来也不奇怪。

    走在大街上的郭毅强望着上下班人流涌动的人行道,车水马龙的街道,心思却飘到了家里,现在卿姐应该是早已到家了,秀秀也结束夏令营回来,不知道她们母女二人会怎么样呢?本来应早点坐公车回去的郭毅强,却选择了步行,不是他不敢面对秀秀,而是他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她,照常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善意的谎言能让我们以及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生活得更美好。可这个谎言不会变为理解、尊重和宽容,只会带给她更多的伤害、背叛和痛。现在是明知有错,也要错下去,也许这就是人性的自私。

    在心神恍惚之下,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家门口,平心静气,尽可能自然不露端倪的掏出大门钥匙开门而进,人还在玄关口换鞋的郭毅强,很快就听到厨房传来苏怡秀快乐的欢呼声,“肯定是强哥回来了。”接着就见身穿粉红色的薄纱短裙,白色的T-shirt,蹦蹦跳跳的跑到自己的跟前。

    短裙下秀出苏怡秀美腿,性感修长的美腿和洁白娇嫩的美足,雪白粉嫩的大腿,亮丽的玉趾,足心如婴儿般粉嫩的颜色。十个玉趾均匀地排列在袜尖,圆润可人,玲珑剔透。整双玉足的线条似水流般跳动,衬出从足尖到足踝的每一条诗意的曲线。

    正在屈伸换鞋的郭毅强不自敢觉的把目光注视在苏怡秀的光洁、娇嫩的美足上去了,一声欢愉的惊醒了遐思的郭毅强,“强哥,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是不是忘了今天我要回来的事了。”

    郭毅强掩饰的笑了笑,辩说道:“当然不是了,只是公司今天有人下班的迟,所以忙的晚了点。”

    苏怡秀望着厨房一眼,戏弄的说道:“我还以为强哥不希望我早点回来,打搅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明知苏怡秀只是戏言,听在郭毅强耳中却是另一回事,做贼心虚的他,神情马上变的不自然。恰好端着碗筷出来的陈素卿也听到了,比起郭毅强这个还比较纯真的少年来,她可就老练的多,毫不露声色的笑道:“秀秀,你这死丫头乱嚼什么耳根。”但细心的郭毅强还是从陈素卿躲避的眼神中,看出她心中也是跟自己一样不安、愧疚。

    苏怡秀根本没想过自己离开家一个星期,自己的妈妈和强哥会发生些什么,“妈,我说的有错嘛,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不是二人世界嘛。”接着望了一下陈素卿,娇声道:“不会是你们有什么不良的想法吧!”

    “你这死丫头才会乱想,不跟你说了,小强快进来洗手吃饭吧!”说完迫不及待的闪进了厨房。

    穿上拖鞋的郭毅强,马上被苏怡秀很自然的挽着手臂,拉着他往里边走去,虽没多大的身体接触,郭毅强却浑身觉得不自然,手臂僵了一下,抵触性的想抽回身。这一表现很快就被苏怡秀发现,不解的望着郭毅强。

    郭毅强作出很快反应,作势拍了拍衣袖,呵呵一笑道:“强哥忙了一天了,身上比较脏。”

    苏怡秀这才解开心中的疑虑,不以为然的嘻嘻一笑道:“没事,反正我晚上还要再洗澡的。”

    这一顿晚饭可是郭毅强吃的最不安稳的一餐了,一面要迎合苏怡秀的畅谈夏令营的事,一面要注意自己有没有表现的太过于亲密,最主要的是平衡母女俩的关系。吃饭的嘴还没思索的心累,还好最终没露出些什么马脚来。

    相比之下,陈素卿可就比他好的多了,表现的很平常,可谓是面面俱到,不露任何的声色,仿佛二人之间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似的。这都是陈素卿人生阅历丰富结果,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看平常了,无论发生什么异常都把它看成是正常的,自然而然就形成比郭毅强这个社会的新人要厉害的多了。

    苏怡秀在二人配合之下,倒没发现些什么异常,但敏锐的她还是察觉到郭毅强的不正常的表现,不过她没把它放在心上。完全沉溺在归家的欢喜和细说夏令营的趣事见闻中去了。

    晚饭后,郭毅强趁苏怡秀洗澡之余,偷偷的溜进陈素卿的房中,进入房中的郭毅强发现陈素卿正坐在转椅上聚精会神的盯着液晶电脑屏,屏幕的画面还是桌面,右手也没移动鼠标,可以猜想,此时的她正在发呆。

    郭毅强悄悄的走她身后,不动声色抚摸着陈素卿的柔嫩的双肩,躬身凑到她身前,柔声道:“姐姐,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

    陈素卿被郭毅强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转过螓首往门口的方向望去,发现房门紧闭的她才比较放心问道:“秀秀呢?你怎么偷偷摸摸的进来了。”

    郭毅强亲吻了一下陈素卿的光滑的脸颊,轻声说道:“秀秀洗澡了,另外声明,我不是偷偷摸摸,是光明正大的进我老婆的房间。”

    陈素卿听到郭毅强的尊称,脸上一阵娇羞和喜悦,但很快就转成黯淡了,怜声道:“我们这还不算偷偷摸摸嘛?”

