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七章 艳福

    好久,苏怡秀抬起螓首,摇摇头道:“强哥,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是我勾起了你不幸的回忆。”

    郭毅强觉得说出来舒服多了,不像以前一样压抑在心中,仿佛就像有跟刺,刺在心里一样,很细很小,但还是力道十足,不偏不倚的狠狠扎了进去,让他的心不能完整的去看待世间的一切。现在说出来了,那个刺就像是被拔掉,不再有缺陷,不再有伤痛,有的只是能更好面对事物的心怀。“我也要谢谢你们,让我第一次这么淋漓尽致的说出了自己的痛,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陈素卿站起来举起酒杯,高兴地笑道:“来,让我们把以前所有的不愉快都抛在脑后,从今天起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干杯。”

    郭毅强和苏怡秀也高兴的站了起来,狠狠的互相碰了一下酒杯,让后抬起螓首,大口大口的把杯中的红酒饮了下去,大家喝完才开心的笑起来,伤痛仿佛真的在那一刻远离了他们,可真的是这样嘛?那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当大家起筷吃菜的时候,才发现菜已经冷却了,没办法晚餐只好再一次推迟了,大家齐齐动手把菜从新热了一遍。等再次开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

    吃饭期间,陈素卿想起郭毅强是独自来到H市找工作的,而且在这还是无亲无故,“毅强,那你现在找到工作了没有。”

    郭毅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暂时还没有。”

    “强哥,那你有住的地方嘛?”苏怡秀拨着虾壳,关心的问道

    “这个也没有。”

    “那你昨晚睡那的。”苏怡秀吃了一口虾肉,继续追问道

    “那个……,这个……,昨晚在公园。”郭毅强神情面红耳赤,窘迫、羞愧的道

    “公园,你的意思是你昨晚在公园过夜。”苏怡秀放下手中的筷子,惊道

    “嗯”郭毅强低着头应了一声

    “毅强,那之前在公园遇到你,你是想……”陈素卿带着心痛道

    郭毅强知道她后面的话是想问自己是不是今晚又准备在那过夜,为了不让她们担心,强压欢笑道:“其实公园挺好的,又不用花钱,以天为盖,以地为床的,容于自然,很不错的。”

    郭毅强这么一说,又让母女俩心泪满眶,要不是强忍着,可能又是汇流成河了。她们虽然不能体会其中的哭,但却能想象个中的辛酸。母爱泛滥的陈素卿忍不住起身走到郭毅强的身前轻轻抱着他的头,抚摸着他的发丝,伤心的说道:“孩子,你辛苦了,以后让卿姐照顾你吧!”

    被环抱在胸口的郭毅强当时是很感伤,可久后却感受到饱满坚挺的胸部酥软地贴在自己的面额,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与微露的乳沟,白色雕花蕾丝胸罩若隐若现,淡淡的薰衣草香水配合着那股成熟妇人特有的柔腻气息,甚至隐约还夹杂着轻微的乳香。如此风情,对于郭毅强而言,无疑是最浓烈,最令他痴醉的****。

    更厉害的是苏怡秀既然也跑到他身后,把他紧紧的拥抱着,前后夹击的郭毅强是享尽了艳福,后脑勺那娇小玲珑的尚未完全发育的酥胸和少女特有的处女香,让郭毅强情动的难以克制,小兄弟跟是忍不住寂寞,平平的想探头而出。

    要不是郭毅强还有点定力,肯定是兽性大发把她们母女俩按倒在桌上发泄心中的欲火,想到她们对自己的好,自己却无耻的想些邪恶的念头,一想到自己的亵渎之过,郭毅强的欲火也变成了星星之火了,只有等待着那一天能从新点燃,成为烧毁他理智的大火。

    为了摆脱目前的糗态,呼吸困难的他发出阵阵的‘呜呜呜’声,后知后觉的陈素卿这才发现了问题,当时没想到这一层上面去了,只是单纯把他当成需要安慰的孩子,没想过人家已经是一个青年男子了。忙把他推开,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有没有不对的地方,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急促地喘息,发现女儿还依附在他身上,忙掩饰的嗔怒道:“秀秀,还不起来,赖着你强哥干嘛。”

    其实不是苏怡秀不想起来,而是她有苦说不出啊,现在的她全身无力,软绵绵的好像是喝醉了的人一样,罪魁祸首却出在郭毅强身上发出那似兰似梅,清凉优雅,不似任何一个女子身上的脂粉香气,苏怡秀因为处于郭毅强的后面,身体大部分是接触在一起的,所以感触很深,那种气味也让她如吸毒者一样,越闻越想闻,闻的越多,呼吸也就越急促,身子发热,刺激的她情欲上升,敏感度提高。此时的她发现白色蕾丝的内裤中间好像有水渍出现,她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知道那是女人的aì液,只有在情动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苏怡秀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身体接触一个年轻男子就这样了,难道自己是天生****的女孩子,甩甩头,不是的,可她却无法解释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出现不该有的反应,难道是对喜欢的人才会这样的。那就是说我已经喜欢上了才见面不久的强哥了…………

    女儿的迟迟不肯起身,陈素卿忍不住走过去拉扯她起来,苏怡秀这才有机会接力从郭毅强身上站起来,此时的郭毅强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怕一个不是,引起不必要的身体接触,产生误会就不好了。

    终于见女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陈素卿也轻松的多了,不过心中却留下一个疑惑,为什么自己看到女儿赖在他身上会抵触,会不高兴呢?难道我这是吃女儿醋,不是的,怎么可能呢?

    苏怡秀却还处于恢复之中,为了怕母亲和郭毅强发现自己的异常,她故意趴在桌上,一副酒醉的样子,其实暗中却在一边想着尽快回复正常,一边想着刚才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可思索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了,不过却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郭毅强有股很好闻的香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