    郭毅强知道陈素卿指的是什么,这也是他心烦的地方,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下这一决定的是二人,或者说这是付出的代价。郭毅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陈素卿,“姐姐,放心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终有一天会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

    陈素卿听到郭毅强的安慰自己的话后,心情也开朗多了,同时她也知道郭毅强心中跟自己一样的苦闷,今晚的表现就很明确的说明了。抬起她那衣袖外雪白的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左肩上的宽厚的手背,同时昂起螓首,双眼情意绵绵的望想郭毅强。

    郭毅强反手握紧陈素卿的芊芊玉手,低下头深情的亲吻她的秀发,洁白的额头,瑶鼻桃腮,最后吻向那等待已久的性感诱人的红唇,郭毅强狂热地深吻着陈素卿的樱桃小嘴,舌头探索着,纠缠着她的香嫩爽滑的舌头,吮吸着她的甜美的津液,陈素卿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时光,芳心也是如鹿儿乱撞。娇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郭毅强粗大的甜舌。嘴唇吻合在陈素卿温软红润的香唇上,来回磨擦着吻着的香唇,并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嘴唇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情意融融地舔舐吸吮着对方的舌头,津津有味地吐食着对方舌上和嘴中的津液。陈素卿任是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她却丝毫也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的配合着郭毅强,任由他紧紧的拥抱着,任他吮吸着。

    郭毅强的双手也没闲着,从后面搂住她的小腹轻轻的爱抚,小腹和腰椎处抚摸,一丝暖意熨贴着体内,慢慢的郭毅强隔着外衣和乳罩抚摸上陈素卿的酥胸,触手如丝绸般滑腻娇软,他稳稳地握住那一对娇挺怒耸的娇软椒乳,抚弄着、揉搓着,渐渐的郭毅强不满于现状。空出一只手滑进了大圆领的T恤内,动情地探手进入她的粉红色乳罩之中,爱抚揉搓着她的乳房,丰满雪白,弹力十足,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

    陈素卿娇躯微颤,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娇喘,双峰随着郭毅强的爱抚而骄傲地向上坚挺,娇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对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

    陈素卿清晰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在郭毅强的灼热的大手略显生疏的抚摩之下,正在迅速的膨胀,樱桃也开始充血勃起,身体不听话地酥软无力,不由自主地扭动娇躯,不知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于现状,还是抗议郭毅强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同时另一只手却在慢慢在腰间摸索着,想要解开陈素卿的裤口,在郭毅强的挑逗下,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陷入欲火燃烧中的二人,声响不大的门声却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爆炸般,狠狠的炸醒了爱或如潮的鸳鸯,郭毅强快速的离开陈素卿的身体,在电脑桌上抽了张纸巾把嘴唇的唇膏擦干净,而陈素卿则马上整理杂乱的衣物,并用鼠标点贵丰外汇黄金分析系统,让郭毅强坐在身旁的凳子上一起观看,一切做的滴水不漏后,才喊道:“进来。”

    苏怡秀打开门就噘着小嘴抱怨道:“妈,怎么这么久才让人家进来呀,人家差点就等不及开门而入了。”

    二人心一惊,还好动作够快,要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陈素卿讶然地望着苏怡秀道:“可能是太过于专注了,所以没听到你的敲门声。”

    郭毅强也附和道:“是啊!我和卿姐正在研究英镑的走势,所以没注意到。”

    苏怡秀没多作怀疑,在他们说话间跳到了床上,嫣然一笑道:“我就知道强哥这时候肯定在妈这学习的,下次我就不特意敲门打扰你们了。”

    郭毅强和陈素卿一听到苏怡秀的话,脸色都自然的一红,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意思,听到她说下次不敲门而进,郭毅强只能暗自生闷,陈素卿避着女儿白了他一眼,转而轻声问道:“秀秀,有什么事嘛?”

    苏怡秀侧躺在床上,单手枕着小脑袋,应声接道:“哦,是这样的,今晚我想跟妈你一起睡。”

    陈素卿不做任何迟疑,面带微笑的说道:“好啊!正好我们母女俩也好久没一起睡了。”

    郭毅强看着躺在自己跟陈素卿的爱床上的小美女苏怡秀,心中不自觉的幻想起来,苏怡秀那不亚于陈素卿的身段,虽不像陈素卿般惹火,却有着清纯可爱之感,手感肯定不会差。要是她也能像卿姐般裸身以此,让自己细细观看爱抚那该有多好啊!邪恶思想在不断的上升,想到母女俩在自己的身体下承欢,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场面啊!一个成熟的蜜桃,一个青涩的青苹果。想想都受不了,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那还不幸福的失魂落魄。

    眼前有一个只能不看不能吃的熟妇已经够让郭毅强受不了,现在多了活泼可爱、青春亮丽的少女,那更是欲火难捱,忍受不住的郭毅强只能选择逃离,减少因为眼馋带来的嘴馋,“卿姐,秀秀你们聊先,我洗澡去了。”说完不管苏怡秀的劝留,夺门而逃。

    苏怡秀在郭毅强走后还不忘怨声道:“强哥真是的,也不多聊一阵,洗澡什么时候也可以啊!”

    陈素卿虽不知郭毅强为什么急于离去,不过却维护爱郎,道:“可能他是怕插在我们母女之前不方便吧!所以特意离开方便我们。”

    苏怡秀噘嘴,不乐意道:“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强哥又不是外人。”

    陈素卿感觉女儿这句不是外人很中听,听在心里特是高兴,好像是郭毅强的地位得到了确认一般,眉开眼笑道:“好了,别气了,最多下次我们三人在一起聊了。”想是那么想,但陈素卿知道二人关系还不到时候跟苏怡秀说,所以今晚母女的谈心,从未想过要向其说明。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